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揭! 中國二十個末代皇帝命運

揭! 中國二十個末代皇帝命運。

在世界歷史上,中國是朝代數量最多、更替最頻的國家。因之,末代皇帝也就有長長的一大串。

根據人民網報導,中國的封建社會最漫長。因其漫長,從某種意義上說可以稱之為『具有特殊的超穩定性』。但這種『超穩定性』,又恰恰伴之以內部的混亂和動亂,相互推翻的事從來相繼不斷。一方面是『穩定』而一方面是『頻亂』,時時出現『你死我活』式的惡性變革,這實在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

每一個朝代的『王』,或曰『皇帝』,一開始『創基』時大都有一點本領或業績。到了末代的『王』或『皇帝』,就成了這樣那樣的可憐蟲。他們到死,也不會有所感悟,找不出頗具理性的原因。這就需要後人即今人替他們做一點應有的思考。他們的行狀,當然只限於中國歷史上的事。

夏啟

從某種意義上說,夏朝的啟應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王。他的父親禹因治水有功,只是被部族推舉為帶有不固定性的首領,只有到了他兒子啟才是確立了國號『夏』且有血緣承襲性的王。夏啟一開始也曾仿效他父親的艱苦樸素之風,吃粗食,臥蒿褥,兼之敬老愛幼,且又多建戰功。但後來他卻受『權力慣性』的支配,大肆享樂起來,尤喜打獵和酗酒,不久便死了。他的大兒子太康,比他父親還腐敗,被夷族首領後羿趕走了,將太康的弟弟仲康立了傀儡王,此人也不久便病憂而死。而那個威風一時的後羿,也是個腐敗分子,因迷戀喝酒打獵、不理政事而被人用酒灌醉,殺死了。此種人大都不得善終,值得研究。

夏桀

夏啟那樣不中用,但夏朝畢竟延續了五百年左右。這樣的事貌似很奇怪,但細想起來自有其原因。只能讀完了中國歷史之後再去掩卷沉思。夏禹的第十四代孫子叫夏桀。此人是十足的混蛋。單就一件事就可看出:他為了修建以玉為主體建築的宮室,就占地十里,高十丈,費時七年。如此昏庸,安得不亡!

被夏禹賜給商地的頭領名字叫契,第十四代的孫子叫湯,頗有德才。曾被夏桀投進監獄,後來逃掉了,自然要搞垮桀。桀竟然只帶領了他的小姨子妹喜,最後雙雙餓死在安徽省的南巢山中。

商紂

商湯時頗有作為,畢竟只屬於個人行為。而商朝的第三十個王即商紂王(亦稱帝辛),就十分荒唐了。紂青年時代是個了不起的人。不僅力大,模樣漂亮,而且頗有功績。尤其是攻打東夷,開發中國的東南地區,都有過不尋常的貢獻。但此人後來的行為,是人人都熟悉的。

除了溺於酒色之外,還『發明』了剖心、挖肝、炮烙等酷刑。最後,落得穿上他的『寶玉衣』,大吃大喝一場自焚在鹿檯上。一個年輕時代曾經大有作為的『王』,何以最後有如此『歸宿』?我看不要只想到偶然,要從必然中去找原因。

周赧王

周朝(包括西周和東周)是中國歷史上壽命最長的朝代,延續了八百年。開國的文王、武王確實有異乎尋常的作為,但到了末代子孫周赧王就成了可憐蟲。他所管轄的,只剩了三四十座城池和三萬多人口。強大的秦攻打過來,這位執政五十九年的周赧王還想憑自己的『天子之威』拼搏一下。

湊集了五六千人之後,便向許多富戶借錢,用來做為軍餉,並寫下了字據。結果,他湊集的那幾千個烏合之眾一遇上秦軍就潰散了。富戶們便聚到宮門大吵大鬧,索還借款。周赧王不敢見人,躲在宮後的一個高台上發抖。後來人們稱那個台子為『避債台』。沒辦法,周赧王只好向秦稱臣。沒過一個月,這位可憐蟲就死了。

秦二世

正式以『皇帝』自稱的是秦朝。秦始皇的『始』字,大有『以我為始,承襲萬年』之意。可惜,建國只有十五年就被推翻了。秦始皇的次子胡亥在太監趙高的擺弄下當了皇帝,並治死了其兄扶蘇。隨後,趙高又派心腹殺掉了胡亥,假意立了胡亥的侄兒子嬰為皇帝。但趙高發現了子嬰的不馴,又派人把他騙進宮中殺死。

秦始皇被後來的某些偏愛此人的人仰慕為第一流的政治家,但此人非但稱帝不久,而且株連出二子一孫的慘死。導演此悲劇的,竟然是一個『下九流』式的人物趙高。看來在皇帝的『個人意志』之外,還有超於『人為能願』的歷史時勢在起作用。

