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蔣友柏看不起「小確幸」 要做一輩子「壞人」

蔣友柏坐在愛瑪電動車最新設計產品——「幾何」上。

蔣友柏一直維持著每天5點半-6點起床,7點準時出門,8點到下午2點上班辦公,3點到晚上9點陪伴孩子和9條狗,10點再繼續工作的日常生活。儘管他稱生活為『地獄』,但很顯然他樂在其中。

根據時尚先生網報導,他宣稱要做一輩子的壞人,『開誠布公地講出自己要的是名或是利。』在他看來,在現實的騙局裡,最容易產生黏力的,就是真實。

『小確幸』很自私

Esquire(以下代稱『E』):你一直以商業價值為判斷標準,如何看待台灣的小確幸價值觀?
蔣友柏:看不起。我不認為小確幸可以幫助任何人得到任何事情,你隨便講小確幸很好,我只要這一個月15萬塊台幣開一個小咖啡廳,我就可以過一輩子。那好啊,你就不要出國啊,你媽媽最好不要生病,要不然怎麼辦?所以我覺得小確幸是個很自私的想法。

E:你追求怎樣的生活?
蔣友柏:我追求的是一系列的挑戰跟改變現有既定的習慣,從這個過程當中,我會有各種不同的樂觀,也會有各種不同的悲哀或者難過。

E:什麼時候特別肯定自己?
蔣友柏:從來沒有過。

E:什麼時候特別否定自己?
蔣友柏:一直都在否定自己。做我們這一行就是這樣,永遠都會有更好的東西,永遠都會有更好的想法,永遠都可以做的比今天好。

E:什麼是最大的成功?
蔣友柏:哪一天可以不做事,跟著家人到處去跑。他們(員工們)會打電話告訴我,我們賺了多少錢,就是成功了。

要做一輩子的『壞人』

E:你會從『還有幾年可活』這種角度看年齡,不覺得這樣很悲觀嗎?
蔣友柏:我不覺得它是悲觀,我覺得它蠻務實的。要務實地過活,才會比較踏實。

E:隨著年紀變化,什麼東西變得可貴?
蔣友柏:時間,其他的都不重要,要好好地過每一天。

E:會有恐懼的事情嗎?
蔣友柏:你怕也沒有用,會發生的還是會發生。

E:最討厭別人身上什麼特點?
蔣友柏:我不覺得我有能力或者我現在有立場可以去評價任何人,我不評價別人,我盡量都評價自己,我不會把我自己做成一個我不喜歡的人。

E:男性身上最珍貴的品質應該是什麼?
蔣友柏:好好地當個男人,做男人該做的事,有肩膀保護家人、保護事業,當好男人就好了。

E:你宣稱要做一輩子的壞人,壞人與好人的區別在於?
蔣友柏:所謂的壞人並不是說特別陰險還是怎樣。壞人不過是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需求與渴望(true to yourself),不會包裝自己。但當你這麼做,在別人眼裡就顯得太過現實,而認為你就是一個壞人。拿商業舉例,其實就是開誠布公地講出自己要的是名或是利等等,而不需要拐彎抹角。

一輩子都在『打仗』

E:設計的男裝品牌一直以『戰爭為主題』,戰爭對你意味著什麼?
蔣友柏:因為我一輩子都在打仗,目前也都在打仗,以後也會繼續打下去。

E:遇到過最大的戰爭是什麼?
蔣友柏:每一場戰鬥都很辛苦,但是每一場戰鬥都不會棄權。

E:你在自己寫的《第十九層地獄》書中提到『在狗叫、鳥鳴、小孩玩樂、哭鬧、做家事、撰寫報告、打電話等等所交織的縫隙中,一字一句地譜出了我眼中的地獄。』地獄對你意味著什麼?
蔣友柏:地獄就是平常的生活,人間就是地獄,活著就是地獄,日常生活所處的一切就是地獄。

E:讓你選擇能夠改變家庭的某一點,你希望是什麼?
蔣友柏:不會的,因為是我家庭,我就不能回答,我如果告訴你我可以改變什麼,那不是很不公平?

一向很『獨裁』

E:給自己的產品打分?
蔣友柏:七八十分。

E:怎麼看公司內部員工說你獨裁?
蔣友柏:一向如此,因為我父親就很獨裁,你有看過我父親講民主嗎?

E:你一直強調商業是橙果設計的核心價值,這種觀念如何確定下來的?
蔣友柏:不懂商業怎麼做設計,沒有所謂最好的設計。我們在做的就是應客戶需求與條件,提供最適合的設計,讓創意的商業價值可以被量化,也讓大家意識到創意是這個時代的必要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