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工匠耿家盛 三十年如一日就為磨好「一把刀」

4月22日,耿家盛在車間裡操作銑床。

他們常年駐紮科技一線,堅持夢想、攻堅克難;他們長期奮戰生產一線,嚴謹專注、追求極致;他們堅守平凡崗位,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

根據新華網報導, 勞動是創造財富的源泉,為倡導『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的社會風尚,在『五一』到來之際,新華社開設『勞動者之歌』節目,報導一批生活、工作、奮戰在基層一線的勞動者先進事蹟,展現他們在平凡崗位上辛勤勞動、成就夢想的時代風采,倡導廣大勞動者以先進典型為榜樣,進一步煥發勞動熱情、釋放創造潛能,為實現『十三五』規劃目標任務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建功立業。

從油漆工到雲南機械加工行業的『一把刀』,從學徒到擁有『全國勞模』『全國技術能手』等榮譽的『名匠』……。53歲的雲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車工耿家盛用30多年的執著,詮釋著『工匠精神』。

『車工一把刀,磨刀是最基本,也是最難的。』對耿家盛來說,他的工作往簡單了講就是磨刀,往難了說是磨好刀。『我只是堅持把一件普通的事情努力做好而已。』

意義非凡的『兩把刀』

『這兩把車刀意義非凡,一把是父親留給我的。另一把雙頭車刀,一頭是師父磨的,另一頭是我磨的。』初見耿家盛,聊起的第一個話題就是『刀』,這兩把刀是他至今最寶貴的兩件藏品。

兩把刀其貌不揚,外行人很難看出它們的精彩之處。『當年師父示範了一遍要領,磨好一頭後,就拿一大筐廢刀讓我練,每天磨五六個小時。』耿家盛說,出師的這把刀,他足足磨了一個星期。

對耿家盛而言,這兩把刀,一把意味著傳統技藝的傳承,一把標誌著認真把一件事做到極致的態度。每當困惑時他都會拿出來看看。

出生技術工人家庭的耿家盛,1982年技校畢業後,先是在昆明銑床廠當油漆工。兩年後,他調入昆明重機廠改行當了車工。零基礎的他,從最基本的搖手柄學起,在廠裡請教老師傅,回家就問同為車工的父親。勤學苦練的耿家盛很快成為骨幹。

『車工就玩「一把刀」,刀好活就不會差,否則就算不上合格。』耿家盛從工具箱裡又翻出幾把車刀說。如果掌握不好磨刀要領,車刀用起來就容易報廢,尤其是特殊材料,就會造成浪費。

工作30多年,到底磨過多少把車刀,耿家盛自己也算不清了。『每把車刀都得靠手工在每分鐘3000轉的砂輪機上打磨。多的時候一個月要磨10到20把,少的也得3到5把,加工一個工件最多時就需要20多把不同的刀。』為此,他沒少吃苦頭,雙手經常磨起血泡,漸漸結成厚厚的老繭。

耐磨的『工匠』技術刀

『角度清晰可辨,刀刃錚亮鋒利,這是高手磨出的刀,用這種刀幹活快、準、好。』迷上了車刀,車間幾乎成了耿家盛生活的全部,這種熱情直到今天仍沒有變。

車刀切削著金屬,陣陣尖銳響聲摻雜在機器的轟鳴聲裡,一卷一卷的鐵屑隨之落下……這場景,耿家盛再熟悉不過了,他就是這樣和車刀『較勁』的,車間一待就是一天,琢磨讓刀使用壽命更長,讓工件光潔度更高……

鑽進車刀改造的『牛角尖』,耿家盛幾乎年年都有一兩樣『改革』。『這把刀,乍看和其他的沒差異,但其實刀的角度、材質區別很大。加工軋輥時連續切削11個小時不用換,可加工洛氏硬度65至68度的材料。』2015年,以耿家盛為主或獨立完成的『一種深孔錐度鉸刀』『一種高硬度、高韌性難切削文件機加工刀片』獲得大陸國家智慧財產權局實用新型專利。

『這活需要經驗積累,多年之後我才懂得老一輩強調的「一把刀」,不僅要磨好刀,還要「因材施刀」。』耿家盛說,針對特殊工件,常規的刀用不上,就必須琢磨專用車刀。

『同一台機器,他做出來的和我們做的天壤之別,他的精度可以到一兩絲,我們的誤差會有十絲。』同事馬自輝說。

耿家盛從骨子裡喜歡對技術精益求精。一談技術,他有說不完的話,技術之外,他內斂拘謹。這些年,耿家盛帶領團隊完成了拉絲機、橡膠縐片機等產品工藝編制和圖紙改進500餘項,改進塔機起升部分、重卷機滑槽等生產工藝400餘項。

當好一把『師匠』的傳承刀

利用休息時間,耿家盛又學了鏜床、鑽床等加工技能,還自學CAD製圖,成了一名技術全面的加工能手,每年完成車間大量的『硬骨頭』加工任務。

『幹這行,就是學習、積累、再傳授。』除了車間,現在耿家盛多了一個去處——『耿家盛技能大師工作室』。靠著老一輩經驗成長起來的他,知道『傳幫帶』的重要性,2010年以來,他帶了20多個徒弟,昆明重工湧現出一批年輕的技術人才。

近年來,不斷有企業高薪來『挖』耿家盛,都被他拒絕。『30多年一門心思做一件事,並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耿家盛的徒弟李益雄說。也許,有人認為『工匠』就是一種重複勞動。其實,對『工匠』最好的詮釋,應該是耿家盛這樣,堅持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

有人覺得車工的活很枯燥,就是反覆磨刀,但在耿家盛看來,當一塊塊粗糙的金屬透過車刀打造成一個亮堂堂、有價值的『藝術品』,是很快樂的。

耿家盛說,『中國製造2025』、產業轉型升級……要將這些宏偉藍圖變為現實,推動大陸成為製造業強國,技術工人承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當問及他心中的大陸製造是什麼時,耿家盛堅定地說,就是磨好手中的這把車刀。


4月22日,耿家盛(右)在車間裡指導徒弟李益雄(中)和馬自輝。


4月22日,耿家盛在車間裡操作銑床。


4月22日,耿家盛在觀看他研發製作的單刃深孔鉸刀和薄壁組合件等實用新型專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