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92歲的女藝術家 創造出世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穆尼爾在作品展覽現場。

2016年BBC對世界100位傑出女性進行報導,穆尼爾就是其中的一位。讓她聞名世界的,是她將自己的感受用幾何形狀進行表達,同時將伊朗傳統圖案與西方抽象主義相結合,創作了一件件充滿想像力的藝術品。

流亡生涯:兩次故土難歸,漂泊30載

根據騰訊時尚網報導,二戰期間離開了家,一直在紐約流亡。在20歲出頭時她在帕森斯學院和康乃爾大學學習藝術和時尚插畫。師從米爾頓艾弗,上學期間有些作品已經在1958年威尼斯雙年展上獲得了金牌。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穆尼爾在上學期間製作的『七邊星』。

穆尼爾在美國期間:路易士•奈維爾森、傑克遜•波洛克、德庫寧、瓊•米切爾以及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的內策展圈子裡的人熟絡起來,並與過安迪•沃霍爾共事。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二十年後,因為穆尼爾的丈夫身份視為伊斯蘭革命的敵人因此第二次被放逐。在她的丈夫去世後,重回伊朗首都德黑蘭開始她的職業生涯的一個新篇章。

故土淵源:感受家的張力與故事

參觀伊朗當地清真寺時她有個頓悟:並認為伊朗文明傳承是由有著濃重宗教氣息的清真寺所構建的,比如:鏡像六邊形的結晶天花板、馬賽克的雕塑等。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伊朗的老式市場其中蘊含了無限神奇的東方符號。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在伊朗傳統建築中提取的紋樣與元素精華。

如果說是沙粒組成了沙漠,那麼對於古老的伊斯蘭文化則是由傳統的元素與符號沉澱下來的。

1966年,穆尼爾在參觀伊朗查拉庫聖廟時,她看著那高高的天花板、穹頂和精美絕倫的玻璃馬賽克,發現那簡直就是活生生的劇院:穿著各種式樣衣服的人們進進出出,祈禱、哭泣,而所有這些都從屋頂鏡子反射出來。

太美麗、太壯觀,就像是建築與人心連成一片,祈禱與神性在聖廟中不再是神話。看到此景穆尼爾決心做出像這樣的東西,做出『真正』能掛在人們家裡的東西。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伊朗查庫拉庫聖廟。

你追求就是你:在鏡中看到別人,也看到自己

自從16世紀開始,伊朗聖祠裡面就用玻璃馬賽克來裝飾。當她創作時,所有這些都在她心中與政治、文化融為一體。

她從這些圖形中吸取了一些東西,所有的一切都是關於想像。她說:『我試著創造新的東西,不自我重複,不斷激發自己的能力。』而這些可以透過她的生活工作一切清晰可辨…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穆尼爾前期作品。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工作室內有她的家庭和工作的照片,詩歌,書籍而這些都根植與思維中成為藝術創作的主幹。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書桌上的創意草稿。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鏡面與鏡面的關係,元素地構成與朝向每一種想法都是經過推敲和考量的。

幾何圖形有無限的可能性,是穆尼爾藝術創造的基礎。在後期她用幾何將極簡主義和抽象表現主義完美詮釋。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構成美學的完美呈現。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草稿小樣。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工藝製作。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呈現。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圖案與符號讓人隨時可以感覺到神秘的力量。

近日,一場名為『無限可能性』的綜合性展覽正在美國古根漢姆博物館進行,展品來自穆尼爾1974年到2014年的作品。展覽中你可以辨認出包括古老的幾何美學和伊朗各個時代的裝飾傳統。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她用很老的技術總是面向對未來的憧憬。

92歲的女藝術家,創造出世界上最美的幾何玻璃
幾何宇宙。

在華麗的作品背後,是種冒險的生活,透支身體的工作,對政治與傳統的敏感度。今(2016)年92歲的穆尼爾說:『人們可以用這些還沒有被藝術家發現的形狀,創造出許多不同的設計。我只接觸了幾何學很小的一部分,只透過雕刻和繪畫探索其可能性。對於年青的一代來說,還有很多未知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