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貴大校長:做那麼多貢獻 還是有人對我不滿

鄭強。

前段時間,鄭強關於空姐的演講再次引發爭議。他說,這是一段6年前的影片,『我只為自己說話的方式道歉,因為我演講時說了髒話,但我不認為我的話有錯,他們斷章取義,只截取了三個半小時演講中的三分多鐘。』

根據新京報報導,這幾年,鄭強一直站在風口浪尖上。他的言論受到不少網友推崇,但同時也伴隨著巨大的爭議。他被稱為『憤青教授』、『最受大學生喜愛的校長』。喜歡他的人,認為他特立獨行,勇於改革;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嘩眾取寵,熱衷炒作。

一個月前,鄭強一段有關空姐的演講影片在網上廣為傳播,他聲色並茂:『為什麼大陸空姐要有研究生專業?不就是推個車倒個水兒嗎?』『為什麼在天上倒水的女孩要比地上倒水的長得漂亮。』

鄭強有點激動,離開座位,弓著腰身,學空姐推車的動作。輿論指責鄭強歧視空姐職業,遠在四川的一群航空職業學員舉牌抗議:鄭強,下課!『小事情,根本影響不了我。』鄭強對剝洋蔥說,他不在意別人的指責,他覺得自己是成功的教育家。

不過,不久前,在學校的一次民主選舉會上,鄭強票數墊底。西裝革履的他,悄悄低下頭,把領帶取了下來,表現得若無其事。這些年,他始終不明白,為貴大做了那麼多貢獻,為什麼還有一些人對他不滿?他說,他很孤獨。『毀譽參半』

『他啊,就會吹牛。』貴州大學一名退休教師提到校長鄭強,認為他『說的比做的多』,『你看他在網上那些影片,手舞足蹈,哪裡像個大學校長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小品演員。』

但在大一學生劉旭看來,這才像一位真正的校長,『沒有架子,真實。』劉旭把鄭強叫做『強哥』,『很多老師和學生都這樣叫他,那些反對「強哥」的人,太保守了。』

他告訴剝洋蔥:『學生有什麼問題,可以給校長信箱寫信,甚至可以直接跑到校長辦公室反映,一般很快就得到回覆。但把問題反映到二級學院,回覆的就很慢,效果也不明顯。』

學生們用年輕人特有的方式表達對鄭強的喜愛,在貴州大學,『校長表情包』廣泛流傳,『有時候,他開會的表情、 發言稿裡某一句有趣的話,都會被腦洞大開的同學製作成圖片。』有一張圖,是鄭強穿著白襯衣生氣的表情,配了文字:『你幹什麼?!』

鄭強主動對剝洋蔥談到空姐言論引起的爭議,『我只為自己說話的方式道歉,因為我演講時說了髒話,但我不認為我的話有錯,他們斷章取義,只截取了三個半小時演講中的三分多鐘。』而且那是一段6年前鄭強演講的影片。

同是一段影片,今(2016)年兩會上,鄭強又獲得了最牛校長的讚譽。他抨擊現在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中央四大銀行哪個不在貴州開分行?電信運營商哪個不到貴州開分店?兩大石油巨頭哪個不在貴州開加油站?為啥不辦大學呢?

這些年,批評和讚揚始終伴隨著鄭強的校長生涯。一名學生評價說:『毀譽參半。』『空姐事件』發生以後,有的學生自發為鄭強『維權』,他們看到公眾號發布非真實的校長新聞,就點舉報。但也有人,為網上的『下課』聲叫好。

『我文武雙全』

對於空姐言論的爭議,他說:『那段三分鐘的影片,還不是掌聲雷動。』鄭強突然瞪大眼睛問身邊的人,『反過來說,我的名氣有那麼大嗎?我說一句話,就能引起這麼大的反應。』

『有!』周圍的人回答。鄭強顯得很興奮,坐在椅子上兩腳在空中蹬起來。接著,他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來,你們聽聽我的個人奮鬥史。』他先講民族文化,再講大陸的教育,講青年成才,最後他唱了一段美聲。

鄭強,1960年生於重慶,後考入浙江大學化學系。『我實際上並不聰明,我只是長得聰明。』鄭強說,在浙大,全班六十個學生,他的成績排不到前十。1982年大學畢業時,同學有的留校,有的考上了研究生,他則被分配到化工部一個叫晨光化工研究院的單位。

那是一個位於『四川山溝溝裡的機構,不能唱歌,不能跳舞,周圍全是山。』鄭強無聊到抄寫大學時期的38本筆記。『這一抄不當緊,我發現大學專業知識都沒學好。』於是,鄭強決定考研。

1985年,鄭強考入成都科技大學高分子材料系碩士研究生。經歷三年日本留學後,他回到母校浙江大學任教。學校分給他一個六十平方公尺的房子,他發現隔壁住的是大學本科時期的同學,同學已經成為博導,而自己只是個講師。鄭強用了兩年半時間,拿下了正教授,趕上了那位同學。

他說自己文武雙全,『武是指我的專業知識,文是指滋潤人生的藝術,比如音樂、演講。』他最為自豪的是演講和唱歌。

鄭強家裡成分不好,爺爺有歷史問題,爸爸也被關過。鄭強說,自己的家庭在那個時代是看不到未來的。那時候父親上山下鄉,看到會文藝的孩子在農村會過得好一點,就讓鄭強練習唱京劇,『京劇唱好了,嗓子好,唱歌不是問題。』

