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湖畔大學演講全文 多學一點別人怎麼失敗

馬雲。

湖畔大學3月27日在杭州舉行了第二屆的開學典禮。據多家媒體報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作了開學致辭,他表示,湖畔大學的使命是在新商業文明的時代,發現和訓練企業家。『我們希望大家多學一點別人怎麼失敗,別人是怎麼犯錯誤,別人在這個錯誤裡面是怎麼過的。』

根據新華網報導, 以下為馬雲演講全文:

大家早上好,首先祝賀第二期的同學,感謝我們校董,也感謝第一期的同學,感謝所有老師,感謝所有企業家。

今天天氣不錯,儘管經濟形勢大家很擔憂,但是總有好、有壞,選擇在這個時候開學,我覺得還是非常有意義。湖畔大學起因在哪兒,第一期我講過,八年以前,那時候經濟形勢也不是很好,有一波人,我們一些做企業的人心情也很鬱悶,有人提出我們去一個地方叫不丹,說那個地方空氣是甜的,那個地方環境非常優美,反正大家心情不好,就一起出去旅遊了一趟。

到了那邊以後,發現哪來的甜的空氣。但是那裡的人特別有幸福感,那邊的人講一個幸福指數,在路上,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交流了很多關於信仰、信念、國家的思想,在回程的飛機上,我們這些人,像馮崙也好,我們那時候去了很多人,路上大家說企業那麼難做,我們說成立一個民營企業大學,成為大陸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黃埔軍校。飛機上大家一哄而上,把我推任為第一屆校長,七八年以來,幾乎在外面,大家見到我都叫校長。我們公司內部的人也跟著喊校長,我心裡面內疚,這件事情答應了,沒有做起來,答應了,沒有去做。

去(2015)年我們經歷了很多,很多的校董將近七年的思考,我們到底要辦一個什麼樣的學校,這個學校跟MBA有什麼區別,跟哈佛有什麼區別,跟北大清華有什麼區別,我們該招什麼樣的學生?我們經過很長時間的思考。其實很多時候想得越久,不一定想對的事情都做得到,先成立再說。憑著一股勁,我們經過七年的思考,成立了湖畔大學。成立的第一天,我跟第一期學生也交流過想法,我們這個學校,所有的第一期、第二期的同學來,幫助我們共同創建這個湖畔大學。

這個湖畔大學未來怎麼走,我們要做民營企業家自己的大學。學一些什麼、教一些什麼,這是我們自己共同研究、共同探索。所以我們對於這些學員的要求,選擇的方向,錄取的手法都跟別人不一樣。

我說最好的學校,首先要學生好,老師好,這是很重要,但是學生本身好非常重要。我們未必一定能夠把最好的學生,大陸最好的企業家能夠招到我們湖畔大學來,但是我們如果認認真真做,有一天有這樣的使命,就有可能做到這樣子。

為什麼取湖畔大學?湖畔大學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創業的時候,我的公寓小區叫湖畔花園,我們那個公寓就叫湖畔,所以我們後來覺得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車庫文化,每個公司起步的時候,都有這樣的東西。

所以我們乾脆確定為『湖畔大學』,記住每個創業者。在湖畔創業的時候,真的招不到員工,沒有人願意到我們公司來,今天這個學校跟其他學校的差別是很多人願意來,成千上萬的人來報名,加入到湖畔大學,但是當時我在湖畔花園創業的時候,沒有人願意到我這個公司來。我那時候跟十八個創始人開玩笑說,總有一天阿里『旗下良將如潮、帳下美女如雲』,十幾年來阿里堅持一個方向,今天阿里巴巴女員工比例占到45%以上,應該講美女如雲,帳下良將如潮。

我自己覺得今天阿里巴巴集團的幹部儲備、人才儲備,特別是良將的儲備,我還是很自信地說,在大陸乃至在亞洲,也很少有這樣的建設,無論海內外。就是這樣的發展願景,我們要達到這個目標,並且堅持不斷努力,才走到了今天。儘管離未來阿里是不是能走得久,我們不知道,但是毫無疑問,永遠把我們的使命當回事,把我們的願景當回事,才有可能走到這一天。

