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日本人最愛AV片終極原因揭曉 論據相當嚴肅

日本AV。

『色情』一詞是什麼時候傳入日本的呢?我們知道其詞根來自於希臘時代諷刺娼妓的塗鴉,所以該詞的出現肯定是在西元前。

根據觀察者網報導,在日本,這個詞卻並沒有那麼久遠。儘管難以確定具體時間,但大概在1970到1971年,『色情』一詞才為日本平民廣泛認知。為了考證這個詞是隨什麼東西進來的,必須發掘一下當時的社會背景。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50年代,戰後政治體制確立,西方國家進入了穩定時期。與此同時,世界各地的文學和電影都在試圖表達自由主義。從50年代開始,在歐洲,圍繞著『淫穢表現』這個問題,意見相左的人們在法庭上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到60年代末,歐洲出現了認可『性表現自由』的判決。1967年丹麥色情電影解禁,以此為開端,1969年是挪威,其後是西德、法國等西歐各國,都陸續解禁了色情電影。解禁國家隨即製作了很多裸體電影,面向全世界銷售。在一些北歐小國,色情電影是重要的出口商品。

60年代前半期,以性為主題的低成本電影,即所謂『粉紅映畫』的成人電影在日本開始流行。第一部作品就是1962年公映的《肉體市場》(富士映畫,小林悟導演),而真正把『粉紅映畫』帶入興盛期的,是黑澤明電影的製片人本木莊二郎和天才新銳導演若松孝二在1963年以後拍攝的作品。

不過,在這一時期,日本製作的『性』電影還是沒有被稱為『色情片』。當時『色情』一詞尚未普及,人們除了稱這種電影為『粉片』之外,還有更露骨的『黃片』、『裸片』等稱謂。

粉紅映畫(裸體電影)向來是由小製片公司唱獨角戲,而1968年東映的《德川女系圖》(石井輝男導演)則是大型電影公司推出的首部此類作品。這個時間恰好和歐洲各國色情片解禁的時間重合。

日本幾乎不曾報導過歐洲色情電影解禁的新聞,所以我們很難斷定日本電影界是否受到了歐洲的影響。不過,東映對裸體電影的涉足卻極大地影響了日本其他大電影公司,大映、日活、松竹等也開始了裸體電影的攝製,整個日本電影界都沉浸在這種『無恥的熱潮』裡。然而,這一時期仍舊沒有使用『色情片』這一稱謂。

到了1971年,『色情』、『色情片』之類的詞突然流行起來。該詞產生的契機在1967年10月,美國下議院設立了『淫穢色情對策諮詢委員會(Commission on Obscenity and Pornography)』。當時美國的天主教派社團對雜誌、戲劇、電影中裸體場面的泛濫感到憤慨,下議院在政治壓力下,成立了這個委員會。它『由19位委員和20名工作人員組成,計劃用兩年時間,花費200萬美元,針對所有色情電影的實際情況及其社會影響進行科學考查,並且在社會科學實驗的基礎上,進一步預測全面解禁色情電影對社會可能形成的衝擊』。

1970年9月,該委員會提交了調查結果。報告書長達700頁,明確指出『成年人閱讀、獲取、觀賞自己喜歡的東西是完全自由的,政府干預這種自由缺乏正當的理由』。儘管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並不認可這份報告,表現出了強烈的抵觸情緒,但這份報告的出爐實際上帶動了美國色情電影的解禁。後來美國性解放的進程加快,《深喉》(Deep Throat)、《綠門之後》(Behind the Green Door)等電影作品中的『硬性色情』鏡頭更是對色情片的解禁產生了決定性的推動作用。

美國色情電影解禁的新聞很快傳到了日本。《中央公論》雜誌1971年5月號(4月上市)刊載了林宗宏關於『淫穢色情對策諮詢委員會』的評述文章。

1971年3月,西德電影《癡迷》(古爾德·那哈曼導演,NCC發行)公映,電影以『色欲迷情(Porno&Eros)』為副標題,在宣傳上採用了『這是色情電影』的惹火語句,取得了轟動效果。

