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夫妻賣深圳小屋 回武漢買4套房

資料圖。

夫妻倆都是名校研究生,在深圳有著體面的工作,有房有車有兒有女,白領小魚兒夫婦還是選擇了賣房、舉家離開深圳,回到1000公里外的江城武漢,開始另一種生活。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去(2015)年以來,深圳房價飆升,一夜之間深圳不知道成就了多少千萬富翁。當然,這些富翁的財富大多集中在不動產——房產上面。賣房套現,為自己減壓,去配套一點也不差的二線省會城市,開始新的人生。也許不少人想過這樣的生活,但真的要付諸行動,離開深圳,你願意嗎?

房子變現後『躺著』賺錢

春節前,梁女士開始處理深圳南山區的房子,現在已經完成出售。這套房僅60平方公尺,購買於2003年。梁女士並不願意透露這套深圳房子賣了多少錢。

現在梁女士一家三口已經搬到中山,新家在中山北站附近,面積200平方公尺。按梁女士買房時的市場價估算,這套大宅子總價約120萬元左右(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拿著深圳房子變現的那筆錢,即便全款付完中山這套房子後,梁女士夫婦手中都還能剩下200多萬元現金,光放在銀行吃利息,『躺著』就能月入接近1萬元。『單是利息就夠我們一家生活。』梁女士說。他們接下來會利用這200多萬元尋找合適的投資專案。

梁女士表示喜歡中山的生活,『我和丈夫都剛滿40歲,在深圳也是打份工而已。好在多年以前買了房子,才能趁著深圳樓市暴漲變現後在中山過上輕鬆的生活。』『深茂鐵路通車後,從我家到深圳市中心也就40分鐘,多年來在深圳積累下來的人脈不會斷。』梁女士有自己的打算。

家庭年入60餘萬
學位房仍不可及
二孩來了要換房

小魚兒和老公高先生都是湖北人,兩口子一個是複旦碩士、一個是武大碩士。時光回溯到一年多以前,高先生還是深圳一家證券公司的金融分析師,每天穿著亞曼尼的工作制服出入福田CBD的高檔寫字樓,一年稅後收入50萬元沒問題。

工作多年的小魚兒也在媒體領域如魚得水,每個月稅後也能穩收萬把塊,工作還非常自由。除了薪資外,兩口子每年靠投資還有筆不錯的收益。兩口子在福田蓮花山下的某小區裡有一套小兩房,家裡還有一輛二十萬元的小車,可謂是過著白領精英的富足生活。

離開深圳的想法是從二孩寶寶的到來開始。高先生是獨生子,早就符合二胎條件。夫婦倆首先生了個閨女,去年4月,家裡的二胎寶寶呱呱落地,終於湊成了一個『好』字。但夫婦倆馬上就面臨一個現實問題,家裡房子太小不夠住,必須換房。

買不起的學位房

家裡有2個孩子加老人,至少要個四房!而高先生是個心氣兒挺高的主,不願意孩子輸在起點,心中想著的還一直是福田中心區的學位房。『其實早兩年前,我們就在關注香蜜湖、景田片區的學位房了,當時看了不少市場價600萬至800萬元的房子,學位和戶型都還不錯,我們兩口子賣掉現在住的房子付個首付,奮鬥一下還是有希望的。但去年3月以後,深圳房價飆升,不少房子價格「嗖嗖」往上漲,眼看著這些房子價格一下子漲到1000萬、1500萬元,根本想都不敢想了!』小魚兒說。

除了眼看著學位房一下子變得可望而不可及,讓小魚兒始料不及的是,小孩上個幼稚園都很難。小魚兒家的閨女去年3歲,四五月份就開始找幼稚園。小魚兒自家小區附近有個公立的彩田幼稚園,光彩田村的幼兒就夠多了,壓根就沒指望能報上名。本以為自己是業主,自家小區裡面的幼稚園應該很好報名吧,結果,小區幼稚園去年只招幾十名幼兒,卻有兩三百名幼兒報名。

