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走近北京故宮一線員工 「大內侍衛」宮內守平安

雷銘在慈寧宮進行安全巡查。

在慈寧宮花園五彩繽紛的牡丹花叢中,有陶醉美景的觀眾為了拍照,竟把裝有鉅款的錢包遺落地上;在端門廣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色膽包天的狂徒,竟敢趁亂混入女廁偷窺……每到旅遊旺季,北京故宮開放管理處的工作人員都要繃緊神經,隨時準備應對各種突發事件。

根據北京晨報報導,日前,記者走近這些北京故宮一線員工,聽他們講起發生在『宮』裡的那些事兒。這些統一著裝的年輕人,有點像當年的大內侍衛,守護著紫禁城的文物和觀眾們的安全。

出鏡人物:開放管理處外西路 管理科科長雷銘
地點:慈寧宮
任務:無死角巡視保護觀眾

上午10點,慈寧宮的觀眾逐漸增多。北京故宮開放管理處外西路管理科科長雷銘,領著幾名工作人員在人群中巡視。藏青色的制服,戴著墨鏡,這群小夥子遠遠走來甚是威武。

這墨鏡可不是為了扮酷,開放管理處主要在室外工作,戴著墨鏡保護眼睛。『現在是旺季,觀眾集中,我們巡視的時候要做到無死角,真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雷銘正說著,見幾名觀眾舉著手機,邊走邊拍照,來到了慈寧宮外高台的邊緣,他趕緊搶上幾步提醒。『小心後面,別踩空了。』

雷銘說,古代宮殿都建在高台之上,平台高度在1公尺左右。從保護觀眾角度說,加裝護欄更保險一些,但那就破壞了古建的整體風貌。現在已經設置了警示牌,但還是要隨時提醒觀眾注意腳下。就在不久前,一位年輕女孩兒光顧著拍照,從慈寧宮的高台上直接走了下去,把她自己嚇了一跳,也把雷銘嚇得不輕。好在年輕,筋骨皮實,只是扭了下腳,並沒有大礙。

雷銘告訴記者,除了保證觀眾安全外,他們的另外一個重要任務就是保證文物安全。這兩年觀眾的不文明行為已經明顯減少,但極端情況也不能不防。比如突發的『跳殿』行為。一般中軸線上的大殿是不能進入的,裝有護欄,但極個別觀眾為了拍照或其他原因,可能突然翻越護欄進去『哢嚓』一下,這就需要工作人員眼疾手快,及時制止了。

地點:慈寧宮花園
任務:幫忙找孩子撿錢包

2015年10月,以慈寧宮領銜的北京故宮外西路對外開放。不僅讓全世界觀眾有機會進入昔日紫禁城的太后宮區,也為北京故宮中軸線分解了一部分觀眾壓力。

據雷銘介紹,慈寧宮區域開放半年來,經測算,大約能夠分流10%左右的觀眾。以前觀眾來北京故宮,先到太和殿看皇帝白天坐在哪兒,然後到養心殿看皇帝晚上躺在哪兒,之後就頭也不回地一直走出去了。其實,北京故宮裡的好東西,很多都藏在『犄角旮旯』呢。

今(2016)年4月,洛陽牡丹進宮,一度恢復了慈寧宮花園花團錦簇的歷史風貌,也讓外西路成了人們參觀的重點。雷銘說,牡丹和宮殿的結合著實讓很多觀眾看得過癮,一門心思留影拍照,有人把錢包都遺落在花叢裡,還有媽媽把兒子也給丟了。

就在洛陽牡丹展開幕不久,外西路管理科的工作人員在牡丹花下撿到了一個鼓鼓囊囊的錢包,數了數,裡面有現金6000多元(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還有十幾張銀行卡、駕照和身分證。交到派出所後,輾轉找到了失主。雷銘說,這還不是他們撿到最多的錢,去(2015)年還有工作人員撿到了1萬多元現金。

除了丟錢,還有丟『人』的。雷銘回憶,就在4月末,他們在壽康宮發現一個獨自遊玩的小男孩。工作人員趕緊將其看護起來,用對講機呼叫雷銘。這時雷銘正好在慈寧宮,遇到了一個找不到兒子快急瘋了的年輕媽媽,趕快把這母子送到了一處。

