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武/大陸海軍神盾艦與美航母編隊 在南海偶遇

圖為該編隊的斯托克戴爾艦(Stockdale,舷號106)。

參加東盟防長擴大會議海上安全與反恐聯合演習-2016的大陸海軍南海艦隊蘭州艦(舷號170)掛著大陸、汶萊兩國國旗和代滿旗,5月1日上午在引水員和兩艘拖船的輔助下緩緩靠泊穆阿拉港商船碼頭,成為第六艘抵達集結地的參演艦艇。

根據解放軍報報導,蘭州艦在途中舉行了聯演內容為背景的協同演練,4月29日演練結束後,下午15時左右,蘭州艦航行途中與美軍太平洋艦隊的約翰•斯坦尼斯(John C•Stennis,舷號74)航母編隊偶遇。

期間,蘭州艦的通信兵根據海上意外相遇規則(CUES)用英語與該編隊的斯托克戴爾號驅逐艦(Stockdale,舷號106)就方位進行了友好的互通互報。

斯坦尼斯近期多次途徑南海,據觀察者網此前報導,斯坦尼斯航母打擊群指揮官、美國海軍少將馬爾克斯•希區柯克在接受美媒採訪時表示,經過南海時,他指揮的打擊群幾乎是『7天24小時』(twenty four-seven basis) 都在與『非常專業』(completely professional)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打交道。

文章如下:

4月29日,南海某海域,天氣晴,風速4.5公尺/秒,浪高0.5-1公尺,能見度5海里。上午8時整,正在前往汶萊、新加坡參加東盟防長擴大會議海上安全與反恐聯合演習的大陸海軍南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蘭州艦,開始了航渡途中第一次、也是受領任務以來第一次以聯演內容為背景的協同演練。

要知道,蘭州艦從準備到起航總共不過7天。隨艦直升機組和特戰隊等小組成員來自6個不同的單位,起航這天才剛剛登艦。要知道,他們即將參加的是18國聯演,一舉一動代表的可是大陸海軍!略經準備,甚至未經準備就出動參加多國聯演的蘭州艦,哪兒來的這份自信?

常態化遠航出訪讓聯演不再陌生

『一級戰鬥準備,艦員注意,接上級情況通報,前出搜索救援被T3恐怖組織劫持的「AVATAR」號商船……』明亮的廣播聲音未落,從過道傳來一陣急促有序的腳步聲,也就短短十幾秒,又迅速恢復了常態,整個艦艇內部只剩下機器低沉的轟鳴。

悄無聲息的只是表面,駕駛室、作戰室、集控室、機庫內,以及艦尾的飛行甲板上,航海、通信、情電、動力、帆纜防化、航空等部門的各類人員已嚴陣以待,此時的蘭州艦就像一隻弓背貓腰只待出擊的獵豹。


4月29號下午15時左右,蘭州艦航行途中與美軍太平洋艦隊的航母編隊相遇。圖為該編隊航行中的斯托克戴爾艦(Stockdale,舷號106,前),和約翰·斯坦尼斯(John C·Stennis,舷號74,後)。

指揮這次演練的,是80後實習艦長朱正中。不同於平時實戰訓練需要坐鎮作戰室,他正站在駕駛室內,用一個個密碼指揮著這次協同演練。

『幾年前可能需要準備1至2個月,如今最多一個星期。畢竟,我們近3年的出訪聯演次數是之前8年的2倍,常態化的遠航出訪,讓蘭州艦對聯演不再陌生』朱正中解釋道。

朱艦長的指令帶著一點點湖南口音,但清晰、從容。『再算上亞丁灣護航,蘭州艦3年來執行的非戰爭軍事行動就有6次,更何況還有每年幾次的遠洋訓練,現在面對遠航任務,我們已經可以說走就走。』

有同樣感受的不止朱艦長。駕駛室內,朱艦長身後的上等兵,那個正穩穩把著舵輪的女操舵手孟佳麗,上艦不到一年已3次隨艦遠航,稚嫩美麗的小臉透著一股子與年紀不太相符的沉穩。


蘭州艦、直9-C直升機和小艇準備掩護另一隻載滿特戰隊員的小艇對目標船隻實施登臨檢捕。

基礎課目反映海軍官兵戰術素養

『直升機一級起飛準備!』朱艦長發出指令。接到命令後,航空組成員一陣忙碌:推機出庫、就位、展開旋翼、檢查雷達、無線電、發動機、武器……飛行甲板上瞬間人頭攢動,動作很快,卻有條不紊。

今天上午演練的是直升機空中支援掩護和特戰分隊武力營救。按計劃,先是2名特戰隊員隨直升機升空,前出至被劫持船舶附近盤旋,利用觀察和照錄相器材實施偵察,掌握被劫船舶、船員及海盜活動等情況。

緊接著6名特戰隊員乘一艘艦載小艇高速靠近目標,並在直升機、艦艇和另一艘艦載小艇的掩護下快速攀爬登船,實施臨檢拿捕,解救被劫持船隻。

『今天的內容都屬於非戰爭軍事行動,是極其普通的基礎課目,根本不在話下。』朱艦長說,『但是,千萬別小看這些基礎課目,一樣反映海軍官兵的戰術素養!』朱艦長所言不虛!

