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電競女團真相 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遊戲直播中的兔子。

『你知道小A嗎?她現在可是我們的師姐哦,我們未來也一定會像她一樣吧?』雖然只是住在一片亂糟糟的出租屋內,但這位電競女團的選手在面對小娛時,仍憧憬著這一切。而她口中的小A,近期已經接了不少遊戲廣告代言活動,粉絲天天在微博刷螢幕,收入更是呈現幾何級增長。

根據創業邦報導,現在隨著頂尖的遊戲解說、遊戲主播年收入進入千萬級的行列,甚至紛紛被平台買斷之後,新入行的遊戲解說越來越難以出頭 。於是,不少人選擇更『專業化運營』,也更藍海的電競女團這條路。甚至,不少小模特、小藝人為了走紅,也選擇了遊戲電競這個切口 。

實際上,根據娛樂資本論對電競女團的調查,發現這個行業遠遠沒有想像中那麼健康和成熟:欠工資不給、工作生活都只能窩在一個破網吧、被奇奇怪怪的大叔追求都是家常便飯……更重要的是,LOL的母公司以及騰訊不夠支援、賽事運營比較薄弱、聚光燈只關注男團,以及23歲以後就算高齡選手,這些都是電競女團發展的障礙 。

據悉,像知名電競俱樂部VG旗下最低男選手的身價(4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可能都已經超過整個女團的一年收入了。光環還是騙局、泛娛樂運營還是專業化打造、成長困境還是價值窪地,這些糾結的問題,幾乎每天都能縈繞在電競女團從業者的心中。

也正因此,娛樂資本論經過長達半個月的深入採訪,經過與不同的隊員、領隊和經理交流,試圖還原一個電競女團真實的生存狀態。

被同學羨慕能一邊遊戲一邊賺錢

『沒想到你畢業後做了女團,真羨慕你現在的生活。』這是T-REX電競女團成員魏婧(化名)收到的微博私信,發私信的是她大學室友,讓她室友羨慕的是這個電競女團最新活動照片,照片中包括魏婧在內的6名成員妝容可愛,受人追捧,有種明星般的感覺。

『我們現在每天都能接到很多這樣的留言,她們在同學心目中幾乎是頂著光環。』 T-REX電競女團的領隊F對娛樂資本論表示,作為領隊她能時刻感受到來自外界的關注目光。『朋友同學都很羨慕我,覺得我一邊打著遊戲,一邊還可以掙錢』,上海VGIrl電競女團成員周洪越也有與魏婧相同的感受。

周洪越畢業前在機緣巧合之下看到上海VGirls女團的招募貼,經過參加面試等環節,最終在大學畢業後順利進入,開始一個職業電競女選手的生活。

其實她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在大學畢業之前從來沒有想過離開武漢。但在上海,周洪越有一個稱之為小家的地方,這是公司為他們租的別墅,一層是工作區,也就是打遊戲的地方,二層、三層是生活區。

幾個小女孩子朝夕相處,感情融洽,平時休息時間還會一起去逛逛街,看看電影。她甚至興致勃勃地與小娛談論著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

確實,因為電子競技產業融合『泛娛樂』與『大體育』的行業屬性,其發展受到這股風潮強烈的影響。因此,連帶著電競選手和電競主播都紛紛受到粉絲的追捧,更有甚者,當時和周杰倫、陳赫打比賽的選手,也順帶著小火了一把。而明星們的出現,無一不彰顯電競與泛娛樂的緊密聯繫。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T-REX電競女團宣傳照。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住網吧、被扔給普通玩家訓練,仍堅持電競

VGirls女團雖然打著女團的旗號,但實際上,我們發現它嚴格意義來說應該是電競女子俱樂部,這點從他們的團員日程表就可以看出:

10:00-12:00 個人英雄聯盟練習時間
13:00-18:00 在教練指導下英雄聯盟組團賽
19:00-22:00 在鬥魚等遊戲平台上直播自己的比賽,中間各有一個小時休息,

