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雞湯文」成產業 一篇十萬+轉發平台可獲15萬

朋友圈。

通州某小區一住宅內,5月7日『微轉淘金』轉發平台一名工作人員上網尋找備用圖片。該平台除了減肥、保健品廣告,還有風水類的貔貅及高仿手錶廣告。

根據新京報報導,每天早上起來打開微信,總會發現朋友圈被各式各樣的雞湯文刷屏。標題往往是這樣的:《生活的坑往往是自己挖的》、《給對將來感到不安的你》,抑或是以專家學者口吻告誡你:《女孩啊!可長點心眼》、《人生不得不提的30個忠告》、《這五種食物千萬不能吃》。

令人想不到的是,微信好友們轉發的這些文章,是在為別人賺錢,雞湯文背後暗藏著獲利豐厚的『轉發』產業鏈。近日,記者調查發現,雞湯文大多由專門的微信公號或者APP等轉發平台進行分發,註冊人員再透過轉發此類附帶廣告的文章來獲取分成,每轉發或點擊一次1到6分錢(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篇10萬+文章,轉發平台可獲得3萬元左右的灰色收入。

雞湯文除了製造垃圾資訊,內置的廣告還會給網友帶來誤導,甚至就是一騙局。網路安全專家指出,朋友圈雞湯文逐漸取代電視購物,成為劣質保健品、假冒偽劣藥品、減肥豐胸類產品的營銷管道。由於缺乏監管,虛假誇大廣告效果,其產品質量甚至會更差。

雞湯文刷屏背後暗藏虛假廣告

27歲的東北女孩宋瑜(化名),備受家人轉發的養生帖、雞湯文困擾。在她父親的朋友圈裡,整日被『人生要交的四位朋友』、『枸杞搭一物,勝吃唐僧肉』等文章刷屏。

去(2015)年6月,宋瑜的父親申請了微信號,之後每天都會給她轉發大量的養生和心靈雞湯文章,最多一天二三十條。

有時早上不到六點鐘,手機叮叮的提示音就將宋瑜吵醒,她一看是父親發來的一條《早晨吃雞蛋的驚人好處,你知道嗎?》』還沒到單位,父親又來一條《鬱悶的時候看看這頭驢,改變你的心態!》』

經常會開到一半,宋瑜的手機就響起一連串的『叮叮叮』,她說,不用看,一定又是她老爸轉發的養生雞湯文。

『他不僅單獨發給我,還每天發朋友圈,覺得有用的他就轉。』宋瑜說。但宋瑜想不到的是,父親的熱心腸轉發可能是在替別人『掙錢』,更有可能會害人。

2015年3月,據《南方日報》報導,廣東的老劉在網上花1760元,買了一種『血鑽野燕麥』的男性保健品。服用之後,老劉接到騷擾電話。不斷有『總監』、『院長』等人物,以治病為藉口讓老劉買各種亂七八糟的藥物;而後出現的『消保委人員』、『財務人員』、『經理』等角色,則說前面『出場』的人有問題,稱給老劉補償,但要其交稅。

就這樣,短短幾個月時間,老劉匯了14筆款,共計54萬多元。然而,吃了這麼久,一點效果都沒有,最終老劉報警。警方經過兩個多月調查,在廣西南寧一舉搗毀這個詐騙團夥,共抓獲17人。據悉,為了騙老劉,詐騙團夥先後出動了8人。

『血鑽野燕麥』的騙局還在繼續,而他們可能正隱藏在雞湯文當中。4月18日,記者在兩家不同轉發平台的文章下方廣告鏈結中,找到兩個宣稱免費領取的商品。

其中《這樣減肥,10人有9人成功》文章下方鏈結的正是上述被曝光的『血鑽野燕麥』,廣告宣稱『進口阿拉伯,瞬間堅挺,服用20到40天,能持續生長4-7公分』。

記者在廣告頁填寫了電話、住址之後提交。次日,客服打來電話稱,商家在武漢,從武漢郵寄兩盒產品,需要郵費及文件費共計200元。4月21日,記者收到了『血鑽野燕麥』,包裝盒上寫有代收200元。快遞人員表示,商品寄過來的郵費已經付清,為18元。

『血鑽野燕麥』的外包裝上則用小字標示『壓片糖果』,製造商為廣東省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採用的則是食品生產許可證號。透過大陸國家食藥監官網查詢得知,該企業食品生產許可證號僅為生產糖果。

獵豹移動安全專家李鐵軍指出,上述付郵免費送實則就是陷阱,消費者所付費用遠遠高於郵費及商品價值。此種廣告透過微轉平台傳播,平台利用轉發文章或者廣告鏈結分成誘導網友在朋友圈大量轉發虛假廣告。

轉發文章,『躺著月入萬元』?

