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高愛倫/因為「書啡」 龍君兒活出燦爛

▲胡因夢命名,龍君兒一手設計的「書啡生活」,是深圳大浪區的新地標;「友誼書城集團」副董事長龔云流(下圖右)是龍君兒的伯樂。(圖/高愛倫攝,2016.04.11)

2015年底,深圳大浪商業區出現一棟醒目的16小時圖書館,由胡因夢命名「書啡生活」,才一開始試營運,就引起深圳文化單位驚艷,大浪街道文體中心主任王艷霞格外驚喜讚賞,大加推崇友誼書店的睿智投資;因「書啡」與一般商業回收模式不同,王艷霞懇切提醒友誼書店集團要放遠目光,直指:「把『書啡』經營出地標性的文化意義才不辜負龍老師的設計。」設計師龍君兒因而聲名大噪。

龍君兒練劍20年,盡在「書啡」這個作品中一鑄精華;然而這只是開始,當掌聲響起,接踵而來的邀約已把她推向自己都不知如何迎拒的繁忙中,唯一可確定的是:龍君兒期許每一個建築設計作品,都能給業主帶來正面的企業形象與具代表性的光彩,所以她會極力跳脫量產與複製模式。
未來case開始排隊,台灣團隊也開動前置作業,但不管她何去何從,投資「書啡」的友誼書城集團龔家四兄弟,都是龍君兒的伯樂,再大的利益也不會動搖她以龔家為優先的飲水思源之心。


▲「友誼書城集團」總經理龔縣流(前排右)副董事長龔云流(前排左)賞識龍君兒與賴譜光的才華,並將之引進集團重用。(圖/高愛倫攝)


▲本文作者高愛倫(右)分享深圳大浪街道文體中心主任王艷霞(左)對龍君兒(中)才情的讚許。(圖/高愛倫攝,2016.04.11)

12個月時間完成藝術美學圖書餐廳過程中,龍君兒從一線一面的設計到一磚一瓦的堆砌,無不全面參與。「別人把夢想託付給我,我也把自己的夢想融入其中,『書啡』是我30年來第一次打工,投資方推展的是文化傳遞與理想,我刻製的是我對視覺、聽覺、味覺的革新。」
畫家女兒貓靈多次從台灣專程飛到深圳,在與媽媽不斷的溝通理解後,她把Logo的概念、文創附屬品的質感,一一列出完整示意圖、製作圖,龍君兒說:「貓靈提出『品味生活從讀書開始』,她這句slogan除了精確的定位主題,還給了我具體印象,讓創作元素可以同步聚焦。我必須承認,我的女兒金質靈,是打造『書啡生活』的功臣,因為她,我才能產生沸騰的原創力。」
大女兒安古是空服員背景,龍君兒一通電話,她就從上海趕到深圳3天展開集訓,訓練外場工作人員能有高規格的待客應對與上菜禮儀。
「書啡」落成後,餐飲設計、價格訂定、成本平衡也由龍君兒主導,她很慶幸經過誠懇的溝通與無私地傳授,身邊小青年運營總監小楓&店長大志都成為她最重要得力的左右護法。

「書啡是我取的名字,還有什麼話說」這是胡因夢氣勢磅薄的留言;但是究竟該如何解釋「書啡」的經營內容?圖書館?咖啡廳?創意餐廳?文化講堂?
龍君兒的創作一向以解構作為建構基礎,所以書啡什麼都是,也什麼都不是,龍君兒希望帶動的是:「只要置身其中,端起咖啡、翻起書扉的霎那,你就會自動卸下傳統的感受力,讓自己的『思考味蕾復活』。」這就是「坐在書啡,翻閱自己」的境界。


▼書啡生活外觀前後景,下圖為包場VIP室。(圖/高愛倫攝,2016.04.11)


創意隨手捻來,意念刻畫經典!

在台灣教授音樂課程的賴譜光,雖然為了妻子龍君兒放棄自己的工作,但他到了深圳也沒閒著,除了到「自在園」分享課程,得暇還針對「書啡」的環境,編輯了600首情境音樂,讓整個環境的空氣都充滿層次感。

「書啡」藏書萬冊,可借閱,可購買;店裡木作上,處處留著龍君兒美術字的親筆刻痕,她的每一個意念表達都是一句經典金句:
「與其頸上懸鑽,寧取架上的那本書」、「觸摸書的溫度與暖意」。
最精彩的是龍君兒隨手拿起工地一塊廢材,便電燒一句「昨晚我在書啡遇見沙士比亞 看見了從書梯走下來的李白」字行排列雅致,朽木透過她的巧手立刻就成為神奇的藝術品。
男女廁所一向是龍君兒「偏執設計風」的重點。
客人坐在「書啡」馬桶上時,面對的是近百年百大名人與菁英的巨幅相片;這個設計的功能性完全如龍君兒預期:「我們廁所沒有貼叮嚀標語,卻異常乾淨,因為『明星眼』虎視眈眈的視覺震撼,讓上廁所的客人很自然就會謹守如廁禮儀,甚至離席前還自行檢查清潔程度,這個公共衛生的文化提升,正是『書啡』試圖引導的生活態度。」


