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快遞「深喉」揭密 賣家廠家快遞合體隱瞞發貨源

堆滿快遞的倉庫。

賣家廠家快遞組成『利益共同體』隱瞞發貨源
用空號賣假貨謀暴利 以次充好賺退貨快遞費

據中國快遞協會年會發布的資料,2015年,快遞業完成業務量206億件,同比增長48%,最高日處理量超過1.6億件;快遞業務收入完成2760億元(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同比增長35%。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發展快速的快遞業也頗受消費者的詬病,惡性競爭愈演愈烈、假貨充斥等問題成為網購者心中的『痛』。一位喜歡『多管閒事』的資深快遞員,向記者揭示由快遞公司、快遞員、網上賣家、商家銷售員等多個角色組成的巨大『利益共同體』。而他則自稱只是諸多『利益共同體』中略有不同的一員。

傍晚時分,轟隆隆的建築工地旁,林明(化名)如約而至,向旁邊的士多要了一瓶飲料後,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下來。

知無不言

『你問吧!我只要知道,都會告訴你!』林明爽快地向記者說。林明是一個快遞小哥,入行了六年多時間,算起來已經是行業內的『資深』級的快遞員。他見證了消費者與賣家之間的種種糾葛。但無論怎樣的糾葛,最終受傷害的仍然是大多數的消費者,也讓他覺得於心不忍。

『由於牽涉到的利益方太多,我的身分一定要保密。』這是林明向記者提出的唯一一個要求。他只能作為一個『深喉』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而非一個『舉報者』。

『如今快遞是什麼都可以遞的,小到文件、證件,大到汽車、建材,都能用快遞解決。』林明介紹說,只要是法律規定範圍內,不違法違規的物品,都可以透過快遞郵遞。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他指了指旁邊工地上數噸重的水泥管道說:『只要能夠付得起相應的快遞費,這個也都沒任何問題。』

看到記者一臉的驚訝,他露出滿意的表情,接著說,所以在快遞的物品中,只有你想不到的,還沒有做不到的。曾經有一家公司,就快遞了一輛價值數百萬元的越野車,而快遞費也當然達到了數十萬元之多。

由快遞公司、快遞員、網上賣家、商家銷售員等多個角色,組成的巨大『利益共同體』,似乎也有了『分崩離析』的態勢。而林明則只是諸多『利益共同體』的一員,儘管是略有不同的一員。

由於自己對貨物的『認真』,他總是提醒收貨人收到的可能是『假貨』,因此,林明也經常會碰到『多管閒事』的責罵。

『多管閒事』

『所以,我也變「聰明」了,不會輕易去提醒別人,省得被別人罵。』林明說。

他回憶說,曾經有一次給一家收貨人送貨的時候,貨品是一雙199元的運動鞋,收貨人在驗貨時,他也將運動鞋看在眼裡。『一看就是假貨,就連運動鞋的標誌都是用膠水草草粘上去的。』林明說,當時他就提醒收貨人,他買到的可能是一雙假的運動鞋。

『你猜之後怎麼著?我反而被罵了一通。』林明自嘲地笑了笑,猛吸了一口香煙,緩緩地再將煙霧吐出。『他似乎從心底裡,就根本瞧不起我們快遞員。』他繼續說,收貨人在聽到自己的提醒之後,好像是踩到了『尾巴』一樣,馬上跳了起來,訓斥了他一通,之後撂下一句,『就算是假的又怎麼樣?我還買得起!』

他對這件事印象特別深刻,深刻到在此後的一段時間,他再也不『多管閒事』,再也不會提醒別人可能買到的是『假貨』。但是,他還是沒有忍住。在不久前,面對一位已經近70歲的老客戶時,他還是忍不住提醒了老人一句,『貨品可能是假的。』此前,老人在網上購買了許多套『限量版紀念幣』,而且全都價值不菲,花費了數萬元,打算將其作為投資,在『紀念幣』升值後再賣出去賺錢。

『你懂什麼?不要擋著我的財路!』老人冷冷地回道,這些『紀念幣』賣的人承諾說都可以『高價回收』,根本不可能是假貨。

『是真的再給你』

當再一次收到寄給老人的貨品時,林明猶豫了一下,還是再次說出了『可能是假貨』的話。此次,老人反應依然強烈,堅持自己收到的不可能是假貨。

『咱們去報警,透過員警讓專業人士來判斷,如果是真的,我再給你。』林明沒有辦法之下,只好說出令老人也感到驚訝的話。老人猶豫之下,還是贊同了林明的建議,將自己的所有『紀念幣』帶到了公安機關鑑定真偽。

『結果是,老人三年多買的「紀念幣」100%都是假的,沒有一件是真品。』林明說,自己當時並不是『多管閒事』,而是真的覺得老人不能再被騙了。三年多的時間,老人共花費了差不多二十萬元投資『紀念幣』,結果卻全都是假的,所謂的『金幣』、『銀幣』,大多都是鍍鋅的。

他解釋說,當時他判斷老人買的紀念幣是假貨,主要是因為電話和發貨位址。『電話是170開頭的,一直在打我的電話,催我快點收款。』這種貨品大多都是貨到付款,在買家檢查之後才會付款。

