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百鳥朝鳳》票房超預期 方勵利潤捐電影基金

《百鳥朝鳳》。

接受採訪時,電影《百鳥朝鳳》票房超5000萬元(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而截至發稿時該片票房已超6318萬元。為該片宣發奔走的『志工隊長』、勞雷影業總裁方勵坦言,這個成績已經遠遠超過大家的預期。方勵表示:『票房本來對我們就是沒有錢的意義的,票房只代表有多少人觀看了這部電影。因為我們做志工是沒有利益瓜葛的。』      

跪求排片
收不收回成本不是我們關心的事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截至發稿前,電影《百鳥朝鳳》票房已超6318萬,為該片宣發奔走的『志工隊長』、勞雷影業總裁方勵受訪時坦言,這個成績已經遠遠超過大家的預期。而影片此前曾陷入長期找不到發行、宣傳方的困局,電影的宣發費用是由勞雷影業方勵一家、影聯傳媒、《百鳥朝鳳》志工團隊三方各出100萬(共300多萬)一起承擔。方勵透露大家約定不賺錢,所有賺出來的利潤都無償捐獻給大陸電影基金會下面的『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方勵說:『收不收回成本不是我們關心的事,全部利潤都會捐獻給這個基金。』

傳言影片有1500萬成本,方勵稱這個資料差不多,『應該是1000萬出頭的製作,後來宣發工本費幾百萬,按照總共1500萬計算的話,4000多萬是能夠收回成本了。』跪求排片事件後,影片排片由原來的1%飛躍至7.4%以上,上座率一度高達36%,票房也由之前的300多萬升至超6318萬的成績,方勵稱也會為影城經理們高興,『在這樣的排片試驗後,觀眾是買單的,年輕、中年觀眾都走進影院。』

投拍電影
有賺錢賠錢的平衡心態

作為勞雷影業總裁,製片人方勵也曾出品過韓寒的《後會無期》、李玉的《觀音山》《二次曝光》《萬物生長》、新銳導演李睿珺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等影片,所投拍的影片多被貼上『文藝』標籤。談及合作影片或者導演的標準,他稱和團隊有個共同約定,只做好電影,不好的電影不做,『既然熱愛電影,我們是第一批的觀眾。如果故事、意境或者風格無法打動自己,怎麼好意思介紹給觀眾呢?製片人是把好片分享給觀眾。』

他稱電影的故事、有可能帶來的觀影體驗都是製作電影考慮的要素,『製片人不是要扶持年輕導演,而是選擇有什麼好的電影推給觀眾,要對觀眾負責。』去(2015)年李睿珺的《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獲得好口碑,但影片不到100萬的票房沒有收回成本。

方勵稱即使一開始會怕收不回成本,還是會堅持做這樣的影片,『我跟導演在一起做劇本的工作有3個月,做了各種嘗試,看能不能加入成年人,這樣用(成年)明星好宣傳一些。後來發現難以植入成年角色,就保持原樣。打動我們的是電影裡非常樸素的西北頑強小孩子,在那樣的環境下仍然活得陽光燦爛。更打動我的是曾經水草豐茂的地方,因為工業破壞、水土流失變樣了,還有文化的失傳,我會本能惋惜心疼。這樣的電影能給觀眾一些思考。』做的電影有的賺錢了,有的電影賠錢也要做,方勵坦言自己早已經有了這樣的平衡心態。

大陸電影窘境
文藝片常和小眾作者電影混淆

談及文藝片現今窘境,方勵直言大眾簡單粗暴把文藝片和非常小眾的作者藝術片畫了等號,這是很大的誤區,『有些作品是導演純粹個人表達,不考慮觀眾的。但我們講的《萬物生長》《二次曝光》《後會無期》這些,如果我要給它們貼一個標籤的話,我會貼「主流文藝片」標籤。因為它是兼顧了可看性的,追求了製作精良和畫質漂亮的。大家非常粗放地把這樣的文藝片跟小眾作者電影混為一談。』

方勵認為,做商業類型片要有文藝片的衝動和追求,而在做文藝片的時候,要懂得商業片的操作和運作,甚至增加一些商業片的元素,『(很多人)買一個IP往上貼,這是一種簡單粗暴的方式。我們在做藝術片或者是文藝片的時候,也不要那麼自以為是,不要這麼矯情。我們放鬆自己一下,照顧一下觀眾的眼球,對觀眾一定要友好。我覺得做電影永遠是給觀眾做的,哪有為自己做電影的。只有極其小眾的作者電影是那樣。其實我個人的偏好是給大眾做電影。』

