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網紅延參法師 照片被廣場舞大媽貼門上當門神

延參法師:號糊塗山人。河北省佛教協會副會長,暢銷書作家。天台宗第四十六代傳人,禪宗臨濟正宗傳人。

印能法師:阿彌陀佛,大家好,這裡是兩個和尚鏘鏘鏘,今天還繼續由我跟延參法師一起在跟大家聊天,這一期呢我們聊的一個話題是什麼呢?

根據鳳凰佛教報導,我們都知道,微博時代產生了很多的大V,就是我的這個搭檔,延參法師眾所周知,他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V,今天咱們就聊聊這個大V的日常生活怎麼樣,阿彌陀佛。

延參法師:大家好,我是延參法師,又一期的兩個和尚鏘鏘鏘,這個網路時代產生了許多互聯網傳播的形式、方式,讓這個傳統文化找到了一個更加活潑,更加快捷,更加方便的這種社會平台。那麼這應該是佛教文化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這個大V這個詞總是帶有一點點酸酸的,有一點像『黑人』的感覺,出家人平常心看之,平常心待之。

每個時代傳統文化都會和這個時代去貼近,那麼去找到一些和這個時代共同存在,為這個時代傳遞社會良知,人生信念的方式方法。我感覺到我們是很幸福的,有人說延參法師你認為什麼是幸福,一個人走在時代,伴隨時代,見證時代,並且和網友朋友們找到了一種朝夕相處的方式方法,我認為這個微博第一人,對我並不是一個好的稱呼,是一種壓力,是一種來自內心的一種壓力。

那麼這個時代,微博只是這個時代的一種形式,微博、微信,包括影視作品,音樂作品,包括書畫、雕塑,所以說佛教文化在歷史長河中,用多元化的形式都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那麼微博只是一點點,只是一個形式。

峨眉山小猴子紅了佛門大V?

印能法師:就是說現在有好多網友很關心您的日常生活是怎麼樣的?
延參法師:大家關心我的日常生活,日常生活很悲摧。

印能法師:很悲摧?
延參法師:大家都知道,甚至有很多網友甚至懷疑延參法師背後有沒有什麼團隊。

印能法師:這個我瞭解。
延參法師:背後有什麼。

印能法師:推手。
延參法師:推手。其實是沒有,要說有的話也是峨眉山的一群猴子,我的幸福非常符合這互聯網特徵,就是一個偶然的世界,或者說一張偶然的圖片,或者說一段偶然的影片。那麼我也是集很多悲慘於一身的人,我自己總結了一下,我的幸福是幾種悲慘的原因在一起,我不會說普通話。

印能法師:不會說普通話。
延參法師:不會說普通話,我一念經廟裡的方丈都擔心我聲音大,怕給別人帶歪了。

印能法師:上一期導演就說了,你已經把我給帶到滄州話去了。
延參法師:老和尚就說,你念經用方言,你把大家都帶歪了,所以說你去禪堂吧,所以我有好多年是在禪堂裡,禪堂裡是不吭氣的,不說話的。

印能法師:第二個。
延參法師:長得難看,就說在前些年有一些跳廣場舞的老太太,竟然把我的照片拿去貼到門上,說這新版的門神。有的網友就說這是段子吧,不是,這是真的。大家在某一期雜誌把我的照片,可能印多了,印多了沒地方扔,沒地方處理,正好遇到一幫跳廣場舞的大媽就發給他們了,發給他們,正好逢年過節,她們就給貼到門上了,說新版的門神,上線了。

印能法師:新版的門神上線了。
延參法師:再一個就是一段影片。

印能法師:那段影片我看了。
延參法師:一段影片就是關於峨嵋山的小猴子,為什麼很多人喜歡嗎,並不是喜歡我這個人,大家是出於對動物的一種保護,出於對動物的一種愛心,就像放生一樣,都放動物,是吧。就是大家對動物是一種由自內心的一種熱愛,所以說大家是喜歡小猴子,然後是為這一段影片。這個互聯網特徵就是這麼明顯,所以說我很感謝,人生是最美好的相遇,我是一個悲歡焦急的人生。有悲摧,有痛苦,並且還有快樂。所以說就形成了一個,就活成這樣了。

印能法師:就是痛並快樂著,苦跟人生是分不開的。
延參法師:我自己有的時候就在想,怎麼就活成這樣了呢。

印能法師:我覺得你很好啊。
延參法師:怎麼這樣怎麼還能繼續活著呢。

印能法師:你怎麼這樣,怎麼就變成千萬大V了呢。
延參法師:我自己就在想,這樣怎麼還能繼續活下去,我自己就很奇怪。網路時代有個特徵叫活潑,這個網友的心態不好琢磨,但是網友需要什麼,網友需要放鬆,網友需要愉快,網友需要一種內心的一種。

