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公務員設百萬道德基金 獎勵北京三所高校師生

林繼排。

從北京回鄉不久,浙江蒼南縣國土資源局公務員林繼排在相繼接到幾家媒體的採訪電話後,猛然意識到:自己可能『紅』了。

根據新京報報導,5月16日、17日,林繼排先後為北京郵電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方工業大學等三高校的30多名師生頒發了超5萬(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獎德金』。這筆錢來自他以個人名義設立的『道德基金』,用以獎勵道德品質突出的高校師生。『獎德金』總額超過百萬。

地方國土部門的普通公務員,慈善基金的出資者,兩種身分讓林繼排一度站在風口浪尖。在接受採訪時,他反覆強調,自己『年薪不到六萬』但錢來路正,高調做慈善『不怕查』。

曾被質疑收入來源

5月16日下午,北方工業大學報告廳內,十名師生從林繼排手中依次接過一隻紅色信封。信封裡裝著的,是1500元現金。這筆錢,來自林繼排以個人名義設立的『道德基金』。基金由林繼排於2015年創立,總額超過一百萬元,分十年支付完成。

按照林繼排的說法,這筆錢主要用來獎勵道德品質突出的高校師生,是『獎德金』。在他看來,現在高校中不缺乏『獎學金』,但是著眼道德方面的物質獎勵,依然是一片空白。

53歲的林繼排是溫州蒼南縣國土局公務員。百萬級的『道德基金』,與其國土局公務員的身分交織在一起,曾一度引發輿論熱議。

記者看到,在溫州當地的論壇上,不乏對其提出質疑的聲音。甚至有網友稱,希望有關部門『查查林繼排的收入來源』。林繼排告訴記者,近段時間,自己受到過不少質疑,但是並沒有『怕過』。他說,自己手上有一些技術專利,每年能夠收取一定的轉化費,此外,妻子做生意也能掙一點錢,家中生活還算優渥。他幾次向新京報記者重複,『我的錢來路正,不怕查。』

高調的捐助者

林繼排是『高調』的,每一次的頒獎,他都會拍上很多照片,然後放在自己的微博上展示。而在與記者的交談中,他反覆提及自己年輕時取得過的科研突破,自信而得意。林繼排一開口,濃重的溫州腔依然洪亮。他把這種『精神頭』,歸結於自己至今仍工作在一線。

1982年,從當時的北京鋼鐵學院(現北京科技大學)材料工程系畢業後,來自蒼南農村的林繼排進入了上海寶山鋼鐵總廠工作。按照他的說法,在寶鋼那幾年,自己發了論文,研究出了新技術,事業上順風順水。『我發表第一篇論文的時候,才二十出頭,那麼年輕就能做出成果,是很少見的。』

儘管『領導很看重』,5年後,思鄉心切的林繼排還是回到了蒼南,擔任蒼南縣機械廠工程師。『當時我就用電腦寫程序了,那時候大陸還沒有網路!』

1990年,他進入蒼南縣國土資源局工作,負責土地徵用。這是一份周旋於農民和開發商之間的工作,他常常需要扯著嗓子,在拆遷現場喊一天。這份工作帶給他的,是每年不到六萬元的報酬。他說,26年間,自己一直在這個崗位上工作。

『捧著錢找高校發錢』

林繼排說,自己是『捧著錢』,找到各大高校的。『獎德金』走過的三所高校中,北京科技大學是林繼排的母校,而北方工業大學和北京郵電大學,則是校友牽線。

公務員的身分,高調的捐助計劃,讓上述學校一度很謹慎。北京郵電大學國際學院黨委副書記馬斌告訴記者,林繼排主動提出捐助要求後,學院並未立即答應。『對於這種校外資金的捐助,我們都是很謹慎的。』

北方工業大學一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學校不僅核查了林繼排的個人情況,還與其進行了多次接觸。『第一次看到他,穿著很樸素,很路人的樣子,不像是個有錢人。』幾番交流下來,北方工業大學的相關部門確定林繼排的資金來源合法,這才答應了下來。

5月16日和17日,北京科技大學、北方工業大學和北京郵電大學30多名師生獲得了每人1500元的『獎德金』。

這些獲獎者,都是怎麼評選出來的?

