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俞飛鴻:害怕成為焦點 最好當我不存在

俞飛鴻。

這個5月,俞飛鴻有兩部作品《小丈夫》《父親的身分》同時在衛視播出,令她被動成為『焦點』。和大多數圈裡人相比,俞飛鴻很低調,她一直在盡可能地逃離。

根據新京報報導,在她心裡『演員』和『明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她更願意做一個以『演員』為職業的普通人。她甚至沒有微博,也很少透露自己的個人情感和生活。這樣一個低調的女人,如若不是為了宣傳新劇,很難在公開場合見到她。

在等待採訪的空當,我和同事討論著對俞飛鴻的印象。我的這位同事,是新京報文娛部專門負責電視劇的資深記者,她和高群書導演私交甚好,有一次去探班,正好趕上劇組聚餐,那是她第一次在非正式場合見到俞飛鴻。『我對她印象很好,她的情商很高,因為當時我是臨時加入劇組聚餐的,除了高群書導演,私下誰都不認識,俞飛鴻會主動跟我聊天,怕我尷尬。』

就在這次接受採訪之前,記者也有過一次與俞飛鴻短暫相處的經歷,她很謙和,說話不疾不徐、聲音不高不低。採訪開始之前會安靜地微笑著等待工作人員調試機器,採訪結束後會細心地叮囑大家別忘帶手機。但是正如她自己所說,她害怕成為焦點,也不習慣與媒體分享自己的生活。當攝影機對準她時,她立刻轉換成工作模式,她很聰明也很有主見。

她從來不強求什麼,也不會為了迎合他人而強迫自己做什麼,她很明白自己想要什麼,哪些想說,哪些不想說,更不會假惺惺地找什麼藉口。聊到工作,她侃侃而談,聊到自己,她總是巧妙地一帶而過,防守得恰到好處。『很奇怪,在演戲的時候,我能夠做到讓觀眾聚焦角色,這是演員的職責。但在生活中,哪怕是一桌朋友吃飯,我都怕成為焦點,我喜歡人家漠視我、淡忘我,甚至最好能感覺不到我的存在。讓我作為一個旁觀者、觀察者,才自在。』俞飛鴻說。『包括之前也有真人秀節目邀請我,但我是肯定不會參加。』

8歲出道
16歲做上女主角至今無法適應忙碌

正是這樣一個害怕成為焦點的女人,卻從小逃不過引人注目的命運。家庭條件優越的她,8歲那年就被選中,參演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竹》。16歲時,她已經是電影《兇手與懦夫》的女一號了。18歲時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成了當時北影的校花,『追俞飛鴻的人非常多,她有氣質,英語好,人也好,大家都很喜歡她。』這是同學對她的評價。大三的時候,俞飛鴻機緣巧合下參演了好萊塢電影《喜福會》。可能正是這次觸電,讓她對國外的環境產生了興趣。畢業之後,『想好好學學英語』的她選擇了去美國讀書深造。

不過即使是跑到美國留學,俞飛鴻依然被電視劇《牽手》的導演楊陽找到了。『他們給我寄來劇本,想讓我演夏小雪,可我覺得演王純更合適我。』她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回到大陸,並接演了這個讓她一夜成名的角色。這之後,有一陣俞飛鴻每年要拍四五部戲。

但就如她所說,她是一個非常寶貝自己的人,『我不喜歡動蕩漂泊的生活,永遠都在酒店、飛機上度過。我也不喜歡工作強度特別大,排得特別滿,我喜歡做好一件事再做另一件事。如果同時做兩三件事,我可能會分精力。』也正是這樣的原因,俞飛鴻開始慢慢減少自己的工作強度,你會發現她的作品基本保持在一兩年一部的基礎上。『如果要跟工作比較,家人在我的生命中永遠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是一定優先於工作的。在生活跟工作當中,我這麼多年的經驗,已經學會了合理安排,我不會把我的工作擠在一起,在工作和工作之間,我一定會有空當,我一定會陪伴家人。』

5月霸屏
女間諜這個角色,最初她推了好幾次

不過這個5月,你會發現有兩部俞飛鴻的劇在熱播,一邊是在《父親的身分》裡面心狠手辣,另一邊又在電視劇《小丈夫》裡與楊玏上演著一對歡喜冤家。在《小丈夫》裡面飾演豪邁的姚瀾,對於俞飛鴻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一點都不亞於心狠手辣的女特務。戲裡的她,說話不但要提高嗓門,還要因為醉酒在大街上邊跳邊唱《小蘋果》。

『我平時是一點酒都不喝的,所以要單純靠演會很奇怪,所以那場戲我是真的喝多了。人家都是借酒撒瘋,我是借酒演戲。我還酒精過敏,喝一點全身就通紅,整個人都熱到不行,拍完那場戲,我基本都站不住了,回去倒頭就睡。』

