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盜墓者的告白:成員單線聯繫、多死於內訌

孫寶富。

被判刑重罰已金盆洗手 稱盜墓者多死於內訌

今(2016)年50多歲的孫寶富至今還對自己第一次盜墓經歷記憶猶新。出發之前,他專門給關二爺和祖師爺磕了三個響頭。黑燈瞎火地跑出去,路上腿只打哆嗦,疑心生暗鬼,風吹得樹枝晃動,都以為是人影,下到墓地,都嚇得快尿褲子。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河南省安陽市安豐鄉是現稱曹操墓所在地。孫寶富原本是這個鄉的一個普通農民,但他會木工,會吹嗩吶,他還懂鑒別文物。從小他就聽祖輩說,家鄉這邊葬著大官,有大墓,於是一心想發大財。在曹操墓被開挖前,他曾進入曹操墓『看裡面有沒有寶貝』。

最終,被關進牢裡不說,還被罰款好幾萬元。他蝕了本,從此金盆洗手,至今已近10年。如今回憶起當年的盜墓經歷,他追悔莫及。『盜墓賊其實就是小偷。』他規勸盜墓者是時候金盆洗手,別幹違法的事。對於這個神秘行業的種種秘聞,他也逐一披露。尤其是影視劇中常出現的各種驚人機關,真實的古墓中是怎樣的?

記者:怎麼知道那個是曹操墓?
孫寶富:那個墓有人盜之後,村裡面所有的人都知道。早在2005年就有人挖開了,我們2007年下去的。

盜曹操墓獲7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分紅』

記者:一開始你知道是曹操墓嗎?
孫寶富:其實一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是曹操墓,當時有個盜洞,有一公尺寬,別人已經發現了。有人進去之後發現裡面有塊大石頭,他們不知道是什麼來頭,聽說我是搞收藏的,就讓我下去看看。我當時也想看看有價值沒有,看什麼可以收藏,手癢癢。結果這墓規模真大,光那塊石頭就有一兩百公斤。當時我很興奮,因為巨石堵住墓道,通常說明是大墓,巨石是為了防止盜墓。

記者:當時你們幾個人進去的?什麼情形?
孫寶富:當時我們一行有12個人,都是熟人。有一天晚上大概晚上9點鐘我們打著手電進去的,第二天凌晨3點鐘才出來。但當時裡面很黑,什麼都看不到,全部是土。這塊大石頭上面刻著畫,看起來好像是人物,有鬍子。上面還有幾個字,『咸陽令』。但我們是第三批進去的。前面兩批進去的人都被處理過了。這墓之前被盜過,都是農民,冬天沒事幹,就下洞裡看,有什麼值錢的好東西沒有,後來就傳出這個墓可能是曹操墓,並且啟動追贓,就進派出所了。

記者:聽說盜墓者有『雞鳴燈滅不摸金』的行規,你當天進去沒有在東南角點支蠟燭嗎?
孫寶富:這個墓坑我們不是第一批進去的了,前面進去的人都沒有死,應該是安全的,所以沒點蠟燭,直接打著手電就進去了。

盜墓成員之間單線聯繫

記者:為何在裡面待這麼久?
孫寶富:我們幾個人在裡面把這個大石頭往外挪,往盜洞的洞口地方挪,還有就是在裡面抽菸,聊天。

記者:你們對畫像石怎麼處理?
孫寶富:大家意見不一致,有人說賣掉,我說,我想收藏。後來,石頭由一個人先收藏著,當晚就挖到這麼個石頭,12個人每個人分了七百多塊錢,算是勞動成果,不過這個錢後來大家也沒拿到手。我們在他家喝了兩瓶酒,吃了一頓飯。

記者:怎麼敢去盜曹操墓?
孫寶富:要是知道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誰也不敢去。要是曹操墓,那被抓肯定是要判重刑的。我們這一行有個行規叫做『不動皇陵,不出人命』。我們下去,都是因為那個盜洞存在的時間長,老百姓都看得到,下去看的也不少,很多人都知道,所以有些法不責眾的僥幸。

記者:後來後悔嗎?
孫寶富:後悔,後悔得很。罰了我好幾萬塊呢。

記者:後來怎麼知道是曹操墓?
孫寶富:看了報紙上的報導才知道。

記者:從墓裡挖出來的東西一般都怎麼處理?
孫寶富:聽他們說,會將文物交給雇主,雇主其實就是文物販子,該文物販子再將文物批發給別的文物販子。透過複雜的流通網路,文物就流向了大陸全國各地,甚至個別文物會流向海外。就連盜墓成員之間都採取單線聯繫,不使用真實姓名,大家之間一般只稱呼外號。

第一次鑽墓穴直打哆嗦

記者:當時怎麼會想去盜墓呢?
孫寶富:我以前是個農民、木匠,像我們這冬天,天寒地凍的,活少,農民沒有活,冬天回來沒事幹。晚上聚在一起喝酒,你一句我一句,聽說那有墓,就下去挖挖。說不定挖出個寶貝還能發大財呢。

記者:怎麼學會這門手藝的?
孫寶富:我的父親懂一些,收藏的知識我都是從他那裡學的。後來找我鑒寶的人越來越多,也是被逼上這條路的。

記者:第一次盜墓時不怕嗎?
孫寶富:怕啊。出發之前還專門拜了拜關二爺和祖師爺。黑燈瞎火地跑出去,下到墓地,腿只打哆嗦,嚇得快尿褲子了,風吹得樹枝晃動,都以為是人影,心慌。後來拼命喝燒酒,抽了幾根菸,才定定神。