1971年7月,東映的裸體女優池玲子第一次出鏡,男性雜誌用了『大型色情女優』的宣傳語。結果,到下半年,男性雜誌就開始頻繁使用『色情』這個詞了。日活曾經是日本電影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後來因經營萎靡,電影攝製業務陷入了絕境。就在這一年秋季,該公司靈機一動,宣布將成人電影作為新的發展方向,其成人電影路線的品牌就是『日活Roman Porno』(日活色情故事)。『色情』一詞由此在日本站穩腳跟。

色情電影泛濫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電視的普及。具體到日本,1957年全國有43家電視台,電視的銷售數量突破了200萬台。隨著電視的普及,影像娛樂進入家庭,大眾開始疏遠電影院。1958年日本的電影院有11億人次入場,到1966年大幅下降為3億4000萬人次。

面對如此低迷的慘狀,電影界只能盡可能多地編排電視無法播放的女性裸體或暴力場面,用面向成人的激進作品去和電視台對抗。另外,電視之所以能在上世紀50年代末確立優勢地位,無疑是因為電視播放技術的大幅進步。尤其應該注意的是,這一時期VTR技術正在迅速發展。

電視節目播放之初,採用的都是直播方式。像美國那種存在著好幾個小時時差的國家,例如午間新聞,必須根據不同地區的時差播放。在影像錄製技術尚未誕生的時候,基本都是依靠主持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重複勞動來實現這一點;而改變這種低效率狀態的辦法,就是加快VTR(Video Tape Recorder)技術的研發。

美國在50年代初就已經開始研發VTR技術,不過直到1956年Ampex公司推出四磁頭VTR(使用2英寸寬磁帶),這種技術才實現實用化。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在1957年率先使用VTR系統設備,1958年日本的NHK、TBS、大阪TV等引進了這套設備。與此同時,日本的電機生產商也開始研發VTR。有意思的是,電影產業在這一時期步入衰退期。也就是說,VTR技術的發展從根本上帶動了電視節目的進步,而電影這種形式則出現了『退潮』現象。

從70年代開始,VTR設備的開發都是由日本來唱獨角戲,最後是幾家日本公司占領了國際市場。日本在VTR開發領域獨占鰲頭的時期,恰好和色情電影的流行熱潮重疊。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錄影機身負記錄大眾最渴望的影像的使命。在色情電影大行其道的時代,嶄新的影像傳媒當然會將色情內容囊括進去,而日本人又近水樓台,對層出不窮的新型VTR設備唾手可得。色情電影的流行和VTR的開發幾乎同步,這一點對後來AV熱潮的到來具有重大意義。

1969年11月,索尼獨特的『U型』盒式放映機試製成功。翌年12月,索尼、松下和VICTOR三家公司公布了0.75英寸盒式放映機的統一規格——U規格,徹底解決了開放式磁帶在裝填時的麻煩,對VTR設備進入普通家庭產生了劃時代的意義。

不過,在銷售初期,『U規格』卻有一種題材備受歡迎,那就是面向成年人的、後來被統稱為『色情錄影』的產品。在這些影像軟體公司中,唯有做『黃帶』的賺了個盆滿缽滿。買家主要是情人旅館之類的地方,時至今日仍舊暢銷的錄影帶百分之九十都是這類東西。

要說錄影時代真正到來,則要等到五年以後。1975年,索尼推出使用0.5英寸盒式錄影帶的錄影機『Betamax』,1976年VICTOR和松下也相繼推出了『VHS』。在其他題材的產品陸續衰退的過程中,『色情錄影』的生產體系和銷售渠道卻都得到了培育。毫無疑問,這一時期對80年代以後AV的發展至關重要。

