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別讓華為跑了」熱傳 深圳要被企業拋棄?

華為松山湖示意圖。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華為向東流

『別讓華為跑了』為何刷遍朋友圈?這是深圳晚報23日發出的疑問,也是深圳最近心情的寫照。這兩天,一篇名為《別讓華為跑了》的文章刷遍朋友圈,文章大意是華為可能會將未來發展重心從深圳轉移到東莞,深圳需要對此引起高度重視。儘管華為在5月22日對記者回應稱,該公司從未有計劃將總部搬離深圳,但深圳媒體的態度表明,這一次,深圳急了。

觀察者網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華為的外遷可能真讓深圳感到疼了,龍崗區在一份官方報告中表示:哥不能沒有華為。並喊出了『服務華為,馬上就辦!』的口號。報告中提到,『1~2月,華為產值占我區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47%以上,並且產值增速將近40%,比全區水準高出將近25個百分點,若剔除華為,我區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則下降14.3%。』行文間透露的是政府對於華為外遷的焦慮和擔心。

類似的故事絕非第一次出現。早在2002年,就曾經出現過一篇文章,叫做《深圳,你被誰拋棄?》。其論述依據就是個別大企業從深圳搬離到其他城市,深圳具有的優勢不在,作者由此發出『深圳,你被誰拋棄』之問,擔憂深圳的明天將何去何從。

近幾年深圳的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顯上漲,特別是去(2015)年一年的『一路狂奔』讓不少製造企業感受到了租金費用導致的壓力。很多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將工廠搬回了大陸人力資源豐富、成本較低的城市,只將研發和銷售部門留在了深圳。

華為已是東莞第一納稅人

早在2012年,華為就在東莞松山湖註冊了華為終端(東莞)有限公司,這幾年又加大了對松山湖的投資,種種的動作讓『外遷』的可能性增大了許多。2015年華為終端(東莞)有限公司成為東莞營收和納稅第一大戶。

『華為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在大陸乃至全球各地設立各類分支機構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撐公司全球化業務開展,在此過程中對部分業務所在地進行調整,屬於正常的企業經營行為。』顯然,深圳已經並非華為的唯一選擇。而華為總裁也直言深圳房地產過度發展對工業有擠出效應,『深圳房地產太多了,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業的發展,每一個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發展空間』。

根據東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華為終端總部專案主要從事通訊設備行業,總占地面積約1900畝,總投資100億(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其中一期專案計劃投資35億,占地面積約60萬平方公尺。2014年,松山湖華為終端總部專案完成投資4億元,占年度投資計劃的133.3%,2015年計劃投資5億元。

東莞這麼大的面積,怕不止是給華為終端準備的。基本上想全搬過去,也是夠用的。其他手機廠商,也沒用這麼大的辦公區。而且華為旗下的綠苑公司,去年在東莞連買兩塊商住用地,建築面積分別達20萬㎡和11萬㎡。其中一塊地經歷49輪競拍拿下。也就花了7個多億,樓面價平均2000多元。在深圳,再加個零,也未必能拿到。

東莞年初就喜滋滋地對外宣布,2015年的企業納稅排行榜,華為終端(東莞)有限公司拿下主營業務收入和納稅兩個第一。官方未公布具體資料,但估計營收已到千億級別,納稅額在20億元左右。(2014年,華為東莞的納稅額還在10名開外,只有2.4億元。)

對這些『寶寶』,東莞市倍加關愛。東莞市長袁寶成在年度工作總結大會上,特意將納稅額過億元的73家企業代表座位,排在了全市黨政機關的前面。

目前華為在東莞的業務主要是終端方面的業務,這幾年終端發展也非常快,新增的業務部門在深圳這邊根本坐不下,部分業務放在東莞也是發展的需要。』華為終端內部人士對記者說。

『華為科技城』惹惱華為

早在2010年,深圳龍崗區就開始在華為所在的阪雪崗片區規劃『華為科技城』,旨在解決華為周邊的配套和環境。但是六年過去,當地擠進來多個地產專案,房產在銷售時也肆意打上了華為的標籤,房價被炒高。