▲龍君兒隨心手刻。(圖/高愛倫攝,2016.04.11)


▲「書啡」女生洗手間的視覺牆(左)。全館藏書一萬冊。(圖/高愛倫攝,2016.04.11)

2015年初,胡因夢率大陸優質團體以台灣為主環境的展開靈療之旅,她安排龍君兒分享一堂室內美學課程,在聽講過程中,胡因夢初次理解自己只看到龍君兒創作的成果,卻從不清楚龍君兒一路走來充滿搏命的艱辛,當場抽搐到不能言語。
胡因夢因而再帶著龍君兒到深圳主講兩堂建築美學課程。
深圳講課的議題與內容特立新穎,令友誼書城總經理龔三哥(龔縣流)與當初邀請龍君兒的「自在園」負責人曾麗羽耳目一新,多方請益龍君兒對咖啡圖書館的看法,當龍君兒被接到一片泥濘中實境勘查時,她完全出於本能的率性奔爬登高、丈量空間、口述規畫…,這樣的專業、積極~甚至喜上眉梢熱情態度,當即贏得她就是首席設計師的不二人選。
這就是「書啡」的緣起。
友誼書城副董事長龔二哥(龔云流)對龍君兒既賞識又不解,在中國,人過四十而退者比比皆是,他透出疑問:「龍老師為什麼這麼愛工作?是小孩不孝順嗎?」
其實正是因為小孩孝順,深深懂得母親在文創藝術上的熱情,才不阻止龍君兒工作。


▼龍君兒和書啡的小夥伴(上圖)。運營長小楓(下圖右)店長大志(下圖左)是龍君兒的左右護法。(圖/高愛倫攝,2016.04.11)


一生血汗只為「購買自由」!

以前龍君兒常得意自許「我是一個沒有頭銜無從定位的人,我以為頭上頂著一片天就能瀟灑飄盪…」但是這個工作鐵人,去年為打造「書啡」,傷了頸椎,常常痛的徹夜落淚,一向體力好的她終於開始有危機感,哭著問上帝:「我65歲了,怎麼還要為生活奔波?上帝呀!我怎麼做才是對的?」
「上帝已經給了妳最好的天賦,是妳自己選擇奔波一生,如果脫離這個顛簸的軌道,妳就會真正的枯萎。妳這輩子沒少賺過錢,是妳運用金錢的方式讓妳不斷擁抱貧窮。」
我細數:
她沒屈就任何潛規則,就主演了一百多部刀劍拳腳電影。
她沒談過片酬,製片人就用書包裝著現金送到家裡。
她開了5家創意餐廳,每一家都是獲利退場。
她精學雕塑,雖起步已晚,母與子系列作品成交數百萬。
她民宿時期寄賣的藝術品或畫作,交易金額都是百萬價位。
她到雲南大理設計民宿,設計費是一年的生活費。
在這樣紀錄中的龍君兒,理當是有錢人,但是真實生活裡的龍君兒~真的一貧如洗…


▲一磚一木無不是龍君兒的心血。(圖/龍君兒提供,2016.04.11)

我數落完,也有一些抱歉。因為我雖知她所得,也確知她所損….
對別人,自由就是自由,對龍君兒,她的一生血汗錢卻都花費在「購買自由」上。
她需要購買「徹底脫離價值觀分歧婚姻」的自由。
她需要購買「不問出路也敢隨心創作」的自由。
她需要購買「不時打斷重練換取冒險創新」的自由。
她需要購買「拒絕複製量產並堅持手工打造」的自由。
她要購買「透過改建風格以求活化復甦感覺」的自由。
她需要購買「靠近極度的貧窮以激勵自己創作意志」的自由。
龍君兒的所有財富,真的用於購買昂貴的自由…。


▲設計師要做的功課很多。(圖/龍君兒提供,2016.04.11)

從當時到現在,龍君兒的團隊與老闆都不知道她曾是台灣刀劍片百部女俠,她也始終隱藏銀幕資歷,不讓演員或明星這樣的代名詞與自己產生連結。
龍君兒凡事跳躍思考,所以,格外擅長文字短打,每每脫口而出皆成佳句。
她說:「我習慣圖像思考,用畫面記憶訊息;我一生學習並追求不同形式的作品,但我並不刻意歸屬哪一種藝術派別。」
建築設計是集藝術、文化、技術、知識、美學的大成,龍君兒所有洗禮終於在這一站全部派上用場。
年輕時,活出風格。
年老時,活出風骨。
龍君兒為了習「藝」,真是「窮」其一生。


▲龍君兒在深圳的私人辦公室。(圖/高愛倫攝,2016.04.11)

本文作者《高愛倫》曾任民生報記者兼世界日報編輯、大成報&星報總編輯、民生報編輯部總監、湯臣娛樂公司執行長。對文字著迷鍾情,對數字茫然錯亂,以致,對資歷的記憶,只有內容沒有年代。最期待【隨意自在,得意現在】,想貫徹【生活是創意,生命是作品】。胸無大志,只想寫書寫歌跑龍套,奔跑跳躍尋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