據說和外軍進行非戰聯演時,因為不是作戰行動,難以看出對方的真實作戰水準,互相之間就透過計算對方在同一時間跨度內起降直升機以及吊放小艇的頻率和次數,來判斷彼此的戰術水準。

對此,蘭州艦副通信長夏文松有親身體會:2014年參與搜尋失事馬航客機時,他看到澳大利亞海軍一艘護衛艦在很短時間內,且天氣海況都很差的情況下,連續幾次直升機起降和收放小艇訓練,頻率之勤,速度之塊,時間之短,令人驚嘆。

幸好,蘭州艦也不慢。掐表看了一下,從起飛準備到直9-C直升機飛離甲板,整個過程用不了20分鐘。接下來的武力營救階段,負責吊放小艇的艦員用1分鐘就將艇放入水中,算上準備時間也不過3分鐘。

面對聯演任務,從不放心到不緊張

四級軍士長、雷達兵鄧妃波是蘭州艦第一代艦員,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遠航,但卻清楚地記得,『剛上艦那會兒,一提到有出訪或聯演任務,心裡總會忐忑不安、如臨大敵!』『不僅我們蘭州艦官兵,能感覺整個支隊乃至艦隊,從上到下都對任務很重視。』鄧妃波回憶道。

『其實就是不放心,所以每次都特別認真地準備。』蘭州艦政委楊思權一語點破,『不過這幾年,隨著我們自己高難度高強度實戰化演練越來越多,對這類任務已經是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參加多國聯合演習,免不了要和外軍打交道,包括前期的準備、協商,演習期間的研討、招待,以及開閉幕式等等。以往,至少在幾年前,蘭州艦參加類似活動時,都會由上級機關派出級別較高的領導帶領或代表蘭州艦出席,以示對聯演的重視。

而到了聯演現場,往往發現有些國家,尤其那些經常聯演的國家,派出的代表都是些上校、中校,有時甚至是少校,高級別軍官不能說沒有,卻並不多見。

想一想,不能據此就說我們重視,人家不重視,畢竟聯演的目的是展示戰術素養、訓練水準,以及加強合作溝通,與官階高低並無實質關係。

此次聯演,蘭州艦派出參加協調研討等重要活動的中方代表就兩個人:實習艦長朱正中中校和南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作訓科副科長石億少校。


航渡途中實施協同演練的蘭州艦。

和外軍用英語交流不再怯場

實際上,陪同朱正中和石億的還有一名英文翻譯,肖帆少校。作為此次遠航聯演的主力翻譯,肖帆出身指揮自動化專業。由他帶領的其他4名隨艦翻譯都是蘭州艦上的軍官,也都不是英語專業出身。

肖帆尤其擅長海軍軍事英語,喜歡搜集整理一切跟海軍術語相關的英文資料。蘭州艦的英文解說詞就是他編譯的,他能將蘭州艦所有性能參數用地道的軍事英語表述出來。

正因如此,除了翻譯,他還兼任整個驅逐艦支隊的英語考官和出題人。2008年甚至更早開始,受任務牽引,作為國際軍種的大陸海軍掀起全員學英語熱潮,從士兵到軍官,從值更官到艦長,每個戰鬥崗位必須透過英語考試才能上崗。

所以,朱正中和石億英語其實都不錯,簡單交流沒有問題,只是因為聯演用到的軍事術語太多太雜,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才需要肖帆陪同。至於蘭州艦上的其他官兵,如今和外軍用英語交流時也早就不再怯場,還遊刃有餘。

4月29日這天演練結束後,下午15時左右,蘭州艦航行途中與美軍太平洋艦隊的約翰•斯坦尼斯(John C•Stennis,舷號74)航母編隊偶遇。


圖為該編隊的斯托克戴爾艦(Stockdale,舷號106)。

期間,蘭州艦的通信兵根據海上意外相遇規則(CUES)用英語與該編隊的斯托克戴爾艦(Stockdale,舷號106)就方位進行了友好的互通互報。

『U.S. warship 106, this is Chinese warship 170, over.』(美國106艦,這裡是大陸170艦,完畢。)
『Chinese warship 170, this is U.S. warship 106, over.』(大陸170艦,這裡是美國106艦,完畢。)……

『U.S. warship 106, this is Chinese warship 170,thank you for your temporary company, out.』(美國106艦,這裡是大陸170艦,謝謝短暫伴航,聯絡結束。)

『Chinese warship 170, this is U.S. warship 106,roger,thank you,out.』(大陸170艦,這裡是美國106艦,收到,謝謝,聯絡結束。)

語句簡單、清楚、乾淨、俐落,透著大陸海軍水兵的淡定、自信……


直9-C直升機飛離蘭州艦的飛行甲板。


特戰隊員演練登臨目標船隻後準備入艙搜尋。


蘭州艦直9-C直升機升空,前出至目標附近盤旋。


信號兵指引直9-C直升機降落蘭州艦飛行甲板。


蘭州艦直9-C直升機和小艇準備掩護另一隻載滿特戰隊員的小艇對目標船隻實施登臨檢捕。


特戰隊員乘坐小艇快速靠近目標船隻,準備使用鋼梯實施臨檢拿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