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孫中山孫女賣房 為祖父立銅像

2015年11月4日,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建院180周年時,孫穗芳捐贈的銅像現矗立在南院區逸仙樓前。

她的祖父孫中山,曾三次在廣州建立政權;她的父親孫科,曾三任廣州市市長。與廣州的淵源,甚至嵌入了她的名字——『孫穗芳』。近日,孫穗芳在廣州接受了廣州日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今(2016)年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而孫穗芳也已80歲。她正四處奔忙,在各地捐贈祖父的銅像,用這種方式傳播和弘揚孫中山不朽的思想。她的目標是在全球各地共捐贈250尊孫中山銅像,目前已經捐了170多尊。

孫穗芳1936年出生於上海。初見孫穗芳的人,都會發現她的五官與孫中山先生很相似,個子不高,雙目炯炯有神。她甚至記得,1948年她從上海世界小學畢業時,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就總說她長得像祖父,尤其像錢幣上祖父的肖像。

『我叫祖父即可』

長得像祖父,幾乎成為她小時候生活中唯一的慰藉。雖為名人之後,孫穗芳早年的生活卻異常坎坷。孫穗芳是孫中山獨子孫科的私生女。其母嚴藹娟曾斷斷續續與孫科共同生活四年,但懷上孫穗芳後,兩人分開了。『因此我的童年是沒有父愛的童年。』孫穗芳說,小時候,母親和繼父把她當作搖錢樹,不停向孫科要生活費。第一次見到親生父親,孫穗芳已經三十歲。

1966年,她在台灣第一次見到父親。『我們一起拍了很多照片,似乎要把過去流失的時光補回來。』孫穗芳說:『我們是廣東人,父親曾三任廣州市市長,而廣州簡稱穗。所以父親為二姐取名穗華,我叫穗芳。』自那次見面後,孫穗芳每年都回台灣探望父親,直至父親1973年逝世。

父親去世後,孫穗芳皈依佛門。她在夏威夷臨海的一所公寓裡,面海的窗邊安放著孫中山和佛祖的兩尊偶像。20多年前,孫穗芳放棄了房地產事業,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研究和弘揚祖父思想的工作中。1995年,她出版了《我的祖父孫中山》這本書,這是唯一一本由孫中山後人撰寫的關於孫中山的傳記。

『我以自己是孫中山的孫女為榮,別人要叫他孫中山先生,我叫祖父即可。我的身上流著他的血液,這是一生中最大的安慰,也是我寫書的動力。寫到三更半夜,流了鼻血也願意。』孫穗芳說。

為了寫這本書,她參加研討會,發表演說,到各地追尋祖父的足跡,也從親朋中收集文件。這本書還披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史料。例如,書中提到美國夏威夷大學收藏著一本詆毀孫中山的手抄本,名為《孫中山外傳》,裡面講孫中山在澳門行醫時,曾設計盜取鏡湖醫院的公款云云。因年代久遠,這是很難查證的事,只有聽憑其說謊。但孫穗芳表姐戴成功(孫中山二女兒孫婉之女)的遺物中,恰有孫中山當年親筆簽字的向鏡湖醫院借款、還款的憑據,這戳穿了《孫中山外傳》的謊言。

在各地捐168座銅像

五年前,孫穗芳開始在各地捐贈了168尊孫中山銅像。這次大陸之行,她又將捐14尊。『這是五年中奇蹟般在全世界各地恭塑敬立的第××尊祖父銅像,是祖父在協助我完成此項使命。』在每尊銅像的揭幕儀式上,孫穗芳發表著內容近乎一致的演講詞,只有銅像的數字在日益增加。

每座銅像的設計大抵相同,大小則不統一。孫中山先生右手執杖,神情莊嚴,目視前方。下方基座用八角形花崗石分三層建造,底層八角寫著『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等『中華八德』;上層八角有『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文字;中間層則是孫中山手書『天下為公』、『總理遺囑』等文字。

去(2015)年底,孫穗芳也給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捐了一尊孫中山銅像。該院黨辦主任劉東紅回憶,去年適逢該院180周年院慶,特邀請孫穗芳女士回來參加慶典。『沒想到孫女士主動提出要捐給我們一尊孫中山銅像,我們當然很欣喜。現在,每當有新醫生入職,都會在銅像前進行培訓,繼承和發揚孫中山先生的精神。』

