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殯葬「一條龍」暴利驚人 行業家族化致入門檻高企

殯葬「一條龍」暴利驚人。

2004年,殯葬業部分環節向市場放開,隨著民營資本的介入,殯葬服務『一條龍』大規模湧現。不過記者調查發現,即使出現民營『一條龍』服務,以往存在的殯葬費用高企的情況並未得到完全改觀。行業封閉、家族化經營、有限開放依舊是殯葬業不合理現象的來源。

根據新京報報導,目前民營資本參與程度相對較高的是墓地行業,火化服務則由大陸國企完全壟斷,殯儀服務民營資本參與程度依然較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條龍』並不完整,這也折射出殯葬行業民營資本的尷尬。

「一條龍」殯葬用品價格便宜一半

殯儀服務價格高企,殯葬業近千億規模,一些環節未向民營資本開放。『清明節對於殯葬業來說,是大日子。』3月29日,張麗萍一邊折花圈一邊告訴記者,『清明期間我們所有的商品都打6折』。

張麗萍是北京一家殯葬用品店的主要負責人,除了出售壽衣、骨灰盒外,還承接遺體接運、靈堂布置等『一條龍』服務。『這個骨灰盒我們賣九千多(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在殯儀館能賣到近兩萬。』張麗萍指著櫥櫃上的『梅蘭竹菊』對記者說。在走訪多家『一條龍』店後記者發現,這些用品價格基本雷同。

由於火化業務沒有向市場開放,張麗萍的大多顧客認為殯儀館價格較高轉向『一條龍』店。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的資料,2015年大陸65歲以上人數達1.38億。據中金公司研究報告顯示,預計2017年殯葬業規模達993億元,複合增長率為17.0%。

近千億的殯葬業,對民營資本而言雖然誘人,但障礙隨處可見。據了解,大陸殯葬服務行業是受政府高度監管的行業,部分環節仍未向民營資本開放,即使開放程度較高的墓地產業環節,不僅需要政府部門層層審批,在選址、規模等方面也受到政府嚴格監管,行業進入壁壘較高。

殯儀用品和服務「暴利」背後

業內人士稱不少醫院太平間被個人承包,年承包費有的高達50萬,其費用最終會轉嫁給消費者。雖然一些殯儀用品相較殯儀館便宜不少,但在『一條龍』店裡,價格動輒上萬的骨灰盒、壽衣並不在少數。『之所以貴,是由於行業比較封閉造成的。』一位不願具名的殯葬從業人士表示。

據了解,火化服務僅由政府機構提供,定價受到嚴格控制,民營資本雖能介入殯儀服務和葬禮服務,但在某種程度上仍然依附在大陸國有的殯儀館周圍。

大陸國家有規章制度明確指出,殯儀館基本服務的收費標準由各地價格主管部門按照非營利原則,根據財政補貼情況從嚴核定。不過,那些沒有嚴格定價的服務,成為行業利潤的主要來源。

由於殯儀館擁有火化服務,其提供的骨灰盒等服務價格往往高企。業內人士指出,同一款骨灰盒商品,在殯儀館價格最高,其次是太平間,再者是『一條龍』。殯儀館價格往往是『一條龍』的兩倍或以上。

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普通木質骨灰盒最便宜的僅99元,其他從199元到數千元均有。殯葬業背後的利益鏈,注定其商品價格高昂。該業內人士透露,北京大多數醫院太平間均被個人承包,某三甲醫院太平間承包費每年約50萬元。這筆不菲的費用,自然而然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承受不了太平間商品價格的家屬,便在醫院護工的帶領下,進入街邊『一條龍』商店。『他們(一條龍)的業務有很大一部分是醫院護工帶過來,給護工的提成達到了50%-60%。』上述人士認為,骨灰盒這樣的殯葬用品再不提高價格,成本都恐難收回。

民資湧入墓地業,毛利超60

有的墓地業公司毛利高達79.7%;分析稱土地資源稀缺導致墓地行業高利潤。相較於民資參與度較低的殯儀服務、火化服務,葬禮服務中的墓地服務環節民資參與度最高,也是殯葬業最大的子行業。中金公司研究報告指出,該行業在2012年占據56.2%的殯葬市場份額,其預計這一資料在2017年將達58.7%。

