科技報報/兩會上「它」最搶鏡 「神器」全景相機

三星全景相機。

『兩會』向來是各媒體新聞戰的重要戰場,剛剛過去的2016年兩會報導中,除了記者們一貫的長槍短炮之外,一款新式設備脫穎而出成為媒體的『新寵』——360度全景相機。

根據第一財經網報導,藉助全景相機,記者在發布會現場提問,不僅可以記錄發言人的第一反應,也可以同步360度無死角呈現現場細節,而觀眾只要轉動手機或拖動手機螢幕即可選擇任意視角觀看兩會現場真實情況。

事實上在科技圈全景相機並非新鮮事物,與動輒幾萬的專業級全景相機Ladybug、TE720不同,目前兩會中使用的全景相機大多為擁有多個網路攝影機、普通定焦、能拍出360度全景照片和影片的相機。例如在兩會中高頻出現的Insta360全景相機,由兩個230°超廣角魚眼角鏡頭組成,透過固定鏡頭做棱鏡折射,直接嵌套雙鏡頭離去角拼合演算法,幾乎可以做到20cm以外無偏差,能夠拍攝4K畫質的影片和照片,並將畫面即時拼接起來。

同場競爭者不在少數,在虛擬實境推廣領域,谷歌從來都是不遺餘力,推出了CardboardCamera的全景相機應用,三星Gear360全景相機也在MWC2016大會上驚豔亮相,而於2013年亮相Kickstarter的『四眼』神器Bublcam於近期發貨。大陸國內Insta360、暴風魔眼等全景相機產品不斷出現。

在虛擬實境硬體設備大熱的背景下,正如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所言,服務與內容成為VR下一步發展的關鍵,而遊戲內容之外,全景相機所拍攝的影片和照片被視為另一個內容開源方式。『從2015年Q4明顯感到很多全景相機推出,資本方面的關注劇增,主要是VR概念火熱帶動全景相機普及。』Insta360全景相機創始人劉靖康告訴記者。

峰瑞資本創始合伙人李豐也表達了相似的看法,『任何一個商業模式的本質是占據時間,虛擬實境仍太偏概念,裡面泡沫多。基於目前的技術階段,360度全景圖片由於位置固定無動態,不容易造成暈眩,且在技術上難度較低,容易實現,有可能是第一個撬開用戶的地方。』

和普通相機相比,除了要看相機色彩還原是否準確、低亮度是否存在噪點等基本因素之外,全景相機的特有看點就是相機的清晰度,其對拍攝出來的影片解析度有著極高的要求。『1080P影片已經非常清晰,但是1080P的全景影片看起來非常模糊,原因在於像素要分給不同的角度,每個角度分配下來的像素就很少。』劉靖康說道。

在他看來VR領域做全景相機必須要到4K的級別才能清晰,而這需要高性能的晶片和演算法的優化,但相應的成本也會大幅增加。『晶片要具備多鏡頭採集功能,目前絕大多數晶片都不支援,需要買到晶片再找半導體公司進行修改。』劉靖康告訴記者。

依照目前Insta360推出的產品來看,可以拍攝4K高清影片的Insta3604Kbeta全景相機售價在2999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而即將上市的消費級產品Insta360Nano售價不超過200美元,清晰度保持在3K。『針對消費級用戶4K級別全景相機確實價格偏高,所以消費級產品我們將清晰度降到3K,預計到今年9月份4K成本會下降,屆時再做產品的更新。』劉靖康表示。

由於採用多個鏡頭進行拍攝,如何保證畫面同步曝光,在影像融合與疊加時不產生穿越感,成為全景相機另一關鍵技術。例如拍攝演唱會現場,往往舞台燈光亮度很高,拍下來的影片幀率就高,而觀眾席位較暗,影片幀率相應就低,這時候就要保證兩個網路攝影機拍下來的影片幀率保持一致,才能最終保證360°全景影片或照片拼接起來自然無縫。Insta360的解決方案是將兩個網路攝影機橋接起來,建立通信渠道,解決畫面同步的問題。

多鏡頭某種程度而言可以緩解曝光不同步問題,但在硬體布局與軟體拼合演算法部分需要很長時間的融合演算法進行處理。例如在土豆印象季上,優酷土豆首次試水360度影片拍攝技術,現場採用了6台Gopro組合進行全景拍攝,但會後需要將每個記憶卡影片導出並進行後期拼接處理,這種大型活動的全景影片,製作出品過程可能需要兩個月左右。

拍攝完的影片能否進行即時拼接並盡快導出直接關乎用戶體驗,尤其針對注重社交分享的用戶,這是劉靖康格外看重的一點,『我們認為全景相機拍出來就能看是再基礎不過的需求』,因此在產品設計上Insta360採用壓縮技術,在渲染層面做即時拼接,並打造了共用和分發內容的平台,相容手機、pad、pc等幾乎目前全部的主流終端。

旅遊、婚慶之外,房地產商也將全景相機視為新的銷售工具,利用360°全景相機拍攝下房屋的全貌,全景影片的展示形式讓購房者更清楚地了解房屋詳細情況以及周邊環境,緩解戶主對房屋未來發展的擔憂,加速交易進程,尤其對於海外置業而言,可以更便捷地對房子進行前期勘察,如今萬科、綠地等都成為嘗鮮者。

不過全景相機技術仍處於萌芽期,機遇與問題一並存在。僅從此次兩會後期的影片來看,畫質普遍較差,即使選取影片網站最高的1080P觀看依然效果堪憂。『拍攝出來的原片清晰度是高的,主要原因在於寬帶水平問題。就目前網路環境而言,大部分網站不支援分發4K影片,新聞媒體也沒有針對大寬帶的影片做優化,所以發布到網站時會進行壓縮,清晰度就會下降。』針對此問題劉靖康這樣告訴記者,『未來還需要網路環境升級或者壓縮技術的升級,畫面才不會丟失很多質量。』劉靖康補充道。

其次就終端市場的接受程度而言,依照新產品的普及規律來看,產品往往在資本端最先普及,隨後才會波及消費者,教育用戶需要一定時間。同時分銷商和代理商為了減輕去庫存的風險,誰都不想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環環相扣導致整個市場接受周期需要較長時間。

『國外注重產品,大陸國內注重概念,要把全景相機變成人人需要的東西,需要VR終端普及之後才能實現,目前而言VR成本短時間降不下來,市場堆積不同等級和層次的產品,定價參差不齊,我害怕市場充斥太多低端產品會讓嘗鮮的消費者失望,反而阻礙產品的普及和發展。』劉靖康道出了當前全景相機的另一困境。

『目前而言360度全景相機並非很大的市場,但伴隨VR為大家所接受,產量會不斷上升,在大的行業起飛的時候競爭會越來越激烈,索尼、三星、LG據了解都會推出相應的產品,要站穩腳跟必須不斷進行產品更新。』啟明創投合伙人葉冠泰告訴記者。更高的清晰度、解析度、更長續航時間、更小的體積、壓縮技術升級等等,這些都是全景相機需要持續不斷攻克的技術難題。但未來不管是討論火熱的成人行業,還是教育數字化抑或虛擬購物,全景相機相伴VR技術都充滿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