在湖畔大學前面幾屆,我們堅持一點,這些學生、這些學員不需要我們教,他們也會很成功。我們的職責是發現企業家、訓練企業家,因為企業家精神,企業家是很難被培養出來的,但是企業家是可以被發現、可以被訓練的。

哈佛好,哈佛最佳的是學員好,幾十萬、幾百萬裡面,挑出一些學生來,這些學生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事實上第一期、第二期,前面十期的學員,我們希望發現一批苗子,但是未必一定是最好的,我們沒有辦法找到最好的,我們只能找到最合適的,我們合適你,你合適我們。就像阿里巴巴十八個創始人到前面一百、兩百名的員工,真的有那麼好?未必好,但是今天他們個個很厲害的原因是心裡的意志力比別人強,人與人有區別。

有人說馬雲你的演講口才好,怎麼學演講,我從來沒有學過演講,因為當過老師?其實老師講話講得差的人太多了。跟老師沒關係,人家說我為什麼演講這麼好,我說我很少用排比句,真誠。做事情,三個度:看問題的角度,看問題的深度,看問題的廣度,這三個度不一樣。有時候我講話不一定對,但是我自己是相信的。別人聽了很生氣,他說你錯了,錯不錯不重要,我相信,自己相信很重要。你看問題的角度跟人家不一樣,你看問題的深度不一樣,你看問題的廣度不一樣,你自然就會不一樣。湖畔大學希望發現這批學生,經過訓練以後,他們對於問題的看法的角度不一樣,對於問題的深度不一樣,對於問題的廣度也不一樣。

我們希望聚集這麼一批企業家,我們想打造一個新的商業文明,因為我們相信新的商業文明的時代已經到來。整個企業的發展,在未來的一百年、兩百年,在本世紀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第一次工業革命誕生了工廠,近百年以前,以能源革命為主誕生了公司,這次技術革命誕生了什麼樣的商業組織形態,工廠出來的時候,顛覆創造了整個世界的變革,公司出來的時候,整個商業環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次技術革命跟上兩次的差異是釋放了人的腦袋,智慧發生了變化、思考發生了變化、組織形式一定會發生變化。

什麼樣的組織才能適應二十一世紀的發展,什麼樣的商業文明才能在本世紀生存起來,什麼樣的公司能夠在這兒發展,天下各種業務都有機會,只是你是怎麼去思考這些業務,你是怎麼組織自己的公司或者企業或者怎麼樣的組織方式,去適應、創造這樣的價值。

在湖畔大學不僅僅是一個傳授,而是一個共同研究的專案,一個課題,去尋找、發現、創造、適合二十一世紀的平台,能夠適應這個經濟,我們創造更多的就業,讓大陸經濟能夠好。其實在我們這裡,以後沒有什麼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大企業、小企業之區別,只有你是否適應新的商業文明,是否有企業家精神,是否對問題的看法不一樣,是否對問題的深度不一樣、廣度不一樣,是否有強大的情懷,這是我們希望去建立起來的。

這個學校的願景,因為這個學校成立時間不久,受關注程度非常大,哈佛校長跟我探討過,耶魯校長跟我探討過,前兩天在博鰲,牛津大學商學院院長跟我也探討,大家都問一個問題,怎麼跟我們湖畔大學合作。我現在覺得做好了,合作的客戶、合作夥伴一定不會少,但是我們今天畢竟只有第一期,第二期剛剛開始,我們還有很多經驗要學,向MBA的學校學習建立很多的規律、體制,但是我們要走不同之路,但是也不能為不同而不同,當然偶爾為不同而不同也很好。

我想這個學校受人關注,但千萬不要以為我們這個學校已經與眾不同,我們這個學校與眾不同只是今天在形式上面,我們所有的『三』,必須要有三年創業經驗,必須有三十名員工以上,必須納稅三年,必須有三千萬營業額,我們今天不是培養你怎麼創業,我們希望如何讓你這個企業能夠活得更長,上個世紀企業以規模見效,一定要有足夠的規模才能成為大企業,在湖畔大學並不是培養大企業,我們培養好企業,企業如人,人要活得好,要開心、要自在,活得長,要健康。一個企業也無非如此,做企業的人,要如何去思考,我們為什麼去尋找幸福感,因為我們很累,我們不幸福。但是有些人確實活得非常有幸福感,有些企業做得不大,但是很快樂。