與『一條龍』店小規模經營不同,墓地服務業背後大多是財力雄厚的『金主』。位於雲南昆明的晉福陵園背後是欲挂牌新三板的晉福文化,截至2015年9月,其總資產為1億元。擁有緊鄰北京的靈山寶塔陵園的A股公司福成五豐,2015年末其總資產為20億元。在大陸全國坐擁10餘處陵園的H股福壽園,2015年資產淨值達26.5億元。

墓地往往因為費用較高,被輿論戲稱為『死不起』。以福壽園為例,其在上海墓地銷售額占公司半壁江山,其中傳統成品墓較為便宜,每座4.2萬元,而訂製一座藝術墓價格則高達29.6萬元。

墓地業背後利潤究竟幾何?財報顯示,晉福文化墓地服務的毛利率達63.5%,2015年福壽園墓地服務毛利高達79.7%,在香港上市的『殯葬股』大陸生命集團,墓地及墓碑銷售毛利率也達到了77.6%。

墓地行業高利潤的背後,是土地資源稀缺。《殯葬綠皮書(2012~2013)》顯示,大陸全國大部分城市的現有墓穴都將在10年內用完。北京市民政局曾回應『高價墓』時也稱,近10年來,全北京市33家公墓沒有再增加一分土地作為公墓用地。

行業不合理現狀如何改變

有關措施落地遇阻,行業仍需打破壟斷,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公共殯葬設施建設。針對殯葬行業存在的種種不合理情況,相關部門也採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規定殯儀館限制逝者家屬使用自帶骨灰盒為不正當競爭。不過,由於殯葬業的特殊性,這些明文規定在落地時依舊遇到不少阻力。

大多數中國人對從事『白事』依然較為忌諱,這成為行業封閉的誘因,導致整個行業的資訊不對稱。以殯葬為主業的晉福文化,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新進殯葬行業從業人員往往教育程度不高,且通常為已入行人士的家庭成員或親屬。』殯葬業從業人員呈現出家族化為主的特點,本身就抬高了行業門檻,造成隱性壟斷實際存在。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殯葬綠皮書》的主編、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所長李伯森表示,為打破殯葬行業壟斷,頂層設計上要探索殯葬服務公立機構分類改革和改制。打破殯葬行業壟斷和市場壁壘,適度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公立殯葬服務機構改革。

對於社會資本的參與形式,李伯森表示,可探索特許經營、公建民營、民辦公助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適度參與殯葬公共服務設施建設。

相關
殯葬電商處在黎明前的黑暗

創業者嘗試互聯網+殯葬,發展並不順利,但他們相信這個行業『有明天』。面對行業灰色地帶,有人深惡痛絕,亦有人發現商機。2013年底,殯葬O2O專案恩雪天使吸引了公眾眼球,創業團隊希望用互聯網改造這個古老的行業,但因經營問題最終不得不關閉。

在業內看來,恩雪天使的定位是做『電商平台+社交網路』,對於客戶而言,只需要花很低的成本就可以找到合適的商家。其模式類似於外賣的這種體驗方式,線上預訂然後引流到線下消費購買之類。有業內人士認為,恩雪天使平檯上入駐的商家意識和服務以及技術都達不到一個理想的水平。並且由於整個行業的特殊性,在傳播方面也遇到了困難。

同年,另一家『殯葬電商』彼岸亮相北京,並獲徐小平天使投資。『我並不認為我們是一個完整的電商』,彼岸聯合創始人徐毅對記者說,彼岸的官網沒有結算部分,仍是透過展示將顧客導流至實體店。

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南門旁邊、北京東郊殯儀館和豐台區,彼岸開了3家門店,後來在豐台區的那家店關閉。在徐毅看來,殯儀服務與互聯網有效結合,時機並不成熟:一方面,現在顧客年齡集中在40-50歲,而熟諳網購的人大多並不在這個年齡段;同時,除了骨灰盒、壽衣等更透明的價格,更重要的是所提供的服務。

隨著熟悉網購這群人的成長,其父輩逐漸老去,彼岸有沒有考慮以後做電商?『有』,徐毅醞釀許久後說,不過要聚焦品牌,『我們不想把這件事情引入到一個產品價格戰中,這不是拼價格,而是拼服務。』

徐毅堅信這個行業『有明天』。據他觀察,一些殯儀館因為懼怕競爭,正在走回頭路,比如要求家屬必須用殯儀館的靈車、夜裡不能存屍等,但徐毅認為這應該是『黎明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