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影響張學良一生的4個女人 最愛竟是宋美齡!

張學良、宋美齡。

張學良晚年曾寫過一首詩:『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盡英雄。我雖並非英雄漢,唯有好色似英雄。』他同時自詡:『平生無憾事,唯一好女人』。

根據中金在線報導,的確,他這一生,在女人方面,收獲頗豐。他自己在口述歷史中承認,這一生共有過11個女人。這個記錄,在我們今天,恐怕只有貪官們才有超過的可能。

這裡,只說影響他人生走向的4個女人,至於那些露水夫妻、一夜情表嫂啥啥的花花草草,由於缺乏歷史細節,也不好隨便發揮,請讀者們自行腦補。

宋美齡:人生若只如初見
她對張學良一生的影響程度:★★★★★
張學良對她的喜愛程度:★★★★★

宋美齡,既是張學良最愛的女人,同時也是對張學良一生發揮最大影響的女人。他倆初識於1925年的上海。1925年6月14日晚9時,在上海美國領事館,張學良和宋美齡邂逅了。這一年,他24歲,已婚,已有一妻一妾;她28歲,未婚。

在第一次見面時,張學良肯定不會想到:一,他這一生,居然會最愛這個女人;二,他和這個女人的友誼和交往,居然會持續七十多年,一直到雙方的百歲以後;三,他一個大男人的生命安全,居然會需要這個外表看起來非常柔弱的女人來保護。

當時,張學良只知道,他對宋美齡的印象非常好,以至於到了晚年,他還念念不忘地多次談到他當年初到上海和宋美齡結識的經過,他說:『76年前我第一次進上海的時候,和當時還是小姑獨處的宋美齡見面,驚為天人,極為傾倒,一度想追求……當時她還沒結婚,我立刻為她的氣質所傾倒,真是美如天仙。還和她約會了幾次。如果當時沒有太太,說不定還要猛追她呢……大約就在這時候,我不知道蔣先生也在追她,而目追得很凶,還跑到了東京,最後她還是嫁給了蔣先生。』

也就是說,張學良第一次見到宋美齡,印象特好。怎奈自己當時已有了老婆于鳳至,人身不大自由,真要為一個剛剛邂逅的女人來考慮摧毀一切建設一切,張學良還是頗費思量。

張學良在猶豫,可有人不猶豫。已有三次婚姻但當時已是單身的蔣介石,趕緊衝了上去,抱得美人歸。當了蔣介石夫人的宋美齡,仍然和張學良保持著良好的友誼。初識的好感還在持續,而且,這種好感已逐漸升華為兩人之間的友誼,轉化為彼此之間的信任。而兩人之間在平時積累的這種信任,在即將到來的關鍵時刻,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證明是經得起考驗的。

這第一個關鍵時刻,就是東北易幟。歷史學家們看東北易幟,當然要討論張學良此舉的原因是出於民族大義,是出於報父之仇,還是出於統一大業等等。其實,這其中肯定還有宋美齡這位老朋友的因素。試想,張學良與蔣介石二人在易幟談判時,我們怎能否認宋美齡端坐一旁、眼含鼓勵,這一絕美畫面給予張學良的勇氣?

第二個關鍵時刻,是張學良出兵中原大戰。蔣介石在中原大戰中,與馮玉祥、閻錫山打得難解難分時,作為在一旁作壁上觀的第三方,張學良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最後能夠作出出兵擁蔣的選擇,絕對不能完全否認他與宋美齡的友誼因素。

吳三桂能夠『衝冠一怒為紅顏』,張學良憑什麼不能『易幟出兵為紅顏』?當然,以上兩個關鍵時刻還是處在張學良和蔣介石的政治蜜月裡,張學良的兩次助蔣,並未從根本上考驗張宋二人之間的友誼。

到第三個關鍵時刻『西安事變』的到來,就完全不一樣了。但一樣的是,張宋二人之間的友誼,仍然經受住了考驗。這次的完全不一樣,是因為張學良發動兵變,扣押了宋美齡的老公蔣介石。

