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癱瘓女孩不被打垮 夢想在110公分之上!

癱瘓輟學,出版文集,90後李玉潔:夢想在110公分之上。

有人來借書,李玉潔一點一點挪動輪椅到書架邊,變形的雙手熟稔地取下書,右手手腕不能動,她用筆在本子上一點一點『戳』著登記。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白色外套,藍色舊毛衣,26歲的女孩臉上始終是淺淺的笑。7歲患類風濕,14歲癱瘓輟學,15歲開始寫作,作品多次在大陸全國獲獎,自學取得大專學歷,出版25萬字個人文集,開通『知心姐姐』熱線,開展勵志演講……這個湖北宜都陸城街頭筆社區圖書管理員感動了很多人。

變故發生

1990年,李玉潔出生在一個普通農家,爸爸是泥瓦工,媽媽在家務農,家裡還有個妹妹。生活雖不富裕,一家人也其樂融融。變故發生在李玉潔7歲那年。她走路時,腳踝突然一陣疼痛,醫院檢查後被確診為類風濕。從此,她再也無法跑跑跳跳,走起路來一瘸一拐。

為了給她治病,家裡一貧如洗。李玉潔每天的早點錢是5角(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白饅頭就著白開水,陪她度過六年小學。腿腳不便,她就提前起床,從不遲到。

手指嚴重變形,對正常人來說再簡單不過的寫字,對李玉潔來說一筆一畫都要更加費勁——她的右手手腕不能動彈,已經變形的手指捏穩筆已經不易,寫起字來更像一點一點在紙上『戳』。

有次考試時藥效發作,睡意湧來,她在課桌上連撞自己的額頭,讓自己清醒。至今,在她的初中校長朱大鵬的記憶中,這個自強的女孩,『除了體育,每門功課成績都是年級第一』。14歲時,她癱瘓了。手指長的鋼針,一次次扎進穴位,痛不欲生,坐上輪椅的她只能輟學。

癱瘓在家的李玉潔一度十分沮喪。無數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她獨自躺在床上悄悄哭泣,無數個清晨醒來,枕頭已經潮濕。許多次,李玉潔想到過死。她甚至叫媽媽把她推到鐵軌上去——但看到媽媽痛苦的淚水,她又後悔說出這樣傷害媽媽的話。

『人不是生來就要被打垮的』

李玉潔的家離曾就讀的學校很近。每天學校傳來廣播聲,讓不能上學的她渾身難受。她想到了讀書或許可以打發時間,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

『人不是生來就要被打垮的,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給打敗。』一本《老人與海》,讓她很快沉浸進去。李玉潔想到了自己,沒有了能行走的雙腿,自己還有雙手,還有一刻也不願停下來的頭腦和一顆永不放棄的心。她重新拿起課本,並將時間用到大量閱讀中去。

因為治療,她的手上、腿上一度全是水泡,雙手動一下就疼。媽媽坐在床沿,把一本本世界名著翻開正對著她,她睜大眼睛貪婪地閱讀。

輟學第二年,她開始寫文章並投稿。第一篇根據親身經歷寫就的文章,就在雜誌《中學生閱讀》上發表,這給了她很大的鼓舞。更讓她沒想到的是,許多大陸全國各地的同齡人來信,訴說感動和激勵,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雖然癱瘓了,但完全可以做個有用的人!』

從此,李玉潔愛上了寫作。右手5個手指嚴重變形,她努力夾著筆一點點在紙上『戳』,一篇千字稿子,她要『戳』半天,就這樣戳出連續三屆『中國少年作家杯』全國徵文大賽一等獎。

街道辦還送來了電腦,李玉潔寫起文章方便了許多。團組織也來到了她身邊。2006年起,歷屆團宜都市委書記都與她結對,幫忙排憂解難,推薦她參加團隊會、閱讀分享會,參評了全市十佳傑出青年。在團市委牽線搭橋下,李玉潔還得到了宜昌市中心醫院的免費治療。

『要用自己的力量回報社會』

寫作之餘,李玉潔自學通過了國家三級心理諮詢師考試,取得大專學歷,『要用自己的力量回報社會』。2007年起,她義務擔任母校校外德育輔導員;2014年,擔任宜都市陸城二中特聘輔導員。每周去給學生們上德育課,透過面對面、書信或網路交流,幫忙答疑解惑。同時,在團組織牽線搭橋下,每年她還到多所中學與單位開展勵志演講,目前已開展70多場。她的親身經歷與自強不息地精神,感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

去(2015)年,李玉潔開通『知心姐姐』熱線。宜昌秭歸縣一名初中生在父母陪伴下,來到宜都找到李玉潔。這名男生嚴重厭學,已在家休學半年,看了李玉潔的書,想跟她見面。李玉潔花了兩天時間耐心開導他,男生轉變了觀念,意識到自己能讀書有多幸福,重回了校園。

在社區,李玉潔還有另一個身份——課外小老師。每逢寒暑假,社區十幾個孩子到書屋來,她免費給他們輔導做作業。從失落沮喪,到重新燃起生活下去的勇氣,從循著夢想一路追尋,到用自己的力量照亮越來越多的人,『全國優秀共青團員』、湖北省『自強模範』等榮譽紛至沓來,在她打理下,社區書屋還榮獲『湖北省十佳勵志書屋』。

去年下半年,在志工、政府部門以及企業幫助下,李玉潔25萬字的自傳結集出版。3月28日,看了她的書後,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給她回信點讚:『從書中我充分感受到蘊含其中的強烈正能量,這是一本激昂向上、催人奮進的好書。我為你不屈不撓追逐夢想所取得的成績感到由衷高興!你的成長經歷讓我想起被譽為「當代保爾」的張海迪。』

李玉潔的書名叫《夢想在110公分之上》。110公分,是她坐在輪椅上的高度。她說,彌補不能站著的遺憾的最好方式,就是去掙脫枷鎖、追尋夢想,『我說的是追尋,而非實現,追尋的過程已能讓內心無比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