漢獻帝

取代秦而建立了漢,此後又使漢延續了近四百三十年,大不易也。這中間,出的亂子也不少。除了先後兩個外戚集團(分別以呂后、梁冀、何進為首)掌權,王莽篡政,宦官操縱之外,單是皇帝不足幾歲、十幾歲就死了的也有一大串。不過最終成了漢朝末代皇帝,且又忍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淚還要強作『禪讓』之態的是漢獻帝。

到了漢獻帝時,他早已不是唱出《大風歌》的劉邦的那種威風模樣,而是聽命於各種社會勢力的軟蛋,看來,任何人做的皇帝夢(特別是秦始皇、漢高祖等做的萬世永昌之夢),最終都會將美夢演化為惡夢,而又必然以末代子孫的慘劇做為句號。

曹操的子孫

曹操是絕頂聰明的人,他的權力是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時候,仍然不公開地自當皇帝。但他的兒子曹丕卻等不及了,自己強迫漢獻帝讓了位,當了皇帝。但最終的結果怎麼樣?魏僅僅存活了四十五年。自曹丕之後,做為接班人的曹睿、曹芳除了荒淫就是無能,大權早已落在司馬氏一族。

曹芳被廢之後,繼承人曹髦是個『二百五』,除了寫一首只能授人以柄的《潛龍詩》之外,還發昏般地帶著幾百個兵卒去攻打司馬昭,結果只能被殺。換上去的傀儡曹奐,其實只是個活死屍而已。曹操文武全才,『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何等威風!無奈子孫不肖,有極大的必然性!

『後主』劉禪

『後主』是個不吉利的詞兒,往往與亡國之君同義,而且,在德行和才智上也頗差。歷史上的劉禪劉後主、陳叔寶陳後主、李煜李後主之流,雖然都凡庸,但有的還在弄文弄藝上有某種『雅趣』。

唯獨劉禪,幾乎一無所能,是個十足的笨蛋、糊塗蟲兼花花公子。亡國之後被賜以安樂公,居然也無大憂愁。想起他爹劉備和一夥能人如『五虎上將』特別是諸葛亮的創業之功,最終敗在這樣的不肖孽子手裡,真正的智者應以『必然』論之。『父傳子,家天下』的歷史法則之一就是一代不如一代。無論什麼樣的能人想『突破』這樣的法則,越賣力氣就越近於悲哀。

司馬氏之後

中國歷史上有個怪現象,很多朝代大都興盛於西和北而衰亡於東和南。無論是西周變成了東周,還是北宋變成了南宋,都是不祥之兆。晉也不例外。司馬家族篡魏建晉,即西晉,也曾風光一世。一經南逃,稱之為東晉,就漸漸逼近了完蛋。

雖有『竹林七賢』和陶潛等文人的文化潤色,有祖邀、陶侃等人的政治修繕,但高低無法逃避晉政權的終結。東晉的末代皇帝司馬德文只當了兩年的皇帝就垮台了。一個人只當兩年皇帝就完蛋,而且成了亡國之君,司馬懿及其子司馬師和司馬昭在九泉之下,一經憶起當年篡魏時的神氣,不知有何感想?兩晉加在一起,僅僅一百三十五年,也應歸在短命之列。

『後主』陳叔寶

南北朝的陳朝,亡國之君陳叔寶被隋軍攻滅時與妃子一起跳井。後世人稱那口井為『胭脂井』,以此不難想出陳叔寶的荒淫生活了。此人本來就是在兄弟之間的相互殘殺中僥幸登位的,稱帝之後昏庸得很。不過,除了十分迷信、溺於酒色之外,還有一點文藝才能。據說舞曲《春江花月夜》,就是他作曲兼導演的(詩是後人寫的)。

似那樣的亡國之君,跳井是必然的也是最佳的歸宿。和後來的另一位後主李煜做了俘虜還在以詩詞作秀相比,畢竟顯得有點『勇氣』。他是南北朝結束時劃的一個句號。但『後主』做為一個不吉祥的名詞,又絕不少見。

隋煬帝

將南北朝混亂局面做了結束的隋文帝楊堅,絕對是高品位的政治家,在世界歷史上也有一定地位。他制定的《隋律》,特別是從嚴治理皇族、從寬對待百姓的條令很得人心。但最為悲哀的是,他的兒子楊廣卻幹出了弒父之事。

楊廣即隋煬帝不是笨蛋,在未做皇帝時確曾有過戰功,而且詩文也寫得不錯。但一經成了皇帝,就像許多同類皇帝一樣,以荒淫無道為當然。而且,明知不會有好下場也要繼續幹壞事。某次照鏡子時,指著自己的頭說:『這樣的好頭頸,不知該誰來砍它?』