但是,即便在此時,張學良對宋美齡,仍然夠朋友:宋美齡為救老公,親赴西安時,張學良到機場迎接,約束部屬保持對宋美齡的禮遇,首先保證了宋美齡的人身安全。

後來,宋美齡回憶錄中寫道這一幕:『飛機剛停,張學良第一個登機迎了上來。其狀甚憔悴,局促不安,面有愧色。我仍以常態與之寒暄。離機時,我以不經意的語氣請他不要讓他的部下搜查我的行李,以免弄亂了不易整理。他聽後一怔,立即答道:「夫人哪裡話,我怎麼敢那樣做。」』

宋美齡到達西安,完全調動了張學良早日解決危機的積極性,基本保障了蔣介石的人身安全,也在事實上加速了『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進程。

而『西安事變』和平解決的最後一刻,張學良正是在美女朋友宋美齡的目光注視下,登上了送蔣介石回南京的飛機,從而自投羅網的。張學良到達南京即失去了人身自由。對於蔣介石的出爾反爾,宋美齡也非常反感。在種種努力失敗以後,她開始致力於保證張學良的人身安全。

她直接對蔣介石說:『如果你對那個小傢伙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離開於台灣,還要把你的事情全都公布出去。』『那個小傢伙』,指的就是張學良。

她的威脅起了作用。從此,張學良被蔣介石扣押了半個世紀之久,既不殺,也不放。在張學良被扣押期間,宋美齡多次不惜以蔣夫人之尊,採取多種方式關心和改善張學良的生活待遇。在台灣期間,也是如此。

1950年張學良50歲生日,蔣介石發來賀信。這當然是宋美齡努力的結果了;1953年,宋美齡甚至親自前來囚禁地,看望張學良。

事實上,關於宋美齡成為自己生命的保護神,張學良本人也心知肚明。所以,在他獲得自由後,才有這樣一句感慨:『宋美齡活一天,我也能活一天』。

張學良終獲自由之後,到美國定居。而宋美齡的晚年,亦因種種原因來到美國定居。這一對交往了一生的異性好朋友,依舊年年互贈聖誕禮物,把近乎神聖的友情維繫到了百歲之後。

2001年10月14日,張學良以101歲高齡,在美國檀香山病逝。舉行葬禮時,宋美齡托人送去花圈,緞帶上寫著:『送張漢卿先生遠行。蔣宋美齡敬挽。』

他倆一生的友誼,她對他一生的影響,就此定格。兩年後,2003年10月24日宋美齡也在美國逝世。她比張學良更為高壽,活了106歲。

趙一荻: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她對張學良一生的影響程度:★★★★☆
張學良對她的喜愛程度:★★★★☆

趙四小姐,是張學良的正牌『小三』,也是風流一世的張學良相守至死的女人。所謂正牌『小三』,就是趙四小姐在見了張學良之後,便下定決心、排除萬難,不顧忌家庭反對,不計較自己名份,也要當上『小三』,並且無怨無悔地付出一生。

必須看到,這樣堅定的、不圖名不圖利的、有(gao)追(bi)求(ge)的『小三』,在我們今天,已成絕響。現在的『小三』們,和趙四小姐比,都差著境界裡。

在1927年,天津的一次舞會上,身為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長趙慶華的第四個女兒的趙綺霞,也就是趙四小姐,認識了張學良。情根就此種下,這也成為他倆一生情緣的開端。這一年,他27歲,已婚,已有一妻一妾;她16歲,未婚。但是,她,就是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他。

幾番掙扎之後,趙四小姐在1929年正式開啟了自己一生的『小三』之旅。這一年秋天,趙四小姐不顧家庭的堅決反對和嚴密看管,在她的六哥趙燕生的幫助下,逃出天津,直奔奉天的張學良而去。從此,她走上了一條充滿荊棘的不歸情路。

趙四小姐的父親趙慶華,在當時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家庭出此醜聞,自然惱羞成怒,悍然不顧夫人及兒女勸阻,在天津報紙刊登啟事,與趙四小姐斷絕父女關係:

『四女綺霞,近日為自由平等所感,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規條第十九條及二十二條,應行削除其名,因此發生任何情事,概不負責。』

