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焦裕祿女兒:家人沒用父親名義發大財

焦裕祿女兒焦守雲。

焦裕祿的二女兒、河南蘭考焦裕祿幹部學院名譽院長焦守雲的新書《我的父親焦裕祿》首發式5月26日,在北京舉行。該書系首部由焦裕祿家人撰寫的回憶作品。

根據新京報報導,1966年,新華社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紅遍當時的大陸,而除了人們熟知的焦裕祿在蘭考任職的故事外,《我的父親焦裕祿》也首次披露了焦裕祿一生各個時期不為人知的故事,尤其是生活中作為丈夫、父親和兒子的焦裕祿。

對於影視作品中的『焦裕祿』,焦守雲說,沒一個演員讓母親覺得像。『幾十年來各色焦裕祿的作品,參差不齊,讓我覺得應該給父親寫一部「正傳」。』焦守雲說。

回憶起焦裕祿,焦守雲印象深刻的一幕是父親臨終前給母親的囑託:把兒女養大、給老人送終,不要向組織提要求、要救濟。焦守雲告訴記者,幾十年來,家裡人從沒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這是父親傳下來的家風。

大帥哥
母親和我覺得沒一個演員像焦裕祿

從1966年2月新華社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發表至今,50年來,無數反映焦裕祿的影視、文字作品問世,蘭考縣委書記的形象鐫刻在幾代大陸人記憶裡。然而,焦守雲卻說,母親和自己覺得沒一個演員像焦裕祿。近年來,在中國歌劇舞劇院工作的兒子余音飾演焦裕祿的演出已達60場,但焦守雲卻認為,兒子也沒演出父親的樣子來。

『我爸爸小一百八的個兒,死的時候才40出頭,在媽媽和我們眼裡,是一個標準的大帥哥。』焦守雲說,上世紀90年代,因為母親覺得李雪健長得不像焦裕祿,電影差點泡了湯。

出生山東農民家庭,打過鬼子參加過革命,又當過工業企業的技術幹部,焦守雲說:『工農兵,父親都占全了。』焦裕祿給家人留下的形象是喜歡音樂、多才多藝,樸實但講究、聰明加勤奮。

焦裕祿從小學二胡,解放戰爭時期,作為南下幹部,焦裕祿到河南尉氏縣工作。當時為推進土改,聚攏群眾做宣傳成為第一步。焦裕祿把宣傳口號編成歌,拉二胡成為土改的利器。而妻子徐俊雅愛唱歌,也正是仰慕焦裕祿的文藝才華,和焦裕祿走到了一起。

『孔孟之鄉,山東人講究。我奶奶經常說,再窮也要洗乾淨衣服,穿整潔出門。』焦守雲回憶,影視作品中的焦裕祿身上穿的滿是補丁的衣服,但實際上焦裕祿是很注重儀表,他穿的幹部服,除了袖口和領口有補丁,其他地方都沒有。

對家人
批評兒子看戲沒買票,說白看戲就是剝削

以『縣委書記的榜樣』聞名的焦裕祿其實真正擔任蘭考縣委書記的時間僅短短幾個月。1962年,焦裕祿以縣委副書記身分來蘭考主持工作。

據時任開封地委書記張申回憶,當年要給蘭考選配新的縣委書記,選來選去沒合適的。蘭考是豫東的重災區,有的人一聽說去蘭考,就想辦法推脫,當時一個同志一聽是去蘭考,一下子精神失控,跑到廁所裡哭起來。

張申在尉氏縣做過縣委書記,是時任尉氏縣委副書記焦裕祿的老上級。當時他找到焦裕祿時,焦裕祿的肝炎已經很厲害。『如果父親以這個理由推脫,組織也不會為難,但他二話沒說,表示越是困難越能鍛煉人。』焦守雲在書中回憶。

除了在鹽鹼地上種泡桐樹,帶領蘭考人民除『三害』的事蹟,焦守雲還回憶了蘭考時父親和哥哥的一件事。『我哥哥那時小,去看戲,賣票的問是哪裡的,他說是縣委的。賣票的又問是誰,哥哥說是焦裕祿的兒子,就讓進去了。』焦守雲說,後來父親知道此事,把哥哥嚴厲批評了一頓,說演員唱戲也是一種勞動,白看戲就是剝削。第二天,焦裕祿親自給戲院補上2毛錢(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戲票。

一次,焦裕祿在縣委牆上看到福利救濟名單上有自己的名字,救濟款是60元。他詢問縣直黨委書記,救濟是什麼條件。書記說,『家在災區、生活困難、本人申請。』焦裕祿立即說:『我家既不在災區,我本人也沒有申請,為什麼有我。我一分錢也不要。』