記者調查發現,雞湯文由專門的微信公號或APP等轉發平台進行分發,註冊人員再透過轉發此類文章獲得提成。『轉發分享文章就能賺錢,1分鐘賺1元,躺著月入萬元。』這樣的廣告語在每個人的朋友圈都有可能出現。記者透過微信及相關APP平台,搜索『轉發文章』,能夠搜到很多此類轉發任務平台公眾號。

認證為『廈門某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轉發類公眾號中,有『開始賺錢』『新手學堂』等功能,點擊『開始賺錢』,會跳轉到協力廠商頁面,需要用戶用手機號註冊登錄。

在多款任務平台轉發頁面,記者發現,轉發文章不外『健康』、『育兒』、『風水』、『情感』等類型,每篇文章都有轉發及瀏覽收益,從0.01元到0.06元不等。

廈門這家轉發平台客服人員介紹,用戶將文章分享到朋友圈後,只要有人閱讀,系統會自動統計閱讀量,每次有效閱讀,用戶可以獲得0.03元至0.05元,如果有人再次轉發的話,閱讀提成也同樣分給註冊用戶。

上述任務平台稱,用戶還可以招收徒弟,當徒弟分享文章獲得收入時,每次收入提現成功時,會有提現金額的20%作為初始客戶的下線提成。

不難發現,轉發平台上的每一篇文章末尾都植入了廣告。曾經做過半年轉發文章業務的網友『溫水杯』說。平台和轉發者的收益都來自廣告主,當然轉發者拿到的只是一小部分。

『溫水杯』介紹,2013年左右,各類的轉發平台開始在微信中出現,去年達到競爭高峰。『原來好的時候,一天能賺到百十來塊,後來轉發平台多了,做的人也多,加之騰訊打擊,轉發文章的收益逐漸下降。』

而那些鏈結在雞湯文中的廣告,也會視文章內容而定,比如健身類文章,頭尾部的廣告就會是豐胸、減肥等等。同時,這些雞湯文的尾部都帶有產品推廣鏈結,只要點擊進去,就會看到相應產品的功能介紹和購買鏈結。

『這樣在正常轉發的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有人就把錢賺了。買的人還不少,不然哪來的錢付給轉發者。』溫水杯說。

『只要給錢,啥廣告都可投』

『大多數廣告都帶有色情性質的,只要給錢,啥廣告都可以投。』雞湯文轉發平台內部人士說。在多個雞湯文轉發平台,每篇文章首尾均有大量廣告,多涉及豐胸減肥、保健品等。

一篇『上班族經常感冒需要減減壓』的養生文章內,植入大量廣告,圖片上的女性性感暴露,配文挑逗露骨。『藝校女生被潛規則』、『17歲女友被囚禁當××』。點擊進入後,則是一款男性保健用品的廣告,當中的康復感言類似於色情文章。

同樣在一篇轉發10萬+的新聞影片文章內,植入了大量的色情廣告,點擊進入後,發現是一款保健內褲的廣告。

經過對比發現,在淘寶上幾十元包郵的減肥茶、減肥膠囊、保健內褲等,同品牌、同規格產品在朋友圈裡可以賣數百上千元,價格相差十倍以上。

一位轉發平台業內人士介紹,轉發文章的頭尾位置會自動顯示廣告,植入色情圖片的目的就是讓人看了就想點,這樣才能提高廣告轉化率。

前述轉發平台的負責人稱,目前轉發平台廣告大多針對豐胸減肥、男性保健等產品,這些產品都有虛假宣傳的嫌疑,因此這些產品在正規平台投放不了廣告。

轉發平台也會對廣告有所顧忌,一眼就看出危及到人命的虛假廣告,轉發平台也不敢接。一轉發平台負責人透露,例如有廣告主要宣傳癌症藥,告訴人家幾個療程就能治癒,這種廣告就不做,相對風險大,『幾十塊錢的東西對外賣幾千,我們也不敢接。』

記者以投放廣告為由聯繫了多家轉發平台,工作人員均表示,不需要對記者的產品進行提前檢測,即使不在同一城市,也可交錢直接上廣告。

對於產品質量,一位平台負責人表示,『不會檢驗你產品的真假,因為雞湯文廣告本身就有打擦邊球嫌疑。只要產品不害人害命,別的都沒事。

非正規平台的生意經

碰上10萬+的點擊,一篇雞湯文的廣告費就達3.5萬元,除去轉發平台每點擊一次0.01元至0.06元的成本,一篇10萬+雞湯文,轉發平台可賺3萬元左右。

4月12日,記者聯繫一家名為『微轉淘金』的轉發平台,該平台位於通州北關橋附近一小區內的三室一廳房間內。4月14日上午11時許,該平台辦公室內,10多名員工正在維護網頁。

