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80年代慾望之都香港 單車上的愛情定單純?

《甜蜜蜜》。

80年代的香港,20年前的愛情。父母時期的80年代,愛情在香港這個先於大陸所有城市而騰飛的地方,變得沒那麼單純。很多人以為《甜蜜蜜》講了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但這份感情裡面摻雜了兩個成年人的寂寞,陪伴,依賴和慾望。

根據鳳凰旅遊報導,《甜蜜蜜》說的,不只是香港,它也是紐約、廣州、上海、北京。它要說的是此類如磁場般吸附了無數人投身而入的慾望都市。確實,在香港這樣複雜的地方,難以看清真心。

80年代的香港愛情

《甜蜜蜜》也許不是個愛情故事,就如它英文名almost a love story,片中李翹(張曼玉)從來沒有對黎小軍(黎明)說過『我愛你』,而黎小軍也沒有。

故事發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香港。80年末的香港,同是外地打工仔的李翹在麥當勞做服務生,碰見黎小軍。

80年末香港,李翹和黎小軍在新年市集上賣鄧麗君的唱片,如電影裡所說,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

80年末香港,李翹坐在黎小軍鳳凰牌自行車的後座上。那時候,也有許許多多的李翹和黎小軍們騎著自行車穿梭在大街小巷。

80年末香港,李翹和黎小軍同大家一樣,都愛喝維他奶,愛炒股,在房價還沒有飛漲的時候盤算買房。

80年末的香港,李翹和有原配女友的黎小軍上了床,做了『朋友』。然後,在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的情況下,打公共電話用BP留言分手。

我從來沒有被黎小軍和李翹的愛情打動過,一個婚內出軌的男子,在發現自己愛的並不是自己原配老婆,而是最初在香港遇到的『朋友』李翹之後,決定放棄婚姻選擇追尋最初在香港陪伴自己的人。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黎小軍曾經在深夜對熟睡的元配妻子說:『如果當初來香港陪我的是你就好了。』這是個關於漂泊的故事, 80年末香港都市裡,寂寞演化為慾望,慾望滋生出情感。

放到現在的城市來看,每個人多少都有著關於漂泊的記憶和寂寞的感受,像李翹那樣為金錢而不安,像黎小軍那樣動搖著自己曾經的理想。

《甜蜜蜜》裡有愛情,卻更有比愛情更深刻的東西。它不僅僅是兩個人的故事。說它是一代闖蕩香港,美國的華人的生活縮影也是不誇張的。片中那些小人物活得卑微,卻也自有光彩。

香港是個繁華市集,每個人都懷揣夢想來此淘金。不只是香港,但凡是各種夢想交織錯綜之地就難免不清淨。因為夢想說得好聽是夢想,說的直白就是慾望,在這顆星球上慾望都市千百個,它們大多華麗、光鮮、物欲橫流、繾綣交錯。

香港九龍

原來香港真的很遠,這裡的什麼都跟天津不一樣,人多,車多,樓蓋的特高,聽說小偷也很多…。影片的開頭,黎小軍就這樣形容自己對香港的印象。

九龍是香港的一個工商業活動中心,其中油麻地、尖沙咀、旺角等地最為繁華,有許多大型商場、飯店和小的店鋪、酒樓。世界最繁忙機場之一的前香港機場啟德機場就在九龍,現在變成了遊園區。九龍半島和香港島之間是世界第三大天然深水港之一的維多利亞港。

香港夜市

新年的時候,李翹和黎小軍在這裡一起販賣鄧麗君的海報碟片,虧了本。

香港夜市集合:

油麻地的廟街——晚上有大排檔和夜市。距離油麻地地鐵站步行大約10分鐘。廟街以售賣平價貨的夜市而聞名,被喻為香港的平民夜總會。天后廟附近亦有不少算命和睇相的攤檔,更會有粵劇表演。

深水埗福華街——福華街當仲介乎南昌街至桂林街的一段,為深水埗的一個露天市場。主要在每天中午12時至晚上9時營業,,南昌街以南的一段福華街,是深水埗的一個紅燈區。

旺角女人街——現時,女人街已成為香港人及外地遊客的購物及觀光地點。由於貨物均價廉物美,衣服包和小雜貨居多,周邊也有乾濕貨熟食攤檔。

香港半島酒店

我這輩子最開心的一天,就是威廉帶我去半島吃飯,我趁著他不留意,偷了我們用過的刀叉杯碟…。

黎小軍的姑婆終身未婚,一直沉浸在年輕時與外國男子威廉短暫的感情中,高傲的始終無法接受破舊困窘的現實從而活在夢中終了一生。

在香港人眼中,半島酒店不只是一間酒店,更是香港的歷史之一。半島下午茶被視為香港酒店業的一個傳奇,卻已無法找到確切的起始年代。

能夠確定的是,至少從上世紀三十年代起,已有下午茶舞每週末在此上演,當時的社交名媛們穿著及地長裙,梳著精緻的妝容,以在半島喝下午茶、跳下午茶舞和度過奢侈的慢時光為傲。後來,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讓半島下午茶名動天下,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等名人政要都曾慕名而來;自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半島酒店還多了『影人茶座』之稱,當時的不少影星都對半島下午茶情有獨鍾。

現代城市

《甜蜜蜜》說的,不只是香港,它也是紐約、廣州、上海、北京。它要說的是此類如磁場般吸附了無數人投身而入的慾望都市。甚至它說的也不是那一城一池,而是匍匐在城市這塊大背景下的人群和他們之間的悲悲喜喜分分合合。張愛玲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