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刷爆網路的酷炫科技產品 其實都是逗你玩的…

2016年4月,Nixie 無人機已經迭代到了第三代。

近年來技術創新的速度之快,著實讓我有點應接不暇:拋手即飛的自拍無人機、傳說中的『視網膜投影』技術、胳膊上的『肌肉螢幕』、半年完成設計兩年即可上路的電動車,以及懸浮滑板——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們好像已經迎來了以前只能在科幻電影裡才能看到的技術。

根據PingWest報導,它們曾經刷爆我們的朋友圈,讓我們感慨於科技的神奇力量。然而,這些所謂的『黑科技』當中很多都在隱瞞自己難產的真相。它們當中有一些的確已經成真,卻因為各種原因無法量產;而另外的一些則根本就只能存在於 PPT 上……或許是時候將這些曾經刷爆朋友圈的產品的面紗揭開了。

拋不出去的手拋無人機:Nixie, Lily &Zano

2015 年 5 月的時候,一段無人機影片引爆了社交網路。裡面的無人機產品名叫 Lily,有著並不惹眼的機身設計。但它讓人們驚訝的地方其實在於拋手即飛的簡單操作方式,以及可以自動跟拍用戶的強大功能。

遺憾的是,Lily 影片做的酷炫,產品卻一直無法面市。

該公司設置的預訂價高達 499 美元,『號稱』正式發售的時候將漲到 999 美元,約合人民幣 6500 元的天價。然而就在去(2015)年 12 月,Lily 宣布了公司的新一輪融資,同時卻給了所有預訂用戶一個壞消息:因為飛控軟體的問題,出貨時間將要拖延。截至 2016 年 5 月中旬本文發出時,在 Lily 官網首頁的酷炫 demo 影片下面,仍然只有一個預訂的按鈕。

跟 Lily 命運相似的是另一款外形小巧的拋飛無人機 Nixie。它是一台『可穿戴無人機』,平時四個機械臂附著在用戶的手腕上,拋出即可展開並飛出一定距離,給用戶拍照,像是一個會飛的自拍桿。Nixie 採用了英特爾的 Atom 晶片,整體重量不到 100 克,曾經在前年獲得了英特爾可穿戴科技大賽冠軍,也上過英特爾年度開發者大會 IDF 的主題演講現場演示,甚是酷炫。

然而據我們瞭解到的情況,這家創始人分別來自 Google 和史丹佛大學的無人機公司,在 2014 年 IDF 首次演示了之後,一直沒能攻克產品在可靠性上的問題。我們看到的所有 demo 裡的 Nixie,只是一個最小可行的產品。與此同時這家公司卻一直在參加各種硬體展覽,尋求曝光的機會。

在2016 年 4 月 史丹佛大學的一次活動上,Nixie 的工作人員告訴我他們已經反覆運算了 3 個版本,但目前仍然沒有產品面市的計劃,此時距離它們首次開發出 Nixie 已經過去了快 3 年的時間。更別提英特爾正在計劃關閉 Atom 晶片業務,你覺得 Nixie 接下來的命運又將怎樣展開呢?

哦對了,說到拋飛無人機,別忘了那家 2014 年 11 月在 Kickstarter 上籌到了 340 萬美元,一年之後卻宣布倒閉的 Zano 哦……

前段時間一家大陸公司零零無限,倒是再一次用他們的 Hover Camera 刷爆了幾乎所有的歐美、大陸科技媒體和大家的朋友圈。知情人士向 PingWest品玩透露,Hover Camera 採用了高通的 Snapdragon Flight 方案,但據瞭解, Snapdragon Flight 平台價格昂貴,缺乏針對性的優化,在行業中並不屬於適銷對路的方案,因此庫存很大。這也是 Hover Camera 得到如此密集的報導背後的原因所在,因為對於高通來說 Hover Camera 是一次重要的市場推廣機會。

隨著低功率機器視覺方案的誕生和逐漸普及,拋飛無人機的未來可能就快要來了。但遺憾的是,Nixie、Lily 和 Zano,都被拍死在沙灘上了。

亮不起來的皮下墨水顯示螢幕

想像一下,如果能在手臂裡植入一個螢幕,可以用來收發郵件、查看跑步的成績,以及隨心情更換紋身的圖樣,應該不錯吧?

今(2016)年月初,很多微信公眾號都覺得它簡直酷爆了。這種技術叫做『皮下電子墨水』,由一家名為 Emerge Interactive 的公司開發:紋到皮膚裡的不是普通的墨水,而是雙色素電子墨水,一種像電晶體一樣可以根據通電斷電來顯示顏色的微小設備。所有的墨水使用一個(微控制器單元)控制,透過藍牙和手機相連,從而顯示不同的內容……

很抱歉,那些一窩蜂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媒體都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一條洋蔥新聞……雖然在這家公司官網上的文章中並沒有提到,但熟悉電子墨水和皮下植入技術的人們應該都明白,這項技術在現在簡直是完全不可能的,還不如把皮膚挖開一塊然後直接埋一個螢幕進去。更何況!這家公司在他的帳號上也轉載了這篇文章,後面附上了『April Fools的字樣……

飛不起來的飛機:億航 184

避障、跟隨飛行和 4K 錄影已經過時了。2016 年,無人機行業都在玩這個:準確來說,裡面載了人,就不應該叫無人機了,準確來說應該是載人多旋翼飛機。不過,推出了這架『184』飛機的億航,以前倒一直是一家生產民用消費級無人機的公司。

