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聽說當乞丐月入235萬 潛入飛機偷渡去杜拜

16歲少年聽說當乞丐月入235萬,潛入飛機偷渡去杜拜。

來自大陸四川的16歲少年徐某5月28日被移交杜拜檢察院受審。兩天前,這名少年在上海一機場偷偷潛入阿聯酋航空一客機貨艙,飛行9小時30分鐘偷渡至杜拜,在杜拜機場被當地警方抓獲。5月29日,記者分別從大陸駐杜拜總領事館和阿聯酋航空公司證實了這一消息。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另據當地華人法律翻譯勉金龍瞭解,在問及偷渡原因時,這位少年竟然表示是因為聽說在杜拜當乞丐能月入幾十萬(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於是萌生去闖一闖的念頭。

徐某被機場警方控制後,杜拜機場警方第一時間與大陸駐杜拜總領事館聯繫,總領事館第一時間派人前往機場瞭解情況,目前案件仍在處理中。

他怎麼去到杜拜的? 客機貨艙裡待了9個多小時

華人勉金龍在杜拜國際城開設一家法律翻譯事務所,此次擔任徐某在檢察院的翻譯。勉金龍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司法部註冊的中阿兩國政府認可的法律翻譯,一直任杜拜員警總局專職中阿翻譯,並在當地檢察院、法院兼職中阿司法翻譯,從事了23年法律翻譯工作。

勉金龍告訴記者,徐某來自四川巴中,剛滿16周歲。5月25日,徐某在上海一機場翻越圍欄,趁保安不注意,潛入阿聯酋航空客機貨艙。這是一架空客380寬體客機,徐某一直躲在貨艙裡。經過9小時30分鐘的飛行後,客機在杜拜機場降落,徐某當即被當地機場警方逮捕。

勉金龍介紹,像徐某這麼小的年紀,透過潛入飛機貨艙偷渡到杜拜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還是首例。

5月29日,記者從阿聯酋航空公司大陸辦事處瞭解到,徐某於5月25日晚趁夜色翻越欄杆偷偷躲入阿聯酋航空的EK303航班,該航班於5月26日凌晨0:05(中原標準時間)從上海起飛。

記者諮詢民航業內人士瞭解到,普通人確實有可能藏到有氧貨艙裡,但有氧貨艙溫度比客艙低很多,一般只有幾攝氏度,所以氣溫很低,加之沒有安全帶和座椅,這還是很危險的一種舉動。

他為啥選擇杜拜? 聽說當乞丐一月也能掙幾十萬

在詢問中,勉金龍進一步得知,16歲少年之所以選擇偷渡杜拜,竟然是因為聽說『杜拜遍地是黃金,能賺到很多錢,最不濟當乞丐都可以月薪47萬』。於是產生要去杜拜闖一闖的想法。

當地警方在詢問徐某在貨艙的感受時,徐某一臉憔悴地告訴勉金龍,貨艙裡面還算舒服,就是沒吃沒喝。當被問到偷渡是犯法的、有沒想過後果,徐某坦言自己是未成年人,不怕被杜拜員警抓,其次,他聽說杜拜監獄的待遇很好,被抓了也沒關係。

大陸駐杜拜總領館代總領事馬旭亮告訴記者,徐某之所以要偷渡到杜拜,是聽說杜拜好掙錢。馬旭亮表示,『希望大陸國民不要聽信謠言,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情。而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法律嚴令禁止乞討行為,在杜拜乞討是要受到法律處罰的。』馬旭亮同時強調,此前有大陸國內媒體報導在杜拜乞討,一個月可掙47萬之類的消息,都是謠傳。

馬旭亮告訴記者,目前徐某的案子還在處理當中,暫時沒有結果。『我們一直跟對方保持著溝通,我們相信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司法是客觀的、文明的。』

他將面臨什麼處罰? 未成年人,可能不會被判刑

據勉金龍介紹,像徐某這樣的案件,當事人會被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安全局驅逐出境,因他未成年,可能不會被判刑,但是當地會嚴厲調查整個事件,並排查是否系有人指使下做出如此事情。整個案件處理時間預計2到3個月,案件審理結束後少年將會被遣送回國。如果被遣送,徐某將進入杜拜入境黑名單,即終身不能再入境杜拜。

勉金龍介紹,少年除了略顯憔悴,情緒還是比較穩定,目前暫時關押在杜拜2號機場警察局。馬旭亮介紹,少年到杜拜被機場警方控制後,當地機場警方第一時間通知了大陸駐杜拜總領館。總領館非常重視,第一時間派人前往機場瞭解情況。

『我們對該名大陸公民的遭遇表示關切,但也要尊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司法規定,以及機場安全方面的規定。』馬旭亮告訴記者,總領館向當地警方、檢察機關都表達了立場和關切,希望徐某得到適當、妥善的處理。『處理過程中要考慮他的未成年的因素,儘量低調、妥善。』

『(徐某)涉嫌危害航空安全和偷渡兩個違法行為,可能面臨司法處罰。總領館方面正在跟當地執法機構交涉、勾通和協調。』馬旭亮表示,總領館也在進一步研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當地的法律法規,尤其是航空安全、移民方面的法律法規,並瞭解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有沒有關於未成年人保護方面的法律法規。