藝術影片如何走
建立藝術院線

《百鳥朝鳳》跪求排片的成功不可複製,文藝片低排片的窘境顯然未來不能都靠『跪求』來爭取。方勵坦言文藝片既然要走大眾化的市場機制,首先從內容的創作就要考慮到院線的特點,『我們在影像、語言、結構,包括節奏上面要有所改變,這不叫迎合大眾,而是讓大眾能夠有一些視覺的享受,有比較容易讀懂的故事情節。』

而另一方面,他希望會有政府的一些方式來解決市場問題,給不同影片排片空間,『就是在市場的末端給予一些支持,宏觀指導和調控,讓(上映影片)能夠有差異化。』他認為文藝片其實也有很多觀眾,呼籲藝術院線的建立,而現今藝術院線建立首先還要解決片源的問題,『你看看北京電影節所有的票搶光了,只是一個電影節的機會就那麼幾天的時間,引進了那些優秀影片在影展期間放一放,大家觀影的熱情就有了。為什麼不去良性的引導和扶持呢?』

對話方勵
不求99%,有60%以上的好評就是成功

關於跪

京華時報:現在《百鳥朝鳳》有這麼好的票房成績,和你當時直播跪求排片後的發酵是分不開的。
方勵:雖然這是我個人當時的舉動,但我代表的是一大群志工。大家支招、幫我下載直播軟體。我現在連帳號密碼都不記得了。我是作為志工隊長去喊話。

京華時報:當時直播跪求排片時,有沒有過一點思想上的掙紮?
方勵:沒有,(這)太本能了。換著誰,話說到這兒,也會被感動吧。我們只是請求影城院線經理給《百鳥朝鳳》一線生機。

京華時報:因為這樣的初衷去呼籲,但後來也有人說這樣做是道德綁架,你會在意嗎?
方勵:我怎麼會在意呢,我也見過幾千觀眾,也瀏覽過微博私信、評論、轉發的很多文字。我統計,非議我舉動的都是不喜歡《百鳥朝鳳》這部電影的,罵我的基本也是罵這部電影的人。特別可惡,你罵我沒關係,別罵這部電影。也有罵爛片的,但負面的評論最多只有千分之一。有眾多的受感動觀眾都是挺我的。大家的情感反應是共通的,感動於(影片傳遞的)那份可貴的堅持。

關於影評

京華時報:在影評網站獲得好評的同時,也會有影評人說這不是導演最好的作品,你怎麼看?
方勵:我不這麼認為,這部是不是導演最好作品(不重要)。從學術上、影像語言上來分析這部電影,這是影評人做的事。我認為一部電影能引起集體的共鳴就是最好的電影。電影是做給觀眾看的,能把千千萬萬的人情感調動了,就是做電影所有目的。這是創作者和觀眾之間的心靈交流。我也看過吳天明導演之前的作品,《百鳥朝鳳》最打動我的是在這個時代,(它表達的東西)觸動我。我們看的是規模,不說99%,有60%以上的好評,就是成功的。

京華時報:因為這部電影的特殊性,有大量名人轉發呼籲,有人說這更多是出於對導演吳天明的紀念緬懷,您認同嗎?

方勵:我不認同。電影剛啟動時,有很多和吳天明導演有過交集的喜歡他的人,為了完成吳天明導演最後的心願去轉發。但現在不是這樣了,當電影反饋出來後,大家看過了電影,這已經不是為了簡單紀念導演,而是很多人變成自來水,去推薦影片,分享的動力還是影片本身。

關於搶檔

京華時報:如果跟《美國隊長3》這樣的大片撞檔期,不少影片會選擇撤檔、調檔,這也是很常見的規避方式,為什麼《百鳥朝鳳》沒調整檔期呢?

方勵:我們一開始宣傳到達程度有限,沒有那麼多資金做廣告、買路牌、買機場滾動大螢幕等等,那些都需要千萬級資金。我們追求的是1%排片能夠保住。吳天明導演的女兒吳妍妍女士在過去兩年多一直找不到一個發行團隊來接棒,後來才有影聯傳媒志願做發行。人家2016年簽約了這麼多片子,有自己安排,在一年的哪個時段可以來發行《百鳥朝鳳》,我們當然就聽安排,沒有選擇。他們本來就是志願發行來義務幫忙,不分一分錢,我們已經很感動了。

京華時報:同期他們發行的另外一部影片《再見,在也不見》也是一部比較文藝的影片。導演忻鈺坤在微博上表示,覺得排片受到影響,您怎麼看?

方勵:主演陳柏霖是我那麼好的朋友,我怎麼可能不支持呢?我們請求的是一天給我們排一場就好。如果我們齊心協力做好電影,《美國隊長3》(的排片)我們隨便取個零頭,就已經超過我們的預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