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在這裡展開你的想像 深圳企業家印象

這是深圳市區鳥瞰(2015年5月28日攝)。

風雲激蕩,大潮奔湧。各項經濟指標尤其是財政稅收指標飄紅,產業結構邁向中高端……『十三五』開局之年,大陸南方,一座面積不足2000平方公里、人口近2000萬的城市——深圳,率先實現發展動力轉換和結構性改革,走上了創新驅動發展的道路。

根據新華網報導,承載著30多年奠定的基礎和實力,這個大陸改革開放的『窗口』和『試驗田』,正日益成為一座生機勃勃的創新之城、築夢之城、未來之城。

(一)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肆虐的一年,改變世界的力量從未停止在某個角落生長。

當26歲的劉若鵬來到深圳,離他在美國《科學》雜誌發表論文尚不足一年,而這篇論文擁有一個絕對科幻色彩的主題——超文件與隱形衣。

美國史丹佛大學,與劉若鵬同歲的劉自鴻正在埋頭撰寫博士論文,論文主題同樣顛覆想像——如何製造可以任意彎曲、卷起的柔性螢幕。此時的劉自鴻還未想到3年後會在深圳創業,將論文付諸實踐。在一個需要展開想像力的城市,每天都在演繹、講述著傳奇故事。

同樣在2009年,華為公司正式超越幾家跨國公司,成為世界第二大行動網路設備巨頭。此時,距離總裁任正非43歲在深圳白手創業過去了22年。

在深圳中央商務區,身為當家人的馬明哲為中國平安集團總部大廈奠基,這座大廈建成後將成為深圳『第一樓』。20多年前,馬明哲提出『傳承百年招商,重操保險舊業』,被認為是天方夜譚;20多年後,平安從最初僅擁有13名員工成長為世界500強企業。這裡是深圳,溫暖濕潤的空氣中彌漫著夢想激蕩與扣人心弦的氣息。

(二)放在5年前,大學時代創立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的汪滔,在很多人眼裡仍然只是一個做玩具的,汪滔當時也只希望公司能養活10到20人的團隊就行。

對天空的嚮往,貫穿汪滔整個成長歷程。16歲那年,汪滔在一次考試中取得高分,父母獎勵他一架夢寐以求的遙控直升機。然而,這架飛機卻在不久後的一次飛行中『墜毀』,與汪滔的想像相距甚遠。

隨後,汪滔就讀於香港科技大學,學習電子工程專業,他仍熱衷於遙控直升機的鑽研,把獎學金拿出來研發,近乎瘋狂地參加學校的機器人大賽,甚至常常不被人理解。

然而,正如汪滔所說:『結果證明當時的想像力還是太小。』隨著近年來大疆發布一款款『精靈』系列消費級無人機,擁有一台『會飛的相機』成為新風尚,而全球每10台消費級無人機中7台來自大疆。更重要的是——大疆開拓出一片曾經不存在的消費藍海。

熱愛、癡迷、狂熱,有時是奇蹟創造者具備的共同氣質。讓畫面更清晰、色彩更豔麗的鐳射電視走進普通人家庭,這是『技術狂人』李屹的夢想。

但是,這在很多業內人看來卻『不靠譜』,因為鐳射顯示器成本高昂,且體積巨大。李屹始終對自己的夢想深信不疑,他創建深圳光峰光電技術有限公司,在公司長達四五年甚少收益、很多同伴相繼離開的情況下堅持研發。

李屹說:『只有真正有實力的人才能留下來』。最終,經過他潛心的技術鑽研,鐳射顯示器成本高、散斑和體積大等瓶頸得到破解,他做到了這個領域公認的世界第一,並即將引領這個行業的升級換代。

『北方地區夜晚太長,路上太黑,假如有一天在人造衛星上做一個反射板,將一束鐳射打上去,就可以反射整個區域進行照明。』這是李屹的終極理想,他總是這般語出驚人。

(三)當人類進入網路時代,一切彷彿變得應接不暇。

上世紀90年代,風靡一時的傳呼行業逐漸度過巔峰期。和很多同事一樣,一名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年輕工程師選擇從老大哥企業潤迅離開,自己創業。他給自己的公司也取了一個帶『訊』的名字,這個人叫馬化騰。

然而,每次創業都是一本書。在歷經了瘋狂增長後,網路泡沫襲來,執掌騰訊公司的馬化騰甚至一度想把起家的ICQ軟體賣掉。但在一次次跌宕起伏後,馬化騰最終成就了今天網路時代的『企鵝帝國』。

在深圳,每天都有企業誕生,也有企業消亡,失敗在這裡只是意味著尚未成功。這是片森林,有大樹也有小樹,誰能否認小樹會從大樹中獲取養分最終頂天立地?

『我覺得我的公司一定會失敗!』從創業到那斯達克上市僅僅用了不到4年,儘管34歲的創夢空間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陳湘宇是一個別人眼中名副其實的成功者,但他卻如此理解失敗。『互聯網時代是個不確定的時代,我們首先要學會「管理」這種不確定。』

創業之前,陳湘宇曾在華為公司就職4年,深深感觸於華為對技術創新的推崇。『商業模式的創新很容易被複製,但技術創新永遠無法替代!』

(四)2015年末,任正非在華為的內部刊物上簽發了一封總裁辦電子郵件,轉載了一篇介紹日本工匠精神的文章,並在一旁寫下:『我們公司也有工匠精神』。

14年前,同樣在華為內部刊物上,任正非將一篇文章的題目由『為客戶服務是華為存在的理由』改為『為客戶服務是華為存在的唯一理由』。

在任正非看來,只要真心誠意磨『豆腐』,就一定能賣出去。在被認為是妄言的時候仍然堅信,在不為人知的時候專注堅持,在很多人意識到時已經實現顛覆。

帶著『基因科技造福人類』的夢想,被稱為『基因狂人』的汪建除了在56歲時登上聖母峰封頂,更帶著他的團隊在生命科學領域和發達國家展開一場競賽:除了完成人類基因組『大陸卷』繪製,2007年他們從北京南下深圳,在一家鞋廠改建的大樓裡創建華大基因研究院,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基因工廠,從精準醫學、精準農業到核心儀器設備的自主研製,全方位攀登生命經濟時代的『聖母峰』。

將病毒轉化為『武器』治療腫瘤,從事生物技術研究近30年的周國瑛專注於這個看似悖論的研究課題,從美國回到大陸創業,組建深圳羅茲曼國際轉化醫學研究院。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理解的工匠精神就是:安心自己所做的工作,精益求精。

(五)如今,劉若鵬已從那個向母親借20萬元人民幣啟動資金的創業者,成長為一個擁有數家上市公司、將超文件應用於隱形設備等領域的先行者。

汪滔仍然愛留一撇小鬍子,愛穿白襯衫。而大疆已將消費級無人機拓展到農業領域,向全球發布『無人的農機』,下一個目標是做出『無人的滅火器』。

雖然已經是一位與世界對話的企業家,任正非仍然說華為需要一點點活下去。如今,華為發布的P9手機以其雙網路攝影機設計被稱為『正走向詩與遠方』,華為未來關鍵字還將包括5G、VR等。

這一切,人和故事,都發生在一個地方:深圳。這是一座與企業、企業家精神一同成長的城市,夢幻般、未來讓人無法想像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