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聽障女孩開烘焙店 這是我與世界和解的方式

3月28日,鎖軼和同事在「溫度烘焙」蛋糕店忙碌。。

我們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不知道聲音的美妙,所以無法形容。面對生活壓力,我們選擇堅強與勇敢,用自己的勤勞和努力,以超過常人數倍的付出換取生活的回報,贏得人生的尊嚴。

創業是我選擇和生活和解的方式。為了將來更好的生活,我會努力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碎花帽,格子裙,鵝蛋臉上嵌著兩個酒窩,聽障女孩鎖軼挺直了背脊,站在成都青羊區培風路一家烘焙店大門口。

一位客人走了進來。鎖軼端盤迎在身後,客人繞了一圈,用眼睛盯著某個麵包問『這是什麼餡兒的?』這個27歲的女孩沒有反應,直到看到客人抬起頭時那重複的唇語和皺起的眉毛,她才張開兩片嘴唇,讓舌頭和牙齒笨拙地打一架,喉嚨像是煮開了水,發出嘟嘟聲。客人意會,舒展眉毛,點頭以示尊重。

像鎖軼一樣的聽障人士,烘焙店一共有6位,包括蛋糕師、收銀員和送貨員。店是成都青羊區殘聯出資開的,為了讓殘疾人和健全人一起平等地工作。鎖軼是幸運兒,她內心敏感、個性要強、不易妥協,在拼盡全力成為成都市首批順利拿到駕照的聽障殘疾人之後,她終於找到了和世界和解的方式:創業烘焙店。

最大困難

聽不到 烤箱發出的警報聲『慕、斯、蛋、糕、要、放、一、顆、草、莓!』廚房裡發出隆隆的吼聲,蛋糕師傅正對著另一個蛋糕師傅張嘴說話,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蔡雲章用眼睛盯著對方的嘴唇、牙齒和舌頭,對方說罷,他心領神會,用手比出『OK』,轉身拿起草莓放在蛋糕上。他是烘焙店裡兩位聽障廚師之一。

對他來說,最難技能是使用烤箱。因為他永遠聽不到烤箱時間到時發出的警報聲。『第一次用烤箱,餅乾全焦了。』店長回憶,蔡雲章第二次有了經驗,他索性搬張小板凳蹲守在烤箱前,眼睛盯住時間顯示器,15分鐘左右換一次方向,最後卻因餅乾擠得太多而讓餅乾外熟裡生。

烘焙店一共有12位員工,一半是聽障人士。鎖軼是店鋪法定代表人,她主要負責管理和運營,以及作為健全人和聽障人之間溝通的橋梁。蔡雲章是她介紹來的,把餅乾烤糊受到批評,似乎她感覺到委屈比別人更加洶湧。

她給店長發了一條長簡訊,第一句話是『殘疾人找工作不容易。』在她長達一個小時的簡訊解釋後,店長不得不在下班後找到她面談,最終兩人用相擁的方式消除了誤會。鎖軼在回憶這一段故事時寫下:『店長有店長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但是我們的共同點,都是為了一心搞好烘焙店的經營管理,所以出現誤會能很快達成共識,大局為重。』

選擇堅強
愛逛街 想做不一樣的工作

她的食指在手機上飛速滑動,紅色花紋的指甲像跳動的蝴蝶。和大多數時尚女生一樣,鎖軼喜歡逛街、聊天、看電影。她覺得自己除了聽,什麼都可以做。

在無聲的世界,鎖軼已經待了25年。2歲時的一次感冒發燒,她在醫院輸了鏈黴素,一覺醒來,她的世界便從此靜默了。她的左耳可以聽到90分貝級以上的聲音,右耳可以聽到70分貝以上的聲音。這意味著,鎖軼對於較洪亮的喊叫聲、汽車喇叭聲或鼓聲才有反應。

家人把她送到特殊學校學習,最終她考上重慶師範大學。她也嘗試過去實習當聾啞老師,『老師枯燥乏味,所以沒有繼續下去,我想做不一樣的工作,獲取不一樣的經驗。』她不再被命運選擇,而是開始選擇命運。

鎖軼畢業後進入成都青羊區殘聯工作。工作一年後,她被選舉為青羊區聾協副主席,在成都市第七屆殘疾人運動會游泳專案比賽中取得第二名。2014年5月,她報名成為成都市首批學車的聽障人士,練習無數遍,直到練熟為止,頂著烈日沒有空調,練錯了就挨教練罵,『想開口卻無能為力,這些必須自己承受。』

她像個女戰士,不斷和自己較勁。直到去(2015)年底,籌備了半年之久的烘焙店終於開張,她終於找到可將自己的一腔熱血釋放之處,她特地給烘焙店取名為『溫度』。

『烘焙最誘人的,就是新鮮出爐的現烤麵包,溫度給人呈現出一幅熱氣騰騰的畫面。這代表著殘疾人內心的力量:面對生理缺陷,面對生活壓力,我們依然選擇堅強與勇敢,用自己的勤勞和努力,以超出常人數倍的付出換取生活的回報,贏得人生的尊嚴。』鎖軼如是寫道。

對話
為了將來更好的生活我會努力

記者:在無聲的世界裡,怎麼對待自己要強的自尊心?
鎖軼:聽障人是特殊人群,自尊心強,常常敏感。因為和正常人相比,我們是沒有退路的,一旦選擇放棄,人生就完了。我們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不知道聲音的美妙,所以無法形容。有時我們會比較情緒化,甚至走極端,但只要有願意熱情幫助我們的好心人安慰,我們能感受溫暖的。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執著讓我一路走到現在。創業是我選擇和生活和解的方式。為了將來更好的生活,我會努力。希望有一天能自立門戶,獨立開店。

記者:你想過自己的人生意義嗎?
鎖軼:我看過這麼一段話:我存在,我滿足自己的各項需求,我獨立自由地在這個地球上存活一段時間,我的存在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我為這些牽腸掛肚,備受折磨。在我的存在結束之時,我把這些統統拋棄,忘卻。即使想記憶,也已經沒有了記憶的器官。這很符合我的性格。

記者:現在殘疾人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
鎖軼:社會上殘疾人工作機會很少,而聽障人士大多因為學歷、閱歷、溝通等問題,要麼從事比較艱苦的工作,要麼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與其在狹小的工作範圍裡四處碰壁,還不如大膽嘗試,勇敢嘗試,尋求出一條自己的生存之路。

聽障人士都喜歡用手表達,用手去做,所以在烘焙店裡,這些聽障員工可以自由發揮,做出不一樣的麵包、西點。

記者:今後還有什麼打算?
鎖軼:我希望別人能忘掉我們殘障人士這個身分。烘焙店的生意不錯,但崗位有限,為了拓寬經營管道和儘可能給殘障人士提供更多就業崗位,我們考慮在網上開店。現實中語言交流有障礙,但是在網路平台上的交流是暢通無阻的,運營方式也相對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