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籍嫌犯在珠海感嘆 大陸警察太正規

廣東省公安廳組織珠海警方赴馬來西亞開展打擊跨國電信網路詐騙犯罪行動,4天速破「颶風3號」專案,抓獲11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大陸65名、台灣52名)。

今(2016)年3月至5月,廣東省公安廳組織珠海警方赴馬來西亞開展打擊跨國電信網路詐騙犯罪行動,4天速破『颶風3號』專案,抓獲11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大陸65名、台灣52名)。4月30日19時45分,包括32名台灣籍嫌疑人在內的97名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被押解至廣州白雲國際機場。

根據中國青年網報導,珠海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王放達介紹,此次搗毀的電信詐騙窩點所使用的詐騙手法為典型的『冒充公檢法』、『冒充國內電商』類型的電信網路詐騙,目前已初步核實涉嫌大陸的案件100餘宗,涉案金額巨大。其中,陽江的一名女事主於2015年12月10日被對方冒充上海檢察院,以『涉嫌洗黑錢』的名義騙走21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此次抓獲的違法犯罪嫌疑人,大部分為詐騙團夥中的電話組成員,最小的僅16歲。大陸犯罪嫌疑人中,18~39歲的中青年占90%。』王放達告訴記者。

據瞭解,此次抓獲的犯罪嫌疑人多為詐騙團夥中電話組一、二線成員。犯罪團夥在大陸國內由專人負責組織招募,一般以老鄉、朋友關係為紐帶,以較高報酬赴境外打工為名,欺騙大陸國內文化層次較低的社會無業閒散人員到東南亞一帶實施詐騙行為。

在雪蘭莪的抓捕點,廣東省公安廳刑偵局王警官參與了整個抓捕過程。『那是一棟3層樓的別墅,總面積大概有400平方公尺,門窗緊閉,甚至還有隔音板。該別墅3樓是生活區,有生活用品和雙層床;2樓的一部分和1樓都是「工作區」,1樓還有廚房。』

王警官回憶,在馬來西亞警方控制完現場後,現場還凌亂地擺放著電腦、詐騙劇本、路由器等涉案物品。

『在雪蘭莪抓捕點,有一名犯罪嫌疑人在馬來西亞警方衝入窩點後試圖跳樓逃跑,結果從樓上跳下來,摔到了腳,骨折了。』王警官說,整個抓捕過程較為順利。

在將嫌疑人押解回大陸的過程中,工作組的民警也是加班加點,幾乎沒有休息。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內,為保證將所有犯罪嫌疑人順利押解回大陸,工作組不停地與馬來西亞警方、大使館等部門進行溝通協調,確保移送、押解回大陸的每一個細節都萬無一失。『光是反覆核對97名嫌疑人的姓名和護照上的英文拼音就不下100次。』任雪峰說。

5月1日,押解回大陸的犯罪嫌疑人經過初步審訊後,陸續被警方送入珠海市公安局第一、第二看守所進行關押。1日早上,本報記者探訪了珠海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內秩序井然,記者發現,大多數嫌疑人表現較為平靜和沉默,精神狀態較好。

據珠海市公安局案審監管支隊副支隊長李勁松介紹,在將嫌疑人送進看守所前,必須對嫌疑人進行體檢,體檢包括肝膽B超、心電圖、血常規、血壓和胸片5項,並對嫌疑人的過往病史進行排查,全面瞭解嫌疑人的身體狀況和思想動態,以及對看守所的適應程度。

『本次抓獲的嫌疑人較多,所以我們向珠海市第三人民醫院請求協助,讓他們派出人手和設備協助我們進行體檢。』李勁松說。據介紹,根據常規做法,民警在執法過程中全程佩戴執法記錄儀,對執法過程進行全程錄影。由於嫌疑人人數較多,珠海市公安局還出動了督察,對執法過程進行全程監督,確保整個執法過程依法依規。

台灣籍嫌犯在珠海感嘆:大陸員警太正規。

在珠海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記者見到了來自台灣桃園縣的犯罪嫌疑人徐某。他告訴記者,自己本是一名裝修工人,原來的月薪有3萬台幣,在朋友高薪的誘惑下,他去到馬來西亞,本來以為是過去打工,沒想到竟被沒收了護照,當起了電信詐騙的接線員。以下是記者(下稱『記』)和徐某(下稱『徐』)的對話內容。

記:朋友跟你說到馬來西亞是做什麼工作?
徐:說是做『博彩』,每個月有6000元人民幣和2%的提成,讓我盯著電腦什麼的。2月21日過去的,到了那邊朋友說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就一直住酒店,等到3月15日才到別墅去,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是做電信詐騙。

記:是怎麼詐騙的?
徐:就是先發一個語音包到大陸人的手機上,說有一個郵件被退回,要瞭解詳細情況的話就回撥。回撥之後我就接電話,然後跟他說郵包退回去了,問那個人的身分證和姓名等幫他查一下,之後跟他說他的身分資訊可能被人盜用了,讓他聯繫警方報案處理,之後就轉到下一個環節去,我就負責接電話。

記:有詐騙成功過嗎?
徐:沒有。大部分打過來就會罵我是騙子,每天最多的時候接100多個電話,但是都沒有成功。

記:在馬來西亞每天的生活是怎樣的?
徐:每天7時40分起床,8時『開工』。他們會發一些『課本』,上面會寫要念的內容,遇到對方什麼反應,要怎麼回答,然後就一直接電話到中午12時,休息半個小時吃飯後又工作到晚上8時。之後開檢討會,檢討今天發生了什麼問題,到晚上10時休息。

記:沒有出過門嗎?
徐:到了那邊,護照和手機都被收了,身上也沒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