趙慶華此舉,看似狠毒、決絕。但仔細一想,父親為女兒,實在是一番苦心,真的是高招兒。高,實在是高。要害在最後四個字——『概不負責』。

當時,以趙家的身分,放下身段,去向強勢的東北王張家為女兒要一個名份,那是相當作難,而且未必成功,更何況自己的女兒不爭氣,沒有名份也認了;但以趙家的身分,就這麼不聲不響,不僅丟人,而且將來萬一張趙二人情海生變,趙四小姐重回娘家,那就丟人丟到家了。

唯一的辦法,斷絕關係,『概不負責』。我趙家『概不負責』,那麼就得由你張學良『概要負責』。這裡面的潛台詞是:我家趙四年紀輕輕,一個弱女子為你這樣付出,你要照顧她一生,不管有沒有名份,不管你們怎麼折騰。

這一紙聲明,其實,趙慶華希望的主要讀者,是事實上的女婿張學良。他要讓張學良看到這個聲明背後的潛台詞。至於將來萬一趙四小姐吃虧,張學良不要她了,父親趙慶華再對此時的聲明來個選擇性失憶,重新接納趙四小姐,也就是一句話的事兒。誰也不會說一個父親對女兒好,有什麼過錯。

可憐天下父母心吶。可恨趙四真是強啊。趙四小姐到達奉天之後,果然張家和張學良的結髮妻子于鳳至出於種種考慮,不能給予她名份。趙四小姐只得以『私人秘書』的名義,在大帥府東側的一幢小樓住下。

但于鳳至對於趙四小姐的態度,總體上還是寬容和理解的。當1930年趙四小姐為張學良生下一個兒子後,她接納了她們母子,作為張家的成員。

隨後就是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張學良以『不抵抗將軍』聞名大陸全國,國人、媒體罵得嘴滑了,趙四小姐也被時時以『紅顏禍水』殃及,雖然張學良的『不抵抗』與趙四小姐實無半毛錢的關係。

名人馬君武在作詩諷刺張學良時,曾有一句:『趙四風流朱五狂』。這句裡的『趙四風流』,更是坐實了趙四小姐讓張學良沉迷於溫柔鄉,而忘記了國仇家恨的說法。

這樣的事,當然為趙四小姐委身張學良時所未預料,但此時也百口莫辯,只好聽之任之。1936年『西安事變』,張學良遭到囚禁,當時趙四小姐仍以秘書身分,陪伴在他身邊。

不久,于鳳至欲來陪伴張學良,趙四小姐只得無奈讓位,前往香港。1941年底,于鳳至因患乳癌必須赴美就醫,軍統局長戴笠設法聯繫趙四小姐並詢問:是否願意前往貴州照料張學良。

事實上,此時的趙四小姐得到兄長的照顧,在香港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她手上又有她和張學良所生的年幼兒子張閭琳需要照顧,她完全有理由不去貴州修文縣那樣的偏僻之地受苦。但她對他,那是真愛。

就像她16歲那年一樣,她又一次不計後果地挺身而出,將兒子託付給友人,千里迢迢跑到貴州,無怨無悔地去陪張學良,度過孤寂的囚禁時光。

1946年11月,趙四小姐和張學良一起,被押往台灣,一直幽禁在新竹縣井上。在生活條件極為惡劣的大山裡,身為官家小姐的她,變身為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婦。她學會了縫製衣被、養雞等農家活計。

而且,在這樣艱難的日子裡,她的服飾妝容仍然一絲不苟。在她的骨子裡,仍然是大家閨秀,永遠保持著優雅與美麗。能有這樣的女人,無怨無悔地追隨,真不知道張學良哪裡修來的福分。趙四小姐的堅持,同樣感動了于鳳至、宋美齡。

當張學良的囚禁生涯略有鬆動時,他決定皈依基督教。但是,基督教要求一夫一妻制,張學良雖是一妻,但遠在美國,與趙四小姐則是事實夫妻,這是違背基督教教義的。

這時,大度寬容的于鳳至,同樣也是被趙四小姐感動的于鳳至,作出了犧牲。她同意與張學良離婚。1964年7月4日,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終於在台北結婚。這一年,他64歲,她52歲。當年的『小三』,終於在35年之後,轉正了!所以,現在的『小三』們,別急。慢慢等著,一切都會有的。