『華為科技城』現在的名字『阪雪崗科技城』,是在華為的強烈要求下改的。因為這個科技城,跟華為沒半毛錢關係。

華為所在的阪雪崗片區,本身有大量歷史遺留問題,拆遷量大、補償金額高,還涉及規劃上的修改。導致2010年原龍崗區委書記蔣尊玉(已落馬)怒批進度緩慢,一年還沒搞出方案。相關部門紛紛表示寶寶心裡苦。

2010年,原龍崗區委書記蔣尊玉與佳兆業(郭英成)和長江企業高管在『華為科技城』更新專案合作框架協定簽署儀式上,要求兩家企業加快推進『華為科技城』建設

到2011年,龍崗區政府宣稱,『華為科技城』由政府投資110億,華為投資200億,共同打造科技新城。裡面有華為國際會展中心、華為控股全球總部等等好東西。

大概一開始真是這麼想的吧,華為也沒反駁。但是隨後,這個地方不斷擠進來各種地產專案,而且都是商業、住宅開發商。各類商業專案全都打上了華為的標籤,大肆推薦。

有的樓盤都已經賣出去了,宣稱給華為的地塊連舊改都沒完成。看來看去,就是一個『炒』字。連華為自己的員工都糊塗了,弄啥咧,這地兒到底跟我們將來有沒關係?

2015年5月,華為企業溝通部對員工澄清:

『「華為科技城」與華為沒有任何關聯,華為既不投資也不購買,與華為無關,該名下所有物業均與華為無關。未經華為許可而實用華為名義進行城市區域命名或房地產開發,是對華為的侵權,我們已致函相關政府部門,希望停止使用『華為科技城』這一名稱。』

到這裡,友誼的小船翻了個底朝天。華為的表態意味著,即使你的土地整好了,我也不玩了。愛誰誰。於是,『華為科技城』更名為『阪雪崗科技城』。尷尬的結局,有緣東莞來相會,無緣對面手難牽。

深圳要留住的不只是一個華為

根據深圳規劃國土委的資料,深圳2016年3月的新房成交均價高達49989元/平方公尺,環比上升3.9%。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今(2016)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價格環比上漲3.7%,同比上漲62.5%,同比漲幅連續第16個月居於大陸全國首位。到了今年4月,深圳房價出現第一次下跌,環比下跌0.4%。即使這樣,深圳的房價依舊很高。記者瞭解到,深圳部分片區和樓盤的價格在過去一年的漲幅超過100%。

不久前,任正非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認為,目前深圳房地產過度發展對工業有擠出效應,『深圳房地產太多了,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業的發展,每一個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發展空間』。

任正非明確表達了對房地產泡沫的厭惡。『高成本最終會摧毀你的競爭力。而且現在有了高鐵、網路、高速公路,活力分佈的時代已經形成了,但不會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他表示,大工業的發展,每一個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間發展。『工業現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來換取工業的成長。現在土地越來越少、越來越貴,產業成長的可能空間就會越來越小。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設施。生活設施太貴了,企業就承載不起;生產成本太高了,工業就發展不起來。』

在和龍崗政府的協調會上,華為方面表達的需求是:

1、地鐵口黑車太多,影響員工接駁車和人身安全;
2、海外員工調回總部後戶口在大陸,小孩讀書難;
3、海外員工父母在大陸國內無人照顧,能否想辦法解決?

政府方面均表示『馬上就辦』,並火速推進幾千套華為員工宿舍的安居工程。

深圳晚報指出,《別讓華為跑了》所闡述的某些事實和觀點,確實是華為所在龍崗區乃至深圳需要直面的重大命題。自去年以來,深圳房價大幅度攀升,有可能形成對實體經濟的『抽血效應』,讓包括華為在內的高新技術產業也難以承受。

深圳晚報還表示,深圳要留住的不只是一個華為,深圳必須進一步降低各種中間成本,建立不斷精簡的審批『負面清單』,在房地產與其他產業的協調共融上尋求更好的平衡態勢,在公共服務設施上不斷細化完善,包括交通、醫療、環境、衛生等等方面持續加大投入,讓每個深圳市民都能感受到這裡變得更為宜居。華為的十幾萬員工,背後是十幾萬甚至更多的家庭,其衣食住行以及其他公共需求,理應透過具體而微的對應服務來解決。人的問題解決了,企業是走是留的難題也就迎刃而解。


任正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