只不過,命中注定,在80年代錄影機流行之前,『色情錄影』還必須經受嚴酷的考驗。1972年,這種考驗到來了。在上世紀70年代初期,『色情錄影』的需求方並不是家庭,而是情人旅館(汽車旅館)。

這一時期可以說是經濟高速增長的頂峰,不下車就可以完成入住手續的汽車旅館以及設計新穎的情人旅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有資料顯示,1974年全國新建的酒店和旅館為4600家,其中汽車旅館和情人旅館超過4000家。新開張的情人旅館為了吸引客人,手中的法寶正是『U規格』的VTR設備。而供每對客人消遣的『商品』,正是轉成盒式帶的『色情錄影』。

當時,擁有色情錄影製作能力的公司屈指可數,它們都是從60年代就開始從事成人電影攝製的大型電影公司。日活在1970年3月設立VTR室,東映也於1970年7月成立了東映VIDEO株式會社。與此同時,外國電影的發行代理『Herald映畫』和外國桃色電影的發行代理『Million映畫』合並成『日本Bicotte』,也成立了錄影公司。這三家公司堪稱70年代的『色情錄影三巨頭』。

但正如前面所說,放映機銷售低迷,軟體(錄影帶)也賣得好不到哪兒去。三家公司起初都是將本公司的普通電影轉成錄影帶出售,經過調查研究,最後總算抓住了色情作品這根救命稻草。東映擁有製作『30分鐘成人作品』的業績,積攢了一些放映機拍攝的八釐米膠片素材,此時把這些素材都轉成了錄影帶。而日活則棋慢一招,尚未完成『色情故事片專業戶』的業務轉型,旗下缺乏擅長表現裸體或性愛場面的人才(該公司1968年籌劃的裸體時代劇《女浮世風呂》在性愛場面上費力不討好,以致最後不得不將業務外包給粉紅電影老字號『大藏映畫』)。

日活把攝製工作外包給了粉紅電影的製作者,而承包商中的一位就是後來拍攝『紀實·自慰』系列的代代木忠(當時是主要策劃人)。

在那一時期,代代木忠使用的並不是攝影機,而是16釐米膠片。那時攜帶型攝影機尚未普及,人們只有一個想法,即依靠大型座機邊切換畫面邊進行拍攝。與此相對照,粉紅電影製作者運用16釐米攜帶型(膠片)攝影機進行的拍攝靈活機動,好處很多。盡管如此,日活撥給代代木的製作經費也顯得杯水車薪。

據代代木說,日活的色情錄影製作開始於1971年8月,每個月向兩家獨立製作者訂購四部。只要看一下日活用於錄影製作的膠片,就會覺得實在是粗劣不堪。還有,當你說『我能拍得更好』時,他們就說『那你給我們拍吧』。可是從商業角度講,這種買賣很不劃算。一部片子的製作費用總得要65萬到70萬日元,演員都是色情電影的專業演員,一天下來得給15000日元才有人幹。拍攝時間要兩三天,用四五個人。還有燈光兩人,攝影三人,把這些單幹戶請來,人工費用就要30萬左右。所以,根本沒法雇人寫劇本,也沒法請導演。最後拍出來的作品,兩部能賣140萬到150萬日元,就是說,兩部合在一起也不過是十來萬的利潤。

能在如此捉襟見肘的預算下承擔影像製作的,恐怕只有那些號稱作品值300萬日元、卻又不得不在惡劣環境裡忍氣吞聲的粉紅電影製作者了。

日本楓紅電影巨匠向井寬(獨立製片人)承攬日本Bicotte和東映VIDEO的業務時,起用了在日本居住的外國女模特或外國遊客,使用16釐米膠片製作錄影帶專用的『日產外國粉紅電影』。另外,當時的盒式錄影帶只能收錄30分鐘內容,為便於壓縮,他有意識地把面向劇場公映的60分鐘的粉紅電影分成前後兩輯,分別拍攝。