在他帶領下,蘭考縣委十幾名同志也主動提出不要救濟。縣委辦公室的張明常女兒胳膊摔斷了,也主動不要救濟。焦裕祿問,你不要,怎麼給孩子看病?張明常說,賣自行車。焦裕祿說,賣了自行車,怎麼跟我下去工作?對此,焦裕祿對縣委幹部說,這種情況是真困難,應該照顧。

留遺囑
囑妻子把兒女養大、給老人送終,不向組織提要求

不要救濟,也成為焦裕祿臨終時留給家人的囑託。焦守雲回憶,焦裕祿臨終對母親留下話,把兒女養大、給老人送終,不要向組織提要求、要救濟。『我們家這幾十年來,就是按照這個要求做的,沒有用父親的名義去發大財,也沒向組織提出過什麼要求。』

焦守雲的兒子余音說,2000年,開封一些企業面臨破產倒閉,大姨的兩個兒子都下崗了,後來自己外出打工,就這些年大姨還住著漏風的平房,冬天非常冷。

『我們那有人說,你們家這麼多大領導來,跟誰說一聲不行,還不能把問題解決了?』焦守雲說,很多機會,用焦裕祿的名字,會得到好處,『但是拒絕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父親教導過我們,臨終時留下過話。』

焦裕祿的妻子徐俊雅是解放前的初中生,有文化,也很有工作能力。上世紀80年代做過蘭考縣的副縣長和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焦守雲回憶,母親退休後經常說,不能讓組織照顧。『有一次住院,報銷了一萬多塊醫療費,母親很生氣,說用了公家的錢,把蘭考的醫療費都花光了。』

講述人:焦守雲(焦裕祿之女)
習近平13歲聽焦裕祿報導流淚

我現在是『三坐(做)』——坐飛機、坐火車、做報告,一輩子最忙碌的時候。到明年年底,全國的縣委書記都聽了我的報告了。許多幹部都被焦裕祿的理想信念和工作經歷感動。

上天安門城樓與毛主席合影

1966年9月15日,13歲的我到天安門廣場接受毛主席第三次檢閱『紅衛兵』。那時所有領導人都在,有周恩來、陳雲、鄧小平等。當時,她在廣場上等待毛主席出現,清華大學的學生告訴周總理,焦裕祿的女兒來了,周總理趕緊派人拿條子到廣場上找我。

我上了城樓,周總理就問我,媽媽還好嗎?家裡幾口人?我答家裡有6口人,周總理還給身邊人做了個『6』的手勢,表示家裡人不少。

當天下午三四點鐘,毛主席來到城樓,王光美把我介紹給毛主席。當時,群眾的呼喊聲特別大,王光美第一次介紹,主席沒聽清,她就貼著主席耳朵又說了一遍,說這是焦裕祿的女兒。毛主席跟我握了手,點了點頭,由於聲音太大沒說話。要照相時,毛主席給林彪點了點頭,林彪也走過來,我和毛主席、林彪一起在天安門城樓上留下一張合影。

習近平初一聽焦裕祿事蹟泣不成聲

從2009年至今,習近平總書記已三次視察蘭考。2009年,習近平去了焦桐園,看焦裕祿親自種下的那棵泡桐,並仔細看著那張焦裕祿站在焦桐旁的照片。

蘭考是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習總書記的聯繫點。同時,習仲勛和焦裕祿都曾在洛陽礦山機器廠工作過。習近平在接見我時說,『今天很高興,像走親戚一樣。』

2014年3月,習近平去了焦裕祿同志紀念館、蘭考縣為民服務中心、東壩頭鄉張莊村、焦裕祿幹部學院。我擔任焦裕祿幹部學院名譽院長,習近平說:『我們這一代人是深受焦裕祿同志事蹟教育成長起來的,焦裕祿同志的形象一直在我心中。焦裕祿同志是縣委書記的榜樣,也是全黨的榜樣,他雖然離開我們50年了,但他的事蹟永遠為人們傳頌。』

1966年,習近平13歲,上初中一年級。談起這段往事,習近平曾說:『1966年2月6日,《人民日報》刊登了穆青等同志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我當時正上初一,政治課張老師念了這篇通訊,我們當時幾次都泣不成聲……』

習近平曾提到第二次為焦裕祿流淚,是看到1990年7月9日的《人民日報》頭版刊登的《人民呼喚焦裕祿》後。他還專門填了《念奴嬌•追思焦裕祿》一詞。其中有詞句『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


焦裕祿與妻子徐俊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