『我們每天不止工作12個小時,有一些隊員成績不好會偷偷加練,玩到一兩點都是經常的事情,大家都想出成績,都熱愛玩遊戲』,對於自己的日程,周洪越解釋道。

而與VGirls女團較為垂直的定位不同的是,T-REX電競女團更寬泛一些,在電競圈裡發展泛娛樂,不少成員一方面是熱愛電競遊戲,參加電競女團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遊戲夢;另一方面,她們也抱著網紅甚至是明星的心態,想要透過努力『站到舞台前面』。

這個女團成員背景也稍許不同,除了2名在校大學生,1名畢業大學生之外,還有coser 小藝人和上過臺灣綜藝節目的『十八線藝人』。剛剛成立還未正式出道的小團體看上去像一個『大拼盤』,組裝的是女孩子的『鎂光燈夢想』。

『我們7月份可能會正式出道,接下來會安排話劇演出,單曲錄製,商演,遊戲直播等活動。』女團領隊小F告訴娛樂資本論,『不過我們都是在電競圈子裡面做這些事的,未來才會朝著泛娛樂發展』。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T-REX電競女團美照。

與周洪越和魏婧一開始就找到自己喜愛的電競女團道路相比,兔子(化名)的經歷可能就顯得『悲慘』很多:『太氣人了!他們就是騙子!到現在還欠我2000多塊工資還沒還我。』原來,兔子因為一則電競女團招聘廣告,加入了某網吧老闆主導的團隊。

『一開始說工資和住宿都會解決,但是一拖再拖,最後把我們安排在網吧的二樓,住宿條件極差;這我也就認了,關鍵是找一些網吧的玩家教我們打遊戲,這不是瞎扯犢子嗎?』在與娛樂資本論談話中,她不停地吐槽這個所謂的女團。

『既然知道這是一場騙局,那你為什麼不早點離開,還在裡面卻待了兩個月?』小娛忍不住地問道。『 我以為忍忍就能學到東西,我很想成為電競女選手,覺得那樣很厲害,就一拖再拖。 』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和兔子一樣,到那裡參加集訓的女孩都是熱愛遊戲的。在兔子看來,因為從小母親早逝的痛苦,讓敏感的她只願意在遊戲中尋找慰藉,『是遊戲幫我走出陰影。』

『後來父親再婚,我也搬出去住了,現在在北京x大學讀專升本,這期間遊戲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兔子對遊戲的感情相當深,即使有了這樣不愉快的經歷,她仍然堅持自己一個人的遊戲訓練。而她的隊友,也大多覺得在遊戲裡可以找到同伴相互交流,感覺很溫暖。『走一步算一步吧』在採訪的最後,她這樣對娛樂資本論表示。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也有模特兒進入電競圈,過了23歲就得轉行

電競遊戲可以讓人快樂,但時間久了也會有些煩躁,打集體比賽的時候,偶爾不在狀態拖累了隊友,有些女隊員還會內疚得哭出來。『我們也相當於運動員,白天這麼高強度的練習,真的也挺累的,倒是晚上直播的時候會輕鬆一點,有時候你即使輸了比賽,網友也會安慰你說沒事的。』 周洪越向娛樂資本論表示。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她到現在都清晰的記得第一次直播的情形,因緊張犯了好幾次錯;因觀眾一些『挑逗性的對話』而差點翻臉。但現在時間直播久了就適應了,也學會了處理,和網友們的關係也相對融洽一點,有時候高興了還會唱個歌給大家聽。

