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富士康機器人一下讓6萬人失業 如何安置?

富士康機器人一下讓6萬人失業,如何安置?

以機器換人來降低製造業用工成本已成社會共識。廣東、浙江、江蘇、深圳、重慶等製造業集中的省市,機器換人行動已強力推進數年。進入『十三五』後,不但上述省市的機器換人力度依然不減,而且還有更多省市加入了進來。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據中國工業自動化控制網26日發布的最新消息,僅作為大陸國內電子產品代工中心昆山市的富士康蘋果代工廠,最近剛完成的新一輪機器換人行動,就一次性換下員工6萬人。經前幾次機器換人,富士康昆山工廠員工已降至11萬人,經過最新一次機器換人,留下來的員工只剩5萬人。這還沒有排除富士康昆山工廠是否還有下一次機器換人安排。

另據昆山市政府披露,僅去(2015)年一年,包括富士康在內,昆山市共有35家台企出資6.1億美元用於機器換人。而根據今(2016)年計劃,參加機器換人的台企將增加到600家。這600家台企均塊頭較大,其年產出占到昆山市GDP的六成以上。如果機器換人行動推進順利,據昆山市政府調查預估,在未來兩三年間,將有上百萬目前在昆山就業的外來員工被機器奪走飯碗。

由於大陸經濟死守6.5%增長底線的壓力極大,調結構、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又要損失相當數量的就業崗位,導致穩(保)就業已成當下社會的敏感話題之一。因此,儘管機器換人力度和實際進展,均已超出此前所作預估,但各地在介紹或報導機器換人進展時,都未將換人數量作為成績予以宣揚,只突出參加企業數量、投錢數量、勞動生產力提升百分比和用工成本下降比例。

雖說機器換人令大量外來年輕藍領員工失去了飯碗,但作為企業行為卻又無可厚非。機器換人較集中的地區,地方政府不但全力支持所在企業,尤其是用工量大的大型代工企業實施機器換人,而且還給予一定比例的『購機補貼』。地方政府算帳既精明又務實,儘管補貼需要動用財政資金,但換人後的企業能繼續留在當地發展,對地方十分划算。

而且,還有更隱性的實惠是:鑑於機器換人地區的政府,無須為被換下來的外來員工承擔再就業責任,數萬、十數萬甚至更多數量的外來員工黯然離開後,地方政府治安、教育、醫療、住房等公共配套投入,亦得到大幅減輕。

不可否認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發展,已在相當程度上把人類從繁重的重複初級勞動中解放了出來。然而,與人類『搶』飯碗的機器人,並沒有就此停步,保安、客服、收銀、家政、陪聊、陪護、演奏、清掃、餐飲服務等人工崗位元,亦已開始被機器人批量取代。更有甚者,連公證、遺囑、離婚、商標註冊等初級法務等,機器人也已批量取代人工。

不僅如是,就連普遍被認為很難被機器人替代的會計、記者等崗位,機器人也毫不客氣地『擠』了進來,而且記帳、寫稿反倒更精準、更快捷。於是,在市場上和社會中,皆已有輿論開始擔憂,機器人會不會奪走人類的大部分飯碗?

其實,需要擔憂的甚至已成火燒眉毛般急切的,並不是擔憂未來而是直面現實已刻不容緩。在大陸國內製造業各產品門類普遍面臨產能過剩、產品壓庫的窘狀下,以富士康為例,其昆山工廠被機器人淘汰的6萬員工,絕大多數皆不可能在長三角地區被其他工廠重新接納。

他們的低學歷和低技能,決定了他們只能返回老家去,然而,他們的老家,卻沒有那麼多的勞動密集型工廠可以吸納他們。也許有人會說,服務業比重連年提升,就業吸納能力水漲船高。筆者想說的是,在電商和『互聯網 』的強勢衝擊下,傳統服務業同樣在萎縮,各類帶電觸網的現代服務業則嫌他們層次過低。何況當製造業整體步入萎縮週期後,服務業也缺乏穩定增長的用人需求。

簡而言之,『十三五』期間,被機器人換下來的中低技能的產業工人和其他各業員工,很可能逐年呈幾何級數般增多。現狀是,如何妥善安置成千上萬的他們,各地政府目前皆沒有分出相應的工作精力予以通盤應對。如果這種現狀持續至『十三五』,它將演變為又一個帶全域性的突出社會難題。

富士康機器人一下讓6萬人失業 如何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