我想在這個大學裡面,我們不會教你怎麼具體賺錢,解決你今天員工的問題,這些課程有沒有?我們都會有,但這不是主要我們這個學校要教的東西,我們希望這個學校分享的是讓你的企業能夠活得更長,做人也一樣,做企業也一樣,你能活很久,一定有獨到之處,精彩一刻太多了,大家聚集起來做一件事情、做一個專案,做一個Project,任何做一個Project,任何做一個大的專案,必須要思考它對你活得長有好處嗎。

第二,對活得好有好處嗎,活得健康有好處嗎,讓自己自在嗎,讓自己舒服嗎?老闆不舒服,員工一定不會舒服,而且不可能舒服得長。所以在這個群體裡面,我們希望在這兒,形成一種文化,讓每個企業活長、活久,大陸企業活到三十年以上的非常之少,而這個大學的願景就是做三百年。

這三百年我們需要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其中還要融資,第一期、第二期靠學費,人家說三十多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學費,我告訴大家,三十多萬學費,零頭都不夠。就請幾個老外,專門飛過來跟大家講,來回機票一算,成本都沒有了,像去年黑石基金的頭,他專門飛過來上兩趟課,飛回去,關鍵我還欠人家很多情,時間比誰都貴。

錢不是問題,但是錢也是問題。第一波創業的時候,我們不缺這個錢,我們很多企業家都願意贊助這個錢,但是我們這個學院跟別人不一樣,從第一天起,我們希望募集資金,因為只有不斷有人來捐助這個學校,說明這個學校才是辦得好的,政府不可能貼一分錢,靠這個也不行。告訴你們好消息,你們已經加入了,壞消息,所有學員要思考,你有一天要捐錢,捐錢是感謝,捐錢是感恩,捐錢是給你們後一輩的人、後一輩的學員和學生,未來的大陸企業家群體帶來更多的機會。

其實大陸的商業環境越好,企業家群體越健康,越多人相信新的商業文明,越多的人懂得開放、分享、自在,活得長、活得久,我們的商業本身的群體才會受人尊重,否則我們永遠被人家眼裡面說『士農工商』,商一定被排在最後,因為人們對商真的不瞭解。商的三個核心的東西,是其他群體沒有的,真正的企業家不是被培養出來的,士農工都是可以被培養的,但是商人很難被培養。

而且另外一點,商人的三個特別的素質,結果導向、效率導向、公平導向,這三件事情是商業時代、商業社會必須要有的,你作為一個企業,必須要有結果,忽悠了半天,沒有結果,不是瞎扯嗎。效率,人家幹這個事情五十塊錢,你怎麼做到十五塊錢,或者四十五塊錢,公平,做生意沒有辦法強迫人家一定要按照你的遊戲做的,大家互相協商,達到雙贏的結局。

這個群體,我們希望共同一起努力,從第一天起打造這家學校,成為三百年。我們的使命就是希望在新商業文明的時代,發現訓練企業家,但是這個學校不僅僅是企業家,我們還會留很多位置給海外的企業家,全球的企業家,今天我們希望這個學校未來培養出來的學生具有全球的視野。大家講全球化企業,什麼是全球化企業,很多人辦國際學校,我認為要辦的不是國際學校,要辦的是國際化學校,會講英文絕不是國際化。

國外有生意,不等於你就是一個國際化企業,我在海外有投資,我在海外有工廠,就認為國際企業了,兩碼事,你只是在國外有一個工廠而已。國際化的意思,是要有國際視野,國際的眼光、國際的價值體系,為當地創造價值。所以我們希望在這個學校裡面,有更多國際化的元素,但是第一期、第二期有點辛苦,我們第七期、第八期、第十期一定會做出這樣來,我們希望是這個。

