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時尚/包包和口紅都有名字 時尚界命名法則是什麼?

Chloe。

給這些身外之物取一個好名字,不僅僅是為了讓它們討顧客歡心,也是為了紀念它們的誕生過程並不輕鬆容易。

根據界面新聞報導,大家有沒有發現,在歐美時尚品牌裡存在一個普遍的現象:包包和衣服們總有自己的名字,從Alexa到Coco,從Dilan到Kelly,不少是人名。當然,誰都沒有Dior直接,它的經典包包直接叫Lady Dior。

那麼這是為什麼呢?

從功利角度來想,每一個品牌都希望顧客對自己有一份忠誠無二的愛。比如當你買了一個Muberry的品牌包,這個包不單純有優良的皮革和吸引人的外表,而還有一個具有人情味的名字『 Roxy 』時,商品和購買者之間的情感連接便已達成。銷售人員也更好推銷,他們會說『這是你的Roxy 』,而不是說『這是你的包』,你的包已經夠多了。

有人曾說,每個人的名字都會影響人15%的性格,包袋的名字也不例外。設計師們認為,名字能夠幫助顧客更好地理解他們希望賦予包袋的內涵。 Chloé有一款帶著鎖頭的包,名叫 『 Paddington』(帕丁頓), 這是倫敦西北的一個地名,雖然不是人名,但在人們的慣常印象裡,Paddington代表著波西米亞風格的女孩,或至少,你骨子裡是希望自己成為那樣的女孩的。

Chloe
Chloe。

出於市場營銷的目的,取名字並非必要,但卻錦上添花。但至於取什麼名字、怎麼取,倒是一件更為個人的事。作為創意者,設計師們的靈感源頭繁多,他們的親朋好友、生活的城市、遭遇的境況都可以誕生一款新設計。而在夜以繼日的工作後,設計師們給自己辛苦設計的包包和衣服取名的心情,和新晉父母沒什麼兩樣。但在過去,並非很多人樂於花時間去了解一個名字背後的故事。

不少人喜歡Stella McCartney很為人熟知的Falabella包款。但你知道嗎,Falabella 是McCartney的愛馬的名字。McCartney的另一款Noma包也是出自馬名。有趣的是,取名的順序有時候也能倒過來,比如她的孩子名叫Beckett,這其實最早是她的產品名。

Chloé的方法是按字母表順序來,2014年,輪到了D ,於是Drew、Dree、Dilan誕生了。自然,每個設計師都有自己取名的方法,但有一種方法最為直接也最為有效,那就是用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去為產品注入影響力。在奢侈品發展的歷程中,許許多多的產品名都是是為了向某一個成功的人和事表達敬意,比如Chanel的Coco包、Hermès獻給摩納哥王妃 Grace Kelly的Kelly包、Gucci獻給甘迺迪夫人賈桂琳的Jackie 包,或是Ferragamo致敬蘇菲亞羅蘭的Sophia Bag,這些名字都成了品牌的招牌,經久不衰,就如同它們鍍金的名字一樣。

Stella McCartney 的 Falabella 包
Stella McCartney 的 Falabella 包。

愛馬仕的 Kelly 手袋
愛馬仕的 Kelly 包。

Lady Dior 包
Lady Dior 包。

取名字也在成衣界和美妝界也通用。服裝設計師Trina Turk就給一系列衣服統統起名叫 『Zadie』,Zadie包括一件橙紅色帶著大花的套裝、一件斑馬紋上衣、一件小地毯、一件後肩背包,組合起來就像一個活生生的人和它的生活。

而近日,英國紅火的美妝品牌Charlotte Tilbury也推出了新系列,她採用的正是大牌熱愛的名人取名法。Tilbury找來 Emily Ratajkowski、Salma Hayek、Kim Kardashian 等9位明星,用他們的名字命名口紅。

剎那間,名字賦予口紅不同的個性,叫Helena Bonham的口紅是深紅色,Emily Ratajkowski則個性復古,所以她的代表色是天使珊瑚紅、Cindy Crawford要有一點點灰褐色,而Kim Kardashian最適合裸粉色。

『 唇膏能讓你感覺到女人味,給你自信和力量,這就是為什麼我用我最好的朋友來命名它們的原因。她們漂亮又具有啟發性,能幫助我們將消息傳播開去。』Tilbury 說,這個系列的每一個訂單都會捐贈一美元給 Women For Women International女性慈善組織。

Charlotte Tilbury 和她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