與周洪越相比,她們的領隊劉紫妍的轉變可能更大。『大學畢業後,我做了2年的平面模特,主要就是作為淘寶服裝的模特,後來有了轉型的想法,於是來到了VGirls。』 劉紫妍說道。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我是個做事就想把事情做好,而且獨立的人,就像《歡樂頌》裡面的安迪一樣,決定了就真的加入了電競女團』。但電競是一個殘酷的行業,對於年紀有著很高的要求, 隨著反應、靈敏度的下降,一般女孩子過了23歲就很難再打職業賽了 ,所以今(2016)年25周歲的她不得不退居幕後,更多地承擔領隊的角色。現在,女團大大小小事情他都要負責處理,有時候女生有小心思了要耐心勸導;誰不在狀態了,要及時安排替補;有時候自己也要參與晚上的遊戲直播……。

『模特有一定的發展瓶頸,轉型是必然的,而且她現在的工資比以前做模特兒還高點。』談到這個轉變,他們的經理張浩對娛樂資本論表示。

包吃住的,每個月還能有過萬的工資,或許對於她這樣的上海本地女生來說足夠了,因此劉紫妍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離開以前俊男美女滿世界的模特圈雖然有些可惜,但她認為『這條路是對的,更有發展前途』。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不被騰訊支援,男團一個隊員收入頂女團一個隊

娛樂資本論在與這些電競女團接觸中發現,雖然電競和直播都快速崛起,成為資本追逐的熱門領域,但女子電競卻並沒有享受到這樣的紅利。

『我們再堅持一段時間吧,看到今年底會不會有起色,如果實在不行就解散了吧。』上海VGirls女團經理張浩無奈地對娛樂資本論表示。

團隊每年電競比賽+商演+直播等亂七八糟的收入加在一起約300-400萬,但人員工資在內各項成本加起來高達250-300萬 ,『真的不掙什麼錢,如果行情不好有可能白幹一年。』

『我們算運營的不錯的,其他同行有的欠工資、有的倒閉、有的拿錢燒一段時間又陷入困境。』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電競女團出現這樣與大行情不太符合的情況呢?LOL(英雄聯盟)母公司拳頭和騰訊的不支援幾乎是症結 。

據悉,女子電競百分之八十都是玩英雄聯盟這款遊戲,而且女子電競隊集中在大陸和南韓兩國,範圍太小不足以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女子電競比賽,所以拳頭公司對女子電競一直很消極。

因此,大陸國內的代理方騰訊也不敢大張旗鼓的支援,加上一些負面消息,目前騰訊幾乎連推廣也不怎麼做了,這些直接導致女子電競比賽商業化停滯不前。

『沒有錢,比賽的獎金就很少,很難運營下去,男隊做的這麼好,因為商業化程度高,獎金高,他們這一塊不僅可以cover 成本,還能掙得很多。』經理張浩表示,目前拳頭公司和騰訊只是支援男子電競隊的,這讓男女電競選手待遇存在天壤之別。

日前,某傳統體育分析網站發布了一份《2016年大陸電競創業趨勢報告》,其中明確給出了VG電競俱樂部中一些男選手的的身價, 他們最低的400萬,最高800萬,一個人可能超過整個女團的一年收入 。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其次, 很多電競女團還是走純競技路線,很少開展泛娛樂的嘗試 。在採訪中,張浩甚至忌諱我們將他們稱之為『女團』,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是女子電競俱樂部,唱歌跳舞才是女團做的事,而他們明確不會走這樣的路線。

雖然VGirls女團不會走唱歌跳舞路線,但張浩還是給出了未來的一些設想,如果VGirls 女團運營的好的話,會和電商結合起來,創立自己的電商品牌。他覺得這種才是能夠長久走下去的模式。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

電競女團未來在哪裡?

那你認為電競女團有沒有未來?這是娛樂資本論對每一個採訪對象都會問的問題。『 女子電競肯定會有未來,但不是在英雄聯盟這款遊戲上,等第二款遊戲的出現,而且遊戲方支援女子電競的話,前景會非常好 。』這是張浩的答案。

『等有一天我們超過男選手,讓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時候應該就可以。』周洪越認為,目前電競圈子都認為女生不如男生,但如果有一個女生技術超過男生,人們的觀念會改變。

電競女團真相:住網吧、被騙、收入不及男團零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