鄭強告訴剝洋蔥,在京都大學畢業的時候,他報名參加一個演唱比賽,唱了一曲我的太陽。『第二天,窗外擠滿了女孩,爭著看我啊。』

鄭強身體左右晃動,好像身邊真的有人在擠他。2014年,貴州大學開學典禮上,他問底下的上千名學生:截止昨晚8點,你們知道『大陸大學生演講網』上排在第一的人是誰?『白岩松排第四,馬雲排第五,易中天在前四十名中沒有出現。第一,是站在這兒的、你們的校長鄭強。』


鄭強給2012屆研究生新生上入學後的第一堂課。

『什麼都看不慣』

2012年,鄭強到任貴州大學。『我是對口支援過來的,完全出於自願。』鄭強對剝洋蔥說,『作為東部發達地區高校來的人,什麼都看不慣。』

他看不慣貴大的校門,破爛不堪;看不慣校園迎賓道旁邊的樹林,七扭八歪雜亂無章。他發現,一名老教師在學校開餐館,從來沒有交過水電費。還有,作為貴州省的最高學府,竟然沒有一輛校車,老師從市里來上班要擠公車。

鄭強現在提起來,氣得敲桌子。不過,他最看不慣的是學校的風氣:學校對教師8年沒有考核,有的教授一年一篇論文都不寫;下去巡考,他發現主考老師在上面玩手機,學生在下面翻書。

鄭強首先對學校的樹林下了手。他命人砍掉了一些樹木,在樹林裡鋪上了道路。『當時學校有人反對,還舉了牌子,說那些樹代表貴大的魂。』一位熟悉當時情況的老師說。

最後,樹被砍掉了,鄭強也落下一個『光頭強』(來自動畫片《熊出沒》)的綽號。緊接著,他重修校門,買了校車,拿掉了學校的那家餐館,開始對教師進行考核。

上任後,鄭強大刀闊斧地改革,他強勢的性格遭到很多人反對。『那時候,他做任何一件事,都有人反對。』一位老教師說,『鄭強來的時候,學校師生高興地都要蹦起來,但他來了一辦事,卻都不滿意了。』

從2014年開始,他還在貴大推行『通識教育』。在貴大,不分專業,大二才分。大一新生全部就讀陽明學院,進行本科通識教育。鄭強覺得,理工科學生也應具有人文情懷。但一些學生並不買賬。

工商管理系大一學生張彤彤說,『我理解強哥的苦心。』她曾參與過一個歷史知識調查,結果發現很多理工科學生連甲午戰爭發生在那一年都不知道。

『不過,整個社會都很功利,我們畢業工作用的還是專業知識,學這些也許用不到,大環境所致,沒辦法。』她深至懷疑,『大一一年是不是白白浪費了。』鄭強堅持認為自己開展通識教育是對的,他說,『你看看,學生越是有這種心態,就說明通識教育越有必要。』

有人把鄭強的這種行事風格理解為『專制』,一位退休教師對剝洋蔥說:『這個大學,就差姓鄭了。』但對這些反對聲音鄭強並不在意。他總是習慣回應,『我是你們省裡請來的。』鄭強總結在貴大的治校經歷:『不說強制,我覺得主要是我的人格魅力,可以大到把整個校園風氣都帶動起來。』

『要在高速運轉時交接棒』

在貴大這4年,鄭強的髮型一直沒變過,只是由烏黑變成了灰白,他身形消瘦,眼窩深陷。鄭強每天工作16個小時,沒有固定的飯點,有時候忙起來兩三點吃午飯,晚上八九點吃晚飯。採訪中,鄭強不止一次對剝洋蔥提到他在貴大取得的成績,『我拿到了50多個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2012年,剛到貴大不久,他做了貴州大學行動計劃,提出建設貴州大學新校區,在省裡的一次會議結束後,他跟上省委書記的車把計劃書遞了上去。後來,省委書記批示,迅速啟動貴大新校區,貴大因此拿到了40個億專項建設資金。

他還提出『貴州大學姓貴州』的辦學理念,『專門開設茅台、大數據、茶葉等專業來服務貴州。』為此,他又拿到政府部門10個多億的支援資金。『我現在把一系列的東西搞得和貴州匹配,看這辦學思路多清楚?』鄭強說。

不過,鄭強說,四年當中,他感覺很孤獨。他又一次提到砍樹事件,『那是領導班子共同決定的事,後來有人反對我,鬧了三天,結果班子裡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替我說話。』

他始終不明白,『我為貴大做了那麼多貢獻,為什麼還有一些人對我不滿?』『不為我鼓掌,也不能整我啊。』鄭強捶著雙腿說。5月10日,鄭強在辦公室當著數位學校老師的面說:『我知道是誰反對我,在背後整我,你們也知道吧?你們不可能不知道,只是裝懵。』

幾位老師只是尷尬地笑。大概一年前,他有了想離開的想法,『我為貴大做了那麼多事,可以回家了吧?』鄭強說,他唯一放不下的是貴大的改革,為了避免改革擱置,『要高速運轉時交棒』。因為,高速運轉起來的事情,才不會輕易停下來。

不過,鄭強認為,他已經獲得了成功。在他的手機裡,存著幾十條大學校長發來的簡訊,其中不乏溢美之詞,其中一條是:菩薩心腸,功德無量,悟空手段。鄭強拿著手機對剝洋蔥感嘆:『看,我才是教育家啊。』


鄭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