1975年蔣介石病逝以後,張學良的政治處境得到改善。1979年10月5日,張學良應邀到蔣經國官邸參加蔣經國夫婦舉行的中秋節茶話會。這是張學良在台北的第一次公開露面。從那以後,對他的監控就越來越鬆了。

1991年3月10日,張學良的囚禁生涯終於劃上句號。他和趙四小姐在這一天獲准離開台灣,前往美國探親。1995年,張學良與趙四小姐定居夏威夷。5年後的2000年6月22日,趙四小姐在夏威夷檀香山的史特勞勃醫院(Straub Hospital)平靜離世,享年88歲。僅僅一年之後的2001年10月14日,張學良亦以101歲高齡去世。這一對傳奇情侶,在另一個世界,彼此應該還能認出並一笑相擁吧?

于鳳至:悔教夫婿覓封侯
她對張學良一生的影響程度:★★★☆☆
張學良對她的喜愛程度:★★★☆☆

于鳳至是張學良的結髮妻子,正房大老婆。張學良在外頭的女人別說11個,就是111個,要想進張家大門,沒有她的點頭,沒戲。這就是大老婆的威風。

于鳳至比張學良大3歲,生於1897年6月7日。『女大三,抱金磚』吶。他倆的婚姻,是標準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鳳至的父親于文斗,對於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有救命之恩。為此,兩個人還歃血為盟,結拜了弟兄。

一個偶然的機會,張作霖得知結拜兄弟的女兒才貌雙全,而且還是算命先生所說的『鳳命』,他就動了心思。自己的兒子張學良,那是將門虎子啊。般配啊。

對於于鳳至,其實張學良一開始是拒絕的。這時的張學良,滿腦子新思想,滿眼裡美嬌娃,哪兒能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舊式婚姻,那頭搖得,跟拔郎鼓似的。

張作霖不管張學良那套,強勢促成婚姻之下,還給了張學良一條福利:你的正房大老婆,我說了算;婚後你要是不喜歡,在外頭找女人,我可以不管。就衝這條福利,張學良點頭了。於是,他倆於1916年結婚。這一年,他16歲,她19歲。他管她叫『大姐』。

雖然出身低微,嫁入豪門之後的于鳳至,卻以自己的明事理、識大體,得到了張家上上下下的尊重。就連張作霖,也對這個兒媳高看一眼。在他因為什麼事情對部下或家人吹鬍子瞪眼發怒之時,只要于鳳至一勸,馬上作罷,給足了兒媳面子。

在婚姻生活中,于鳳至對張學良是愛的,她為張學良生了兩男一女。張學良對於于鳳至呢,愛不多,更多的是敬。隨之而來的,是他本人用足了父親張作霖婚前所給的那個福利:先後在天津娶了一房小妾谷瑞玉,不久,一個不要名份的女秘書趙四小姐又找上門來。其餘的花花草草,更是讓于鳳至看得眼花繚亂。

但于鳳至以一個正房大老婆的心胸,都包容了。男人嘛,是不是?1936年『西安事變』發生時,于鳳至遠在英國陪伴子女留學。當她於1937年春返回大陸國內,張學良正處於羈押之中。

在張學良的囚禁初期,于鳳至陪伴著張學良由南京到浙江奉化、安徽黃山、江西萍鄉、湖南郴州、沅陵,最後到達貴州修文。直到1940年春天,于鳳至被醫生確診為乳腺癌。

這樣的情況下,于鳳至才不得不離開張學良,赴美就醫。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得了這樣的病,無異於宣判死刑。好在于鳳至吉人天佑,經過三次手術和化療等等過程,治療效果顯著,撿回了一條命。

終於逃脫了死亡陰影的于鳳至,身體已不允許她回到張學良身邊陪伴了。她就在美國從炒股票起步,一邊做生意賺錢,一邊盼望著張學良重獲自由。

這時,她父親遺傳下來的經商基因起了作用,于鳳至在美國的經商居然小有成就,還在美國好萊塢買了兩幢別墅。要知道,至今那裡仍是豪宅區啊。

在張學良獲得人身自由還遙遙無期時,于鳳至卻盼來了張學良的離婚申請,依然大度寬容的她,念及趙四小姐這麼多年照顧張學良的辛苦,也就同意了。

雖然同意了離婚,但她經常對自己的子女說:『我生是張家人,死是張家鬼!婚姻雖然解除了,可是我的心始終屬於張漢卿。』1990年3月17日午夜,在美國好萊塢的雅致豪宅裡,于鳳至因心臟病離世,享年93歲。自赴美治病以後,再沒有見過張學良一面,成為于鳳至晚年的最大遺憾。

