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美軍供養神秘部隊 驚天專案你能猜到幾個?

「九頭蛇」。

長期以來,美軍一直私下供養著一個神秘研究組織——DARPA(美國國防先進研究計劃局),負責研發美國軍事用途的高新科技。這一機構進行了不少先進技術的開發,其中有一些還對整個人類社會產生了重要影響。

根據北京晚報報導,但同時,該機構也有很多專案由於過度異想天開而被詬病。今天就讓我們揭開這一神秘機構的面紗,點數一下它的成敗得失和背後的深刻內涵。在DARPA的資助下,TRANSIT導航衛星啟動。

為世界知曉的成功
NO1
網路『創世紀』
最初目的:為核大戰通訊需要

DARPA是美軍1958年為應對蘇聯的技術挑戰成立的,其最具影響力的專案,要數透過阿帕網的研究奠定了國際網路的技術基礎。

阿帕網也被稱為網路始祖。DARPA一開始對阿帕網的研究主要是為了核大戰時通訊的需要。但是DARPA的可貴之處在於,沒有沉浸在所謂的崇高使命中戰戰兢兢,而是開展了對電腦科學和分散式網路的研究。

特別是20世紀60年代DARPA的幾任領導,都建立了寬鬆自由的研究環境,並真心誠意邀請有志於電腦科學研究的頂級專家『共同創業』。雖然這個最早的阿帕網顯得非常原始,傳輸速度也慢得讓人難以接受。但阿帕網四個節點及其鏈結,已經具備網路的基本形態和功能。所以阿帕網的誕生通常被認為是網路傳播的『創世紀』。

NO2
為GPS立功勛
軍事領域:為數以千計的戰艦導航

除了網路,DARPA還有一些成功的項目值得說道。首先要說的是GPS。現在世界汽車保有量這麼多,除了經濟發展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司機不用認路了。正是車載衛星導航的存在,讓很多『路癡』也敢於手握方向盤瀟灑走一回。

就在蘇聯發射第一顆衛星震動美國上下之際,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兩位教授,透過對蘇聯衛星的研究和觀測,得出了一個重要結論:利用多普勒效應,使用衛星進行導航是完全可行的。

在DARPA的資助下,1958年啟動了TRANSIT衛星專案,並於1959年至1960年首次組建了一個試驗性雙星導航系統。

從1967年至1990年,TRANSIT導航衛星為數以千計的戰艦提供了重要的導航服務。直到1996年,TRANSIT導航衛星才徹底終止了服務,被GPS所取代。

NO3
『隱形』概念震江湖
拉開差距:成為劃分代差的顯著標準

前面兩個專案,雖然和軍事國防有些關係,但更嚴格看來,輔助和支撐的作用更大一些。但DARPA有一個專案,可是與作戰直接相關的,這就是『隱形』戰機。

20世紀70年代,美國及北約發現,在和華約可能的戰爭中,西方當時的常規戰機可能會遭受極為嚴重的損失。由此,DARPA開始了隱形(低可探測性)戰機的研究。

在DARPA的隱形戰機專案牽引之下,洛克希德公司的臭鼬工廠最終開發出世界上第一種隱形戰機F-117。由於隱形戰機對於雷達、防空導彈的不對稱優勢,使得隱形這一概念不但發揚光大,而且成為第五代戰機的最典型標準。

在第五代戰機中,可以沒有眼花繚亂的機動,甚至可以沒有高度複雜的電子設備,但肯定有一個隱形或者看上去隱形的外形,否則自己都不敢以『五代機』自居。

應該說隱形這一概念,是美國利用DARPA來拉開與其他國家軍事差距的典型例證。隱形戰機的出現,等於畫了一條線——那些非隱形的戰機,無論是在戰場上還是在軍火市場上,其價值都在迅速縮水。

失敗背後的天才想像
無人機航母『九頭蛇』

DARPA除了成功的專案,還有很多荒誕甚至最終失敗的專案。DARPA在2013年公布了以希臘神話中的九頭蛇命名的『九頭蛇』專案,號稱可以同時搭載水下及空中無人機,建立能夠在公海部署超過幾周甚至數月的水下戰鬥網路。

『機械戰象』叢林走

DARPA1966年委託了一項研究,目的是『研發一種極大提升在複雜地形條件下、跨國境運輸貨物與人員能力的地面運輸工具』。

『機械戰象』曾經的設想是可以穿越山區,沿著狹窄蜿蜒的叢林小徑以及陡峭的山坡運送人員貨物,同時也可以穿越沼澤、小溪甚至河流。

乘『飛行悍馬』不堵車

2010年,DARPA推出了新的運輸部隊概念。根據DARPA的初步報告,飛行悍馬能夠一次運載4名士兵,還可以避免許多威脅——比如堵車。車輛將不再局限於地形,也就不再容易預測部隊的方向。同時地雷和伏擊也不再會對車輛造成威脅,可以讓士兵從不同方向接近目標。

超能力折磨蘇聯領導人

20世紀70年代,DARPA委託蘭德公司評估『美國與蘇聯在超自然現象方面科學與技術研究活動的實質性差異』。換句話說,DARPA開始插手『精神力研究』。DARPA花了幾百萬美元,試圖識別並招聘有心靈感應的人來進行遠端間諜活動,可以透過折湯勺來折磨克里姆林宮裡的蘇聯領導人。

