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73所教育部直屬高校預算 清華比最後一名多895億

73所部屬高校曬預算,首尾相差179億元。

75所大陸教育部直屬高校中,至少有73所高校公布了其2016年度預算,今(2016)年73所高校的預算支出總額達到2957.18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預算支出排在前三位的分別是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和北京大學,年度預算數均超百億元。

清華北大收入支出均最高

根據新京報報導,從73所高校的預算報告中的支出預算數看,貧富差距較為顯著。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和北京大學排名前三,2016年預算數分別為182.17億元、154.28億元和153.11億元,均超過百億元。排名後三位的為上海外國語大學、中央音樂學院和中央戲劇學院,預算數分別為9.02億元、4.20億元和3.05億元,均在10億元以下。第一名與最後一名預算數相差約179億元。

從總排名表看,預算數超過50億元的高校只有21所,在50億元以下的有52所。其中,有4所高校預算經費不足10億元,除之前提到的排名後三位的高校外,還有中國政法大學,預算數為9.91億元。

此外,收入方面看,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收入最高,有過半部屬高校的收入尚不足20億元。支出方面清華和北大兩所高校仍然領跑,是唯一兩所支出超過百億的高校。

預算前十東部高校占了8所

從地域來看,東部地區的高校預算數更多,排名前10位的高校中,東部高校占到了8所,剩下2所為武漢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都是中部地區高校。

同時,雖然排名前10位的多為綜合性大學,但從總體上看,理工類大學比文科類大學,預算更加充足,比如排名後10位的均為文科類高校,理科類高校一般排名在中上游。

值得注意的是,並不是985高校就比211高校有錢,比如北京科技大學、武漢理工大學、西南交通大學等高校的預算數,都超過了很多985高校,武漢理工大學排名25位,預算數超過40億元,明顯高於電子科技大學、中國海洋大學。不過,排名靠前的211高校主要是理工類院校。

追問1
高校『錢袋子』用在什麼地方?

從各高校公布的部門預算看,組成部分大致相同,一般由學校基本情況、部門預算報名及情況說明、名詞解釋三部分構成。不過,也有些學校將部門預算單位構成單列為一部分。

這些高校的『錢袋子』都裝了哪些錢,2016年將如何分配呢?從收入來源上看,大多數高校包括財政撥款收入、事業收入、經營收入和其他收入和上年結餘。其中,財政撥款占比最大。比如北京師範大學2016年財政撥款15.68億元,占公共預算收入的43.89%,將近一半。

而支出主要包括教育支出、科學技術支出、住房保障支出等專案,其中教育支出占比最大,複旦大學今年的教育支出有48.07億元,占本年支出95.1%。除此之外,高校還有節能環保支出、社會保障與就業支出等。

財政撥款收入一般是高校收入的『大頭』,這筆錢學校是如何花的?復旦大學部門預算顯示,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9.28億元,其中,教育支出17.74億元,主要用於一流大學建設、基礎設施建設、改善基本辦學條件、科研專案、國家獎助學金等;科技支出0.97億元,主要用於大陸國家重點實驗室建設等;一般住房保障支出0.53億元,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2.7%。

此外,同是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記者還發現,一些高校的住房保障支出增加較多。如西南大學的住房保障支出2016年預算數為6453.55萬元,比上年增長22.71%。西南大學表示,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住房公積金和購房補貼撥款均有所增加。中國政法大學的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中,住房保障支出比2015年年初預算增加1467.32萬元,增幅64.64%。

追問2
高校結轉資金為何動輒上億?

在高校的部門總收入中,包括上年結轉資金。根據高校給出的解釋,結轉資金,是指以前年度預算已開始執行但尚未完成,本年度仍需按原規定用途繼續使用的資金。

記者發現,很多高校的結轉資金數量比較大。比如清華大學,在學校2016年收入預算中,上年結轉43.14億元。校方稱,主要是2015年未完成科研專案本年按照原規定用途繼續使用。北京大學預算總收入為153.11億元,其中上年結轉34.25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撥款為27.78億元,超過財政撥款數。武漢大學今年的預算總收入為78.23億元,其中上年結轉19.25億元。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表示,一些高校的上年結餘資金占總收入額較大,占到總收入的20%-30%,比例較高。這至少反映了兩個問題,一是之前在預算執行過程中,不夠科學或者執行中遇到政策瓶頸等問題,未嚴格按照預算來執行,或者預算編制不夠科學;二是,反映了近幾年科研經費管理制度較為滯後,造成了科研經費支出困難。

以前科研經費使用不承認科研人員的勞動價值,缺少相應回報,特別是一些人文學科,多是腦力勞動,不怎麼買東西,很難報銷經費。這會造成科研經費大量結餘,科研人員積極性調動不起來,不過,目前大陸國家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今年出台了相關政策進行解決。

追問3
高校預算公開還存哪些問題?

2013年,部屬高校開始公開部門預算,至今已到第四年。隨著國家財稅改革不斷深化,對高校部門預算公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一些專家表示,目前高校部門預算公開還不到位,公開科目不夠細化,其他專案資金量大透明度不高,人們關注的『三公』經費、資產負債情況等都未向社會公布。

上海財經大學中國公共財政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小川認為,目前部屬高校公布的部門預算仍是比較簡單的分類,很多專案沒有按照經濟分類公布,分類指向不明確。功能分類只是簡單分為教學、科研、社保等;而如果按照經濟分類,就可以看出教師工資、購買設備、學生補助都花了多少錢,可以更清楚地看出錢到底用在哪些方面,清晰地看出錢用的源頭。

記者梳理發現,很多高校其他收入金額也比較大,比如北京大學的其他收入為42.57億元,占總收入的35.82%;中國政法大學的其他收入為9000萬元,占9.21%。校方給出的解釋為,其他收入包括投資收益、銀行存款利息收入、租金收入、捐贈收入、現金盤盈收入、存貨盤盈收入、收回已核銷應收及預付款項、無法償付的應付及預收款項等。

施正文分析稱,其他科目很大程度上屬於預算不透明科目,如果其他專案金額過大,說明預算透明性不夠。從預算透明公開方面看,資金要在具體的事項上才能透明。其他專案是檢驗預算透明度公開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不應該過高。

施正文建議,社會反映強烈的『三公』經費應該列出,預算要有回應性,社會關注什麼,在預算中要有所反映,建議高校部門預算公開時,請獨立審計機構出具公開的審計意見,審計資料是否準確,預算是否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