『發貨人打過來的電話,再回撥,就提示說是空號。』林明說,這點讓他產生了極大的懷疑。其次,賣家所說的發貨地是北京,但是,實際的發貨地卻是在安徽合肥與河北廊坊,兩地差異如此之大,也是讓人感到蹊蹺。

他告訴記者,根據他以往的經驗,當賣家的電話標示為170開頭的手機時,賣的貨物十有八九都是假貨。『這種電話號碼一般都不是常用的號碼,而且也並非進行了實名制登記,所以極受假貨賣家的青睞。』

『假貨地圖』

林明說,每當他看到『170』開頭的手機號碼時,總會提起十二分的小心,而偶爾會撥號碼後提示說『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似乎也更加印證了他的判斷。

記者透過檢索發現,的確在『170』號段,近年來極易被詐騙分子操作進行違法犯罪。以深圳市為例,在2015年,深圳市共發生涉及170號段的詐騙案件800餘宗,市民被騙超過1100萬元。

記者瞭解到,170號段均為虛擬電信運營商銷售。虛擬運營商與電信運營商合作,他們就像是代理商,從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三大運營商承包一部分通信網路的使用權,然後透過自己的計費系統、客服號、營銷和管理體系賣給消費者。

原應由北京發貨的貨品,結果是從合肥發貨的假紀念幣,大陸全國是否有這樣的一份『地圖』,代表不同地區的『假貨』市場?林明回答說,並沒有。

作為快遞、生產商、銷售員,在電商的大潮當中,已經形成了堅固的『利益共同體』,因此,並沒有哪個環節,願意損害個人及整體的利益。儘管快遞單上,有著『發貨人位址』一欄,但是,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快遞員不會特別要求發貨人填寫,而銷售員、生產商也在發貨時達成了一定的協定,即使是從工廠發貨,但仍然寫的是銷售員的電話及姓名。

『大陸國內的不好查詢,但是在廣州市內,還是可以查詢到一部分的。』林明話鋒一轉,還是道出了自己瞭解到的『內情』。

他告訴記者,廣州主要的發貨產品是衣服,而在發貨地點中,幾個地點中的衣服是需要特別注意的。其中包括:沙河大街、中大布匹市場、柯木塱,這幾處發出的衣服大多屬於劣質的,所以,如果是這幾處地點發出的『行貨正品』,很有可能是小出租屋內生產的假貨衣服。

因此,每個地區的快遞員,心中幾乎都有本地的『假貨地圖』,但是,由於公司的利益,以及個人的利益,卻幾乎不可能將自己從『利益共同體』中剝離。

除了『假貨地圖』,假貨爆發也有著自己的時間表。『「五一」、「十一」、「雙十一」、「雙十二」這四個時間點,是一年內假貨爆發集中的時期。』林明說。他解釋說,『五一』、『十一』期間,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外出旅遊,在旅遊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現比市場價格稍低的產品,原本旅遊就帶著『花錢』的心態,因此,很容易就在旅遊時買下了一些價值比較高的產品。『但實際上,這些產品很可能是假的。』

而在『雙十一』、『雙十二』這兩個時間,出現退貨的也非常集中。他解釋說,由於這兩個時間商家必須『讓利』,所以,在銷售時『摻假』的比率也遠高於平時,『平時可能100件中會摻假5件,而在這個時期就會摻假10件。』

退貨賺快遞費

『有可能會有買家說,就算出現了假貨,我大不了退了就完事兒了,又虧不了錢。』林明自顧自地說道。隨後,他搖了搖頭說,實際上買家的錢還是被賣家賺了。

他舉例說,一件衣服的成本價是20元,網上售出的價格是39元,快遞費需要15元,很多快遞公司,大陸全國範圍內的快遞費用只需6元。因此,在沒有出現退貨的情況下,賣家每賣出一單的成本價是26元,收到54元,利潤是28元。如果出現了退貨的情況,買家寄回的費用是自付的,賣家還是淨賺了快遞費9元。

『所以無論買家退不退貨,賣家都是賺錢的。』他說。因此,他建議說,網上選購產品,最好還是選擇有自己送貨管道的商家,這就省去了其中透過快遞賺錢的環節。

『如果貨物在快遞的過程中丟了,消費者應該找誰?』林明習慣性地自問自答,『這就是個雙方「踢皮球」的過程。』林明說,消費者最終就算找到了賣家或快遞公司,但始終會在雙方踢來踢去的過程中,失去耐心但又無可奈何。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不了了之。

因此,網購不但是一件『靠運氣』的事情,也成為一個『高風險』的事情。他再次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對於比較貴重的商品,消費者應該到實體店去購買更加放心,而維權起來也會更加容易。

儘管似乎所有的風險都轉嫁到了消費者的頭上,但他同樣對消費者沒有意識到這個風險而無奈。『很多消費者並不習慣當面檢查貨物是否破損,而是直接讓快遞員放在了樓下。』林明繼續說,如果對貨物不承認,消費者可以直接拒收的。而讓快遞員放在了樓下,就算是默認了對貨物沒有任何異議。

『我會和自己帶的快遞員說,如果收件人讓放在樓下,一定要錄音。』他說,這也是快遞員自我保護的一種方式。但消費者卻沒有自我保護的意識。

說完,他吸完手中的煙,站了起來。他撣了撣落在自己身上的煙灰,推起改裝過加寬的電動車,一轉眼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快遞人員分揀貨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