谷瑞玉:情到濃時情轉薄
她對張學良一生的影響程度:★☆☆☆☆
張學良對她的喜愛程度:★★☆☆☆

谷瑞玉是張學良的『隨軍夫人』。也就是說,她也是『小三』,但是,她是張學良明媒正娶的『小三』。至少在當時,地位要高於趙四小姐。

他倆相識於1920年9月長春的一場堂會。這一年,她17歲,未婚,已是梨園名伶;他20歲,已婚,已有一妻。當時,張學良奉父親之命,統軍前往吉林和黑龍江兩省剿匪。在張作相安排的堂會上,張學良結識了唱戲的女藝人谷瑞玉。

一聊,兩人還是七拐八彎的扯得著的遠房親戚。谷瑞玉1904年出生於天津的楊柳青,少年時因家貧進入梨園學戲,在天津時唱戲就已小有名氣。她來東北,是投奔自己的姐姐谷瑞馨的。谷瑞馨的丈夫,是吉林省稅捐局長鮑玉書,也是張學良胞姐張首芳的夫兄。谷張二人,就是這麼來的遠房親戚。

初次相識後,張學良就去了剿匪前線。但他於1921年冬天,不幸受傷,不得不住進醫院養傷。谷瑞玉聽說後,不顧姐姐的勸阻,只身趕往林海雪原,來到張學良身邊,照料他的傷勢。從此,開始了自己『隨軍夫人』的生活。

1922年春,張學良帶著谷瑞玉回到了奉天。張作霖有言在先,雖然對方是個戲子,也只得同意張學良娶她為妾,但約法三章:『從此不再登台唱戲,不許拋頭露面,不許參政過問軍政要事』。于鳳至也大度地同意了谷瑞玉的進門。

從此,谷瑞玉正式成為張學良的妾。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時,谷瑞玉又來到前線,再一次充當了名副其實的隨軍夫人。但是,谷瑞玉和張學良二人在婚後,反而感情越來越淡薄。谷瑞玉又不像于鳳至那樣柔順與大度,對於張學良的事,特別是女人的事,多所干涉。這在當時那個年代,就有點犯忌諱了。

更犯大忌的是,谷瑞玉在張作霖遇炸身亡後,仍然與張學良當時的政敵楊宇霆、常蔭槐等人過從甚密。這進一步激化了她與張學良的矛盾。這樣的矛盾,在張學良於1929年1月10日下令槍決楊宇霆、常蔭槐之後,終於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

夫妻之間,感情上的矛盾,好說,床頭吵床尾和。但是,政治上有了矛盾,那就麻煩了。谷瑞玉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她在給張學良留書一封後,悄然離開奉天,回到了天津老家隱居。

1931年1月,張學良和谷瑞玉的婚姻,走到了盡頭,辦理了離婚手續。與張學良離婚後,谷瑞玉並未另嫁,而是在天津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

1936年,內心仍然牽掛著張學良的谷瑞玉,聽說他遭到囚禁,不禁失聲痛哭。在無力幫忙又心情抑鬱的情況下,她開始酗酒,並患上了高血壓。1940年7月3日,谷瑞玉因高血壓猝發腦中風,病歿於天津,享年42歲。

公平地說,張學良一生中,女人是多,這是他家的權勢和他個人的地位使然。換了現在男人中的任何一個,處於張學良的地位,女人數量只怕不會比他少多少。

但他交往的女人中,個個對他情深義重,有寬容他拈花惹草的,有不計名份生死相隨的,有保持純真友情終生不負的,有離婚多年仍然牽掛的,可見他當時對她們,是真誠的,是付出了真情的。要不然,他的那些女朋友們,他的這4個女人,哪一個是省油的燈?能對他這麼好?

問世間情為何物?就是一物降一物。只不過,張學良的這一物,所降的尤物太多了。張學良作為男人的一輩子,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