同樣,為了降低成本,代代木忠的辦法是運用紀錄片風格,最大限度地壓縮劇本,減少台詞,鼓勵即興表演。在80年代的AV製作中,獨立製片人這種令人欽佩的創意以及對工作效率的不懈追求,都淋漓盡致地發揮了出來。

可是不知為什麼,代代木紀錄片風格的錄影卻刺激了當局。1972年1月10日,德島縣池田警察署以涉嫌散布淫穢圖畫逮捕了高松市的音像出租業者,《星期二的狂歡》和《世界派對》兩部錄影帶被曝光。這兩種錄影帶都是代代木操盤的日活作品。池田警署還進一步搜查了位於大阪的日活關西分公司,搜走了《藍色公寓》和《色情·醫療顧問》這兩部作品(近代映射製作)。

池田警署發起行動的起因,是接到了舉報,『轄區內的情人旅館裡發現了下流錄影』。警察並不知道錄影是用與粉紅電影相同的程式製作出來的東西,以為是無碼的黃色電影,於是開始追究。在這個事件中,警方『搶跑』的嫌疑很大,可他們畢竟還有一個冠冕堂皇的旗號,那就是抑制『色情錄影』的勢頭。德島縣警提出的主要指控就是,這些錄影『幾乎沒有故事情節,是僅僅為了展示露骨場面而製作的電影』。而對於日活方面『情人旅館是私密空間,用途不過是為了個人觀賞,不屬於公開陳列』的辯解,警方也給予了嚴厲的駁斥——『就算是情人旅館,但在阿波舞大會的時候普通遊客也會入住。』

涉案的代代木也發表聲明,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運用(拍攝)技巧使本沒有性交的場面看上去就好像在性交一樣,從某種角度講,我們做的和電影院裡上演的35釐米的東西沒什麼不一樣。女主角又都是用胸貼的……(受到追查的)這個只是因為全景鏡頭太長了吧?或許就是這個原因……。

『德島錄影』案發19天以後,1月29日,這次是『日活Roman Porno』遭到了警視廳的調查。它被視為日本色情表現的分水嶺,是十分重要的事件。

『日活Roman Porno』第一部在前一年(1971年)的11月20日首映,影片是全彩色畫面,十分完美。女優團隊演技高超,觀眾讚不絕口。因為這次成功,瀕臨倒閉的日活竟然起死回生。大型電影公司轉拍成人電影,不但使『色情』這種表現手法進一步滲透到更多的平民之中,同時也使人們期待日本能夠繼歐美之後解禁色情電影。

1971年,在『日活Roman Porno』第一部尚未公映的時候,警視廳就到公布了電影劇照的雜誌社調查情況,實際上是在打預防針。面對電影評論家『這是審查行為』的批評,警視廳這樣回應:『就算時代再發展,只要觸犯了刑法,警方絕不姑息。』

色情故事片的涉案將人們對日本解禁色情電影的希望一掃而光,而後映畫倫理管理委員會(映倫)也被捲了進去。經過了前後長達九年的法庭辯論,1980年8月1日,『日活色情案判決』下達,九名被告終於被判無罪。

不過,映倫為了預防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早在公開宣判前的5月,就開始著手修改強化審查標準(即避免直接表現全裸和性行為,抑制聲音效果及身體動作的描寫,注意排洩、肉體虐待等描寫不要引起自卑感等等)。

映倫的強化規範措施使觀眾的願望幻滅了嗎?沒有!事實證明,該事件反而起到了宣傳作用,為『日活Roman Porno』增加了觀眾。歐美因為70年代初期的解禁,色情電影市場不斷擴大,但是在日本,毋寧說是強化管制引起了人們對於色情電影認知和興趣的提升,這才是觀眾增加的主要原因。在影像的世界裡,同樣會出現『逆反現象』——官方越是打壓,民眾就越是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