出鏡人物:午門管理科科長樊磊
地點:午門
任務:護送『可疑』觀眾出宮

去年,北京故宮開放面積達到65%。今年,隨著慈寧宮大佛堂的開放,以及隨後冰窖區域觀眾服務中心開放,北京故宮開放區域將逐步擴大至76%,同時也拉長了開放管理處的『戰線』。

午門管理科科長樊磊是一位在北京故宮工作了32年的老員工。『明(2017)年就退休了,我可要站好最後一班崗。』樊磊說,午門、東華門和文華殿都是他的管理範圍,其中又以午門為重點。『現在東雁翅樓裡有來自美國的展覽,全是珍貴的寶石和金器。我們要確保這些寶貝萬無一失。』

樊磊說,前兩年發生的『人打鐘』事件,一位青年觀眾毫無徵兆地突然拳擊展廳玻璃,致使一座文物鐘錶墜落受損。『現在大家腦子裡都繃緊著一根弦兒,就是不讓形跡可疑人員靠近文物。』

樊磊所說的『形跡可疑人員』不久前就在文華殿出現了。『一位男觀眾,突然在院子裡用頭撞樹,我們幾個工作人員趕緊把他圍住。』樊磊說,後來這名男子又到了午門區域,工作人員一路相隨,陪他參觀。待這位觀眾離開午門,向太和殿方向走去時,樊磊又趕緊向沿線工作人員通報,大家接力守護,送這位觀眾安全出『宮』。

憑著在開放管理處工作幾十年的經驗,樊磊說,春夏之交的時候,人的情緒容易激動。這些日子,他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盯緊這些危險的『可疑人員』,不讓文物和觀眾受到傷害。

出鏡人物:端門管理科科長李微波
地點:端門
任務:女廁所擒獲偷窺者

午門之外的端門地區,與社會區域相通,可以說是北京故宮博物院管理的最複雜區域。『鎮守』這裡的是端門管理科科長李微波,一位轉業軍官。

時近午後,身材魁梧的李微波站在辦公室門口,面朝端門廣場,掃視著廣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年4月份的一個午後,一起突發事件讓李微波記憶深刻。一名男子竟然尾隨女保安員混入端門東側女厠所伺機偷窺,在聽到呼叫後,李微波幾個箭步衝過去,將偷窺者擒獲,送到北京故宮派出所。

前年夏天,端門廣場還險些發生裸奔事件。李微波回憶,他當時正在辦公室內,突然恍惚看到一團白影從門口跑過。晃神後,他才看清是一個赤身裸體的男子。容不得多想,他趕緊追上去,將該男子控制住,這才沒有引發混亂。

除了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李微波和端門管理科的同事還要維護購票秩序,在參觀人數接近8萬人次上限時,啟動限流措施。

北京故宮自去年6月啟動每天8萬人限流等『削峰填谷』措施後,單日18萬的客流高峰不會再有,但日平均客流明顯增長。今年前4個月,已經啟動8次限流措施。李微波說,從這個態勢來看,今年旺季的限流措施很可能會常態性出現。『去年限流32次,預計今年將會超過50次。』

記者手記
宮裡『當差』不易

北京故宮開放管理服務一線的這群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幹的卻是一份『熬人』的差事。看似閒庭信步,實則外鬆內緊,一股氣兒老得在丹田頂著。一個不留神,有人跑進太和殿坐龍椅去了,那可不得了。北京故宮沒小事,大陸全國上下都盯著呢。

想當年,在紫禁城裡當差令人仰慕,現而今也一樣。雷銘是個1986年出生的北京男孩兒,小夥伴們都羨慕他,在北京故宮裡當上了科長。可這份工作還真不是好幹的。早上6點得從西四環往北京故宮趕,從早上8點一直盯到下午5點。去年武英殿『石渠寶笈特展』展出《清明上河圖》,雷銘和他的同事們連續一個多月連軸轉。

單霽翔院長說了,要把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這是一個艱巨的歷史任務。從一線員工到院長,大家得擰成一股繩,一股穿越歷史的纜繩,把北京故宮平安傳承給後世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