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俞飛鴻:美顏留給歲月 真誠賦予角色

俞飛鴻。

在複雜的演藝圈,演員俞飛鴻是一個特別的存在。8歲因出演電影而出道,18歲考入北京電影學院,27歲一舉成名,而一直保持低調的俞飛鴻卻始終與這個圈子若即若離。

根據新華網報導,在俞飛鴻的字典裡,『演員』和『明星』是兩個涇渭分明的詞,而她,是一個選擇了演員職業的普通人。在銀幕上可以做到光彩照人,離開了銀幕,她卻希望受到的關注越少越好。

作為圈中一向低調的實力派,不喜被矚目的俞飛鴻近期因為電視劇《小丈夫》和《父親的身分》的熱播而成為螢幕焦點。初次見到俞飛鴻,是在繁忙的宣傳期內,她說話聲音不高不低,語速不快不慢,溫和,有分寸。在採訪中,話題從角色跨度到電影執導,從個人經歷到未來規劃,她都款款而談。無論是對工作還是生活,她都隨性而坦然。

『非本色出演,對我來說很新鮮』

從20年前《三少爺的劍》裡的第一美人慕容秋荻到《小李飛刀》中的翩翩驚鴻仙子,從20年後當下熱播的《小丈夫》中的柔情女神姚斕到《父親的身分》反派頭目鄭祤,俞飛鴻塑造的不少角色都讓觀眾眼前一亮,印象深刻。

諜戰戲中的反派頭目,冰冷而嚴肅;情感戲裡的大齡女神,犯二卻不失幽默。跨度極大的角色放在同時段呈現,對於演員演技好壞的考量是最為直接的。對於俞飛鴻來說,演戲更多的是要真誠,演員一旦進入角色就應該心無旁騖,不該去想太多限制自己的東西。也正因為如此,並不算高產的俞飛鴻,每一次回歸螢幕,卻總能令人印象深刻。

新華娛樂:最近,觀眾們打開電視就可以同時看到您的《小丈夫》和《父親的身分》這兩部戲。這兩部作品中哪些因素吸引了您,是劇本?是導演?還是合作演員?
俞飛鴻:這兩部戲和這兩個角色我都特別喜歡,這也是我接演的原因。對我自己的表演來說,我覺得兩個角色都有一定的突破,跟我以往扮演的角色都有很大的差距。像《父親的身分》中我是第一次扮演國民黨的女特務,她是被設定為反派的一個人物;而在《小丈夫》中姚瀾性格特別外放,這是一部都市愛情輕喜劇,是有喜劇成分和擔當的,這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嘗試。

新華娛樂:這兩個角色對您來說都有新鮮的地方,包括劇本也很吸引您。現在,家人和朋友收看後給您的反饋是喜歡哪一個更多一點?
俞飛鴻:我覺得這是觀眾不同年齡層次和喜好度不同,我的中年朋友和朋友的父母都在看《父親的身分》,年輕偏小一點的朋友看《小丈夫》比較多,類似爸爸看《父親的身分》,媽媽看《小丈夫》。

新華娛樂:您剛才提到在《父親的身分》挑戰反派『鄭祤』,在接的時候會忐忑嗎?跟高群書導演的溝通怎麼樣呢?
俞飛鴻:我覺得導演挺大膽的,高群書是一個非常有魄力、有經驗的導演,他有非常獨到的眼光。首先,我扮演的鄭祤開始是個男性角色,高導接手以後覺得雙雄對決這樣的戲我們看的太多了,會不新鮮,就決定把角色改成女性,當時劇本已經成型了,從性別上進行轉換,這是個很大膽的顛覆。除此之外,他改變覺得還讓我來演也挺大膽的。按照以往別人看我戲的經驗,演溫順的多一些,他可能看到我身上有另外一面,可以進行挖掘。

新華娛樂:《小丈夫》中的『姚瀾』很接地氣,這個角色是否貼近您自己的生活,性格中會有這些輕喜劇的特質嗎?
俞飛鴻:姚瀾絕對不是本色,我性格中這樣外放的東西很少,完全可以忽略。她伶牙俐齒,甚至有點毒舌,和我本人相差蠻遠。我是個不多話的別人,更何況在語言上挑戰別人。

新華娛樂:在演藝事業發展到這個階段,對於這種非本色出演的角色,對自己來說是挑戰還是駕輕就熟?
俞飛鴻:我覺得沒有一個演員對任何一個角色駕輕就熟、手到擒來,就算這個角色跟你本人接近,你都不是在演自己,需要你花心思去琢磨、去創作。