第二,我們也希望有很多年輕的政府官員,也能夠在這兒學習,商人和企業現在稱之為『親、清』,就是親近、乾淨。只有互相理解,才能走到這一天,政府官員也必須具備這樣的意識,就是結果導向、效率意識以及公平意識。我希望有一天,二十年、五十年、八十年以後,有很多大陸的政府官員,那些政治家們說,我曾經受過湖畔大學商業意識的訓練,懂得了結果導向、效率導向和公平意識。我們也希望有很多的藝術家也能夠參與到這個學校裡面來,因為在這個學校裡面,我剛才講,賺錢不是我們教你的,雕蟲小技這種技術之類的東西也不是我們教,因為你們熱愛做生意、做商人,才會進入這個領域,因為熱愛,你的技能一定會提高,你們不斷研磨。

但是我們會教大家人文的情懷,其實很多藝術家、很多企業家首先要有藝術家的氣質和藝術家的思考,我自己把自己定位,六七年以前,我是一個老師,但我更是一個藝術家,我就是把自己稱之為藝術家。所以我前段時間亂畫字、亂寫字,畫畫賣得很高。什麼是我們的藝術作品,阿里巴巴的藝術作品就是淘寶、天貓,它是我們的行為藝術,我們的區別是什麼,是幾萬人一起來做這件事情。我們以前最早講戰略的時候,講組織管理的時候,我說我是一個樂隊指揮,該大提琴的大提琴,該小提琴的小提琴,該鋼琴的鋼琴。這是整個的藝術,只有把自己的作品、把自己的公司像藝術家一樣的思考,你才有可能覺得有樂趣所在。

但是遺憾的是什麼?缺憾是企業家跟藝術家的差異,藝術家可以排練一萬遍,你們沒法排練,一出來要麼死掉,要麼滅亡。但如果在這裡面淡然自在地運營一家公司,把它變成一個行為藝術,像淘寶也好、天貓也好、聯想也好、複星集團也好、巨人也好,每一件作品都無人可複製,真正的成功是創造,不是複製,能複製的東西不值錢,那是工藝品,真正的藝術品無法複製,而且自己也沒法再幹一遍。所以我覺得我們在這裡,我希望大家學習歷史,學習文化,學習藝術,學習政治,沒有格局,沒有情懷,你的企業做出來不會受人尊重。如果你的員工不尊重你,你自己不尊重你做的事情,社會不會尊重大家。

在這個學校裡面,我們希望誕生出來的企業家是有情懷、有願景、有味道。但是這個不是我們教的,這是一個平台,湖畔大學有這個平台,我們今天有一批發起的校董們,這批校董們,我們立志共同把這個學校辦好,我們會請各種各樣的人,逼迫你聽一些不願意聽的東西,上一些你不願意上的課,很多人說這個一點也沒有用,因為沒用,你才要學,有用,你們自己一定能找得到。所以有的時候,我們很多的課,不是在禮拜六、禮拜天,我們就必須在你最忙的時候,你連這兩天時間都安排不好,你還做什麼企業,你怎麼管理你的時間,你忙,校長們比你們更忙,老師們比你們跟忙,人家企業比你們還大。你覺得這個東西沒用,我告訴你這個東西很有用,你覺得比我們懂,你來幹什麼。

我們一定是做了很多常人沒有辦法理解的事情,我們忍受了常人無法忍受的事情,我們看到了別人沒有看到的東西,我們做了別人不相信的東西,這就是訓練,訓練就是做自己最不願意做的,不喜歡做的事情。第一期很多同學覺得這個老師上得那麼糟糕,上得不好。難道所有老師都必須很好嗎,難道你就那麼完美了?既然來了,就得學,有的時候一個政策出來,我們真得很生氣,但是既然下來了,我們遵守,我們適應它,我們比別人先適應,要麼參與改變它,要麼適應它,總有辦法的。

所以我們心態要調整好,這個學校有很多的想法,想辦三百年,想培養一批有情懷、有眼光、有未來,創造真正自在、快樂、健康、活得好的企業,至於能夠活得多麼大,這個是緣分而已。但是基本規律一定有,我們還會引進很多。這些思考是在這個學校裡面,以至於這個學校從第二季、第二季開始,我們會加入很多的東西。我也挺怕那些藝術家帶有商業思考,當然企業家是一定要有一些藝術家的意識,政治家也必須要有商業的意識,所以這個是我們在這裡跟大家探討。

