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新商業模式催生「新藍領」 月嫂月均賺4萬6千6

O2O。

2015年,大量資本注入O2O行業尤其是生活服務類行業,以『上門服務』為核心賣點的產品層出不窮。上門美甲、上門保潔、網上找月嫂、上門維修、上門按摩,等等,不管哪一類,發展核心都離不開一線服務人員。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O2O含義是Online to Offline,本義是從線上到線下,也就是從互聯網到物聯網,從虛擬到實體。筆者注意到,O2O產業不僅培養用戶新的消費心理與習慣,其締造的新商業模式也給『新藍領』帶來了新的發展機會。

一家行業機構發布的《2015年新藍領薪酬報告》顯示,2015年各行業新藍領月薪平均為3163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增長了4.3%,高於2014年全國CPI增長幅度2%。

報告分析稱,從O2O自由職業者不同的行業領域和職業來看,月嫂保健行業月平均薪資最高,達到9320元,生活服務行業月平均薪資達7738元,麗人/美業達到6849元。在麗人/美業領域,美甲師收入高於其他O2O自由職業者,達到8014元。

提供上門服務的藍領,其薪資標準十分『搶眼』。據一家行業機構發布的《2014年O2O自由職業者分析報告》也顯示,O2O自由職業者個人稅前月收入在5001~8000元間的O2O自由職業者最多,高於5000元的O2O自由職業者占到68%,9%的O2O自由職業者稅前月收入超過1萬元。

這個報告稱,O2O自由職業者平均稅前月收入已達到8312元,超過2014年白領收入最高的上海市,平均月收入為7214元。

根據這份報告,O2O自由職業者已覆蓋生活服務、月嫂保健和麗人/美業等領域,包括收衣工、洗衣工、送餐員、家教老師、汽車評估師、育兒師、按摩師、足療師、攝影師,等等。對於消費者而言,O2O模式改變了很多行業的傳統印象。

『記得之前這種家修服務,首先就是在小區散傳單,在城區到處貼「牛皮癬」,在那些傳單印上師傅的聯繫方式或者你得去店裡找,請師傅去你家裡,價格不正規,一個師傅一個價格,修理質量又不好。』一名于姓市民說,他是家修App忠實用戶,『感覺整個行業都正規起來了,價格很明確,之前叫的師傅完工質量都很好,沒出過什麼問題』。

事實上,維修師傅作為技能人才的代表,在市場中一直處在剛性需求的狀態。在發達社會,技能人才一直是重點需要的角色,然而,在大陸,由於技能人才長期得不到認可,『薪資低、工作辛苦』成了社會對『師傅』最主要的印象。

筆者發現,以北京為例,市面上有近10種家庭維修服務類App產品。大多集中於電路改造、水管維修及各類家電安裝維修等。這些藍領工人大多具備一定的維修經驗,年齡在26~60歲之間,大多系男性。

大陸一些維修工存在行業標準不規範、從業技術含量不高、高質量人才匱乏等問題。在互聯網模式下,這些都得到巨大改變。以『萬能小哥』『小二家』為例,兩家公司都宣稱招收維修工人時有嚴格的考核、培訓、資料管理制度;從入戶實施到完工清理告別都遵循標準化的服務流程;專業的配套服務工具,推出標準化的服務統一著裝和統一車輛,等等。

『月薪過1萬~3萬元的手藝人,在這裡有近千名;月入3萬~5萬元的手藝人,在這裡有近百名;甚至有幾位手藝人,已經邁入月入7萬元的門檻。』某O2O美甲公司的美甲師招聘啟事上這樣寫道。

這或許正是『靠技能吃飯』的手藝人在O2O浪潮下備受熱捧的縮影。為何有如此高薪,高薪現象能否持續,筆者採訪了長期關注藍領群體的河北工業大學經濟學教授李景元。

在李景元看來,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人才薪資是由供需關係決定的,勞動力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商品,其價格在人才資源稀缺的狀態下自然會催生出高工資,『O2O產業發展需要線上也需要線下,這些新時代的藍領就是線下環節的最終實現者』。

大陸新時代的藍領已經不是原來簡單的藍領﹙Blue-collar worker﹚了,不再指一切以體力勞動為主的工資收入者,也不是那些廠礦工人、農業工人、建築工人等等活躍在生產作業現場的群體。『九年義務教育尚未普及到高中,但是高中教育實際上已經漸漸大眾化了。在這些新藍領中,幾乎全部都有著至少高中或以上的文化背景,許多從業者都有著大專及以上的學歷層次』。

一份行業機構發布的《2014年O2O自由職業者教育程度分布資料》也顯示,O2O自由職業者教育程度偏技能型,中專/技校/職高學歷最多,占比36.2%;其次是大專學歷,為27.5%,碩士及以上的高學歷和初中及以下低學歷分別占比2.4%和3.8%。

李景元認為,新時代藍領有著和傳統的藍領更高的學歷層次,又可以從事體力體能勞動,還有著自己的一技之長,有著很強的實踐動手操作能力,『這樣的藍領,我把它定義為灰領』。

事實上,當前互聯網經濟熱潮之下,競相湧入的資本的確使藍領階層的收入發生質變。李景元認為,這是互聯網接入物聯網的紅利,它的經營方式是從市場直接連接到生產作業現場,刨去了原先複雜的線下成本。

李景元認為,勞動力的供給方與需求方需要不斷磨合。高薪是對一線從業人員的一種激勵,是發展O2O管道所必需付出的。

李景元認為,政府應當降低青年進入O2O行業的門檻,『之前大陸國務院廢除了一批職業資格證的認定,這幾年國家也加強了對技能教育與職業教育的發展,就應該是這個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