184 有 4 組 8 個旋翼,在之前參加 CES 消費電子展時億航宣稱 184 的重量只有 200 千克,可以帶著一名乘客飛行 20 到 30 分鐘的時間。飛機裡安裝有一塊超大的平板電腦,把位址輸入進去就能自動飛行,不需要乘客具有操縱飛行器的經驗。據說,還可以直接在地圖上設置路線,184 會自動根據路線和實際情況來確定飛行的軌跡。

聽上去很很酷炫對不對?故事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就在這個月初,億航還宣布要跟美國加州一家生物科技公司 Lung Biotechnology 合作,提供『器官移植運輸』服務,號稱『將革命性地改變美國現有的器官移植運輸方式,從而有望拯救數以萬計的生命。』

遺憾的是,184 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厲害。根據科技媒體智東西採訪行業內人士得到的答案,184 的充電時間長達 2-4 小時,載重最多 100KG,飛行續航時間可能只有十幾分鐘左右,還沒有算上必要的氣囊、降落傘和彈射座椅等安全設備的重量,經濟性、實用性很差,更別提用來運輸移植器官挽救生命了。另外,億航宣稱的自動駕駛功能,並沒有提供足夠的資料和資料支撐,很難確認其真實性。

不僅如此,在行業裡億航早已不是第一家推出電動載人飛行方案的公司,卻是第一家沒讓公眾見過產品載著人真的飛起來,卻能獲得大量關注和報導的公司。前幾年就有日本方案商推出過商用級別的單人電動飛行器;而就在上個月,德國公司 Volocopter 的創始人親自駕著自家的載人多旋翼電動飛機起飛,並錄下了真實飛行的影片。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恐怕只是外國廠商比較踏實吧。在這裡只有一個問題給 184:你咋不上天呢?

開不動的電動汽車:遊俠 &Faraday Future

一直以來,造車是證明一個國家工業發展水準,提振民族自信的產業。然而這兩年,造車突然變成了一種時髦的產業。它的門檻變得史無前例般低,以至於隨便誰都可以造出來。

有一種方法叫做 PPT 造車,掌握了這種方法精髓的是總部位於上海的創業公司遊俠。去年 7 月,這家公司在北京三里屯舉辦了一次盛大的發布會,展示公司設計出的第一輛電動汽車遊俠 X。

你可以非常容易地從遊俠 X 身上看出大量來自模仿對象特斯拉的元素。從前臉,到車身的比例和姿態,到線條,再到車內的豎型觸摸屏中控,如果不蓋住遊俠 X 的『遊俠』 Logo,可能絕大部分人都會以為這是一輛特斯拉電動車——順道說一句,這個『遊俠』 Logo 跟特斯拉 Logo 也蠻像的……

公司創始人黃修源給全場觀眾展示了這輛參數只存在於簡報裡的汽車。發布會結束後沒多久這家公司就陷入了散夥質疑,後來則慢慢變得悄無聲息,再沒有人討論。

遊俠開創了 PPT 造車的先河,隨後趕來造車的則是急切想成為網路巨頭的樂視。樂視在美國投資並深度參與創立了一家電動車公司,連起名字的風格都要跟特斯拉一樣找上了電學大師: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 。

在 CES 上,Faraday Future 盛大發布了第一台概念車 FF Zero 1。繼承了樂視在造勢方面的擅長,這台車和公司一起霸佔了各大科技新聞頭條和人們的朋友圈,以至於人們以為這輛車就是樂視交出的電動車答卷了。人們完全錯了,這輛車當真是概念車,不僅完全無法量產,去過北京車展樂視展臺的車迷還發現 FF Zero 1 存在各種各樣的設計漏洞,比如規格完全相同的前後輪胎、過細的半軸,以及紋路質量參差不齊的所謂『碳纖維』等等。

儘管樂視和 Faraday Future 讓人看不出來有任何真的在造車的意圖,去網上搜索關鍵字還是能看到大量將這個組合跟特斯拉相提並論的報導。僅供參考:樂視是 A 股有名的妖股,Faraday Future 是一家剛在內華達州建廠,報導有限極度神秘的電動車新秀;特斯拉則是已經在那斯達克上市,歷史出貨量達到了 7 位數,新款 Model 3 預訂訂單也已經突破了 40 萬,生產排期排到了後年的公司。至於剩下的,你可以自己去想了。

像這樣概念很超前,demo 很酷炫,產品很『難產』的科技新品還有太多。個中原因,的確有人能夠看清未來科技的發展方向,也不乏有人過度注重外表,急於炫技,以至於忽視了那些最重要的基礎問題。想要實現突破式的創新,的確需要靈活大膽的思路——但那不意味著恣意妄為和弄虛作假是可以被接受和鼓勵的。

一位朋友的發言十分精闢:

科技創新本應該嚴謹,硬體能否成功量產取決於很多做 demo 時完全不用考慮的因素,比如成本、良率、一致性等。但由於吹牛皮補不上的代價很低,所以大家都為了騙融資或市值管理而前赴後繼地吹,至於最後把整個行業口碑搞爛掉就沒人顧得上了。

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很多公司創始人喜歡在發布會上唱《野子》這首歌:

吹啊吹啊 我的驕傲放縱 吹啊吹不毀我純淨花園 任風吹 任它亂 毀不滅是我 盡頭的展望

吹啊吹啊 我赤腳不害怕 吹啊吹啊 無所謂 擾亂我 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

可能,『吹』才是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