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城市居民收入高低排行 長三角最富!

大陸城市。

『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指反映居民家庭全部現金收入能用於安排家庭日常生活的那部分收入。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長期以來作為反映一個地區居民收入水平和城市經濟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是了解居民生活變化情況的基礎。

根據第一財經網報導,據大陸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公報,2015年大陸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比上年增長8.9%,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4%;按常住地分,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比上年增長8.2%,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6%。

當然,不同地區、不同城市之間的差距很大。這其中,上海和北京兩大直轄市領銜各大城市。上海統計局的資料顯示,據抽樣調查,去(2015)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9867元,比上年增長8.5%,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0%。其中,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2962元,增長8.4%。

北京以52859元位居第二,與上海的差距僅為103元。京滬兩大直轄市作為強一線城市,現代服務業最為發達,而現代服務業正是高收入人群集中的行業。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14年平均工資最高的三個行業(由於2015年分行業的資料尚未公布,在此先參考2014年的資料)分別是金融業108273元,是大陸全國平均水平的1.92倍;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100797元,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79倍;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82220元,是大陸全國平均水平的1.46倍。而這幾個行業中,京滬又都是最集中的地區。

2015年,總共有3個城市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超過5萬大關。除了京滬,還有蘇州,蘇州這一資料達到了5.04萬。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五名中,除了北京,其餘四個城市全部位於長三角,分別是上海、蘇州、杭州和寧波。此外,南京和無錫分別分列第七、第八位。這些城市全部超過了4.5萬元的大關。

相比之下,珠三角的幾個主要城市要黯淡了不少。最高的廣州以46735位列第6,深圳則位列第9。另外兩個製造業大市佛山和東莞均為39700多,與同類型城市蘇州、無錫、寧波、溫州均有較大的差距。

那麼,為什麼珠三角幾個城市會明顯落後?

廣東省政協委員、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對記者分析,人口與產業結構是兩者差異的一大原因。在人口方面,這些城市的城鎮常住人口都包括戶籍人口和外來常住人口。所不同的是,長三角城市的戶籍人口占比更大,而珠三角城市外來常住人口占比更大。通常情況下,戶籍人口的整體收入更高,因此長三角城市的收入水平更高。

根據標準排名研究院日前發布的『大陸重點城市吸引力排行榜』,外來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最大的10個城市分別是東莞、深圳、佛山、廈門、上海、北京、蘇州、廣州、天津、珠海。其中,莞、深、佛包攬前三。以東莞為例,戶籍人口只有190多萬,但外來人口達到640多萬。

譚剛說,產業形態差異也是一大原因。江浙地區很多集體經濟更為發達,也有很多大型的企業。集體經濟比較規範,政府財政收入和老百姓從集體經濟中所獲得的收入會比較高。而珠三角私營經濟比較發達,像出租房屋等財產性收入很難反映在統計資料當中。

一般而言,儘管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包括了工資性收入、經營淨收入、財產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但在現實統計中,工資性收入占大頭,而從事商業以及獲取財產性收入方面,則體現較少。

廣東省綜合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彭澎對記者分析,統計口徑的差異是兩地的一大差別。江浙集體經濟更多,統計比較規範。而廣東的小個體經濟占比更大,統計不是很規範,小富即安的人特別多,想方設法隱藏收入。『這邊的特點是比較低調,不露富,很多收入都是隱瞞的。比如廣州作為商貿城市,很多人是一鋪養三代,正式收入沒有,但鋪金又不會體現在收入當中。』

在產業結構方面,彭澎說,珠三角的傳統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占比很高,比如廣州作為傳統商都,有很多專業批發市場,從事的就業人口特別多,但收入不是很高。『廣東這方面的就業群體特別多。整體上看,長三角的就業素質更高一些。』

東北收入增速慢

從區域分布上說,不同區域的城市之間差別十分明顯,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的城市遙遙領先於中西部和東北的城市。在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中,京滬之外,大體上長三角收入最高,珠三角次之,福建和山東的城市緊隨其後。其中,收入前16名中,除了位居第13的長沙外,其餘城市均來自沿海發達地區。

當然也不是沿海發達地區的城市都靠前,例如直轄市天津,去年的人均GDP達到了10.9萬元,以省份算,位居31個省份第一位,超過了北京和上海。但去年天津城鎮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34101元,不僅與上海、北京相差很遠,而且還排在長沙、武漢、呼和浩特、瀋陽、大連等中西部和東北城市後面,在40個城市中僅位列第22位。

究其原因,主要在於產業結構的差異。例如,相比京滬以金融、網路等第三產業為主的經濟結構,天津則是以重化工業為主。以工業為主的城市在居民收入方面顯然不如以現代服務業為主的城市。

專家指出,由於產業結構的不同,北方很多地區人均可支配收入占人均GDP的比例要比南方沿海發達地區低很多。尤其是一些地區主要靠投資拉動和能源消耗為主,而投資主體主要是央企和大國企,在做大產值的同時,老百姓的收入並沒有與之同步。

中部6個省城相互之間差距也比較大。其中,最高的長沙達到了39961元,正在逼近4萬元大關,與不少東部沿海發達城市相當,比中部最低的太原高出了1.2萬元。

當然這一資料的背後,有強大的實體經濟做支撐。資料顯示,2006年長沙GDP總量僅位列大陸全國第28,但到2015年,長沙GDP已躍居大陸全國各大城市第14位,9年間上升了14位。這其中當地主打產業裝備制造業、文化產業、醫藥、汽車等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以裝備製造業為例,近年來長沙湧現出了三一重工、中聯、山河智慧等在大陸國內響當當的裝備製造企業。

中部的大區中心城市——武漢這一數字為36436元,在40個城市中位居中游的位置。合肥、南昌和鄭州三個省會則在3萬出頭的水平,處於大陸全國平均水平上下。中部最低的是太原,位居40個主要城市的倒數第五位。

在西部城市中,昆明、成都和西安領先,這三城均高出大陸全國平均水平。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城市的機場旅客吞吐量都位居全國前十名,第三產業較為發達,收入也相對較高。其他幾個西部城市則比較靠後,其中,西寧以25232元位居倒數第一,蘭州、重慶、貴陽、銀川、南寧等也比較靠後。必須指出的是,作為直轄市,重慶的總人口接近了3千萬,相當於一個中等省份,若只以主城區計算,這一排名要靠前一些。

東北地區的四大城市中,瀋陽和大連比哈爾濱、長春高出不少,長、哈兩市這一資料低於大陸全國平均水準。當然從收入增速來看,這四個城市的增速均比較低,例如瀋陽去年收入增速只有7.1%,大連為6.8%,哈爾濱為7.5%,長春為6.6%,均明顯低於大陸全國平均水準。

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4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由高到低排列是東部、西部、中部和東北。 以能源化工為主的東北地區在經濟下行的同時,收入上也被中部超過,在四大板塊中墊底。

東北當地某發改系統一位人士告訴記者,在產業結構上,東北的產業結構不太合理,重工業多、輕工業少,導致東北就業不足,人口流向南方。就業不足導致社會民生對財政的依賴度加大,經濟發展難度加大。

在收入增速下滑的同時,東北的隱性失業問題也比較嚴重。去年4月,大陸國家發改委發布的《東北『三省一區』就業、社保和收入分配形勢調研報告》指出,東北部分企業近來一直處於虧損或開工不足狀態,為解決人員過剩問題,大多採取了內部轉崗、降薪等措施,隱性失業問題在部分行業和領域頗為嚴重,而在現行失業統計難以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