另外,我們這個學校跟MBA有一些具體的差異,我們不是教大家怎麼成功,我們是告訴大家別人是怎麼失敗的,所有的案例,都是以失敗為主,但不都是失敗,這個訓練的角度是不一樣的。大陸的電影跟西方的電影,我開玩笑,很大的差異,大家都是英雄主義,我們都崇尚英雄主義,但是西方的電影裡面的英雄最後都是活著的,我們的電影英雄都死了,我們只有死了才能當英雄,那誰還再當英雄。但是西方的英雄還真特別大,每個都活下來了,我們今天在這個企業家的學校裡面,我們希望學校的角度,看的問題,處理的手法必須要這樣。

所以我們希望大家多學一點別人怎麼失敗,別人是怎麼犯錯誤,別人在這個錯誤裡面是怎麼過的。我們在座的企業家,我們有沒有運氣?我們有運氣,我們有沒有機遇?我們有機遇,但是理論來講這個運氣和機遇每個人差不多的,但是碰上災難的時候,每個人的處理手法不一樣的,我們要有想像力,要有獨立的想法,我希望湖畔大學企業家有未來,我們每個大陸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因為只有有信仰,人才有敬畏精神,但是每個企業家必須要有信念,因為你有了信念以後,你才不會被誘惑,不會東搞西搞,你的戰略才會是有定力的,沒有信念的戰略是沒有定力的,但是沒有信仰的人是會迷失的。這個我希望大家要記一下,在這個學校裡面走的路。

今天湖畔大學第二期只是剛剛開始,剛才講受人關注很多,並且虞鋒作為第一屆籌款委員會主席,已經獲得了很多的贊助,華誼兄弟也有贊助,聽說復星26日也捐了不少錢。感謝所有的捐助者,然後牛根生也是第一份是他捐,現在已經有幾個億的錢,26日晚上告訴我說已經有三四個億籌好了。我們估計很快,但這批企業家,實際上來講,我們把自己的捐款,希望在大陸真正誕生一家世界了不起的學校。

我們有一天會跟其他學校合作,但是前面幾期踏踏實實合作,這當中會犯很多錯誤,但是開始我們埋下一顆種子,我們共同去把它做好,湖畔大學到目前為止,我們最大的成就感,我們覺得辦得很有樂趣,感謝盧洋這個團隊,他們也沒辦過學校,我專門把沒辦過學校的人拉過來辦學校的,如果把辦過學校的人辦學校,又辦出同樣的學校,就亂套了。當年我們辦支付寶的時候,我把陸兆禧從廣東銷售拉過來,他說支付寶我一竅不通,我說就對了,我們從銷售看問題,如果從銀行裡面拉一個人過來辦同樣的銀行,有什麼用呢。

我們學校裡面也有兩個辦學校的專家,蔡院長、錢院長,我們也會總結和學習。還有我們的顧問,浙江商會原來的鄭局長,他對政府這套體系,怎麼管理,鄭局長作為一個政府官員,他身上有企業家的要素,結果導向、效率意識、公平意識,所以我們會共同來努力,囉囉嗦嗦講了那麼多,總而言之一句話,學校不是校長辦的,學校是大家辦的。

十幾年以前,阿里巴巴的願景,就是三十年以後,大陸五百強中,兩百個CEO來自於阿里巴巴集團體系裡面訓練過的。今天,我們這個使命移交給湖畔大學。未來二十年、三十年以後,大陸經濟十大人物中,四個每年必須是跟湖畔大學這裡有關係,有這樣的想法,才有這樣思考的思路,未來大陸的五百強中,至少兩百強的CEO來自湖畔大學。

我們希望大陸的很多政府官員說我在這兒從中受益過,我們希望很多藝術家說我們在這兒從中受益過,我們希望很多教育家說我們曾經在湖畔大學的學習裡面有過受益,如果這個能夠做成的話,無論你將來是否繼續做企業家,但是在湖畔大學裡面的三年,能夠帶給你人生快樂,懂得什麼是健康,什麼是自在,到目前為止,這個學校的使命,這幾個字我們還沒有出來,價值觀也沒有出來,是我們共同去打造,共同把這個學校辦成二十一世紀真正牛逼的企業家精神的大學。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