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兒科女神」晁爽 用精湛醫術守護稚嫩新生命

「兒科女神」晁爽醫生。

每位醫學專家都是從青年逐步走向成熟的,作為醫療領域的中堅力量和主力軍,青年醫生們的成長狀況直接影響醫學發展和百姓健康保障的未來。近日,新華網健康頻道『青年醫生』節目記者走進清華長庚醫院,零距離感受『兒科女神』晁爽醫生的真實生活。

 『針尖上』練就精湛『換血術』

根據新華網報導,每天工作近9個小時,為70-80名患兒看診;每月上7-8個夜班,周末幾乎無休。除了兒科門診工作,還要負責病房查房、講課、開會、全院會診、赴外交流,晁爽平日的工作生活可謂排得滿滿當當。

問及為何獲得『兒科女神』的稱號,晁爽同事透露,『除了顏值外,她總是像女神一樣出現在患兒最需要的地方』。作為一名新生兒專業醫師,晁爽在新生兒嚴重感染、黃疸、窒息、顱內出血等危重疾病的診治及早產兒呼吸管理、營養支援等方面都具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危重新生兒尤其是早產、低出生體重兒出生後可能面對很多難關:呼吸、餵養、感染、黃疸、出血等等。搶救這些危重新生兒往往風險很大,不僅對技術要求高,而且要求診療及時準確,稍有不慎,就會有生命危險。』晁爽說。多年來,她養成了手機從不關機的習慣,只要有搶救,保證隨叫隨到。

有一次,凌晨五點,晁爽被醫院電話叫醒,得知一名出生後5天的新生兒因『新生兒高膽紅素血症』由外院轉入新生兒科。患兒血中總膽紅素值接近700μmol/L,是正常值的3倍多,急需進行新生兒換血術,否則很可能會留下嚴重後遺症。正在睡夢中的晁爽掛掉電話後火速趕往醫院,現場指揮搶救,一方面,聯繫血庫立即備血,另一方面在保證多面光療的同時給患兒開通外周動靜脈。

庫存血是冷藏的,為了爭分奪秒,晁爽和同事將取來的寶寶的『救命血』抱在懷裡,用自己的體溫加熱血袋,以便手術儘快開展。做好一切準備後,晁爽和同事們開始有條不紊地進行外周動-靜脈同步換血療法,動脈『抽血』,靜脈『送血』,換血過程中還要嚴密監測患兒的血壓和心率等生命體徵,既不能快,也不能慢,一分一秒都要謹慎操作,而且還要準確記錄。2個多小時後,晁爽為患兒換掉了全身血容量2倍的血,手術終於順利結束了,患兒總膽紅素降到正常,轉危為安。

除了精通兒科危重症診療,晁爽在十幾年的的臨床實踐中還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孩子不可能像成人那樣把自己的不適表達出來,因此要了解病情進展或者治療效果,就需要細心研究檢查報告、觀察患兒身體和表情等細微的變化,不能放過蛛絲馬跡。』晁爽說。

有一次,一名3歲的小女孩來院看感冒,晁爽一看完血液檢查報告,以對數值獨特的敏感性判斷出這名患兒並不是普通的感冒,有可能已患有嚴重的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晁爽趕緊為其聯繫專科住院治療,並耐心地向患兒家長講解病情,告訴他們一定要配合檢查治療。幾個月後,這名家長專程趕到門診感謝晁爽,『要不是晁大夫在門診判斷及時,我女兒就沒命了。』

為了能不斷提高自己的醫術並將其傳授給更多的兒科醫生,晁爽除了全身心投入臨床工作以外,還樂於承擔教學工作。『教學,是我工作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把知識和經驗傳授給醫學生和低年醫師的同時,也可以促進我對臨床工作的反思。』晁爽如是說。

此外,作為科室的副主任,晁爽還注重對科室的科學管理,她專門利用休息時間參加了『哈佛大學專科管理培訓班』的學習。『一個科室的建立和成長,離不開團隊的建設和科學的管理,我們要把兒科建成一個科教研全面發展,同時也是積極向上具有凝聚力的快樂集體』。

