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蘭芳之子、京劇大師梅葆玖去世 享年82歲

梅葆玖。

京劇表演藝術家、大陸國家一級演員、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之子梅葆玖4月25日上午11時許在北京逝世,享年82歲。

根據新京報報導,據記者瞭解,梅葆玖先生3月30日中午在北京王府井一家餐飲店用餐時突發疾病,隨後送醫搶救。『下午兩點左右,顧客吃飯間隙去廁所,後來暈倒,有家屬說是哮喘。』這家餐飲店一名工作人員介紹,不久後將梅葆玖送醫。

當天下午,記者在北京協和醫院看到,梅葆玖的親友陸續趕到,在搶救室門口等候,醫生不時出來與家屬溝通病情進展,詢問病史。當天下午6時許,梅先生被推出搶救室,送往病房。據瞭解,此前一天,他剛度過82歲生日,當天還受邀在高校開展京劇方面的講座。

梅葆玖是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的第九個孩子,生前為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團長,代表作有《霸王別姬》、《貴妃醉酒》、《穆桂英掛帥》等。2015年,梅葆玖獲第15屆華鼎獎終身成就大獎。


此前梅葆玖暈倒送醫院搶救。

人物
梅葆玖另一面:汽車迷、音樂發燒友和愛貓人士

玖爺老了。膚色依舊白皙,說話依舊和緩而鎮定。但患病後,玖爺身體急遽消瘦。看著玖爺的身影和步履,黃世驤心裡不由得難過。六十年代初的『掛帥』和『西施』,文革十年中的豁達中年人,1982年的『玉堂春』和『生死恨』,但風流總被風吹雨打去。

在北京京劇院退休的黃世驤記憶中,玖爺風流一生,瀟灑不羈一世——年輕時,他在開汽車;文革前他騎著一輛黑鳳頭自行車,後自己加裝了一個馬達,成了摩托自行車。文革結束前,玖爺又騎上了一輛進口大摩托車,後來又換成了高級汽車。

『風流總被風吹雨打去,沃爾沃呀不早來,』年過八旬後,玖爺不能再開汽車,黃世驤遺憾玖爺再也無法親自駕駛高級汽車。


梅葆玖為青年演員做示範。

技術控75歲仍開汽車

如果不是父母希望他繼承梅派藝術,梅葆玖或許會成為一名出色的工程師,或者某跑車俱樂部會員。這是他一輩子的愛好。

梅葆玖自幼研究機械,他喜歡看著圖紙自己製作模型,無線電、遙控飛機模型都做得很好。他最高興的是聽見自己裝的收音機一響那一刻。

梅葆玖會獨立製作出能在留聲機上播放的片子。找不到製作片子的膠片,他就用醫院看病拍的片子替代。在答錄機流行前,他做出的答錄機將父親梅蘭芳留下的珍貴演出資料整理出來。他愛和電有關的一切,也癡迷自行車、摩托、汽車、飛機等。尤其是汽車,他對其性能如數家珍。

1956年,22歲的梅葆玖去徐宅『練功』,恰逢當天是10歲表妹徐佩玲的生日,他就騎上摩托車,帶她『兜風』。『穿著皮鞋,理著分頭,開著大摩托就上了西單,去新華書店,莫斯科餐廳,買小人書、巧克力、點心,給她慶生』。他的侄子徐淳說。

父母健在時,擔心他『捅婁子』(出事),禁止他考駕照。老人離世後,近50歲的梅葆玖去考了駕照,大卡本車,可駕駛卡車。

練車在大興郊區,因為天氣很熱,他光著膀子練。一位老太太看見了,認得他,就問:『昨兒還看見你在電視裡演穆桂英呢,今兒怎麼就光著膀子開車了?』他回答:『昨兒是小媳婦,今兒是大老爺們了!』

直至75歲高齡,他出門還習慣駕駛著一部進口豪華沃爾沃。他還嘗試駕駛一個朋友的私人飛機半個小時,覺得『不過癮』。也遺憾沒能嘗試駕駛波音747。

『我覺得一個人的生活要豐富一些。除業務外,各個門類都要懂,讓生活充實起來。如果說除了京劇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接觸,這樣活著太可惜了。』他說。


梅葆玖。

發燒友兩萬元買電線

愛音響、音樂發燒友,喜歡麥可•傑克森、席琳•狄翁,喜歡吃披薩、喜歡巧克力——梅葆玖自稱為生活中的『小開』(貴公子)。

優渥的家境給了他享受藝術的條件。梅蘭芳從國外訪問歸來,總會帶回大量的西洋音樂,要子女們聽。藝術的薰陶中,梅葆玖自幼接觸了《茶花女》、《蝴蝶夫人》等經典名曲。

在小學同學王志剛的記憶中,梅葆玖能精確到走路時間——他小時候常找梅葆玖玩兒,每次梅葆玖都會精確地計算好從四樓扶梯到大門口的時間,待走到一樓,正好一張唱片播放完畢。

遇到喜歡的對象兒,梅葆玖必定是『出手闊綽』。在美國時,見到售價一根兩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電線,他也毫不猶豫地買下來:『那是一個音箱線,白金抗噪音。』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時,我們從未想過玖爺會擔起梅家這面大旗。』一位與梅葆玖相識多年的故友說,印象中的他很愛玩。

