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彭年遺產案塵埃落定 百億祼捐承諾終於實現

余彭年生前資料圖片。

著名慈善家、大陸裸捐第一人余彭年終於可以安眠了。2016年5月2日,正是余彭年離世一周年祭日。這一天,長孫彭志兵和次子彭亞凡在余老墓前代表兩家人告慰余老:家人會堅決執行他的意願,實現他對社會百億祼捐的承諾。

根據深圳晚報報導,而就在半年前,次子彭亞凡曾質疑余彭年遺囑的有效性,並引發長孫彭志兵向香港高院起訴,要求法庭證明遺囑有效。遺囑的核心內容正是余彭年欲將全部身家用於慈善事業。

這一樁『百億遺產案』一時間沸沸揚揚。大陸裸捐第一人能否兌現承諾引人矚目。幾天前,此案終於塵埃落定,畫上了一個圓滿句號。

1最好的告慰

長孫彭志兵、次子彭亞凡等一眾親人共同來到墓前,他們關於遺囑祼捐內容的分歧終於化解,並達成一致將不遺餘力地把老人的愛心傳承下去。

10:30,余彭年墓地。兩束淡紫色康乃馨擺在余彭年墓碑兩側。花束的映襯下,是照片上余彭年睿智篤定的面容。

這位一生樂善好施的老人終於『看』到了令他欣慰的一幕:長孫彭志兵、次子彭亞凡等一眾親人共同來到墓前,他們關於遺囑祼捐內容的分歧終於化解,並達成一致將不遺餘力地把老人的愛心傳承下去。

對於余彭年來說,應該沒有比這更好的告慰了。而這樣的一幕,對於半年前對薄公堂的彭志兵與彭亞凡來說,亦是期待已久。

早在2010年,有著『大陸第一慈善家』美譽的余彭年就曾公開表示,要將全部身家捐出作慈善用途,不會將財產留給子孫。之後,他還立下遺囑,表明祼捐決心,彭志兵被定為遺囑執行人。但是彭亞凡及其家人對遺囑的部分內容提出質疑導致遺囑執行受阻,彭志兵於2015年12月11日,以個人及余彭年慈善信託惟一受託人的身分,正式向香港高院起訴,要求法庭證明遺囑有效,並撤銷阻撓承辦遺產的知會備忘。

當時,彭志兵對外稱,狀告叔叔他也很心痛,但是,他更擔憂外界懷疑祖父祼捐的真實性。彭志兵從小在祖父身邊長大,感情很深,也深受祖父一言一行的影響,他多次在各種場合明確表示要不折不扣地全力履行祖父的祼捐夙願。

2老人的決心

為了更好地確保祼捐得以執行,余彭年還於2011年7月20日在律師及醫生的見證下訂立了遺囑,表明將名下財產劃入余彭年慈善信託。在大陸的慈善事業圖譜上,余彭年舉足輕重。

『兒子弱於我,留錢做什麼?兒子強如我,留錢做什麼?』在深圳的彭年酒店裡,有這樣一幅余彭年的親筆題字,告誡有錢人要做慈善,不要將錢給子孫。這一手好字引人深思,也從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余彭年生前身後始終如一做慈善的緣由。

余彭年原名彭立珊,生於湖南,於上世紀50年代末到香港打拼,從事地產起家。在香港,他因擁有著名地標理想酒店及曾豪言捐出李小龍故居而為港人所識;在大陸,他的彭年酒店收益也作慈善用途。

余彭年就這樣一樁樁做著好事。事實上,余彭年在大陸的慈善事業早在上世紀80年代便開始了,涵蓋醫療和教育等方面。他興建救護中心和學校,開展白內障醫治,廣為人知,因長年致力於慈善事業,余彭年連續五年蟬聯胡潤慈善榜榜首。

余彭年不打算終止他的慈善事業,無論生前還是身後。於是,對於旗下的近百億港幣資產,余彭年早就做了周密的祼捐安排。

早在2009年1月16日,他成立了余彭年慈善信託,該信託的目標即管理旗下資產,當時明確的方向則是將資產經營收益全部用於慈善事業。

余彭年慈善信託屬於家族信託。這種家族信託可降低繼承的風險,如果離婚分家產、意外死亡或被人追債,這筆錢都將獨立存在,不受影響。這就意味著,余彭年早已確定資產獨立性,不受干擾地用於慈善事業。

為了更好地確保祼捐得以執行,余彭年還於2011年7月20日在律師及醫生的見證下訂立了遺囑,表明將名下財產劃入余彭年慈善信託。

如此種種,可見余彭年的裸捐決心與細緻考量。而後來的案件風波,把餘老的心願整整推遲了一年。

3圓滿的句號

百億遺產案件讓彭亞凡、彭志兵叔侄二人經歷了曲折並漫長的半年。網路上一邊倒的支持余老祼捐之聲此起彼伏。

『這是何等的不朽功勛,何等的慈悲之心,又是何等的胸襟、格局與氣象,余老好偉大!』
『這肯定是余彭年先生不願看到的局面!』
『余老的後人呵護好余彭年先生的慈善形象吧!』
『這將對公益事業產生深遠的影響。』
『余彭年先生的祼捐和執行,即是家事也是社會事。』……

凡此種種,對於彭亞凡與彭志兵來說,是同樣的壓力。

在此期間,雙方進行了多次的溝通,透過一次次交流雙方對余老的善心有了更深刻的體會,並逐步達成了共識——那就是雙方都有責任將余老的大愛傳承下去。

今(2016)年4月22日,彭亞凡正式向香港高院提交了關於余彭年遺囑內容的不抗辯答覆書,表明彭亞凡及家人不再質疑遺囑有效性。

雙方還選擇在余彭年一周年祭日這一天,共同來到墓前,將這一結果告慰老人,是為對此風波的最終交待,同時也召告所有關心余老的人,全家人會堅決尊重和執行余老的遺願,把他的慈善精神傳承下去。

『這樣的結果對餘老來講是幸事,對他的家人來講是幸事,對大陸公益事業更是幸事。』余彭年慈善信託首席顧問徐濱感慨道,這個圓滿的結果,即是余老的家人,也是全社會關心余老公益事業的愛心人士們對余老在天之靈最好的慰籍和最崇高的致敬。

隨著案件風波的塵埃落定,彭年公益事業也將逐步恢復正常。余彭年慈善基金會給大陸國內高校的捐款以及光明行動已在進行及洽談中了。至此,余彭年對社會的承諾終於得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