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時尚/一萬元一雙的髒球鞋 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Golden Goose Deluxe Brand。

最近,很可能你也被韓劇《太陽的後裔》洗了版。

根據好奇心日報報導,這樣一部劇裡,男女主在醫院初次相遇的情節,就給了男主角宋仲基的球鞋一個大特寫——你知道,熱門韓劇裡主角同款總是會快速流行起來——不仔細看,像是綠尾的 Stan Smith 或是匡威穿太久變髒了,但是因為看臉的緣故而『髒得很好看』。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但實際上這是義大利品牌 Golden Goose Deluxe Brand(GGDB)的『特產』。這種買回來就自帶灰和磨損痕跡的『髒鞋』,售價四五百美元一雙,也就是要花上 2500-3500 塊人民幣,才能入手這麼一雙髒得可能你媽會幫你扔掉的鞋。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而且這也不是 GGDB 第一次在韓劇裡亮相了,2014 年的韓劇《皮諾丘》,男主角李鍾碩連拍攝全劇海報都穿了一雙;《太陽的後裔》上線前,占據熱門話題的《奶酪陷阱》女主角也是穿過好幾次。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皮諾丘》海報。

在街拍裡,這雙鞋更常見。近日剛剛成為 Instagram 上粉絲最多的名人賽琳娜(Selena Gomez)、裘德•洛(Jude Law)、《鋼鐵人》女主角葛妮絲(Gwyneth Paltrow)、王菲、木村拓哉和幾乎所有一線韓星——金秀賢、林允兒、李敏鎬(包括上文提到的幾位韓劇主角在內)等等,私下都常穿著。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GGDB 2014 年銷售額達到 4800 萬歐元,與 2013 年同期相比上漲了 60%,2015 年也預計有 49% 的銷售額增長。

一直都有『髒的才好看』說法的匡威,2013 年還推出過髒兮兮的限量版,平時三四十美元一雙的帆布鞋,這雙要 310 美元。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2015 年 1 月,Saint Laurent 2016 春夏季的秀場上也推出了帶有污漬的白球鞋。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2015年 3 月,匡威,『Made By You.』 也以此作過營銷活動,紐約的 Flatiron Plaza 廣場上開始面向公眾開放的展覽,把來自藝術家、歌手和消費者們穿了很久的髒球鞋上升到了藝術的層面。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在試圖分析為什麼『髒鞋』會成為一種時尚之前,還是來介紹下 GGDB 這個品牌,以及除了這個噱頭以外的東西。

這是個由威尼斯的夫妻檔 Alessandro Gallo 和 Francesca Rinaldo 早在 2000 年創建的品牌,出於對球鞋、時裝和藝術共同的熱愛,二人希望設計一些符合自己穿衣風格的產品。如果你看到其中丈夫的打扮,便會對這個品牌的 DNA 略知一二——有點長的頭髮亂糟糟的、留著絡腮鬍,穿著也是牛仔、皮衣、機車夾克為主——看起來是追求不修邊幅的那種酷。左一:Alessandro Gallo。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而 DDGB 的球鞋都是在義大利威尼斯製作,就拿宋仲基穿過的那雙 Super Star 系列來說,柔軟皮質構成的鞋身和絨面的鞋頭,加上義大利製鞋的工藝,不管是輪廓還是縫線這樣的細節都是它值錢的理由,在舒適度和質感方面也獲得一致好評。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目前生產的款式中,帆布和皮質的球鞋都是高低幫兼有,也有無鞋帶的一腳蹬、跑鞋形狀的。鞋的一側往往都點綴一顆缺了一角的五角星,缺角的大小和星星的大小、材質、顏色、位置都很隨意,但正是這種隨意的形式,反而更有辨識度。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再來說說做舊的事。據悉, GGDB 的鞋想要實現穿過的痕跡都是手工來的,所以每一雙都髒的獨一無二,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好笑——以前你會搜索『如何洗乾淨我的鞋』,而有了這種趨勢出現之後,你搜的就該是『如何讓鞋髒得自然』。