他是被絞死的。隋文帝那樣賢明,卻死在兒子手上;隋煬帝年輕時曾經有過作為,但當了皇帝後旋即惡貫滿盈,頗短命,說到根上,只是源於『帝制』二字。

『大唐』的斷種

李世民(即唐太宗)英雄一世,但在二百七十九年後,衍生了二十個皇帝,高低被朱晃(也稱朱溫、朱全忠)將唐朝的末代皇帝昭宣帝趕了下來,隨後用酒毒死。繼之立國號為梁。

朱晃還在名叫朱全忠的時候,就嗜殺成性,他在強迫唐昭宗遷都洛陽時,路上將昭宗的二百個隨從人員全部殺死。隨後,又將昭宗殺死。為了騙人,又假意立了十三歲的唐系太子李祚當了皇帝,即昭宣帝。朱全忠幾乎天天殺人,借個酒宴或說句玩笑話就可笑嘻嘻地殺死幾十人。

昭宣帝在被迫下,只好將帝位『禪讓』給他。他將昭宣帝貶為濟陰王,派人毒死了他,謚為『哀帝』。唐太宗的功績至今還被世人(尤其是文人)頌揚著,但一經聯想到他後世子孫的命運也無異於一種諷刺。

石氏的『兒孫相』

在五代十國中,遭殃的皇帝太多了,無法細數。但最卑賤的當數後晉的石敬瑭,即後來人人皆知的『兒皇帝』。石敬瑭年輕時絕不是笨蛋,勇氣和才氣都不差,幹過不少的漂亮事。

但後來只是為了想當皇帝,於是不惜將『燕』(幽)六十六州割讓給契丹之王耶律德光。而且,稱比他大十一歲的耶律德光為『父』。他死後,他的侄子石重貴繼位,繼續甘心當『孫皇帝』。但得勝者豈能允許失敗者兼苟且偷生者的獨立存在!契凡把石重貴帶走了,受盡了恥辱,苟活十八年便死了。

中國的皇帝中,有相當多的人『帝癮』過甚,只要給他個皇帝當當,什麼樣的下作之事都肯幹。因此在我們談及末代皇帝的可憐時,也應想到它的可恥、可憎。

『後主』李煜

李煜的詞寫得很漂亮,他父親李璟也喜歡寫詞。但在理政上,實在是糟透了。他所統治的南唐,即使當宋已建國將他逼到江南一隅時,仍苟且偷生了十幾年,而且溺於聲色。後來宋軍攻陷金陵,他便乖乖地投降了。

被掠到汴京之後,借以消遣的方式之一就是寫詞。其中一大半是緬懷昔日的享樂之夢,也不乏借此作秀、借此向『新主』討寵的意思。後來還是被宋太宗毒死了。做為皇帝,閒下來時寫一點文學作品,逞一逞雅,固然是好事,但為『雅』而弄到亡國地步,連死到臨頭時都不忘作秀,這樣的悲劇就是雙倍的了。在一切亡國之君中,李煜尤其可憐。

徽、欽為奴

在歷史上的一大串卑賤皇帝中,宋徽宗、宋欽宗父子是最卑賤的,不僅丟了帝位,還給金國人雙雙做了奴隸。宋徽宗莫說沒有當皇帝的資格,連當父親的資格也沒有。金軍殺來,他自己先嚇破了膽,假意寫了《罪己詔》之後,把兒子推了上去做皇帝,自己做了太上皇。而他的兒子宋欽宗像他父親一樣是個膽小鬼,借口『燒香』逃到南方去了。

金軍在向宋朝索了大量物資之後,還要求送欽宗親到金營,隨即又扣留了宋欽宗。幾天後,金太宗又索性廢掉了這兩個父子皇帝,並掠走了皇族和手工業匠人三千多人,押往金國做奴隸。只有宋徽宗的一個兒子趙構在外,這便是南宋的宋高宗。宋太祖趙匡胤在地下若有知,想起這樣的兒孫,肯定也會憤怒的。

成吉思汗的末代後裔

本名叫鐵木真的成吉思汗,以蒙古的野蠻式鐵騎征服了許多地方,並做了『元太祖』。他死後的一百四十年中,傳了十四代皇帝,平均十年一個。末代皇帝元順帝,最終成了喪家之犬。

關於成吉思汗的『英雄業績』,被正史和野史頻頻吹捧,但像任何鐵定的歷史法則一樣,他的末代子孫注定退化成賤種。末代皇帝元順帝,本來已經昏聵,當朱元璋率軍即將打來的時候,他仍在過著荒淫的生活。有人示意他退位,讓太子掌權,他便把此人殺了。當朱元璋的軍隊真的打來時,他沒有別的本事,只會逃跑。元朝以騎射的強項入主中原,以喪家之犬式的潰逃做結束,此中大有規律可尋。這個規律至少包括:皇權絕不會長命。

