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炒樓騰挪法:湊錢買筍盤 少則賺幾萬多則幾十萬

法庭審理四名疑犯。

『被告人何偉勝,男,1969年11月26日出生,居民身分證***,漢族,出生地為廣州市,文化程度初中,戶籍所在地為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現住址為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何偉勝是長期潛伏在廣州市區的一名職業炒房人、前房地產仲介,其參與炒賣的房屋達上千套之多,十幾年間積累了數千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財富。

何偉勝遊走在灰色地帶,不時陷入房產糾紛。2012年,他曾因涉嫌詐騙,被海珠區公安局逮捕;3年後,他又被越秀區檢察院批准逮捕。而逝者房產被盜賣的不正常行為正被揭開面紗,面臨法律追責。目前,何偉勝被指控參與了五宗房屋詐騙案。

5月4日,記者在法庭上見到何偉勝時,被他在庭上的狂放不羈震驚。走進法庭時,他對著旁聽席上他的親戚朋友、『馬仔』、受害者們微笑致意,甚至高抬起被手銬束縛著的雙手作拱手禮,連聲說『沒事,沒事』,一副江湖大佬的做派。

湊錢買筍盤轉手賺大錢

2000年,廣州的樓市剛剛微抬頭,何偉勝即開始炒樓。他自稱,廣州大部分房產仲介行都知道他,多多少少都有過合作。陷入房產糾紛,對何偉勝而言,是家常便飯。幾乎廣州每個區法院都有何偉勝的案件,他當過原告,也當過被告。2012年,他曾因涉嫌詐騙,被海珠區公安局逮捕,後辦理了取保候審。

2015年7月15日,廣州市越秀區檢察院批准逮捕何偉勝。2016年5月4日,何偉勝涉嫌詐騙的案件在越秀區法院開庭。何偉勝被指控是主犯,另有三名從犯:黎子健、林錦麟、容沛麒。這三名從犯各扮演不同的角色:仲介、買家或賣家。

房屋從屋主的手上,莫名其妙地經過何偉勝、黎子健、林錦麟或容沛麒,就轉入了第三任手中。有時候,屋主連自己的房子被賣了兩次,都覺察不到。

法庭上,何偉勝振振有詞:『我不認罪。我炒樓而已,房子都是用錢買的。』這其中的貓膩,每一個被告或閃爍其詞。炒樓怎麼炒?何偉勝說,他跟各家仲介行以及財務公司合作,發現有筍盤,就先湊錢將其『買下』,然後轉手,一筆少則賺幾萬元,多則幾十萬元。炒樓十六年,何偉勝積累的財富,沒有上億元,起碼也有幾千萬元。

逝者房產被盜賣

這些『筍盤』如何到何偉勝手裡?2012年10月,本報曾報導一起蹊蹺的案件。78歲的鄺婆婆發現祖屋莫名其妙地成了別人的房產,而且被賣了兩次。

更為蹊蹺的是,這套房子是登記在鄺婆婆的先生陳某名下,而陳某已於2010年去世。陳某去世後,該房產一直未辦理繼承。死人名下的房產怎樣被一賣再賣?隨著鄺婆婆將廣州市國土房產局告上法庭,被遮蓋的事實一步步被揭開。

房管局答辯稱,該局是依法依規辦理房屋產權轉移登記的。第一次轉移登記時間為2011年9月,鄺婆婆及其丈夫陳某共同委託代理人容沛麒將涉案房屋出售給黎子健。當時,容沛麒持南方公證處的委託公證書來辦理房屋產權登記,房管局根據與南方公證處聯網的資訊查詢到,這份公證書是真的。

而鄺婆婆從未見過容沛麒和黎子健,更從未到過南方公證處。記者到南方公證處追查發現,辦理公證提供的身分證、結婚證和戶口名簿,全系偽造。員警將目標鎖定為何偉勝。除了鄺婆婆的案件,還有多宗逝者房屋被盜賣的案件,始作俑者均指向何偉勝。

他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房子我是買回來的,我也是受害者。』何偉勝說。按照他的說法,當時是鄺婆婆的兒子陳某磊和財務公司的人找到他,在市二宮的咖啡廳見面,他花了10萬元買這套房子。而虛假公證的情況,他表示不知情,是財務公司的人將公證書交給他的。

偽造證件辦了賣房公證

此時,鄺婆婆和她的兒子陳某磊就坐在旁聽席上。陳某磊說:『我真想衝上去跟何偉勝對質,我幾時有見過他?我幾時收過他10萬元?』

陳某磊回憶,2008年1月份,他找到廣州市永宜信用擔保有限公司,辦理了免抵押貸款的業務。陳某磊把所有準備好的證件和證明,包括父親的房產證正本、父親的身分證複印件、母親的身分證複印件等交給了永宜公司。

『他們給了一張收條,證明他們收到了房產證原件,說簽收人是他們老闆,但我根本沒有見過。』後來,陳某磊沒有收入,沒有繼續償還。當他想繼續還的時候,發現永宜公司已經搬走了。三年後,發現房屋就被轉賣了。