Net-a-Porter 的全球採購業務副總裁 Sarah Rutson 在接受 Yahoo Style 採訪時談到選擇『髒鞋』的理由:『這種特殊的球鞋從一眾小白鞋裡脫穎而出,因為獨特的復古效果。每一雙都是手工刷洗和打蠟,以達到適度的穿著和磨損後的感覺。過去兩季,我們見過太多雙嶄新的閃閃發光的小白鞋,而這種新的方式展現的新風格,看起來像是你最愛的一雙舊鞋、沒辦法不穿。這讓一切看起來更有型更珍貴,當然也舒適。』

就像有首歌《你的背包》唱的一樣,『那個背包,載滿紀念品和患難,還有摩擦留下來的圖案』。球鞋也是,你穿著它走過千山萬水,留下歲月的痕跡,看起來你『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但有的人肯定要問,即使走過千山萬水,鞋髒了可以刷、刷不乾淨可以換,髒兮兮的是否有點不體面?

這其實是時尚的慣用『伎倆』,就像有個詞叫做『海洛因時尚(Heroin chic)』,20 世紀末,時尚界有很多『假扮前衛』來吸引大眾購買的設計,為了吸引注意力,而選擇與傳統審美完全相反的立場,用骯髒掩蓋魅力。20 世紀 80 年代,日本設計師川久保玲就透過『故意破壞』機器來生產帶有瑕疵的布料,再風乾日曬很多天。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時尚的哲學》一書中也寫到:『當街頭元素被吸納進高級時裝之中,被時裝設計師以某種神奇的方式改造之後,它已經不再是簡單的 街頭風格,而且它的價格貴了幾百倍。經過設計師的魔術改造,街頭服裝中骯髒的東西已經不再是正常的汙穢。汙穢只是裝飾,不允許有真正的汙穢存在。』

做舊這件事由來已久,復古的皮鞋有做舊工藝,讓原本呈亮的皮鞋不那麼嚴肅,還多了些裝飾性的細節。而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很早之前也不被理解的『破洞牛仔』,同屬於買回來你媽媽會幫你洗了幫你補上或者幫你扔掉的角色。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原本是做苦力的工人們長時間穿著而讓牛仔褲呈現的部分發白、拉絲和破洞,演變到今天成為隨處可見的時尚產物。人們研究出酸洗、砂洗、打磨等等各種專門破壞牛仔褲的方式,而很多人願意以此付出高價購買。和花錢買一雙做舊了的球鞋不就是一個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與那個 emoji 競爭 『2015 年度辭彙』的候選名單裡,有這麼一個詞 lumbersexual,是 lumberjack (伐木工人)和 metrosexual(都市型男)的混合。就可以用來形容 GGDB 創始人之一 Alessandro Gallo 的風格。

假如型男分為兩種,一種是精緻優雅、光彩照人的,那截然相反的另一種,就應該是 lumbersexual,『假裝』不修邊幅。可能鬍子拉碴、穿格子花呢衫、頭髮也挺亂。有被認作流浪漢的危險,其中顯示的就是不羈、嘻哈和陽剛之氣。暗示一種粗糙的戶外生活方式。這種審美裡,一雙『髒鞋』實在太應景。同樣合襯的還有 boyfriend 風的牛仔、搖滾氣質的皮衣、與『流浪』始終緊密聯繫的波西米亞風情。

運動休閒風高燒不退,人們又越來越追求個性化,加上各國『潮人』、明星的名人同款效應,尤其是韓劇的強大文化輸出,和社交媒體的迅速傳播。這樣的『髒鞋』就這麼走紅了。

話說回來,對於很多不買純白鞋子和衣服的人來說,可能是因為不好保養,擔心變髒之後太難看。但起碼這麼一雙本來就『髒』的鞋,買回來之後不用小心翼翼,穿久了也不會大變樣,可能也挺吸引人。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

兩三千元一雙的髒球鞋,為什麼也能流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