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專訪曹文軒:「一些兒童文學作家忘了使命」

4月4日,義大利波隆那國際童書展上,大陸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左)榮獲2016年國際安徒生獎。

『曹文軒的作品書寫關於悲傷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樹立了孩子們面對艱難生活挑戰的榜樣,能夠贏得廣泛的兒童讀者的喜愛』。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主席帕奇•亞當娜點評道。

根據新京報報導,IBBY大陸分會主席、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社長李學謙說,當前兒童文學十分繁榮,題材種類豐富多彩,但在始終堅持現實主義創作道路、堅持寫實風格的作家中,曹文軒是十分突出的一位。他的作品不僅打動了無數大陸小讀者,且感染了國外讀者,成為他們認識大陸的一個窗口。

在IBBY官網上有關他的介紹中,提到他在大陸農村長大,童年時雖然物質貧窮,但豐富的情感和審美,讓他在1997年寫出了第一部成功之作《草房子》,他流暢、充滿詩意的筆調,描寫了誠實的甚至是憂鬱的生命瞬間。

談獲獎
『獨一無二』是獎項最看重的品質

記者:作為大陸國內獲得安徒生獎的第一人,心情如何?
曹文軒:比較平靜,沒有周邊的同胞激動。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得也好,如果沒得也不會失落。

記者:對於此次獲獎,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曹文軒:這個獎項不是頒發給我個人的,而是頒發給文學的。

記者:對個人而言,本次獲獎具有怎樣的意義?
曹文軒:十多年前,我就給大陸文學和大陸的兒童文學下過結論:它最優秀的部分,就是國際水準的文學作品。可是我們沒辦法去驗證,因為我們相信一些國際大獎對這個事情做的判斷。

安徒生獎對我個人最大的意義,並不是我得了獎,而是驗證了我此前對大陸兒童文學的看法、判斷。這也是我獲這個獎最高興的一點。

記者:能夠獲此殊榮,與其他幾位入圍者相比,最大的優勢是什麼?
曹文軒:進入短名單(決選名單)的五位作家,都是世界上最有實力的作家。其中兩位作家都曾進入過短名單,地位在國際上有重大影響。最終這個獎項選擇了我,而且據悉,這是安徒生獎項史上並不常見的情況——評委們看法高度統一,理由是國學作品的獨創性。『獨一無二』,是安徒生獎最看重的品質。

談創作
『童年所有的一切都將轉換為財富』

記者:從事兒童寫作是什麼樣的契機?
曹文軒:由許多偶然原因造成的。當時我在農村進行業餘創作,指導我的是文化館的一個館員,也是業餘創作的一個老師,他是做兒童文學的,自然而然把我帶到了兒童文學創作的道路上。

記者:為兒童寫作可能更多時候要與他們有一個相似的視角,這麼多年來,如何保持童心?
曹文軒:也不需要保持,童心是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如果有,也不會失去。它自然就在那個地方。

記者:評委會說你的作品書寫關於『悲傷和苦痛的童年生活』。
曹文軒:美國作家福克納講過:我最大的財富在於我擁有一個苦難的童年,對我也實用。童年苦難在的時候你是從內心拒絕的,可是它在多少年之後轉換為財富,你是想像不到的,因為你選擇了作家這個職業。對於作家來講,童年所有的一切都將轉換為財富。

記者:如何看待兒童文學創作的『悲傷和苦痛』?
曹文軒:快樂並不是一個人的最佳品質。並且,一味快樂,會使一個人滑向輕浮與輕飄,失去應有的莊嚴與深刻。傻乎乎地樂,不知人生苦難地咧開大嘴來笑,是不可能獲得人生質量的。

一部文學史,85%都是悲劇性的,兒童文學也不例外。比如安徒生童話中,《海的女兒》、《賣火柴的小女孩》,都是給人帶來憂傷和痛苦的。當我們在說憂傷時,並不是讓孩子絕望、頹廢,而是生活本來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這是成長必須經歷的陣痛。

談發展
不能拿世界最優秀的作品來比較

記者:近年來,大陸兒童文學有哪些變化?
曹文軒:最大進展是,越來越多兒童文學作家認識到兒童文學最重要的品質是文學性和藝術性。當然也有部分作家在這個語境裡頭迷途,反而離它越來越遠,遵循的是商業化原則。這兩個走向都有。

記者:國外兒童文學創作有何啟發?
曹文軒:他們真的很純粹,想著在做一份文學的事業。一般情況下沒有太多的考慮,哪怕他的書賣得並不好,過著非常艱難的日子,還是堅守那份文學信念,對我啟發很大。

記者:大陸國內兒童文學創作情況如何,有哪些問題?
曹文軒:大陸的童話市場是全世界最大、也是最具活力的。但這個市場的質量並不令人十分滿意,甚至令人擔憂。因為巨大的商業利潤的誘惑,我們一些兒童文學作家把太多心思用到獲得商業利潤上,忘記了文學的根本使命,忘記了兒童文學對孩子、對民族、對人類所承擔的巨大責任,這個局面需要得到調整。

大陸兒童文學體量巨大,相對而言,質量可能有些問題。但從絕對值而言,它的質量並不低。我們不能拿全世界最優秀的兒童作品,合在一起,來比較我們一個國家的兒童文學。這不公平。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讓世界知道大陸的兒童文學。

記者:如何看待它的前景?
曹文軒:大陸兒童文學應有足夠的自信心,因為大陸為它的文學提供了豐富而優質的寫作資源。多災多難的歷史,留給大陸作家許多精彩絕倫的故事,這是一種補償。大陸作家要珍惜巨大的、無邊無際的礦藏,以一個又一個別具一格的、品質優良的大陸故事亮相世界,這也是世界的、人類的財富。記得英國獨立報在談及《青銅葵花》時說,這是英國人需要讀一讀的英國人不知道的故事。

記者:未來還有哪些寫作計劃?
曹文軒:一個是在2016年完成兩個長篇。另外還有一些系列,比如說從《萌萌鳥》系列,我還要做下去,原來已經出版了五種,還要再出五種。還有可能把丁丁當當繼續寫下去,也正在考慮。

對話動機

4月4日下午,大陸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在義大利波隆那國際童書展上,榮獲國際安徒生獎。據悉,這是該獎創設60年來,第一次由大陸作家折桂。

國際安徒生獎由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於1956年創設,每兩年評選一次,被譽為『兒童文學的諾貝爾文學獎』,旨在獎勵世界範圍內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和插畫家。授獎對象是作家而非作品,一人一生只能獲獎一次,成為其終身榮譽。

此前,大陸作家和畫家孫幼軍/裘兆明(1990)、金波/楊永青(1992)、秦文君/吳帶生(2002)、曹文軒/王曉明(2004)、張之路/陶文傑(2006)曾獲得過該獎項提名。

對話人物

曹文軒 1954年1月9日出生於江蘇省鹽都的一個鄉村。他的童年在物質的窘迫中度過,『苦難』是其童年記憶中的一個關鍵字。

苦難最終轉化為他巨大的精神和文學財富。這個堅持以個人經驗為寫作資源的作家,在兒童文學作品中,一直傾向於表現這些與自己歷史和生命密切相關的生活。

1974年,曹文軒進入北京大學讀書,畢業後留校任教。作為學者型的作家,他的兒童文學創作既具有豐富的大陸經驗,又有著開闊的國際性視野。作品被翻譯成多種文字,被不同國家和民族的讀者所理解。有作品《草房子》、《青銅葵花》、《大王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