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騰訊獲weixin.com域名 一分都沒花

weixin.com。

原weixin.com功能變數名稱的擁有者,一個名為『很快』的微信開發者聯盟在他們位址為weixin.com的論壇網站中刊發公告,稱終將weixin.com功能變數名稱轉交給騰訊。

根據虎嗅網報導,騰訊獲得功能變數名稱的代價並沒有公開——透過仲裁與法律管道,騰訊甚至有免費取得功能變數名稱的可能性,而坊間傳言,weixin.com功能變數名稱現持有人,購得此功能變數名稱的費用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

複雜而意外的功能變數名稱糾紛

2015年12月,騰訊控股將一紙投訴書投到了亞洲功能變數名稱爭議解決中心香港秘書處,主張被訴人『liming』(以下簡稱『李先生』)手中的『weixin.com』功能變數名稱與李先生本人姓名及手中自產無關,是為知曉騰訊公司微信商標後的惡意註冊,並將功能變數名稱用於微信相關的領域。

被訴人李先生則主張不能證明『weixin』與微信有關,更重要地,該功能變數名稱註冊於2000年,遠早於微信的發布時間,並且李先生的功能變數名稱交易入手過程均為正當程序,且不存在將功能變數名稱掛牌出售或表達出售意向等惡意搶注的行為表現。

此外,網站上也在醒目位置表明此網站非微信官網,並不構成不惡意競爭。而功能變數名稱仲裁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侵權成立、功能變數名稱被判應轉移給騰訊公司。
一個2000年就註冊了的功能變數名稱,晚出生快十年的微信,這侵權是怎麼回事?一時間,關於微信商標的話題便炸了鍋。

也有好事者翻出了微信早先商標侵權訴訟的先例:

2015年3月,北京智慧財產權法院審結的一起關於『微信』商標的行政訴訟中,法院一審駁回了原告創博亞太科技(山東)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判決維持了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對創博公司提交的38類『微信』文字商標不予核准註冊的複審裁定。

雖然原告創博公司比微信官方早2個月提交了第38類『微信』文字商標申請,但是,該商標申請在審查期間經異議程序被商評委裁定不予註冊,而在訴訟中再被判決維持不予核准註冊。

weixin.com則是在功能變數名稱方面的又一例,說騰訊店大欺客?亞洲功能變數名稱爭議解決中心自然有他們的說法:

功能變數名稱註冊人的轉移應該視為一次新的註冊,因此,被投訴人取得爭議功能變數名稱擁有權的日期晚於投訴人取得『weixin』/『微信』之香港商標註冊日期(即2011年10月25日)。

據稱這樣的推斷來自功能變數名稱訴訟中的判決先例,但這樣的結論確實也挑戰了大眾認知,但最終的結論,是三位仲裁官,以兩票同意一票反對的結論,判定weixin.com轉移至微信。

對於仲裁結果,李先生自然不服,並於今(2016)年2月起訴至海澱區人民法院,三個月後,雙方達成庭外和解,便有了今天的網站公告。

功能變數名稱轉讓,是真如仲裁結果一般空手套白狼,還是在合理的費用範圍內,騰訊並沒有給出相關資訊。

為什麼?

在知乎問題『如何評價功能變數名稱weixin.com倒手後,騰訊申請仲裁成功?』中,網友也分別站在了天平兩端。比較理性的網友老編輯認為,這裡有充足的仲裁先例:

我估計李明不會善罷甘休,傳聞已經要上訴了,但是前景不樂觀。當年http://alibababank.com功能變數名稱也是這個亞洲功能變數名稱爭議解決中心香港秘書處判給了阿里,然後持有者在國內法院上訴,結果功能變數名稱還是落在了阿裡手上。功能變數名稱之王蔡文勝的易名國際還在跟杜蕾斯打官司,為http://durex.cn這個功能變數名稱,也是凶多吉少。

但是http://weixin.com這個裁決竟然還引發不少叫好聲,因為功能變數名稱投資者在有些人的潛意識裡,和『不勞而獲』、『投機倒把』畫上了等號。

蘋果公司當年和唯冠關於『iPad』的商標案,最後蘋果付出了6000萬美元和解。由於影響了the new iPad的上市,頻臨破產的唯冠在那一年沒少被果粉問候家人。

特斯拉商標案和解,Tesla免費獲得『特斯拉』中文商標的時候,網上也是一片叫好聲。

而支持者,則認為現在的weixin.com被收回是咎由自取。如果將這個功能變數名稱作為個人部落格使用甚至只是個空白頁面,騰訊也只能乖乖掏錢,但將其作為微信相關的商業網站處理,自然是凶多吉少,在亞洲功能變數名稱爭議解決中心的仲裁書中,也是這樣說的:

事實上,爭議網站內容明顯圍繞投訴人『微信』產品,混淆瀏覽者訪問該網站以獲得商業利益,均屬《政策》第4(b)(iii)及(iv)段的『惡意』使用。

儘管侵權言之確鑿,但仲裁的過程卻稱不上舒心。一方面,僅由於原weixin.com網站中有大量鏈結至微信官方功能變數名稱『weixin.qq.com』即被判定為用於混淆訪客使其認為這是微信官網,儘管現擁有者做了非官方網站標識並提供了官方網站的跳轉鏈結;另一方面,則稱這個功能變數名稱無法證明在2015年6月轉手至李先生前有無侵權行為。

在判決中,大量無關內容被用來』佐證『被訴人侵權,甚至將原本ICANN用於保護功能變數名稱所有者的付費隱藏資訊也成了仲裁中的『有罪推斷』。

那些天價的功能變數名稱,為什麼還是乖乖掏錢買了?

早在2014年,雷軍的小米終於將mi.com收入囊中,成交價360萬美元——略少於今天的李先生取得weixin.com的成本。

短功能變數名稱的價格由於面對國際上的競爭可能價格都會在高位,京東商城由原先的360buy改換成簡拼JD.com,成本也高達300萬美元。當然,比起某些熱門的英文單詞功能變數名稱來說,這些還都算便宜的。

當然還有比單詞更貴的?大陸國內恰好就有公司買過——2015年2月,360從沃達豐手上收購360.com,據傳開銷達1700萬美元,超1億元人民幣。

之所以他們沒法動用微信和上面提到阿里透過仲裁取得功能變數名稱,很大程度上還是我們的李先生作死過頭,將weixin.com真用在微信相關的行業中了吧。儘管從註冊到多次轉移,程序上都是正義的,但仲裁的結果,同樣也可以是正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