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親子真人秀的經不能念 產業鏈損失數十億

明星親子真人秀的經,不能念了。(漫畫/王鵬)。

大陸廣電總局出臺『限娃令』,《爸爸去哪兒》等節目停擺 明星親子真人秀的經,不能念了

湖南衛視的《爸爸去哪兒》和浙江衛視的《爸爸回來了》等節目將不再製作播出。這也再次使得輿論的關注點聚焦於『限娃令』。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今(2016)年2月中旬,大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上星綜合頻道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嚴格控制未成年人參與真人秀節目,不得借真人秀節目炒作包裝明星子女,也不得在娛樂訪談、娛樂報導等節目中宣傳炒作明星子女,防止包裝造『星』、一夜成名。頂著這份被稱為史上最嚴『限娃令』的通知,明星親子真人秀的經,真的不再好念了。

焦點
童真不該被綜藝節目消費

自從2013年《爸爸去哪兒》第一季播出後,『星二代』似乎在一夜之間成為真人秀節目的寵兒。但在小小年紀帶來『成名的快感』的背後,也帶來了成長的煩惱。

在專欄作家鴿子醫生看來,大量親子真人秀的共性是,讓孩子在家長的帶領下、節目組的策劃下、導演的指揮下出演,『孩子是節目的賣點,也是觀眾的看點,但童真不該被消費。』

文化評論人張新表示,在收視率的指揮棒下,這類真人秀已經在無形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如侵犯兒童隱私,為了博話題而炒作、製造兒童間的衝突,將兒童行為進行成人化的解讀,缺乏對兒童認知的正確引導等。

在《爸爸去哪兒》中,有一集是爸爸讓孩子護蛋的情景假設,大人們在和孩子交流的時候,要假裝一不小心把這些雞蛋打碎了,然後看孩子們的反應。鴿子醫生直言:『這些最後都在螢幕上呈現,爸爸以謊言和極端的形象來考驗孩子們的承受力和感情,其實非常不利於孩子的心理成長。』

孩子們的過度曝光也讓不少明星父母感到後悔。田亮曾透露,女兒田雨橙在參加了《爸爸去哪兒》後,相較於在課堂學習,更喜歡外出參加活動、商演,這引發了媽媽葉一茜的不滿。田亮目前已經禁止女兒參加一切真人秀活動。

在業內人士看來,從長遠來看,真人秀節目『限娃令』會對綜藝節目起到積極的引導及匡扶作用,也為尚未成年的孩子撐起了一把保護傘。

影響
產業鏈或遭數十億元
人民幣損失

『資本的虛火一旦燒起來之後,停都停不下來。』一位資深製作人這樣評價這幾年明星親子真人秀的火爆。

《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的冠名費是28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第二季獨家冠名費達到3.12億元,超第一季10倍以上,第二季總招商破13億元,第三季總招商破15億元,還未上檔的第4季目前的招商總額也達到了15億元。《爸爸回來了》的商業價值也同樣飆升,第一季冠名費3000萬元,第二季漲到了1.38億元。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按照廣電總局的規定,『星二代』上節目被嚴格控制,若節目調整為普通家庭孩子,且還不能進入黃金檔甚至次黃金檔播出,那節目本身的可看性和市場價值將大打折扣,『光是這兩檔節目的廣告、版權、衍生品等線上線下全產業鏈,就可能遭受數十億元的損失。』

對已經簽下高達15億元招商總額的《爸爸去哪兒4》來說,如何給廣告主一個交代,成為擺在眼前最急迫的問題。湖南衛視一位內部人士表示:『我們正在積極調整節目形態,最後一定會有一個比較妥當的解決方案。』

『星二代』萌娃們的走紅,讓他們的出場費水漲船高。知名博主『長春國貿』曾在微博中透露,從《爸爸去哪兒》走紅的林志穎兒子Kimi的商演價格曾達到每天15萬元,而李湘的女兒王詩齡大約是每天10萬元。一位明星經紀人預計,隨著『限娃令』進一步落實,『星二代』虛高的出場費很快會回落。

應對
調整節目 轉戰網路平台

『星二代』霸屏時代或許真的終結。此前,《爸爸去哪兒》《爸爸回來了》等節目都宣稱在積極調整改版中,加入素人元素,以適應『限娃令』要求,並向廣電總局爭取播出機會和時段。而也有節目轉戰網路平台,比如明星育兒觀察類真人秀《媽媽是超人》,播出平台就由湖南衛視改為芒果TV。

廣電總局新聞宣傳司司長高長力表示,下發《通知》的目的,並不是想簡單地讓節目停播,而是希望研發出更有價值和意義的節目,『其實這份《通知》已經下發兩個多月,就是給大家一個緩衝期。』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周勇直言,在執行上設定一個緩衝期比較合理,尤其是對於已製作或正在播出的節目而言,不以新法追溯既往,既減少電視台的損失,也維護了主管部門的權威。

在文化評論人韓浩月看來,『限娃令』的最大功用是,給打算跟風製作的機構提個醒:此類節目已飽和,且處於快速衰退期,不要再盲目跟進複製了。而不少業內人士的一個共識是,《通知》下發兩個月後,該類節目盲目跟風的勢頭已經得到遏制。有業內人士分析預測,國內親子類節目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向歐美的《超級保姆》等學習,用教育心理方面的專家代替大牌明星和『星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