該平台負責人王業武自稱做茶生意,微轉淘金只是公司的一款產品。他把這個平台當做賺錢的『機會』,『要是想掙錢就要進行一些規避。就像保健品,正規平台不可能隨意誇大宣傳。』

王業武的名片顯示為問山問水(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自稱創辦了中國茶道網。而此網站位址正是『微轉淘金』的通州辦公地點。

『微轉淘金主要接一些不能在正規平台投放的保健品廣告。』王業武介紹,該平台廣告主要按三種方式付費,一種是按文章點擊量,透過文章將廣告轉入到產品頁面,0.5元每次;二是按閱讀量,把產品寫在文章裡面,加入產品和個人QQ微信號,一次閱讀0.35元;還有一種是留電,廣告上會讓消費者留電話,平台再以每個電話60元賣給商家。

王業武解釋,平台上有個系統,廣告主和平台方都能看到,閱讀者每天留了多少電話都有登記。廣告主讓對方留電話,也有噱頭,『送些小禮品,對方就會主動留下電話、住址,廣告主把這些資訊收回來,再給對方打電話進行主動營銷。』

在微轉淘金平台,王業武把保健豐胸美容產品歸類到高風險廣告,每點擊一次,廣告主需付0.5元。廣告主透過預付費『充值』方式交費。比如某保健品廣告一個月的預算是五萬元,廣告主就先充值五萬,然後按文章點擊量消耗,等消耗完了再進行充值。

王業武的說法得到了另一轉發平台負責人印證。轉發平台用大量的註冊用戶來吸引廣告主。每次點擊,廣告主按0.35元到0.5元付費。

按照王業武給出的資料,如果碰上10萬+的閱讀文章,一篇雞湯文的廣告費就達3.5元,除去轉發平台每點擊一次0.01元至0.06元的成本,一篇10萬+雞湯文,轉發平台賺3萬元左右。

王業武稱,微轉淘金平台除了減肥、保健品廣告,還有風水類的貔貅及高仿手錶廣告,這些出現在電視購物上的廣告,如今都轉戰到了微信朋友圈。

有轉發平台負責人坦言,想賺錢,就要打擦邊球,一些類似微轉金的平台還涉及到傳銷,轉發文章按照倒金字塔結構逐一分成,越往上層的用戶拿到的分成也就越多。

無序的市場與監管空白

大量存在的轉發平台以及背後的廣告,該由誰來監管?微信團隊及工商部門目前也都是以接受舉報和提示風險為主,並無有效的監管措施。一位轉發平台的內部人員介紹,轉發平台最初的興起就是面對微信群體,伴隨著微信的發展而泛濫。

『去年年底,轉發平台業務量達到高峰。伴隨此現象,微信方面的封號遮罩力度也開始加大。很多積累到大量用戶的轉發平台都開發了APP。或是透過公眾號轉入協力廠商鏈結來規避。』他說。

『朋友圈的干擾越來越多,只能說明這裡面有問題。』網路安全人士說,三四線城市及剛使用微信的中老年人喜歡轉發一些駭人聽聞事件及養生雞湯等文章,不法分子正是利用這一點,在文章當中植入虛假廣告,以此牟利。

他表示,目前的轉發平台,類似互聯網時代的個人站長,手法也比較接近,有很多小站,扒其他網站的內容,稍加修改後向外宣傳,達到一定流量之後,去換廣告。此前一些不正規的保健品、假冒偽劣商品的廣告主要投放在一些小網站,如今已將陣地轉移至微信朋友圈。

『現在對於這類APP的監管,已不僅僅是漏洞,而是空白。程序本身不違法,但利用程序幹違法的事兒,卻很難監管。』這位網路安全人士表示。

記者注意到,2016年3月10日,微信公告稱,將對『轉發賺錢、刷分刷榜類』的誘導行為進行處罰,處罰形式包括刪文、限制帳號部分能力或封禁帳號等。

對此,微信團隊回覆稱,『很多轉發平台所進入的均是外部鏈結,微信有相應的管理規範,主要的措施還是依據用戶舉報。』而對於存在的虛假違規廣告,微信團隊表示,對於此類惡意廣告在微信中的出現,微信也是受害者。

據一名工商系統人士介紹,針對朋友圈的廣告監管確實為空白。目前,工商能做的也就是提示風險。該人士解釋,微信等網路交易行為隱蔽,不能提供發票等相關證據,一旦出現投訴,兜售產品的一方可以隨時消失,讓監管部門無法找到當事人。『如同微商一樣,說到底是沒有資質的,也不好監管,像兩人之間的私下交易。』

該人士建議,對於微商可透過消費者舉報和線上線下一體化管理,重點從商品及服務提供者是否具備相關資質,是否發布虛假宣傳資訊,是否涉嫌傳銷等方面開展日常監管。


某轉發平台雞湯文廣告產品——血鑽野燕麥。宣稱能『壯陽』,實為壓片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