我名中的『穗』字代表廣州

廣州日報:孫博士,這是你第幾次來廣州?
孫穗芳:哇,不記得第幾次了,起碼十次不止了。我小時候就曾經來過廣州。

廣州日報:你們家的女孩都有一個『穗』字,是指廣州對嗎?
孫穗芳:對的。我的父親是廣州市的首任市長,從1921年~1927年,他三任市長。我的名字是父親取的,這個『穗』字就是代表廣州。

廣州日報:你曾到廣州哪些地方追尋過您祖父的足跡?
孫穗芳:很多。2003年,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開放,我曾到大元帥府的舊址參加典禮,那時我還捐了1000美元。中山大學,我祖父曾經演講的那個地方,也就是懷士堂,我也曾經去過。我第一次去中大懷士堂,還遇到一個長者,他親口告訴我,他記得我祖父曾站在那兒講三民主義。祖父演講時,需要用一根拐杖撐在腰後。

 

賣了兩棟房來捐銅像

廣州日報:你覺得為孫中山先生立銅像的意義是什麼?
孫穗芳:意義很深厚啊!你看,他不但是個偉人,還是個開創世界奇蹟的偉人。他領導十次革命,推翻了清朝政府,創立民主共和國。現今大陸在崛起,除了經濟建設,我們要繼續實現中山先生的臨終遺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以及『和平、奮鬥、救大陸』,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廣州日報:今年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你有什麼期待?
孫穗芳:這件事情大家都很重視,要紀念我的祖父。既然要紀念他,就有很多的銅像要做。我期待能完成立250尊銅像的願望。我現在已經做了168個,這次來會做14個,到今年底,可以做到210多個,明年底應該就可以完成了。

廣州日報:這182個都是你出錢捐的嗎?
孫穗芳:絕大部分是我出資,裡面最多也只有10個不是我出錢的,我的小兒子也捐了幾個。

廣州日報:捐贈這麼多銅像,你在資金方面會有壓力嗎?
孫穗芳:我已經賣了兩棟房,翡翠啊、戒指啊、字畫啊,都在賣掉。資金方面不是大問題,我還可以繼續賣房子。我的兩個兒子也都有上千萬美元的資產。他們都很支持我,尤其是小兒子。

踐行孫中山思想

廣州日報:孫中山先生的思想,你覺得最精髓的地方是什麼
孫穗芳:不屈不撓,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像我現在也是這樣,我要為祖父立250個銅像。兒子說,不要立那麼多,100個就夠了。但我認為這是我活著的使命。振興中華是我祖父第一個提出來的,他沒有為自己,他認為天下為公。

廣州日報:所以,你也是一直在踐行孫中山思想?
孫穗芳:我今年足足八十歲,我還在孜孜不倦地努力,我沒有為名、為利,我是依照祖父的教導在做。

永不疲倦的偉人之後

與孫穗芳博士約好採訪時間是下午5點。我們到達的時候,她還躺在酒店的床上休息。我隱約聽到她跟助理說:『我好累啊,讓我再躺一會兒。』我這才從她的助理那兒得知,已是八十高齡的她,從夏威夷的家中出發,在香港機場落地,又輾轉坐汽車和廣九直通車到廣州,已經在路上顛簸了十幾個小時。但她還是爽快地答應在晚宴前抽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她利索地披上色彩鮮豔的衣服,塗上大紅色的口紅,整個人馬上精神抖擻起來。

 

她忘我地向記者講述孫中山思想。宣揚祖父的思想與理念,被孫穗芳視為『使命』。這種使命感驅動她不知疲倦地向前。她要捐贈250個孫中山的銅像。她捐贈的銅像遍布全球,每一個銅像,她都要親自去揭幕,並發表演說。美國檀香山、加拿大溫哥華、廣州、中山,連一些小山村都有孫中山的銅像。

比如她這次回大陸,剛剛揭幕的第171座銅像,就是位於較為偏僻的福建省泉州市張阪鎮崧山村的崧山小學校園。有時候,兒子會勸她:『媽媽,捐100個就夠了吧。那些小的地方,可以不必捐。』但孫穗芳不肯,她要盡自己的全力去貢獻。

她對記者說:『有時候,我會想,孫中山是全世界人民的孫中山,是大陸13億人的孫中山,為什麼統統加到自己身上,責任好像都是我一個人在承擔?』但很快,她就會反省,為自己這樣的想法懺悔,『這說明我貢獻的心還不夠。』

採訪一結束,她馬上要去參加受贈單位的晚宴,第二天去中山,緊接著去廈門、泉州,馬不停蹄。為宣傳祖父的思想,她似乎永遠不知道疲倦,永不停歇,一往無前。


孫穗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