《小丈夫》開播前,朋友圈風傳該劇片花,戲裡句句是段子,歡樂無比。但俞飛鴻卻更喜歡裡面悲傷的細節。『姚瀾在劇裡面的故事,從看戲的角度看是歡樂的,但她內心有很多悲傷,其實這個人物更吸引我的是這點。』

至於諜戰戲,俞飛鴻說她看的並不多,在《父親的身分》之前看過最好的諜戰劇本,她覺得是《懸崖》,『諜戰劇的推理、邏輯思維都要縝密,人物性格不能臉譜化,所以諜戰劇不好寫,也不好拍。』當初,俞飛鴻接演《父親的身分》中這個心狠手辣的女特務,還有一小段插曲,『其實這個專案弄了好幾年,曾經有幾次拿到劇本我都推掉了。因為最初的劇本,我飾演的這個角色是個男人,那個時候他們想讓我從其他女性角色中選一個來演,但我覺得沒有適合我的。後來高群書接手,就把這個反一從男性改成了女性,又找到我時,我覺得有意思了。』

寡淡女神
不管哪個年齡段最重要的是自己快樂

也正是因為這兩部熱播的作品,俞飛鴻『沒辦法』必須要面對媒體。而這其中被問及最多的大概就是如何保養自己了,她也不厭其煩地一遍遍回答著。俞飛鴻說,她覺得睡眠和休息對於女人來說最重要,比吃什麼塗什麼都重要,『我基本上會保證每天睡8到9個小時,拍戲的時候作息有顛倒就沒辦法了,但我也會儘量保證睡眠時間。有時候會拍一個通宵的戲,儘量每個工作之間休息夠,然後才有精力準備第二天的戲。』

一般來說,長得美的女人,尤其是從小就長得美的女人,都對自己的相貌很在意,但俞飛鴻是個個例。她很看淡這件事,『更重要的是給角色賦予魅力,臉並不重要。我對自己的認識就是我是一個職業演員,至於是不是什麼「女神」的,沒有太多想法。一個人美不美,長什麼樣,爹媽生成什麼樣就放在那了,反而心靈的美是可以慢慢培養的。不管哪個年齡段,最重要的都一樣,都是要讓自己快樂。至於性感,我覺得心地善良的女人最美麗、最性感。』

40歲之後的俞飛鴻更深諳此道,不拍戲的時候,她大部分時間喜歡在家犯懶,或者旅遊。『哪怕去什麼地方待一陣,什麼都不做就很好。我總覺得人要是一直在趕路,永遠是在和別人比較,比誰慢、比誰快,想著超過人家。有時候停一停、慢慢走,才看得到風景。一路追趕會錯過很多風景,而一路走走停停的人生才是我想要的。』

俞飛鴻給自己定的目標是一年最少要去旅行一次,到目前為止,她最喜歡的就是去非洲草原的那次旅行。那種最接近自然的感覺,讓俞飛鴻念念不忘。而問到她之後最想做的,她想了想說一直想去高空跳傘,還沒有實現,如果有機會一定會去的。

快問快答
感情箴言
女孩們一定要學會寬容

新京報:什麼樣的男性更吸引你?
俞飛鴻:成熟穩重的。

新京報:你的愛情觀,有隨著年齡發生變化嗎?
俞飛鴻:會有。比如說我以前覺得年長的人成熟,年齡小的人就不成熟。但後來發現這可能不是年齡的問題,而是性格問題。

新京報:時下比較火的小鮮肉裡,你最喜歡誰?
俞飛鴻:沒關注過小鮮肉,比較喜歡楊玏,我只認識他!哈哈!

新京報:劇中的親熱戲,聽說楊玏很靦腆,會影響你的發揮嗎?
俞飛鴻:不會哈。

新京報:現實生活中,你會不會一見鍾情?
俞飛鴻:不會(開始大笑)。我很無趣肯定不會。

新京報:從小就是女神和校花,在感情裡你會比較主動嗎?
俞飛鴻:我是被動型。

新京報:那你一般扮演什麼角色?照顧人還是被照顧的?
俞飛鴻:被照顧的比較多。

新京報:給年輕女孩一句關於感情的建議,你最想說什麼?
俞飛鴻:要寬容一點。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天性中的缺點是什麼?
俞飛鴻:固執。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是個內心強大的人嗎?
俞飛鴻:還可以吧,起碼不軟弱吧。

新京報:最害怕什麼?
俞飛鴻:老鼠。

新京報:聽說你特別愛看美劇?現在在追的美劇是什麼?看韓劇嗎?
俞飛鴻:打算開始看《紙牌屋》第四季呢,我比較喜歡《紙牌屋》《絕命毒師》這種類型的。不看韓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