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大陸女白領 話語權正在崛起!

「女性、中產、白領」這個群體在網路輿論場中日益活躍並,形成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最近兩個熱點話題引發了很大的討論,一是伴娘柳岩被捉弄引發的事件,一是和頤酒店女生被襲事件。一個引發了連續數天的輿論激辯,一個引入的輿情讓媒體驚呼熱點進入『十億關注』量級的時代。兩起事件的火爆,有很多原因,比如第一起事件有娛樂元素,第二起事件牽動起公眾極大的不安感,形成情緒的井噴。但深入分析兩起事件的傳播,可以看到一個共同的推動元素,就是女白領話語權的崛起。

根據新華網報導,這兩個事件有著顯著的標誌意義,見證著『女性、中產、白領』這個群體在網路輿論場中的高調登台亮相,從鬆散的潛水變為密切聯繫的顯性群體,日益活躍並緊密抱團,形成輿論場中一個不可或缺的活躍力量。她們在日常話題中潛水,密切關注與女性權益相關的話題,在相關熱點中積極設置議題,主張本群體的法律權利和群體訴求,狙擊性別歧視和日常騷擾,推動事件朝著有利本群體方向發展。不只這兩個事件,從剩女、我可以騷你不可以擾、抨擊直男癌等話題中,都可以看到這個群體的日益顯性、抱團並強勢,在對熱點的追蹤上有著極強的女性韌性,比其他職業群體更有黏性和凝聚力。

從我的觀察看,柳岩被捉弄的影片傳出後,情緒反應最激烈的就是這個群體,她們強烈地被戳痛了,產生了強烈的受害者共情共鳴感。我與一個女白領朋友討論過這個話題,她堅定地認為這是一種騷擾,男星們的捉弄不可原諒,她說,她也許不那麼關心柳岩當時所想,但害怕會在自己的婚禮上成為如此被捉弄的對象。同樣,和頤酒店女生被襲事件也是如此:女白領的反應尤其強烈,因為被襲女生太可能是他們自己了,被襲女生的女白領身份在短時間內激起了無數經常出差的單身女白領的共情,因此迅速進入了『十億關注』的天文數字量級。

女白領話語權的崛起,是大陸社會女權意識崛起的直接體現。隨著女性經濟的獨立和平權觀念的普及,加上女性在社會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女權主義觀念正從少數女性知識精英向普通女性擴散,人數越來越廣泛,已經從一種少數人持人的邊緣觀念躍升為社會的主流觀念。這種觀念在各階層都有,在權利意識強烈的女中產白領階層尤其彰顯,她們抗議春晚中的女性歧視,抨擊辦公室性騷擾,批評招聘中的性別歧視,整理大眾文化中那些涉嫌消費女性身體的形態。

為什麼男白領沒有成為一種群體和現象,而女白領會呢?因為女白領在弱者身份的認同容易強化一種抱團意識。『男白領』不是一個習慣的稱呼,因為男性作為白領的存在,是個體和鬆散的,也不需要藉助『性別群體』去維護權利。女白領因為有較強的弱者身份想像能力,很容易在職場和生活中形成抱團意識,以群體身份去獲得關注和力量。

女白領話語權崛起的另一個原因是,女白領集中在一些掌握著媒體和網路話語權的行業和崗位。媒體、教師、營銷等行業,女性在人數上越來越占有優勢。就拿我所在的媒體行業為例,新聞系女生所占比例越來越大,上課時一眼望去全是女生,這自然也使媒體中女記者女編輯的人數越來越多。掌握媒體即掌握了部分話語權,當媒體中女性人數不斷增長時,自然會外顯為一種女性話語權。

另一個有較大話語權的是教師行業,這個行業中女性似乎也占多數。女生在高考文科方面占有優勢,而行業中掌握話語權的又多是與文科相關的職業。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同有『剩』的問題,甚至男比女問題嚴重多了,可剩女問題卻比剩男問題在輿論場上更容易得到關注,這背後就是女白領的話語權。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女性的弱者形象更容易贏得同情和關注,以女性為形象的標籤有著一種直觀和感性上的共情力(你會想起你的母親,你身邊的女人),這使女白領的訴求更能在輿論空間提起議題。所以,公共事件中的女性形象,很容易成為輿情的引爆點,如鄧玉嬌事件、京溫商城事件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