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中國古代女子性生活怪癖 尺度超大?

古代春宮圖。

由於中國古代女性封閉式的生活,女子大多只限於在女眷、婢女間活動,由此,女性同性戀的現象各代都有,有的是上流社會的以精神戀為主的同性戀,如小姐與婢女之間、女友之間等。

根據中國網報導,如明代作家李漁的劇本《憐香伴》中,就描述了一則女子同性戀的故事。它說的是少女石雲箋謁廟,遇見一個聰慧美麗的姑娘,名叫語花。她們彼此傾心相愛。石雲箋向語花許諾,要想方設法讓其丈夫納她為妾,兩人可以長期在一起,後來,果然如願以償。

古代許多小說和史書中,對女子同性戀存在容忍甚至讚賞的觀念,人們認為女子同性戀是閨閣中必然存在的習俗,只要不觸犯『男女之大防』,女子之間相戀無傷大雅。還有,在類似《紅樓夢》這樣的古典精華中,也記述了不少同性戀的事。

古代女子同性戀,也有發生性關係的。如互慰、手淫、口交等等。《秘戲圖考》中畫有一種『雙頭淫具』,是一種用木頭或象牙製成的帶棱短棍,並用兩條綢帶繫在當中。女子把這種淫具放人陰道,以帶子綁在身上,類似男子的陰莖,使另一女子得到性滿足,又透過磨擦使自己得到快感。

《醫心方》中,也提到過女子用以自慰的淫具。明代作家陶宗儀在他的《輟耕錄》卷十中,對春藥和女用淫具的植物這樣描述:『韃靼地野馬或與蛟龍交,遺精人地。久之,發起如筍,上豐下儉,鱗甲櫛比,筋脈連絡,其形絕類男陰,名曰鎖陽。即肉從蓉之類。或謂裡婦之淫者就合之,一得陽氣,勃然怒長。土人掘取,洗滌去皮,薄切曬乾,以充藥貨,功力百倍於從蓉也。』

《金瓶梅》中,描寫了女子用來手淫的東西——『勉鈴』,即放人陰道內的空心小銀球。 女子同性戀大多是以手淫互慰的,但也有一種叫『磨鏡』的性行為,即兩個女子互相磨擦其陰核及陰唇。《秘戲圖考》中有這樣的畫面和文字:『魚唼式。令二女子一仰—俯,互摟抱以為交接之狀。牝戶相合,自磨擦,則其魚口自開,猶游魚唼萍之形……。』女子同性戀在下等娼妓中也非常流行,『姐妹』之間生死與共,日夜廝磨,也許是因為娼妓長期賣淫,對於男子的性交已感麻木,精神上也渴求同病相憐式的溫柔而造成的。

古代婦女與獸性交的記載也有不少,如清褚人獲《堅瓠續集》引《文海披沙》說:『磐瓠之妻與狗交。漢廣川王裸宮人與羝交。靈帝於西園弄狗以配人。真寧一婦與羊交。沛縣磨婦與驢交。杜修妻薛氏與犬交。宋文帝時,吳興孟慧度婢與狗交。章安史悝女與鵝交。突厥先人與狼交。衛羅國女配英與鳳交。陝石販婦與馬交。宋王氏婦與猴交。』

這本書中還說:『臨安有婦與狗奸。京師有婦與驢淫。荊楚婦人與狐交……天下之大,何所不有?』從古代房中書及色情小說中,記載男子在性交中施虐於女子的情況很少見到,有時記錄了性交中的一些『撕咬』『扭打』之類的,也是男女兩性同時有快感的。

《金瓶梅》中寫男子為提高性快感,如何在性交前把三個香碼兒放在女人身上,一個在兩乳間,一個在肚子上,一個在陰阜上,然後點燃。但這卻是寫女子願意這麼做,而且增加了性快感,也許,這是女子性變態中的受虐淫癖。而女性對女性施行性虐待的例子卻不少,大多是妒嫉和報復情敵,並滿足自己的快感。

如《漢書》有記載,廣川王去有兩個寵姬,名叫王昭平和王地余。當他生病時,有個叫昭信的姬照顧他並獲得了寵愛。此後,昭信就嫉恨其他的姬妃,她曾誣蔑中傷一個叫望卿的姬,說她在畫師面前赤身裸體,並用鞭子笞打望卿,令諸姬用燒紅的鐵鉛灼她,望卿逃跑,跳井自殺,昭信叫人把她拉上來,用木棍捅入她的陰道,然後割下她的鼻子、舌頭和嘴唇,並烹煮她的屍體。昭信先後殺過十幾個女人,還時常狂飲,使伎樂裸舞,這完全是一種變態的施虐淫癖。

清代小說《隔簾花影》中,也記述了有位宋夫人,發現她的丈夫在外暗養了一個情婦。宋夫人帶上僕人找到那個姑娘,帶回家來,叫人剝光那姑娘的衣服,裸露於堂上,親自動手用馬鞭把那女子打得渾身是血,並剃光了她的頭髮。宋夫人從施虐中感到了性滿足。
女性受虐癖與施虐癖在古籍中(特別是野史、筆記、小說中)頗為多見。許多怕老婆的故事,描述『河東吼』等,其實有不少是女性施虐淫癖的表現。

古代女性在性愛手段方法上的異常現象,在色情小說類書中可見到一些。如《金瓶梅》中,常常提到了女子給男子口交,即稱為『品簫』。還有寫到女子(如書中王六兒)喜歡肛門交和手淫:『原來婦人有一種毛病,但凡交媾只要教漢子幹她後庭花,在下邊揉著芯子才過,不然,隨問怎的不得身子。』 『先令婦女馬伏在下,那活放入後庭花內,極力硼二三百度,硼得屁股連聲響亮,婦女用手在操著厭心子,口中叫「達達」如流水。』

此外,其他色情小說,如《肉蒲團》等也常提到女子喜肛交的事例。但古代女性的性變態,大多出於心理反常和環境的閉塞。女子對男子或女子的性虐待,大多出自偏狹心理,唯恐失去自己的性對象,至於肛交等異常性方式,也是出於對性生活的刺激、求新,或淫蕩變異。特別是同性戀,不能不說與中國女性特別的被禁錮和傳統的視男女之交往為犯罪行為的偏見有很大關係。

畫中男人身後的竹林,女人身後的丁香布局巧妙。男人手里似乎攥著個香囊,正跟女人逗樂。
畫中男人身後的竹林,女人身後的丁香布局巧妙。男人手裡似乎攥著個香囊,正跟女人逗樂。

資料圖:古代春宮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