伽馬炸彈花費3000萬

DARPA曾花費了3000萬美元試圖打造前所未有的鉿炸彈——伽馬射線彈。它的理論創造者、來自得克薩斯州的物理學教授卡爾•柯林斯宣稱,從X射線機中檢測到了鉿-178的伽馬射線發射。

掌上型聚變堆

DARPA的2009年財政預算中出現了一個神秘的300萬美元專案,而我們僅僅知道的是,DARPA可能在製造一個微型核聚變反應堆晶片。晶片的積體電路提供了精確的微制動器,產生的高電場可以被維持在適當的功率。此外,熱隔離技術可以生產高效率的電源轉換器,讓晶片可以自我維持。

合成脊髓灰質炎病毒

在20世紀90年代,對生化武器的擔憂促使DARPA啟動了『非常規病原體對策計劃』,旨在保護士兵。不過,DARPA可沒告訴大眾其中一個『非常規』專案是花費30萬美元資助3個科學家,合成脊髓灰質炎病毒。

為何這些失敗專案才是DARPA核心

這些失敗專案看上去有些不切實際?沒錯。但是在DARPA看來,只有這些失敗的專案,才證明其存在的必要性。

美國學者認為,軍事技術的變化可以歸結為3種類型:

首先是現有技術的持續改進。例如美軍F-15戰鬥機,由C/D型發展到E型攻擊機,現在又出現了F-15S『沉默鷹』的准隱身型號,這些都叫『改進』。

第二種類型是根據今天已經成熟的科技,打造未來的武器系統。例如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研發的電磁炮,就是典型例証。雖然電磁炮還是未來的裝備,但是從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公佈的圖片和影片來看,這種電磁炮已經基本成型,只是等待最後與艦艇的『實裝』。

第三種則是重大的技術創新,能夠取代現有的被證明最成功的武器裝備。這才是DARPA的研究方向。這種能夠產生巨大技術代差的創新,往往是不能預設『條條框框』的。看看上面我們說到的這些DARPA的失敗專案,設想一下,如果他們能夠獲得成功,每一個都將是未來戰場上的新霸主。正是由於『想像力』的爆棚,才讓DARPA成為代表美軍科技創新的『典型』,進而成為各國軍事科技學習研究的樣本。

走進DARPA衙門
局長直接統領專案經理 靠點子蒙錢的找錯了門

看到這裡,可能有些『高人』想著要去靠賣點子『賺錢』了,但要蒙DARPA的錢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DARPA現存的專案大大小小多達上百個。可能我們以為這樣一個穩執世界軍事技術牛耳的機構得是多大的一個衙門。但事實正好相反,DARPA總共只有220名雇員,而且其中近一半的人都是技術人員。

DARPA的組織架構非常扁平化,局長直接管理專案經理。這使得上下交流觀點非常順暢。DARPA專案的『生命週期』基本上是3至5年。這種迅速變化讓DARPA時時刻刻都處於新思維的『泉湧』狀態。

DARPA的專案經理,被稱為『技術偵察兵』,這些人對技術必須非常敏感。DARPA透過業績和專案的成長來靈活調整專案經理的收入:幹得好收入高,幹得差收入低,這又刺激他們不斷尋求技術上的新突破和新概念。

同時,DARPA對技術投資也有自己的標準,例如無論是專案經理還是與DARPA合作的機構,都必須回答『技術途徑』、『創新度』、『區別點』、『完成節點』、『成本』等幾大問題。如果沒有競爭力,DARPA就會撤資轉而尋找更有競爭力的團隊。同時,專案經理也會十分挑剔,想方設法榨乾點子的油水。

因此,如果有人想靠著點子來蒙DARPA的錢,應該連專案經理這一關都過不去。即便你有巧舌如簧的本事騙人拿到資金,DARPA也可以隨時根據專案的進展來決定後續資金的投入。因為相對於大型武器專案,這些軍事上的前沿創新反而並不需要大投入。幾十萬美元對於DARPA來說賠得起,但如果真是以騙錢為目的,自有員警和FBI上門找麻煩。

DARPA不好學

DARPA的作用有目共睹,因此有些大國也成立了類似的組織來刺激本國軍事技術的創新。但同時我們需要意識到,DARPA不好學。

首先,DARPA是建立在美國全面利用西方學術科技成果的基礎之上,這是不可否認的現實,其他國家不能隨意享用這個巨大的『科技池』,比如大陸從以色列進口預警機就遭到美國的封殺。而廣大的第三世界國家,又不具備學術基礎。

另外還有文化。DARPA的成功還要歸結於很多美國人對科技的『癡迷』與『嚮往』。從『星球大戰』成為美國社會文化的重要圖騰,就知道許多美國人對科技、對未來有著異乎尋常的興趣。DARPA的那些專案經理固然要掙工資,但心底裡肯定有著那份對新技術、新概念的執著追求,否則靠單純的物質刺激是不可能實現現在的成績的。如果只是想靠著科技成果向上爬,那麼只會離創新越來越遠。


機械戰象。


飛行悍馬。


手持聚變堆。


圖為DARPA的一個專案團隊,請注意看看他們的年齡和狀態。


圖中戴紅帽子的就是DARPA的一個專案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