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北京城早年堪比威尼斯 咱們都沒趕上

老北京。

春湖落日水拖藍,天影樓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畫里,雙飛白鳥似江南。

根據千龍網報導,500多年前, 大詩人文徵明在北京盤桓數日後,寫下了這樣的詩句。詩中描繪的北京,與我們今天熟悉的這個缺水城市大相徑庭。據《光緒順天府志》記載,清末北京有河溝140條,湖潭28個,有名的泉26個。其實,北京自古就有一派水鄉風情。


老北京。

民國時期從玉泉山上看到的水田。元世祖將昆明湖的水引入北京城內,形成了什剎海和太液池。後來,乾隆帝將玉泉山的水引入昆明湖並疏浚了附近的水道,使附近擁有豐富的灌溉水源。


東便門角樓旁邊的護城河,清末這裡還能行舟。

東便門外大通橋、通惠河(在外城東段北垣外這段即為外城護城河)、內城護城河(近處)。大通橋內外是漕運轉運碼頭,可見橋西側的駁船。此時外城東北角樓還完好。由內城東垣上向東拍攝。


1870年代,宣武門箭樓西南面及環繞甕城的護城河,馬匹在河邊飲水。


1900年代,內城南護城河匯入外城東便門東水關的河道。遠景為內城東南角樓和喜鳳橋,橋南即為蟠桃宮。


1900年代,內城東垣及護城河景象,遠處城門為東直門。(美)雷尼諾恩攝。


崇文門外。


1902-1906年,內城南垣外宣武門迤西護城河裏玩耍的孩子(象來街附近)。(美)雷尼諾恩攝。


人們在神武門前的筒子河裡摘菱角。

1291年,元世祖忽必烈聽取郭守敬的建議,開鑿通州至元大都的運糧河道。郭守敬設計了一條『西折南轉』的引水路線,把昌平白浮泉的水,經京西北的甕山泊(今頤和園昆明湖),然後再向東自和義門(今西直門),進入元大都,匯聚為積水潭。自此,積水潭成為大運河的端頭。積水潭的水向南連通皇城內的太液池,向東出地安門外萬寧橋,沿皇城東牆外南行,經文明門(今崇文門)出大都,再往東流向通州匯入北運河。京城水系由此初現端倪。

鼎盛時期,元代打造了8000 多艘運河漕船,每天川流不息地把從江南運來的漕糧運到積水潭碼頭。漸漸地,積水潭附近的煙袋斜街、鐘鼓樓一帶,商賈雲集,湖光水色,岸邊歌台酒榭,文人騷客吟風弄月,成為元大都中最為繁華的所在。


1903年,朝陽門甕城外迤北的護城河及內城東城牆,遠處城樓是東直門(修復箭樓前,靠擺渡過護城河) 。(美)雷尼諾恩攝。

1906-1914,朝陽門北面全貌及圍繞甕城而過的內城東護城河。1900年箭樓被日軍轟毀,1903年重建,1915年修建環鐵時拆除甕城,1953年城樓及城台被拆除,1958年箭樓被拆除,1966年內城東護城河消失。


內城西南角樓外的護城河。


內城東護城河。


1907年,朝陽門箭樓外南側,內城東護城河環繞甕城,河面上有少年撒網捕魚。庚子年箭樓損毀重建不久。


1910年代末,安定門箭樓外護城河橋橋面上,環城鐵路已修通。

明朝初年,朱元璋定都南京,北京失去了都城的地位,南方漕船不再北上,積水潭也漸漸衰落。明成祖朱棣奪取皇位後,重新定都北京,但他考慮到皇城的安全,下令不准漕船入城。積水潭從此失去了漕運碼頭的功能,成為了一片沒有活水的內湖。

朱棣為了滿足追隨他北上的南方大臣的思鄉之情,下令在積水潭周邊種植稻米、蓮藕,並建觀耕亭。稻荷飄香時,積水潭附近呈現出一派江南水鄉風景。此時,連接六海(即西海、後海、前海、北海、中海和南海的合稱)的護城河,承擔起北京城裡主要的水路交通。

夏天,河道裡百舸爭流。冬天,河面結冰,護城河成為方便廉價的冰上通道。不論到哪個城門,坐冰車都比乘車、騎馬快得多。在人煙稀少的南城,婦女們成群結隊地到河邊洗衣,孩子們在河裡嬉戲。農民們則引水澆灌菜畦。大清早,小販在護城河裡把菜根洗淨,挑到城內叫賣。人們在河裡游泳、養鴨,河邊釣魚、唱戲。護城河帶給北京人無限的生活樂趣。


1930年前後,內城東南角樓下南護城河上的三孔橋-喜鳳橋西面,橋北直達東便門,橋南即到蟠桃宮。


1940年代,冬天,一個老者在太液湖上滑冰。


一位老者在故宮角樓旁的筒子河邊溜鳥。


清末,人們在永定門外護城河裡玩水。


1920年代,內城東垣外東直門迤南護城河上行船(北向)。


1920年代,朝陽門箭樓東南面,圍繞甕城的內城東護城河。


1900年代末,朝陽門南側,內城東護城河環繞甕城而過,箭樓重建後,城樓和甕城也修葺一新。

清代,京西玉泉山的水資源被開發出來。康熙至乾隆的百餘年間,清廷不惜人力、物力,營建了暢春園、圓明園、萬壽山清漪園、玉泉山靜明園、香山靜宜園等皇家離宮,統稱為『三山五園』。這些皇家園林將中國古典園林的建造藝術推向極致。令人痛惜的是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先後打進北京,短短幾年,『三山五園』化為廢墟。


1910年代,內城北護城河上的冰床。(日)山本讃七郎攝。

1921年,朝陽門箭樓東面,圍繞甕城而過的內城東護城河。水中箭樓倒影婆娑,交相輝映,如今的城市難覓此意境。(瑞典)奧斯伍爾德·喜仁龍攝


朝陽門箭樓東面。


1902-1906,內城南垣外護城河上洗衣的婦女。


1900年代,內城東垣及護城河景象,遠處城門為東直門。


1900年代,內城南垣外護城河沿的水窩子。


1900年代,內城東垣外護城河風光和渡船(明信片)。


1919年,朝陽門與東直門間的內城東垣外護城河。


1946年美國《生活》雜誌拍攝的內城東南角樓東南面,內城南護城河。


1946年,內城東南角樓東北側,大通橋西內外城護城河匯合處。


1940年,朝陽門附近航拍。清晰可見護城河走向。


1967年,德勝門迤西內城北護城河,環城鐵道還在,地鐵二號線尚未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