『演戲更多是要真誠』

都說『歲月是把殺豬刀』,但這把刀在俞飛鴻身上卻顯得特別溫柔。作為四十多歲的俞飛鴻,從不刻意回避年齡話題。在工作上,她更願意用『演員』這個身分來介紹自己。在螢幕上,她認為演員不應過度關注自己美不美,而是關注人物在情感中的真摯演繹,『把性格演出來、演豐滿了。』

新華娛樂:這些年不管是角色還是年齡,您飾演的角色跨度都很大,您是如何做到的?
俞飛鴻:我沒有用性別去看這份事業,我就當自己是個演員,不論男女。如果你希望你的藝術生涯走的長一些、更遠一些,每個階段有所進步,就要真正塑造角色。如果每個角色都能留在觀眾心裡,那是盡到了演員的職責,塑造不同的人物性格,給觀眾帶來不同的觀影感受,讓他們從這個角色找到生活中忽略的東西,能夠和生活引起共鳴。《大清鹽商》可能是一部古裝劇,可能和我們的生活離得比較遠,但人和人之間是一樣的,人性在任何年代都是一樣的,把人性講透了、把角色演活了都會感同身受。

新華娛樂:從開始步入演藝生涯,一般女演員都會注重自己的形象。美麗的容顏對於您來說,是否會妨礙您演繹角色時的真實感,或是擔心觀眾會忽視您對人物心理活動的豐厚詮釋?
俞飛鴻:我一直都沒有這個顧慮,從觀眾熟知我的角色,我已經有比較長的演戲經歷,我比較小就開始演戲,然後上電影學院,從父母到老師教給我們的都不是注重我們的外形,而是要利用外形去塑造角色,這是電影學院課堂上教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東西,你不是在演你自己,你是在塑造角色。

新華娛樂:您如何歸納自己在角色塑造上的特點,最喜歡用什麼形式讓自己與角色相融?
俞飛鴻:你可以演各種類型,別的角色是另外一種狀態,我覺得演戲更多是要真誠,演員一旦進入角色就應該心無旁騖,不該去想太多限制你的東西。比如這個鏡頭美不美,我個人不喜歡有這種負擔的,一旦到了鏡頭前這些都交給導演去處理,他有自己的設想,這不應該是演員過度去關注的東西,而應該關注人物在情感中真摯演繹,把性格演出來、演豐滿了。

『因為相同的經歷,與趙薇感同身受』

一個女人,用自己最好的10年光陰去做一件事——拍一部前世今生人鬼癡戀的電影。其間的艱辛她說難過做演員的20倍,但還是覺得值。因為她始終都是一個對自己的成長有要求的人。

談及與趙薇第二部導演作品《沒有別的愛》的合作,俞飛鴻感同身受,『因為我有同樣的經歷。但我覺得她比我勇敢、堅強,她執行能力非常強,會做很多應變,很值得我學習。』

新華娛樂:除了演員的身分,您還有另外一個身分,那就是導演。您的第一部作品《愛有來生》贏了獎項、贏了口碑,目前有籌備或拍攝計劃嗎?
俞飛鴻:我暫時還沒有打算。一定是完整的故事打動我,它一定是讓我有一個畫面感,有用電影語言表達出來的衝動。

新華娛樂:回顧第一次執導的經歷,有什麼樣的遺憾嗎?又有什麼樣的收獲?
俞飛鴻:收獲非常大,這次拍戲已經不只是導了一部電影、完成一件事這麼簡單,而是對我的人生觀、個人成長都有特別大的幫助。我以前沒有碰到過特別大的困難,除了對家人以外,以前的人生經歷只是對自己負責,而導這個戲讓我覺得,那段時間我所要面對和擔負的是整個團隊,遇到困難必須面對不能逃避。我倒沒有想過要獲得多少獎、獲得多少票房,我只是想盡力把它完成,可能平時完成並不是那麼難,但當時覺得連完成都是一個艱難的事情。

新華娛樂:是您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嗎?
俞飛鴻:不是那樣,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問題。比如,雨季提前來了,24小時下雨,(塌方、泥石流)已經不處於人力可控的範圍內,當時暫時停拍,那是非常痛心的一個決定,好幾百號人等著。所以,已經不是簡單的要求高,達到多少分的問題,但是一種很好的鍛煉。

新華娛樂:您加盟了趙薇新片《沒有別的愛》,何時進組開拍?與趙導的合作感受如何?
俞飛鴻:還在拍攝當中,我的部分已經拍完了。對於趙導,我很感同身受,因為我有同樣的經歷。但我覺得她比我勇敢、堅強,她執行能力非常強,會做很多應變,很值得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