印能法師:釋放。
延參法師:去和幸福快樂找到一種溝通的橋梁,平台。所以說我就感覺到,我忽然就成了一種幸福的存在,我前半生是悲摧的,非常非常悲摧,也寫了很多書,也賣不動,也畫了很多畫,也賣不動,忽然遇到峨嵋山的小猴子了,忽然也就全都賣動了。

印能法師:我這個解釋一下啊,上次這個我聽過,為什麼要,延參法師你為什麼出書啊,你為什麼要去賣錢啊,我要建廟啊。

延參法師:所以說特別開心,我就活成這樣了,活成這樣了,剛開始玩微博的時候,不會玩,不懂得要寫什麼。
印能法師:不會怎麼就玩的這麼好?

當『網紅』不容易,每天都寫一篇文章

延參法師:平常在部落格的時代,在部落格時代我在文學版裡當版主,管的是文學小區,寫文章,總嫌寫的短,就總是寫得很長很長的,有些網友就說了煩死了,寫文章寫的這麼長,不利於手機閱讀。微博時代到來是我最大的困惑,因為一個習慣於寫長文章的人,你讓他把他局限於140個字,是強迫症,非常非常難受。這一個道理還沒說完,怎麼就140個字就。
印能法師:差不多了。

延參法師:多一個字都不讓說,很糾結,說為了這樣,我就專門去翻看很多書,怎麼樣能把這個長文章變成短短的。還有一個就是網友們都知道,這些年我是陪伴大家寫高考作文的。

印能法師:有網友好奇,這大V平時吃飯是怎麼吃的,睡覺是怎麼睡的,走路是怎麼走的呀,穿衣服是怎麼穿的。
延參法師:所以說就是,因為網友多,對自己來說是一種。

印能法師:幸福。
延參法師:是一種壓力,去過很多地方,講過很多課,我就發現前幾排的同學們勉強支撐著在聽,後幾排的同學們,有的玩手機,有的聊天,有的乾脆就離場了,我說為什麼,就在思考。

為什麼?網友們告訴我你本身就說方言,能聽懂的就不多,來聽你講課不是來受你折磨了,那麼然後你講的很呆板,很古板,就更沒人聽了,所以就在思考講課的範圍,所以說去過很多大學、城市,講課現在就跟同學們,跟網友們一起分享傳統文化,唐詩宋詞,人文歷史,佛教經典,佛教故事,人生道理,就講的比較寬一些了。比較寬一些,那麼網友就還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其實你剛才你問了一個問題,就網友們關心的,每天的生活。其實每天的生活很緊張。

印能法師:很緊張。
延參法師:我最大的困惑並不是我自己多麼,需要多麼提高,我最大的困惑是和我自己本身也有關係,寺院裡還有很多小和尚,我是死盯著他們學習。

印能法師:死盯著,你就天天看著他們。
延參法師:我就死盯著,甚至是非常殘酷的死盯著,我就記住一句話,就說你自己怎麼樣,你就無所謂,那我已經50歲左右了,已經到了夕陽紅的年齡了。

印能法師:還很年輕。
延參法師:已經到了夕陽無限好了,那寺院裡那些小和尚才是佛教的希望。

印能法師:未來。
延參法師:80後,90後的法師才是這個佛教的真正的希望,真正的方向。那麼這些年輕的法師更加努力,更加勤奮,更加上進,才是佛教的未來,所以說我在這個小徒弟身上。

印能法師:用心。
延參法師:非常非常用心,也非常非常擔心。

印能法師:用心,擔心。
延參法師:就說非常非常擔心,所以說為了,你像年輕人嘛,他當然有年輕人的生活習慣,睡點懶覺,偷點懶,很正常,但是對於我這個年齡來說就不能容忍啊,那不能容忍怎麼辦呢,那就,帶領大家學習,和大家一起學習。那麼他們就沒有時間偷懶。

印能法師:有的網友特別好奇,假如你的小徒弟,我又被你帶滄州去了,你的小徒弟如果被你抓到偷懶了,你怎麼罰他們。

延參法師:那就把臉拉長一點,說話難聽一點。
印能法師:跪不跪香。

延參法師:用各種方式去懲罰。
印能法師:其實懲罰不是目的,關鍵就是督促他學習。

延參法師:你想,每天的日子安排的很緊,有些網友對我也很關懷,就像這部落格一樣,你三天不更新,有些網友就打電話發微信,甚至是發私信來問,為什麼還不更新,我是跟這些網友們真的是在做到了一種風雨同舟,做到了一種朝夕相處。我每天幾乎要寫一篇文章,這十幾年來幾乎是堅持。