記者:那你怎麼知道那裡有值錢的墓可以盜呢?
孫寶富:老人傳下來說那裡有值錢的墓,(我們)就去那裡找,隨便找。還有就是盜墓者之間有個圈子,有時他們也需要人,會找上你一起。一般是晚上挖,用鐵鍬和洋鎬。白天就把那個口藏起來,用泥土蓋一下,蓋上樹枝做偽裝,晚上繼續挖。

記者:是不是專業的盜墓者工具很齊全?
孫寶富:我知道現在有些盜墓賊很牛。他們會定向爆破技術,有GPS定位儀、探測儀、防毒面具、強光手電等,一套設備高達十幾萬元。

記者:盜墓需要具備什麼條件或祖傳經驗嗎?
孫寶富:跟開車一樣,多實踐,經歷得多了,技術才能練出來。要說必要條件,肯定得有膽量的,沒膽量你連出去都不敢出去,更不用說往墓地裡跑了。還有身手敏捷,體格也不能太胖,太高也不行,否則行動不便。

記者:以前盜墓賺過大錢嗎?
孫寶富:以前也有挖出過幾件漢代玉器,賣了30多萬元,後來有一次搞收藏時看走了眼,花了10萬塊買了件贗品,把賺的錢都虧了。

『不見土,不見坑,不見屍』

記者:為何通常是兩個人一夥,一個人單幹不行嗎?
孫寶富:沒法一個人單幹,因一個人顧不過來,一個人挖坑,一個人要放風和清土,一個進入墓室,如果發現有值錢的東西,另一個人在上面接取物品,兩個人合作才行。按照不成文的行規,合夥者多有血緣親戚關係,但父子關係者較少,因為畢竟這是不光彩的事。有血緣關係則是為了防止謀財害命。至於人數,專業的盜墓團隊人數不會太多,人數太多,除了容易暴露目標之外,人多嘴雜,各懷私心雜念,很難成事。

記者:這個行當有沒有行規?
孫寶富:盜墓有個行規是『不見土,不見坑,不見屍』。不見土,指掘墓的土不能成堆,必須填回坑裡;不見坑,指不能出現明顯盜洞,引人懷疑;不見屍,就是走的時候還要把棺材蓋子蓋好,尊重逝者。

如果是小墓,不會費多大工夫,用幾個晚上就能挖開,取出隨葬品,然後把墓恢復原樣。如果是大中型墓,一時半會兒不能進入墓穴,便以種地為名,在周圍種下糧食作物,然後再花幾個月時間慢慢挖掘。或者在墓地邊上建一個房子,掩人耳目,然後從屋內挖地道通向墓室內,從外面看,一般人什麼也看不出來。還有個行規就是『不動皇陵,不出人命』。最後一個行規就是,要對家人保密,因為這畢竟不光彩。

記者:一般如何開展工作?
孫寶富:一個團隊一般5個人。開工時,一般由年齡較大、經驗較豐富的人帶頭,這個人一般懂風水或堪輿,其他三四個人按照開車、放風放哨、探測和挖掘等分工『各司其職』。如果盜掘的是古墓,能夠判斷土層是生土還是熟土的人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是熟土,就表明下面有東西。

選定盜掘區域後,一般會在白天『踩點』,淺層的用金屬探測儀,深層的用洛陽鏟。晚上開挖,天亮收工。挖出來的東西必須立刻用塑膠袋包起來防止氧化。『新手』挖到東西後,一般會找『圈內人』作為『中間人』倒手給『下家』,中間人會得到10%左右的提成。等到你做的時間長了,就會有『下家』主動聯繫你。

十墓九空是常態

記者:打開墓穴前會不會像電影中寫的那樣先點支蠟燭,看墓裡有沒有氧氣,防止窒息死亡?
孫寶富:這是必需的。因為很多墓穴長期封閉的話,裡面除了氧氣稀薄外,還會有瘴氣,很容易中毒,進入封閉的墓穴,一般都會戴著口罩,裝備精良的,他們還佩戴有防毒面具。

記者:透過地下的土辨別出墓是哪個朝代的?
孫寶富:這是基本功。用洛陽鏟的話,透過對鏟頭帶出的土層、顏色和包含物的辨別,就可以判斷出土質以及地下有無古墓。每個盜墓團隊中必然有一個懂得看風水的,以風水可以判斷墓地的大小。一些盜墓老手,可以透過聞氣味,從一小撮土就可判斷出墓葬的年代。

記者:很多電視劇中說古墓中都有機關,你有遇到過嗎?
孫寶富:其實,現實中的盜墓遠沒有電視裡說的那麼玄,墓葬大多是十分普通的,瓶瓶罐罐啥的,對盜墓者來說,通常是十墓九空,白跑一趟。更不要提什麼巨大的墓室以及厲害的機關,我從來沒聽說哪個盜墓賊被墓穴裡的機關射死的,倒是盜墓賊之間見財起意或因為分贓不均而內訌致死的,我倒是聽說過不少。

記者:以後還會幹這個行當嗎?
孫寶富:不會了,我都金盆洗手好多年了。以前都吃過虧,被抓過,也罰過款。現在只想過安穩日子。現在想想,也是年輕的時候鬼迷心竅,如果有正經的渠道賺錢,誰願意去盜墓討生活呢?我也勸那些盜墓者,是時候金盆洗手了,盜墓賊跟小偷沒什麼區別,幹的是違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