上述高校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確定人選時,基於個人自薦和互推的原則。『文件報到學院後,由師生進行審核、投票,最終確定。』

而對於具體人選,林繼排並沒有很在意。他把選擇權交給了各個學校,自己只負責『發錢』。『我是為了弘揚正能量,只要道德品質高尚,就可以拿到這個錢。』他說。

對話
『不為仕途,質疑收入來源的歡迎來查』

一個公務員,為何高調捐出百萬資金?記者與林繼排進行了對話。

『獎學金很多獎德金很少』

新京報:從北京回到家裡後,生活有什麼變化?
林繼排:不少媒體給我打了電話,還有很多人來找我求助,主要是一些生活比較困難的。對於這類,我一般謝絕。我做的是道德基金,不是扶貧基金。

新京報:為什麼只做『道德基金』?
林繼排:我感覺,現在大學擴招了,各種『獎學金』也很多,但是為什麼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沒有提升呢?學生考試作弊,教授論文抄襲,這種事情看得多了,就想來做一點事。類似的獎『德』金太少了。我出點錢,能弘揚社會的正能量,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

新京報:為何只獎勵高校師生?
林繼排:這源於我自己的經歷。我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上大學,那時候家裡四個孩子,根本供不起。當時的北京鋼鐵學院(北京科技大學)每個月給我發22塊錢的助學金,算是把我的生活費解決了。如果沒有學校的資助,我根本讀不起大學。現在有點錢了,往高校投一點,我認為是理所應當的。

新京報:是你主動找相關學校的嗎?
林繼排:是的,這三個學校都是我主動找上門的。我就透過在這三個學校的熟人,說我有一筆錢想捐助。一開始學校還沒有答應,後來跟我接觸,確定我這個錢沒問題,才把事情做起來的。

『為省托運費背獎牌過去』

新京報:你作為公務員,怎麼會有那麼多錢?
林繼排:都是我們夫妻的辛苦錢。工資雖然不高,一年五萬多塊錢,但是我以前搞技術,有幾項專利,每年能收一點轉化費。我老婆在溫州做生意,也能賺些錢。我們夫妻兩個平時生活很節儉的,像這次去北京,我們帶了三十幾個獎牌,本來準備托運,後來一算要好幾百塊,就自己背過去了。獎牌很重的,腳上皮都磨破了。

新京報:有人質疑過你嗎?
林繼排:有,身邊的一些熟人,還有一些網友都表達過,懷疑我錢的來源。對於這種質疑,我的態度是,我的錢來路正,不怕查。質疑我收入來源的,歡迎來查我。

新京報:有人說你出名是為了仕途?
林繼排:我現在越來越有名,也有過這種議論。有什麼意思呢?我在這個崗位幹了26年,今(2016)年53了,還能升到什麼位置?

新京報:為什麼每次頒獎,都顯得很高調?
林繼新:我這人有個口頭禪,就是『做人可以低調,做事一定要高調』。有領導勸過我,不要過於張揚。我高調,一方面說明我自信,沒什麼好怕的,另外一方面,我認為也是一種宣傳,社會需要正能量。

『入圍人選首先要「孝」』

新京報:對於獲得『獎德金』的人,你有什麼要求?
林繼排:人選是學校推薦的,我這邊只有幾個大的方向。第一是要孝,百善孝為先,第二要互助友愛,第三要誠信,最後要愛崗敬業,這一條是針對老師的。

新京報:建立道德基金,給你的生活帶來什麼影響?
林繼排:其實影響很大,我不算那種很有錢的人,一輛舊馬自達開了十幾年。不過這些也無所謂,該花的錢我一分錢都不會省。

新京報:未來有什麼打算?
林繼排:我想做『道德萬里行』,將來希望走進大陸全國各地的高校,但是目前我的圈子比較小,很多學校還聯繫不來。我也想把『獎德金』推廣到清華北大等高校中,但是因為沒有『路子』,所以一直未能如願。這塊是我以後的一個重點吧,也希望有人能幫我牽線搭橋。


近日,林繼排回母校北京科技大學頒發『獎德金』。


5月16日,林繼排在北方工業大學頒發『獎德金』,多名師生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