明末的亡國之君

明朝末年,人們只記起崇禎皇帝殺妃滅女兼之自殺的事,以為他是明朝的末代之君。其實在他死後,還有一個逃到江南的小朝廷存在。在那裡做皇帝的萬歷皇帝的孫子朱由崧,名之為『福王』。那裡有五十萬軍隊,且又有史可法、左良玉等志士,但這個福王不僅寵信馬士英等奸佞,而且繼續安於吃喝玩樂。

某次,要文人為他宮廷裡寫個楹聯,中選的竟是這一副:『萬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幾見月當頭』。儘管有史可法抗清的殉難之舉,但福王仍沒忘記找來一伙梨園子弟與他一起飲酒、唱戲共同取樂。清軍一到,他卻搶先逃跑了。大奸臣馬士英降了清。這兩個人,都被清軍殺死,真活該!

洪秀全

清取代明,開創基業的努爾哈赤絕對有英雄素質,但延續太久是不可能的。在頻頻的動亂和種種真真假假的『繁榮』中,出現了一個借用『西方宗教』意識的洪秀全,便大大撼動了清政府。

但洪秀全創建的在名號上頗為誘人的『太平天國』,實際上骨子裡仍屬於封建式的把戲。洪秀全本人和洪氏家族的腐敗昏庸,以及株連出的派系相殘,都是聳人聽聞的。這樣的政權注定是短命的,而且又必然輔之以血腥,以及對各種迷信勾當的迷戀。

洪氏政權借用的西方意識,非但沒有推動社會進步,又足足將歷史倒退了二百年。只要是對以家族制為基本特徵的封建屬性不除,任什麼『新』政權都會由腐朽到滅亡。

光緒

我之所以不把溥儀稱為末代皇帝,而把光緒稱為末代皇帝,是因為清朝真正落到必亡地步,是基於光緒。光緒皇帝的悲劇是多元的。他幻想變法,一方面希望變法只限於『上層變法』,而一方面又迷信個別官吏的偶然性舉措。偏偏就是袁世凱之流的個別官吏出賣了他,落得被囚而死。

為光緒想個十分卓越的主意是沒有意義的。清朝延續了三百年已經老邁衰朽,完全沒有能力依靠自我更新而重振,必須依靠外力改造。光緒的悲劇不是個人悲劇,而是中國的悲劇。若不推翻封建制或掃除封建傳統,悲劇就永遠重演。

袁世凱

將袁世凱稱為末代皇帝,似乎不妥,以為他是清朝滅亡以後的一個例外。但袁世凱又確實稱了帝,國號『洪憲』。雖然他稱帝只有八十三天,但他的腐敗本質與建立了三百年的清朝無大區別。在『共和制』建立之後他居然還要恢復帝制,只是因為封建傳統的作祟。

當他的親信部將試探地問他是否有意當皇帝時,他曾『清醒』地說:『我連總統都不願意當,哪裡還想當皇帝!』他還說:『歷史上當皇帝的,沒有一個好下場!』但皇帝癮的誘惑,還是使他昏了頭。當了八十多天的皇帝,就一下子完蛋子。看來中國的封建慣性很強,雖死而不易。『帝癮』是中國的大癮之一,殊不知這樣的『成功』必將以大量的慘痛悲劇作代價!

上述的末代皇帝,只是很少的選例。如果把各時期、各朝代的末代『君主』統計出來,何止千個!從這樣的歷史中偏偏無任何一個帝王因感而悟,因悟而退出這樣的歷史泥塘。因此真正的覺悟,並基於覺悟而徹底告別對『皇帝癮』的迷戀,只能是現代人的事。從某種意義上說,大陸的民主意識、人性更新的許多標志之一,就包括對『皇帝尊嚴』的鄙棄。遺憾的是,我們離這樣的覺悟還有相當大的距離,這倒是應當正視和思考的。

中國封建社會的過分漫長,同步形成了封建意識和封建法統、封建積習的特殊頑固。不必諱言,這樣的惡性能量至今仍在潛移默化地延續。

在談到『家族本位』的時候,我們雖然不必過激地否定經濟性的『家族本位』現象,但對政治性的『家族本位』現象,則必須給予特殊的關注和反感,並力求擊垮它。一個先進的社會和時代,若是連家族式的官藤、官蔓、官蔭都無力清除,甚而還誘發出很多人的羨慕和追逐,任什麼反腐的美好設想或浪漫表述,都很難收到強有力的反腐實效。因此,刨一刨封建的祖墳是有意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