以心換心 兒科醫生更需耐心和愛心

俗話說:『金眼科,銀外科,哭哭啼啼小兒科。』兒科收入不高,又苦又累,晁爽的很多同學畢業後都選擇了其他科室。而晁爽因從小喜歡孩子,畢業後選擇了兒科,從醫十四年,她對每一名患兒都充滿了愛心和耐心。『她從不因患兒的哭鬧、不配合而不耐煩,對患兒和家長總是溫和親切,還千方百計地幫助貧困家庭的患兒節省開支。』晁爽的一名同事說。

2013年底,一名產婦早產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哥哥因為先天畸形需要儘快外科手術,而弟弟因體重極低、呼吸困難需要住NICU急救。小哥倆的治療費用合計需要20多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但貧困的家庭一時無力支付。晁爽得知後先全力投入對小患兒的搶救,終於把孩子從 『死神』手裡奪了過來。孩子病情平穩後,晁爽又幫助患兒家長聯繫了救助機構,讓孩子能夠得到後續治療。

小哥倆的病情逐漸好轉,平穩出院,現在長得活潑可愛。孩子的爸爸媽媽一直心存感激,經常把孩子成長的照片發給晁大夫。『在我面前生命比任何東西都重要,再沒有看著小患兒戰勝疾病快樂長大更開心的事了。』晁爽說。

晁爽不僅把愛無私地奉獻給前來就診的小患兒,更是把愛帶給了邊遠地區的兒童。2011年,剛剛生下兒子三個月,在接到醫院的支邊任務後,晁爽毫不猶豫地帶著襁褓中的兒子奔赴了西雙版納自治州。在那裡,為當地兒童診療疾病,為家長普及科學育兒知識,也為醫生護士查房、授課。在美麗的西雙版納,她積攢了很多『大小粉絲』,與邊疆人民結下了深深的友誼。

呼籲家長對兒科醫生多些信任和理解

這些年,對於37歲的晁爽來說,做好母親的角色和做好一名兒科大夫和科室管理者,平衡好家庭的重擔和繁重而又忙碌的工作實屬不易。『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真的很少,家人早已習慣了。在工作日,我每天幾乎早上6點半就得出門,而晚上差不多要到9點半才能回家。等到周末,值班、開會、學習,這都隨時可能占掉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晁爽笑著說,『由於很難見到我,在家人眼中,我的存在感真的不太強,有時他們會開玩笑說,「家裡就像沒有我這樣一個人」。』

與家人聚少離多、工作壓力大,像晁爽這樣的情況,是大陸兒科醫生工作生活的一個縮影。而近些年,新聞中頻頻曝出的『兒科醫生荒』,更折射出兒科醫生肩上所承擔的巨大壓力。《2015年中國衛生統計年鑑》顯示,大陸共有11.3萬兒科醫生,平均每1000名兒童只有0.43個兒科醫生,從大陸全國層面看,兒科醫生缺口逾20萬。人手本就不足,兒科醫生還面臨著大幅流失的尷尬境況。

同時,這也讓一些原本有志成為兒科醫生的學生望而卻步。目前在北京某醫院實習的學生小張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自己學的是小兒疾病保健專業,學校就開設一個班,人數其實並不多,但很多同學將來都不太考慮進醫院當兒科醫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擔心工作太累太苦。

晁爽表示:『對「兒科醫生荒」,我確實能感受到。近幾年,我身邊就有一些兒科醫生選擇離開,最後選擇從事一些相對輕鬆的工作。』在晁爽看來,兒科醫生最為需要的是患兒家長的信任和理解。

『現在大部分孩子是獨生子女,家長對就診期望值很高,有些家長在遇到孩子病情變化時不理解、不信任醫生,稍有不順就投訴、辱罵,這是給兒科醫生最大的困惑與壓力。』晁爽說,『如果家長對兒科醫生的工作多一份信任和支持,我相信醫患關系會更加和諧,也會有更多的優秀學生加入到兒科的隊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