想著孩子上個幼稚園都要早早報名排隊,還是個最普通的幼稚園……小魚兒夫婦覺得有點氣餒。就在這時,高先生萌生了舉家回歸武漢的想法——夫婦倆都是湖北人,不少親戚朋友都在武漢,小魚兒本科和研究生還都是在武漢上的,回武漢發展有資源有人脈,不失為一條好的去處。

深圳一套房換武漢四套房

高先生是個行動力很強的人。一旦萌生了想法,就付諸行動。去年6月,高先生在網上投遞了簡歷,憑著深圳多年的工作經驗和名校學歷傍身,他很快就在武漢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薪資比深圳少一點點,但是發展前途很不錯,對方單位還給了個小的領導職位。

工作敲定後,高先生在武漢名校扎堆的武昌水果湖路段租好了房子,將妻子和孩子們都接到了武漢。高先生之所以動作迅速,是為了閨女趕上當地的幼稚園報名。如夫婦倆所願,沒費很大周折,閨女就報讀上了租住地附近的一家省級機關幼稚園。『保教費一個月才600元,生活費20元一天,學校非常好,保教費也比深圳便宜多了……』高先生對自己的選擇非常滿意。

自從下定決心回武漢發展,高先生一邊在武漢看房、一邊將深圳的房產在仲介放盤出售。最終,深圳的房子賣了400來萬元。高先生用這筆錢加上多年的積蓄,於去年10至11月在武漢買了4套房。『4套房子都有學位,其中3套位於漢口金融中心,還有1套是華科附近光谷一小的學位房。』小魚兒說。記者留意到,至2015年年末,武漢一手住宅均價約為9000元,而深圳早破了4萬元大關。

現在終於『敢花錢』了

對於離開深圳,小魚兒一度是抵觸的。但是,從去年年中離開、到現在在武漢生活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小魚兒認為自己已經開始了不一樣的人生。

『首先是敢花錢了!雖然現在掙得還沒深圳多,但是在深圳的生活一直感覺是負重前行的,有錢也不敢花!因為房子很貴、物價很高,總擔心萬一失業該怎麼辦?』小魚兒發現自己家庭每個月的伙食開支從3000餘元降到了2000多元,主要是因為物價便宜了。

『其次是再也不用想房子,不用窮極一生為孩子買學位房了,頓時感覺生活沒壓力了!』小魚兒認為,作為湖北省會、華中核心城市,武漢有很多不錯的高校,中小學教育資源更是豐富,省級學校扎堆,而醫療資源也很豐富,這是她能留下來的一大原因。

觀察:有人在離開
更多的人還在來

『逃離』北上廣、『逃離』深圳……『逃離』如今是個火到被濫用的詞。『逃:táo 為躲避不利於自己的環境或事物而離開;離:lí 相距,隔開距離』。小魚兒堅持不認為自己家庭的個例適用『逃離』這個詞,而深圳這個城市本身沒有讓其逃開的理由。『我只是像「孟母」一樣,為了孩子的教育擇地而棲。』

小魚兒骨子裡最為熱愛的城市還是深圳。這是一個相對公平、年輕人可以靠一己之力、播撒熱情與汗水、收獲激情與成果的城市。在這裡,夫婦倆收獲了愛情、家業,收獲了人生第一桶金。也是因為來到這裡,回到武漢後,才有了更高的起點。『在當地找工作,聽說是深圳回來的,都會高看一眼。』

不斷有人離開,但有更多的人選擇來到深圳。根據廣東統計局官方公開資料,截至2015年年底,廣東常住人口為10849萬人,人口總量比上年末淨增125萬人,增長1.17%,增幅比上年提高0.42個百分點。人口城鎮化繼續穩步推進,常住人口繼續向珠三角特大城市聚集,其中深圳人口數量增加最多。去年廣州、深圳兩個超級大城市的人口數量分別比上年淨增42.06萬人和59.98萬人,兩市常住人口增幅占同期珠三角常住人口增量的9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