辦理這件虛假公證的公證員說,當時來辦理委託公證的兩位老人身分證資訊,在機器上無法讀取。但對方說是『消磁了』,所以讀不出來。因公證處也常見這種情況,且兩人身分證明及房產證等材料都齊全,一時疏忽,就為兩人辦理了公證。

法官的詰問

何偉勝想要推脫與虛假公證的關係。法官突然問何偉勝:『在廣州,房屋交吉是什麼意思?』

『交吉,就是交間空房。』何偉勝答。據瞭解,何偉勝涉嫌房屋詐騙的五宗案件中,有4宗房屋中仍常住有人。何偉勝承認,自己只進去看了第一間,其他要麼只看周邊,要麼沒去看過房。『你明知裡面還有人住,也不過問?』法官追問。

何偉勝有些語無倫次。他說,『對方』說會儘快交吉。但『對方』是誰,何偉勝似乎有意回避。在另一宗逝者房屋被盜賣的案件中,黎子健供認,是何偉勝讓他去辦理公證,何偉勝就在公證處樓下等。辦完公證後,何偉勝將假冒已死亡業主的周某某開車送走。

絕大部分的案件,均不需要何偉勝出面。炒樓的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辦理房屋交易全權委託書,委託書經過公證機構的公證後,委託人可以行使業主的全部權利,包括賣房簽字、過戶辦理和收取樓款。

鄺婆婆的這單交易中,從犯之一容沛麒就是扮演房屋交易委託人的角色。何偉勝讓他在一些文件上簽名,事後可拿兩三千元好處費,『別人讓我簽什麼,我就簽什麼。』『你一個37歲的男人,中專畢業,你不知道簽的東西是什麼就敢簽?』法官嚴厲地質問。

記者在廣州市房地產仲介協會的網站上查詢,何偉勝目前並沒有仲介資格。沒有仲介資格的何偉勝掌握著房屋倒賣的騰挪大法,他只需要站在背後,指點別人簽名,就能從看似合法的房屋交易中獲益甚豐。

記者查閱既有的判決書時發現,何偉勝和前妻吳某某也是某財務公司的管理人員。何偉勝會在媒體上刊登無抵押貸款的小廣告,以財務公司的名義借錢給個人,類似『高利貸』。這種借貸,表面上是無抵押的,但像鄺婆婆的兒子那樣,需把房產證押在那裡。

正常來說,沒有業主的同意,即使有房產證,也不可能把房子據為己有。死人的房產能被盜賣,肯定是不正常的。這種不正常現象背後的犯罪行為,正是法律現在要追究的。

職業炒樓人何偉勝,是否最終會被認定為詐騙罪,法院將繼續審查。

對話
現在限購了,沒那麼好賺

庭審間隙,獲越秀區法院允許,本報記者在羈押室內採訪了何偉勝。

記者:你是怎樣走上炒樓這條路的?
何偉勝:為了生活啊。我之前開製衣廠,都賠光了。剛剛開始,我也是跟著朋友做,跟著他們學,慢慢就做起來了。2000年,我還拿到了房地產經紀人的牌照。

記者:你的朋友圈裡有多少人炒樓?
何偉勝:幾百人。你看,好多仲介公司都知道我,還有地產公司,都有我的名字。我就是這樣跑來跑去。

記者:這麼多年,你一共炒了多少套房?
何偉勝:上千套吧,肯定有了。不炒不行啊,一大幫人要吃飯。

記者:那你賺了多少錢了?
何偉勝:炒樓,也是有賺有賠的。像這次這樣,不就賠囉!每個區法院,我都被壓了幾百幾十萬元,主要是遇到一些一房多賣的糾紛,還有一些子女偷父母的房產證來賣的,或者子女和父母合起來騙的也有。

記者:炒樓有風險。有些公證書、委託書是假的,你應該知道啊?
何偉勝:不是假,而是有問題。有些公證員收了錢,出了很多房子被盜賣的事情。我們也是後面才知道,所以這幾年我都不搞公證的房子了。

記者:你炒房子,業主也沒有見過,房子也沒有進去看,這樣也敢買?
何偉勝:炒樓都是這樣的,只要委託書、公證書是真的,就沒問題。

記者:哪來那麼多筍盤炒?
何偉勝:都是別人打電話給我的,仲介行、財務公司,或其他類型的公司,我們有合作,有些公司我也有份。

記者:經常遇到糾紛嗎?
何偉勝:每年都有兩三宗糾紛。沒辦法的,進那麼多貨,肯定有些有問題的。

記者:一般炒一套房子你能賺多少錢?
何偉勝:一整棟買回來,賺得比較多。2008年是最好賺的,一平方公尺可以賺幾千元。現在限購了,沒那麼好賺。


四人被指控詐騙罪,其中何偉勝(左二)為主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