『文革』中,梅葆玖受到牽連,轉到舞工隊做幕後。『京劇團分為演員、伴奏者和舞工隊。其中舞工隊就是做各種雜活。』黃世驤回憶,演員梅葆玖分到舞工隊後,每天早早來到劇團——準備演出道具、擺放演出舞台、拉開帷幕,樂呵呵地和大夥兒打招呼。

不過,看管劇團音響好幾年,梅葆玖調出來的音聲水準卻日益精進了。時代流轉,港臺的鄧麗君、四大天王,歐美的麥可•傑克森、席琳•狄翁等人的唱片成為他的摯愛。如今,在他家中還設置了一間專用音響房,設備豪華先進。


現場演出照。

老鄰居送演出票愛養貓

遍布著四川小吃、蘭州牛肉麵、桂林米粉和外來務工人員的乾麵胡同,一片低矮的四合院,包裹著梅家故居三層青色的小樓。

一出門看見鄰居正在門口支個烤爐烤肉,梅葆玖熱情地打招呼:『烤肉呢!』騎車走在路上,碰到有人認出他要求合影,梅葆玖就跳下車、整整衣衫,很隨和。

隨著年齡增長,梅葆玖不得不放棄駕車的樂趣。常有鄰居看到,穿著一件老式灰色西服的梅葆玖,騎著一輛黃色女式自行車上街——有時取報紙,有時去洗衣店取衣服。

乾麵胡同28號與梅葆玖家一牆之隔。老鄰居張女士還記得孩子讀小學時,有項作業要求取得梅葆玖的簽名。孩子敲門拜訪,梅葆玖送給了孩子一張自己的簽名唱片,並贈言鼓勵。

同樣居住在28號的安女士,胳膊摔傷了,梅先生得知後來探望。平時,無論過大節還是小節,梅先生總是會叫人給她送些禮物。一有演出,也總會讓人給她送票。『長安大劇院演出的門票800元一張,他都提前叫人給我送來。』她說,梅先生平易近人,從未有過一點架子。

負責給梅葆玖說戲的二叔徐元珊1992年去世後,他每年都到二嬸家拜年、吃年菜,24年來不曾間斷。去(2015)年中秋節,剛從法國回來倒時差的他沒能去拜節,還特意讓徒弟送了果子去。

『師父在生活中是一個樂呵呵的小老頭,他從來不會跟徒弟們擺架子。平時去師父家,他都會把小餅乾、巧克力等零食拿給我吃。』他的弟子胡桐說,梅葆玖很喜歡小動物,尤其是愛貓。

對此,徐淳也記憶深刻。他有次去梅葆玖家裡正吃飯,『六七隻貓圍著,突然有一隻黑色的跳上了飯桌。』他嚇了一跳,梅葆玖覺察到後,輕輕摸了一下那隻貓,笑著向他介紹『這是小黑。』

大師幼子望年輕人喜歡京劇

梅家斜對面的世界歷史出版社門衛還珍藏著和梅葆玖的合影。照片中,80歲的老人穿著黑色西服、頭髮文絲不亂,面容白皙、眼角身口、微薄的嘴唇,和已故的梅蘭芳先生及其神似。

這位一代梨園大師梅蘭芳的幼子,眉宇間還依稀可見父親的儒雅氣質,說話溫潤、緩慢,平易近人。作為梅蘭芳的第九個孩子,梅家的標籤成為梅葆玖最重要的人生切面。作為梅家在世唯一活躍在梨園界的孩子,梅葆玖努力扛起梅家這面樹起了百年的旗幟。

時代發展,傳統戲種沒落,讓年輕人接受古老的戲曲成為梅葆玖常思考的問題。一方面,他豁達面對時代的選擇,努力讓京劇靠近時代步伐。

一次和唱片公司合作、跨界流行樂壇,錄製《貴妃醉酒》、《太真外傳》等唱片,外界有不少物議。但梅葆玖仍堅持有保留地革新:『像《太真外傳》這些唱腔裡最傳統的東西,我原封不動。』

早在1928年,梅蘭芳已經用一個玩具馬達讓兔子在舞台上動起來。梅葆玖也努力將技術融入傳統戲劇。他打算用新媒體技術,讓父親重新『活』過來,唱最古老的戲曲。發現孩子們喜歡看動漫,在2012年兩會時,他提出以動漫作為手段,讓《霸王別姬》、《牡丹亭》等傳統劇目以動漫的形式呈現。

『我的想法是,把戲曲內容以及好的劇目,透過動漫的形式表達出來,讓幼兒、小學生甚至中學生都喜歡,』如今,夙願未嘗,斯人已逝。

人聲寂靜時,鄰居與路人,再也聽不見京韻聲聲。


梅葆玖。

生平
10歲開始學藝,13歲正式登臺演出

10歲開始學藝,13歲正式登臺演出《玉堂春》、《四郎探母》等劇,是梅派領軍人物,深得其父在藝術上的教誨和指導。18歲開始與其父同台演出。他致力於梅派藝術的傳承和發展,就梅派藝術的弘揚來講,梅葆玖的影響力不言而喻,甚至對當今的京劇界來說也是舉足輕重。

梅葆玖嗓音甜美圓潤,唱念字真韻美,表演端莊大方,扮相、演唱都近似其父。藝業精湛,基礎紮實,在青衣、花衫、刀馬旦、昆曲等諸行當技藝方面,均有較高造詣。

梅葆玖培養了李勝素、董圓圓、張晶、張馨月、田慧、譚娜、尚偉等梅派後學。其中,胡文閣是其唯一的男旦弟子,而立之年投入梅派門下,苦學技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