印能法師:我覺得這個,替粉絲感謝你,為什麼,你看,每天要出一篇,每天要這麼辛勤,每天要筆耕筆不戳的在寫,而且還要寫的有道理,而且還感覺特別,言詞要美,大家愛聽的,我覺得這些網友們應該特別感謝。

延參法師:我覺得其實寫文章也是一種痛苦,寫文章是一種,真的是一種堅持,那麼由於,上一回我和『南派三叔』一塊去緬甸,去出國訪問,一帶一路的友好交流,我就問南派三叔,我說你一天能打多少字,『南派三叔』說我一天能打六七千字,打六七千字就很辛苦了,我回來以後我就試了一下,我看我一天能打出多少字來,打的很慢,我自己打不出六七千字來。後來我就說讓小徒弟幫忙,讓小徒弟打字,讓小徒弟幫忙打,我只負責改標點,錯別字,來輔助著。

印能法師:不過他們有打字打得很快的,你像我有個弟子,他是做導演,他寫劇本,那一晚上就能把劇本給你寫個大概,甚至給你寫完,第二天照樣跟你一樣談工作,太厲害了。我覺得,打字雖然在咱們這一代,雖然我比你小幾歲,但是怎麼說呢,都是那一代過來的,對這個電腦挺陌生的,你像敲鍵盤我也不會敲,打字還是一指禪,就很慢,我覺得網友特別要感恩你,為什麼呢?你看你每天要堅持寫一篇,每天堅持發出來,跟大家網友們分享,如果你能有心得,能有收獲,能有悟處,這就是法師最高興的地方。

延參法師:我一天要打個六七千字是吃力的。
印能法師:三五百字不成問題。

延參法師:千八百字那都很平常,每年也都陪伴高考的同學們寫寫高考作文,那麼有些網友就說了,多看一看延參法師的部落格,高考作文容易得高分,其實這些事,這句話也有道理,因為高考作文它就是一個年輕人對待世界的看法,對待社會的理解,對待人生的這種詮釋,或者對待青春的思考。

所以說看看我的部落格和文章,對高考作文有所提高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一直在堅持,那麼現在又到了一個網路時代,那麼我為了預防小徒弟們玩遊戲,我也想了很多措施,比如說在這些小徒弟們當中安排我的眼線,安排我的內線。安排上年齡大的,誰要是偷著玩個遊戲,就給我。

印能法師:那我八卦一下,如果存在不存在著他公報私仇。
延參法師:到現在沒發現。

印能法師:那還挺好。
延參法師:因為出家人,大家都是一種關懷。
印能法師:愛護。

出家人不是神,生病也得看醫生吃藥

延參法師:互相愛護,互相激勵,彼此的幫助。那麼對我個人來說,有些網友就說了,就說延參法師你平常得病不,其實也是得病的,有些網友就說了,你出家人還得病啊。

印能法師:把你當神了。
延參法師:那出家人還打針吃藥,怎麼就從來沒見你打針吃藥過。

印能法師:你又沒跟延參法師生活在一起,他打針吃藥你看不見。
延參法師:每天也沒見你生個什麼病,生個什麼災。我說出家人也一樣的生病生災,一樣的吃藥打針,只是不在大家的觀察之內,那麼有了病也是要快點去找醫生,那麼有很多網友就說,他們心目當中的法師就是,甚至是連吃飯都可以免了。

印能法師:這個是不可能的。
延參法師:連睡覺都免了,更不要說吃藥打針了。

印能法師:所以我聽了您這個分享,我就知道了,原來大V也是要吃飯的,也是要睡覺的,也是要督促小徒弟修行的,有病還要看病的,那就是說總結出來一條道理來,就像禪宗的法門講的,飢來吃飯,困來眠,有病就去看醫生,不要迷信說,學了佛了,有病咱不看醫生,那就不對了。

所以大V也是人,咱們一個平常的人,都沒脫離開我們這個生活,所以生活最現實,所以你看以前的太虛大師說,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現實。所以本期的兩個和尚鏘鏘鏘今天就到這兒,那麼感謝大家的關注,阿彌陀佛。

延參法師:感謝。


印能法師:著名梵唄音樂唱誦家,最具影響力的佛教音樂人。中國禪宗法眼宗第十一代傳人。(圖片來源:鳳凰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